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七零:農門軍媳有點甜下載
  3. 重生七零:農門軍媳有點甜全文閱讀
  4. 423:徐雅罵張末,不是個東西

423:徐雅罵張末,不是個東西

作者:淺尾魚


  徐雅帶著兒子從梅清家回來,正聽到霍仟源跟人通電話,她放輕了腳步,帶著倆兒子去了卧室。
  將倆兒子送到屋裡,她從屋裡出來,剛進去端水出來,就見霍仟源將電話給掛斷了。
  一臉深思的站在電話跟前,似是在深思什麼。
  「源哥?你怎麼了?」
  徐雅喊了聲,端著水杯,喝著水走了過去,將給兒子們喂水的事兒給忘到腦後去了。
  霍仟源抬眸看向徐雅。
  「我剛才給張末打了點話,問了下他家的事兒。」
  徐雅道,「咋樣了?」
  「張末跟朱曉香離婚了。」
  「這是好事兒啊。」
  霍仟源道,「張可曼跟著張末,他一個大老爺們,咋照顧一個小姑娘。所以……。」
  徐雅問,「所以什麼啊?你今兒說話,可真是讓人夠著急的。」
  她這杯子里的水都快喝光了,還沒聽霍仟源說出來個所以然來。
  徐雅著急了。
  「老張想讓王桂蘭去北城給他帶孩子去。」
  徐雅秀氣的眉頭皺著,眼神盯著霍仟源。
  「張末這是啥意思啊?是想跟王大姐複合,倆人再當夫妻,還是就想著讓王大姐過去給他看孩子去?」
  霍仟源輕聲呵呵笑了兩聲。
  「你倒是聰明,一下就被你猜想到了。張末就是這個意思,想讓王大姐去北城,幫忙看孩子。對於複合的事兒,我也問了,老張說,他想找個……。」
  霍仟源就是瞅著媳婦,沉默著,黑著臉……
  其意思,不言而喻!
  徐雅瞭然道,「咋地?老張還想找個我這樣的啊?你就應該直接告訴他,我這樣的,不是誰都能找的到的。」
  徐雅氣洶洶的說著,端著茶杯子轉身就要走,還沒走兩步。
  轉身又盯著霍仟源說,「張末就是個混蛋,什麼玩意兒啊,一邊享受著人家大姐帶來的便利,又不想負責任。看來,我是高看張末了。」
  霍仟源最後為兄弟邊辯解了一句,「老張就不喜歡大姐那類型的。」
  這話讓徐雅怒了,砰的一下將杯子放在了桌子上,一雙美眸燒著兩簇小火苗。
  「啥叫不喜歡大姐那種類型?知道自己不會喜歡人家,不會娶人家,就別亂勾搭,什麼玩意兒,想讓大姐給他白看孩子啊。我話撂下了,就是大姐願意,我都不會答應的。」
  見徐雅怒了,霍仟源語氣微弱的再說了句。
  「老張說,給大姐錢,一個月三十塊。」
  「那也不行,大姐現在是我雇來的保姆,專門給我看孩子的。張末愛找誰就找誰去,別想從我手裡挖人。」
  合著,在張末的眼裡,王桂蘭就是一個保姆的存在。
  一個對孩子好,很適合看孩子的女人。
  站在女人的角度上來說,徐雅覺著,張末這是在羞辱人。
  這下好了,就是張末想要人,可徐雅這邊不放人。
  霍仟源追著徐雅走了過去,在後說著,「媳婦兒,你看這事兒,咱先跟大姐說一下,問問她是個什麼意思。萬一大姐很樂意去呢,我覺著,大姐的心思,一直在張末身邊。」
  「不行,這事兒你勸張末趁早給我消停了。他的閨女去找自己的家人去照顧,瞧不上人家王桂蘭,現在幹啥呢?人家就那麼不值得。」
  徐雅怒哼了下,進到卧室,看著床上乖乖坐著的倆兒子,才想起來,她是去給兒子倒水來的。
  徐雅忙著推開身後的霍仟源,快速去客廳里拿了杯子,將水給倒好,進屋去喂倆兒子。
  霍仟源沒說服老婆,只好站在門旁,想著,該咋給老張回話?
  算快,等他出去回來再說吧。
  ……
  隔天,天一亮,霍仟源就出去了,早飯都沒時間在家裡吃,倆兒子還是跟著徐雅睡,霍仟源洗漱好,準備離開的時候,回屋在徐雅嘴上親了下。
  徐雅醒了,被他這一親,猛地一陣反胃。
  驚的霍仟源趕緊說,「我可是刷過牙了,咋了,嫌棄我是了?我嘴巴里乾乾淨淨,不信你聞聞。」
  「我知道,你身上的味道,好聞著呢,我就是有點反胃。早上起來就會這樣,沒事兒的。你快去忙吧,早點回來,我還等著你回來幫我看孩子,我去三棵樹一趟呢。」
  霍仟源低首又親了下,這才說道,「行,兩三天後等我回來,你再去三棵樹。好好睡覺,我不在家,不用起那麼早。」
  徐雅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嬌嬌的說著好。
  霍仟源這邊剛走,國慶就撅著屁股起來了,嗷嗷嗷的喊著要尿尿。
  徐雅趕緊抱著兒子去撒尿,倆兒子一前一後得醒了,弄的徐雅也睡不好了。
  索性將倆兒子都給抱了下去,反正現在天氣不冷,光著腚也不怕,倆小子就去院子里尿尿去了,她在床上躺了半天。
  還是認命起來伺候倆小祖宗。
  早飯徐雅準備了雞蛋饃片,放了鹽跟孜然粉,又加了一些帶糖的醬汁,味道非常的好,她自己做著早飯,都快吃飽了。
  將雞蛋饃片是盛放在盤子里,徐雅端著放到客廳里,正是看到有人站在門口。
  徐雅忙著推開門,見著的正是穿了軍裝的江律。
  「江律,你來了就進來,站在門口乾啥?」
  「姐,我霍叔叔在不?」見開門的是徐雅,江律立刻高興了起來,他就怕看到老霍。
  「你找霍叔叔?」徐雅笑著問。
  「不是,他要是在家,我就不進去了。」
  「不在,今天早上出去了,你進來吧,幹啥啊,你現在還有怕的人了?」徐雅開了門,讓江律進來。
  客廳里國慶跟民慶正一人一個小碗,吃著雞蛋饃片,看到江律喊了聲哥哥。
  江律伸手在倆小傢伙的腦袋上摸了下。
  「姐,我還沒吃飯,在你家吃點吧。」
  徐雅撇嘴,「你都這樣說了,我還能不給你吃,我家飯簡單,就是小米粥配鹹菜。」
  「那也成。」江律十分不客氣,挨著沙發就坐了下來。
  徐雅端著米粥出來,望著江律問,「你幹啥那麼怕老霍,他還能吃了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