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七零:農門軍媳有點甜下載
  3. 重生七零:農門軍媳有點甜
  4. 761:乾柴烈火?柴有點濕哦

761:乾柴烈火?柴有點濕哦

作者: |返回:重生七零:農門軍媳有點甜TXT下載,重生七零:農門軍媳有點甜epub下載

徐雅猛地起身,看著江津恆,淺笑,「這不是話趕話,說玩笑呢,您一個副參謀長,還當真了啊。」

見自家媳婦被欺負,老霍護妻上線,「自己的女人都收不了,就別怪被人給挖走。孤男寡女,乾柴烈火,現在的天熱的,在空氣中划拉一根火柴都能點燃了,你就能忍者?」

徐雅是經過事兒的人,聽老霍說這渾話,臉蛋紅紅,伸手拽了他的衣服。

卻聽江津恆,滿臉認真的說,「乾柴現在還是濕的,再猛烈的火,也要烤上一段時間啊。」

這下徐雅的臉,可是紅的沒詞來形容了。

顧寧一開始是沒懂的,但被江津恆那種眼神盯著,她就是再傻,也知道是什麼意思,忙著抓了徐雅的手。

「小雅,咱們進屋去,我來給你們準備午飯!」

只見霍仟源跟江津恆,倆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也沒說什麼話,倒是先笑了起來。

霍仟源笑聲爽朗帶著幾分逗樂的惡趣味,江津恆就笑的很內斂了,但聽著,也是從心底深處發出來的笑聲。

……

午飯是徐雅幫忙一起準備的,用的都是純天然的菜。

怕不夠吃,又怕飯菜做的不好,江津恆喊了江律,給食堂打了個電話,差人送來了幾個菜。

霍仟源跟江津恆倆人喝了一些酒,也沒多喝,就是助興。

下午沒多久,徐雅跟霍仟源就要回家去了。

倒是臨走的時候,徐雅給顧寧提議說,可以先找羅雨霖聊聊,聊一下,要是羅雨霖想娶顧寧,問他,要是顧寧從江家辭職,羅雨霖還要娶她?

顧寧被徐雅這樣隱晦的提點了下,有些明白了。

就是讓她去試探一下,羅雨霖娶她顧寧,是真心還是另有別的目的。

顧寧對徐雅點頭,直說好,還說謝謝徐雅。

等徐雅離開,江律跟顧寧一同從家門口往院子里去。

江律有些好奇的看著顧寧問,「剛才你跟小雅姐說什麼呢?一臉神秘的樣子。」

顧寧卻道,「大人的事兒,跟你個孩子沒什麼關係,你趕緊回屋去看書,我去收拾下客廳。哎呀,軍慶跟團團圓圓真可愛,我這輩子要是能生個那麼可愛的,一個就值得了。」

江律突然說了句,「寧姐,你要是想嫁給老江,我會贊成不會反對你的。你別因為我,什麼都不說。」

顧寧轉頭看著江律,笑著說,「你放心,我這輩子都不會嫁給他,是你想太多了。」

他們倆是啥身份,她還想嫁給他?

顧寧是真的,從來就沒敢想過,但是有一點,她必須要承認,像徐雅說的,她跟江津恆生活在一起那麼多年,對他,難道就一點感情都沒有?

顧寧想了下,感情也許是有的,但她怎麼說呢。

內心深處,顧寧對江津恆敬重跟害怕,多餘情愛……

而屋門口顧寧對江律說的那句話,卻是狠狠地戳了江津恆的心窩子。

他臉色不善,低聲說讓江律出去給他買包煙,江律哼了聲,接了錢,轉身離開了,啥話都沒說。

其實,他真的不介意自己多個妹妹。

弟弟就算了,多個妹妹,整天揉搓也是挺好玩的。

瞧著江律從院子門口離開,漸漸沒了影子,江津恆突然轉身進屋,拽著顧寧直接給抱了起來。

一臉嚴肅的往屋裡去,看著,像是要上戰場似的……

可是將顧寧給嚇死了,伸手拍打著江津恆。

「你,你想幹啥,你別這樣,你這樣就是耍流氓,我要去師里告你,我告你強……。」

「強什麼?顧寧我跟你說過,別試圖惹怒我,今天你已經兩次都在試探我的忍耐心。你跟江律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你一輩子都不嫁給我?別忘了,咱倆就差最後一步了,就是我現在不要你了,你還能轉身去嫁給別人?」

被江津恆這樣奚落,顧寧也是骨子裡要強。

「還真是讓你給說准了,我就是要嫁給別人。我也不隱瞞你了,我在鄉下就處過一個對象,他現在大學畢業也分配了很好的工作,我們倆,馬上就要結婚了,所以,請江首長你,不要再對我做一些不合適的事兒。」

男女之間這些事兒,顧寧說是知道,其實也見過,他們村子里的一些知青,被村支書跟民兵連長,什麼革委會主任,侮辱的事兒,不少。

顧寧之前在鄉下老家,鄉下七大姑八大姨,專是說一些村裡村外的是是非非,顧寧就是不想聽,久而久之,也聽入了耳中不少。

對於領導欺辱的事兒,在他們鄉下,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只要夜裡領導去找你,那準是搞那事兒。

起初,顧寧也以為江津恆是個道貌岸然的君子,看她長得有幾分姿色,就想欺辱了她。

可後來,見江津恆就是這樣故意嚇唬她一下,顧寧知道,江津恆不會對她咋樣,所以,她才敢跟江津恆說話那麼大膽子。

就是現在,她被江津恆扔到那張硬木板床上,顧寧還想著,江津恆不會對她怎樣呢。

可……

見江津恆那混蛋,直接將腰帶給抽了,這就要扒褲子,顧寧害怕極了。

「首長,首長我錯了,您別這樣,您不能這樣,您要是這樣做了,我將來就是回到鄉下,也找不到婆家了。」

顧寧害怕,一直往牆角縮……

江津恆身上的外衣已經脫了,但看到她縮在一起的樣子,還是將腰帶給抓了起來。

「以後不許在我面前說任何要嫁給別人的話,否則,我讓你幫助的大學生,丟了工作,你的弟弟妹妹乃至你的家人,都變得一無所有。」

知道江津恆有這樣的能力。

顧寧哭著說好!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江律回來了,顧寧才覺著心安了一些。

江津恆是混蛋,王八蛋,就會幹一些欺負人的事兒,顧寧一想,要是江律以後離開家出去求學,家裡,可不就是剩下她跟江津恆了?

不行,她要找機會辭職。

她離職了后,江津恆應該就管不了她了吧!

顧寧將衣服收拾好,把剛才被她折騰亂的被褥,重新鋪了下,才從屋裡出去。

江律看著顧寧,奇怪的問了句,「老江呢?煙我買來了。」

「我不知道,應該是去書房了。江律,我跟你說個事兒,你不是八九月份要去軍校讀書,你看,在你去軍校之前,你能先找個理由,把我給辭退不?」

她找江津恆說辭職的事兒,江津恆估計會先打她一頓。要是她找江律就不一樣了。

江津恆看著是對江律很苛刻,但是真的疼江律的,只要江律的要求,江津恆一定會儘力滿足他。

所以,顧寧才想著讓江律出面來解決。

但這事兒……

只要是江津恆拿定了注意,又豈能是江律這個小輩能改變得了的。

……

再說從江家離開的徐雅一家,他們是自行搭車回去的,從公交車站下來,徐雅推車,霍仟源抱著軍慶,一路走著往家裡去。

路上,徐雅問霍仟源,他跟江津恆都談了什麼。

霍仟源說,都是一些政治上的事兒,就目前的政治局面,兩人聊了聊,還說了下張末的事兒,江津恆說,他最近休假。

徐雅嗯了聲兒,政治上的事兒,她興趣不大,沒多問。就跟霍仟源說了一下,她飯館的事兒。

租跟買,徐雅還是很糾結的,租的話,又怕生意好的時候,他們寧願違約也要要走的話,她可就沒轍了。

買的話,現在手裡的錢,的確是差太多了。

就是那飯館滿打滿算三萬的話,那還要差一萬啊……

一萬,可不是個小數目。

徐雅看了下霍仟源,說道,「不如就算了,明天我去找人說說,咱換個飯館去租。」

霍仟源卻說,「飯館要是好的話,可以買,錢的事兒,我來給你想辦法,咱們貸款,先買了飯館,剩下的錢,慢慢還,用我的名義去貸款,我來背債,你心裡壓力也小。」

徐雅就知道,他所想的,都是全面為她著想,但徐雅拒絕了。

「源哥,你是個軍官,你借了那麼多的錢,不定部隊還要查你的。算了,其實那房子,主要是有兩個老闆,你說,咱也不知道他們誰當家啊,萬一跟不當家的簽訂了合同,回頭,坑死咱們自己啊。

我想了,咱們先租個飯館,剩下的錢,將外面欠人的錢,還一下。咱們家不是還有個地皮,等我這租的飯館好了,我再貸款,自己蓋個七八層的大酒店,像人家國外那樣,這樣不是更好啊。」

霍仟源望著個字不高,心氣不低的小媳婦,心裡美滋滋的。

「好,這個想法好。想著去租人家的,不如咱自己掙錢。可你那七八層的,得多少錢啊……。」

徐雅笑著說,一百萬!

霍仟源想著,他家媳婦想的有點異想天開了些,但還是很寵你的支持著。

只等日後,他看著徐雅將一塊被人遺棄的廢宅,建造成了價值幾個億的大酒樓,他的心底里才是徹底的被她的強大給征服了。

霍仟源覺著沒,自己的這一輩子,願意甘願當她成長的基石。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