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萌妻來襲:大叔心尖寵下載
  3. 萌妻來襲:大叔心尖寵
  4. 186、手撕虞初心!

186、手撕虞初心!

作者: |返回:萌妻來襲:大叔心尖寵TXT下載,萌妻來襲:大叔心尖寵epub下載

虞初心被這忽如其來的一巴掌打了個懵。

等她好不容易回過神來了,那個男人已經轉身離開了。

「你他媽混蛋!」虞初心沖著那個男人就沖了過去。

那個男人不防,竟然被她推了個趔趄,差一點就撞到了牆上。

男人穩住身形,回過身來,再一次狠狠的往虞初心臉上扇了一個耳光。

「你他媽再說一句!」

虞初心被這一巴掌扇的,直接撞到了牆上。

而後一陣眩暈,順著牆就滑倒了下去。

原本頭上被砸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不明粘液,又被扔了個冰淇淋,她的樣子已經算得上是狼狽了。

現在,兩邊臉上還一邊又挨了一個耳光,兩邊臉頰,都腫的厲害。

虞初心只覺得腦袋一陣陣的疼,耳朵也嗡嗡的鳴響,但是這些,她卻都已經顧不上了。

她現在只想著,絕對不能,絕對不能跟這個公司解約。

還有這個男人,他憑什麼?他媽的他憑什麼來教訓自己?!

「啊——!」虞初心忽然一聲尖叫。

「翟天鵬!我跟你拼了!」

她沖著那個被叫做翟天鵬的男人就沖了過去。

她現在就只有一個念頭,她是被這個男人毀了的,她是被這個男人毀了的!

就是從這個男人,她開始走上了一條不歸路,都怪這個男人,她要弄死這個男人!

然而,一個女人的力氣,怎麼可能敵得過一個男人的力氣。

虞初心再一次給推倒,撞在牆上的時候,忽然對著翟天鵬吼了一聲,「翟天鵬,你要是敢跟我解約,我他媽就告你強姦!」

虞初心的聲音回蕩在空曠的樓道中。

這個地方是當初翟天鵬淺她的時候,送給她的住處,這一層,就她自己。

也虧了這一層就她自己,不然的話,現在兩人的樣子,大概就又夠上一次熱搜了。

而翟天鵬卻滿不在乎,「呵,強姦?虞初心,你他媽的做白日夢的吧?老子強姦你?老子他媽不過是稍稍的暗示了你一下,你就迫不及待的爬上了老子的床,你他媽還好意思說我強姦?」

「就他媽是你!」

虞初心尖叫著,有些瘋了一般不管不顧的。

翟天鵬卻一臉的不耐煩,「我告訴你虞初心,從今天起,你就跟星耀娛樂沒有絲毫關係了,你他媽自己惹出來的禍,自己擔著。」

「還有,這房子,我限你明天給我搬出去滾蛋!讓你住這房子,老子都他媽嫌臟!」

翟天鵬說完啐了一口口水,直接轉身進了電梯。

而虞初心卻在原地,哭的竭嘶底里。

不知道是翟天鵬的趕盡殺絕讓她這麼傷心了,還是,為自己當初想要取代孫穎不擇手段所付出的代價後悔了。

亦或者是,今天在邵弈那邊受的委屈得不到宣洩,此時才終於找到了發泄口。

虞初心哭的厲害,而那邊星耀娛樂的太子爺,從這邊出去以後,就趕緊給邵弈撥通了電話。

「邵總,虞初心那邊的合約已經解除了,您看,能不能網開一面,…啊,我懂,您放心,以後不管她怎麼樣,星耀娛樂也都絕對不會再幫她一下了,我保證。」

不知道那邊說了神什麼,翟天鵬掛了電話以後才鬆了口氣。

邵弈啊…呵呵,他是真想不到,邵弈也有這麼心狠手辣的時候。

虞初心也真是太給自己自信心了,大款多的是,她竟然就看上了這麼一個惹不起的。

邵弈今天忽然就對星耀娛樂出手了,而且,沒有任何隱藏的,光明正大的出手。

他就是要讓星耀娛樂知道,他要對付他們了,讓他們好去求著他。

也是直到他求到邵弈面前的時候,他才明白,邵弈跟星耀娛樂沒仇,他對星耀娛樂出手,就是為了讓星耀娛樂對虞初心出手。

呵呵,要對付虞初心,自己卻不出手。

這麼默不作聲的就把虞初心的所有的退路都給截殺了,而且,還讓人根本就想不到他的身上,邵弈的手段,果然是深的厲害。

京城有名的那幾個世家的嫡系子弟,都是一個樣。

平時的時候看起來穩重大度,對誰的謙和有禮,但是只要把他們惹急了,就一個比一個的心狠手辣。

就像當初的陸清澤,就像現在的邵弈。

而陸清澤和邵弈之間的區別就是,陸清澤狠起來,是真狠,但是卻直接正大光明的狠。

而邵弈這,卻帶著一種陰狠。

自己連面都不露,或許到最後,把虞初心給弄的死無葬身之地,虞初心都還只以為是星耀娛樂在整她。

呵呵…

翟天鵬笑了下,有些人,是真的不能得罪啊,虞初心這次是真的自作孽了。

……

虞初心不知道在樓道哭了多長時間,一直到哭的再也開不出聲音來了,她才又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回到了房間以後,直接給沐曼青把電話打了過去。

「沐總,我過兩天有個訪談節目,您能到場給我做嘉賓嗎?」

那邊沐曼青唇角微勾,但是瑰麗的鳳眼中卻沒有絲毫的笑意。

「好。」

說完這個字,她就直接掛了電話,而後,看向了坐在對面的晴方好。

「你跟小弈早點把婚禮辦了吧。」

沐曼青忽然說了一句后,那邊正在給沐曼青倒茶的晴方好手上猛的就是一頓。

「伯母?」晴方好是從來沒有想過,沐曼青會主動跟她說,讓她跟邵弈早點把婚禮給辦了。

沐曼青話雖然說出來了,但是眼中卻依然一點溫度都沒有,「以後這種事情,自己處理好,如果連這種事情都處理不了的話,那你就太沒用了,我幫你一次,但是,也是最後一次了。」

「晴方好,記住了,你之所以能嫁給邵弈,只是因為邵弈喜歡你,並不是我喜歡你這個兒媳婦兒了,你別以為你跟邵弈能結婚了,以後就能高枕無憂了。」

沐曼青雖然說出了讓晴方好和邵弈結婚的話,但是,此時對晴方好的態度,卻沒有多大的轉變。

她依然是那麼高高在上的樣子,可晴方好的心情卻格外的好。

讓沐曼青這樣的人對你轉變態度,實在是太難了,看她跟邵弈的父親兩人就這麼僵持了十來年就能看出。

兩人明明心裡都還有彼此,同時也誰都沒有再找其他人,邵弈的父親也多次示好,但是沐曼青,卻從來都沒有動搖的意思。

她姿態端的高,但是卻一直都是把任何一個能跟她扯上關係的人放在心上。

不然,就像今天虞初心這件事,她其實完全可以不用管的。

她不是不喜歡自己嗎?那麼就直接看好戲就行了。

而她現在卻把這麻煩攬下來了,不僅攬下來了,還專門過來告訴她,虞初心要對她做什麼。

這樣的一個女人,她該說什麼好呢?

以前的時候,沐曼青不喜歡她,而她呢,其實也談不上多喜歡沐曼青。

有時候甚至沐曼青說她的時候,她還會不冷不熱的回頂兩句。

但是從這一刻以後,晴方好覺得,她真的能把沐曼青當成自己要好好對待的婆婆來看待了。

儘管,她的態度已久苛刻,語氣依然冷漠。

但是,她的心是熱的。

……

虞初心的之前跟沐曼青所說的那個訪談節目,就在兩天後舉行,而且,還是一場現場直播秀。

虞初心雖然是被翟天鵬甩了兩耳光,但是這天,還是出席了。

只是,她才剛剛一從車上下來,就瞬間被一群記者給圍住了。

「虞小姐,請問您是去勾引邵弈了嗎?」

「請問您是去做小三了嗎?」

「請問您是去挑釁晴方好的嗎?」

「您不覺得這件事做的很沒有廉恥心嗎?」

「您難道就不怕在娛樂圈混不下去嗎?」

記者上來就一個挨一個的問題拋了出來,完全的不給她留任何的情面。

虞初心臉色難看的厲害,到底是誰通知這些記者來的?

而此時有個記者看到了虞初心臉上的傷痕,「請問您臉上的傷是怎麼來的?」

「聽說您已經被星輝娛樂解約了對嗎?」

「聽說您的第一個角色其實是搶了自己的老闆孫穎的角色,是這樣的嗎?」

這個問題一出,瞬間在場的記者們就又是一愣。

搶了自己老闆的角色?這件事他們還真是不知道。

但是,既然有人問了,那就說明八成是真的,他們這些人今天趕來,自然是有人想讓他們來的。

所以,這裡問的每一個問題,都是有的放矢的。

嘖,這個虞初心,還真是出人意料了。

不僅想搶晴方好的老公,現在又搶孫穎的角色。

這件事若是一曝出去,不知道晴方好和孫穎的的那些粉絲會不會聯起手來把她給撕了。

虞初心臉色難看,但是記者卻依然不依不饒。

她現在一沒有經紀人,二沒有助理,就連住的地方,也都是這兩天匆忙間租的一個老舊小區。

但是即便是這樣,她也都覺得值,只要是能得到邵弈,不管是讓她做什麼,她都覺得值。

但是她卻不願意讓人說她是要當小三,憑什麼她就是小心,晴方好和邵弈明明都還沒有結婚,憑什麼叫她小三!

還有搶孫穎角色這件事,說起來絕對算是她最大的污點了,不僅是她的污點,這背後可能還要牽扯出她跟人發生過關係的事,若是這件事讓邵弈知道了,那麼她就沒有絲毫的希望可言了。

可現在,她越是不想讓那些記者說,那些記者說的就越厲害。

虞初心看著那些記者,聽著那些問題,努力的壓抑著心裡的怒氣,強行在臉上扯出了一個笑容。

「關於我跟邵弈的事情,我希望大家不要亂說,因為最後的事實是什麼樣的,誰都還說不準呢,憑什麼大家就認為我是第三者呢?」

說完,她笑了下,「至於我搶孫穎角色的事,誰規定的那個角色就是孫穎的了?不過是能者居之罷了,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請大家不要出來破壞我和孫姐的關係,畢竟,孫姐曾經是我的老闆,我們相處的還是非常愉快的。」

虞初心說完,趁著記者沒來得及提出更加過分的問題之前,直接快步走了出去。

進了電視台以後,她才微微鬆了口氣。

同時垂在身體兩側的手,又緊緊的攥了起來。

她不知道這一切是誰安排的,但是,不管是誰,等以後她成了邵太太了,都必定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虞初心參加的這一期綜藝節目是一期訪談節目。

因為之前熱門話題的原因,所以,這一次一開場,主持人直接就把問題提到了大家都最關注的一個問題上。

「請問虞小姐,您跟邵弈先生是什麼關係呢?」

虞初心唇角淡淡的勾了一下,「嗯……算是…很好的朋友了吧。」

「哦~那網上的那些傳言,都是真的嗎?您是打算插足邵弈和晴方好之間的感情?」

這個問題已問出來,虞初心臉上的笑容就猛的一僵。

這個主持人,怎麼這麼不會問話啊?

但是因為現在正是直播的時候,她也就僵了一下,就又笑了起來,「怎麼會?我並不是那種會破壞別人的感情的人。至於網上的那些傳言,我只能說的是,謠言真可怕。」

「哦?您說的謠言是指哪一方面。」

虞初心笑了下,「自然是我要插足邵弈和晴方好這一方面,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誤會,因為晴方好要成為邵家少奶奶的事,根本就不是真的,因為,邵弈的母親,從來就沒有承認過她這個兒媳婦兒!」

虞初心說完,主持人就愣了一下,而後笑著問了句,「聽說虞小姐今天也有嘉賓是嗎?」

「是,為了解除大家對邵弈和晴方好還有我之間的誤會,我今天專門請來了,邵弈的母親,沐曼青女士給我做助陣嘉賓。」

「哇,沐曼青女士,您竟然也請得動,這麼看來,你們私下裡的關係一定非常好了。」

「這是自然,沐伯母待我像親生女兒一樣。」虞初心說完,臉上微不可見的紅了一下。

而後她就聽到身後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這可真是我見過的最不要臉的女人了。」

虞初心猛的一愣,回頭就看到沐曼青一身職業裝乾淨利落的走了過來。

等虞初心回過神來的時候,沐曼青,便已經坐到了她身邊,好整以暇的開始準備回答主持人的問題了。

「伯,伯母?」虞初心的聲音都在顫抖,她現在最大的籌碼就是沐曼青了,不管怎麼樣,她都是邵弈的母親,只要沐曼青承認了她跟邵弈的關係,那麼不管外邊怎麼傳言,她都有辦法讓晴方好的那個孩子流產。

她就不信,晴方好要是真的流產了,邵弈還會娶她?

只要他暫時不會娶晴方好,她就有的是機會,拿下邵弈,取代晴方好。

所以,從沐曼青答應會跟她合作以後,不管外邊發生什麼事,不管網上亂成了什麼樣子,也不管有多少人罵她,甚至跟星輝娛樂解約了,被翟天鵬那個混蛋趕出來了,她也都不覺得有什麼。

因為只要沐曼青肯配合她,那麼,等她拿下了邵弈,這些就什麼都不是事了。

可是現在……

「伯母…」

虞初心又叫了一聲,那邊的沐曼青才忽然會過來了頭,「我沒有跟你說過嗎?你還啊沒有資格叫我伯母。」

沐曼青態度一向傲慢,不管是在人前還是在媒體前,而現在,在這個直播訪談節目中,她更是一點都沒有掩飾自己的傲慢與對虞初心的不滿。

而主持人那邊卻像是跟沐曼青商量好了一般,直接來了句,「哇,我記得剛才虞小姐還說,沐總一直把您當女兒的,是我對女兒這個詞理解有偏差嗎?沐總,您能說一下,您為什麼會對虞小姐是這樣的態度嗎?」

沐曼青笑了下,「不過是個想破壞我兒子與她未婚妻之間感情的的小三而已,你覺得我有理由不對她這樣?」

「那說明網上的傳言都是真的?可是虞小姐剛才明明說的不是真的吧?」主持人面不改色的提著不友好的問題。

而現在,虞初心要是再意識不到她是上了當了,那她就是個傻子。

可是現在這個節目就是個直播節目,即便是她再怎麼否認,全國的觀眾就都已經看到了。

虞初心臉色煞白煞白的,「伯母,您為什麼要誣陷我,我跟您無冤無仇的,您為什麼要誣陷我,我…」

「誣陷嗎?是不是要讓我把那天咱們在我公司的談話錄音拿出來?」

沐曼青說完,虞初心臉上的最後一絲血色也跟著消失不見了。

「你,你,你騙我!」

沐曼青勾了一下唇,「一個想要利用我去害我兒子,害我孫子的女人,你要敢來指責別人?誰給你的膽量!」

虞初心氣的渾身發抖,但是現在在這裡卻不能直接動手,只能強壓著心裡的怒氣,跟主持人說了一句,「對不起,我身體有些不舒服,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吧。」

而主持人那邊竟然也沒有攔她。

可雖然主持人沒有攔虞初心,她在走了幾步以後,卻還是退了回來。

因為此時從後台又走過來了一幫人。

其中,帶頭的人,就是邵弈。

原本邵弈是打算在這整個事件中都不出面的,但是後來他又覺得,就這麼便宜的虞初心實在是不爽。

在背後操縱一切雖然也不是不行,但是,哪裡有當面撕來的痛快!

而虞初心在見到邵弈過來的時候,先是腿一軟,而後馬上就沖著邵弈撲了過去。

「邵弈,你聽我說…」

可是,她還沒有跑到邵弈面前,就又直接被邵弈身邊的助理給攔住了。

邵弈唇邊帶笑,對著虞初心揚了一下下巴。

「有什麼想說的,咱們鏡頭前說吧,虞小姐!」

虞初心的心瞬間就沉到了谷底。

這一刻,她才意識到,或許從一開始,邵弈對她的所有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邵弈你竟然騙我!」虞初心沖著邵弈再一次沖了過去。

但是這一次攔住她的人,卻變成了警察。

不錯,跟著邵弈一起來的人中,還有兩個警察。

虞初心也是到了這時才注意到警察的存在。

她臉色煞白的看著眼前的人,「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不想幹嘛,剛才虞小姐不是有話沒說完嗎?咱們坐下來,好好聊聊。」

邵弈說著,已經率先走過去坐了下來。

他靠在沙發背上,雙手十指交叉放在腿上,看起來就像是在參加一場什麼朋友聚會一般的輕鬆自在。

但是那邊的虞初心,卻忽然間覺得,這樣的邵弈,就像是一個魔鬼。

一個隨時隨地,都能撕了她的魔鬼。

可即便是這樣,她的眼睛一旦放到了邵弈身上,就再也不想離開。

邵弈,哈哈哈,邵弈!

她竟然到了這個時候,都還覺得這個男人那麼的讓人心往神馳。

虞初心被那兩個警察又逼著坐回了原來的座位上。

可是從坐下以後,她就一直低著頭,半晌,她才忽然瘋狂的笑了起來,「邵弈,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不就是我破壞你和晴方好的關係的事嗎?我承認,我是喜歡你,但是,我喜歡你難道還有錯了?你跟晴方好並沒有結婚,我難道連喜歡你都不能了嗎?」

邵弈輕笑一聲,「虞小姐,您太高看自己了,雖然喜歡誰是您的自由,但是,我還真的怕了您喜歡我了,畢竟,我真受不了您這麼骯髒的人,所以,求您別喜歡我了。」

「你…邵弈!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虞小姐不知道嗎?」邵弈笑了下,「到至今為止,您應該被不下十個人潛規則過吧?要我把他們全都叫出來一個個的當場對峙嗎?」

虞初心下意識的手猛的一抖,她還沒有說話,就聽邵弈又說了句。

「而且,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虞小姐好像前段時間還做了一個人流手術吧?」

邵弈說完,就直接把那個人流手術單子給晾了出來,演播廳的大屏幕中,清清楚楚的顯示到了電視機前。

電視機前原本因為虞初心乾淨清純的外表而喜歡她的那些人,瞬間都像是吃了一噸的屎一般的噁心。

「所以,這才是虞小姐能拿到那麼多角色的原因吧?呵呵,能者居之,莫不是床上能者居之?」

邵弈平時的時候很少說話,但是此時帶著嘲諷的語氣,卻像是帶著毒刺一般,既毒又狠!

使得原本網上那些本來就很討厭虞初心的人,對於他的這句話全度叫起了好!

「邵弈,邵弈!——!」虞初心忽然尖叫著沖著邵弈就撲了過去。

這個她喜歡的這麼多年的男人,今天卻一步步的把她推向了地獄,邵弈!你為什麼這麼狠!

而這一次,她照樣還是連碰都沒有碰到邵弈,就直接被按回到了椅子上。

「怎麼?虞小姐是不服嗎?」邵弈此時的笑容如淬了毒一般。

「沒關係,不服的話,後邊還有。」

說完,他眼睛就猛的眯了一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消失了個無影無蹤。

「虞初心,原本,你喜歡誰,我也懶得管,畢竟,你對我來說,不過是一個陌生人,但是,你為了自己的喜歡,就去害我和方好僅僅三個月的孩子,你還真的是傳說中的最毒婦人心啊!」

「什麼?害您的和晴方好的孩子?」

主持人在旁邊適時的問了一句。

邵弈目光冰冷的看著虞初心,他沒有開口解釋,那邊的警察卻已經開口。

「經我們調查,發現虞初心女士在不僅讓人在晴方好女士的日常餐飲中下藥,害得晴方好女士差一點流產。」

「而且,據我們調查,虞初心女士還為了逼迫晴方好女士的助理共同迫害晴方好,而給晴方好女士的助理下藥指使幾個男人對其進行強姦並拍照而後時候在對其進行威脅。」

「被虞初心女士指使的幾人目前已經被警方逮捕……」

警察上來就直接把虞初心之前做過的事情全都抖了出來。

同時,還讓人在大屏幕上播放了之前被虞初心指使著去強姦晴方好助理的那幾個人的招供視頻。

此時,聽到警察的這番話的人,看到那些視頻的人,不管是在演播廳現場的,還是在網路平台上的,亦或者是在電視機前的。

全都驚的呆住了幾秒鐘。

畢竟,大家都以為這只是一件明顯間相互爭鬥的一件小事,之所以鬧的這麼大,不過是因為兩人都是明星罷了。

卻沒想到,這背後,竟然還藏著這樣的一件性質惡劣的事情。

指使人給晴方好下藥謀害晴方好的孩子這件事本來就已經夠惡劣了,她竟然還敢讓人去強姦了晴方好身邊的助理?

還拍照威脅?

這個女人,她到底是怎麼下得了手的?

自己也同樣是女人,她竟然就能用那樣的手段去對付別的女人?

此時眾人只覺得心裡一陣陣的冷的厲害。

這個虞初心,已經不止是人品有問題了,而是這個人,從裡到外,她就是一個瘋子。

而這樣的人,竟然還在娛樂圈裡就這麼招搖過市,甚至還擁有著為數不少的粉絲的支持!

這個虞初心,簡直是太可怕了!

她就是個變態!

而此時,在現場的警察,也直接一把手銬把虞初心拷了起來。

虞初心是感覺到手腕上的涼意以後,才猛的一下回過了神。

「你們幹嘛!?我要找律師,你們這是誣陷,我從來都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我要告你們!」

而就在虞初心竭嘶底里吼叫的同時,又從剛才邵弈帶來的人中走出來了一個人。

這人上來以後就直接甩了虞初心一個巴掌。

「虞初心,這是你欠我的!」

打人的人,是孫穎。

這段時間,孫穎因為跟虞初心鬧僵,又因為虞初心傍上了翟天鵬,她就直接在公司里被雪藏了。

她所有的角色,幾乎都被這個女人給搶走了,她所有的生活也都被這個女人打亂了,虞初心,這是不是你欠我的,你欠我的,這輩子都還不清!

「孫穎,你憑什麼打我,你憑什麼!」

然而不等孫穎回答,虞初心就直接被那兩個警察給推搡著往外走去。

「邵弈,我錯了,我知道錯了,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喜歡了你十年,邵弈!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虞初心一邊尖叫著,一邊被推出了演播室。

剛一出來,她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雙手抱胸的翟天鵬。

她眼睛猛的一亮,沖著那邊就撲了過去。

「翟總,救我,求你了,救救我,我以後什麼都聽你的,求你了,救救我!」

而趙天鵬卻居高臨下的看了虞初心一眼,而後抬起腳,狠狠的在她胸口踹了一腳。

「虞初心,你算是個什麼東西?!」

------題外話------

這章字數比較多了,所以,就沒有二更了吧…

推薦好友骨思玦文《寵婚令:極品狂妻》

長瑾川十二歲的時候,爺爺指著一歲的小嬰兒對他說瑾川啊,佳人就是你媳婦兒了!長瑾川看著裹著尿不濕的小女嬰,嫌棄了句真丑的小媳婦,虞佳人立馬哇哇大哭,誰哄都沒用。

長瑾川回國時,接機的虞佳人在眾人面前甜甜的喊了他一句叔叔,長瑾川當場黑臉,虞佳人柔順的秀髮成了亂糟糟的雞窩,幼稚的老男人,虞佳人諷刺道。

再次朝夕相處,又擦出什麼火花?

虞佳人表示那真的本性難移的腹黑老男人,就知道欺負自己。

長瑾川表示那真是個愛斤斤計較的小女人,不僅野蠻還無理,真是極品。

老男人遇到極品女,那該是怎麼樣的一段抵死纏綿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