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過門下載
  3. 過門全文閱讀
  4. 102 你好江寧敘

102 你好江寧敘

作者:簡思


  「趙老師。」
  「哎。」
  生生回頭。
  是他們補習學校的一名男老師。
  「周末大家約好了一塊兒去爬山,你也去吧。」
  「大家都去呀。」
  生生猶豫了幾秒,既然大家都去,那自己也去吧。
  天曉得,她為什麼要去爬山。
  「好嘞,到時候見。」
  生生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這種感覺念大學的時候就出現過,然後程御就追求她了。
  想起來程御,搖搖頭。
  某明星最近紅的發紫呀。
  白天就不能說人,說人電話到。
  手機上顯示著號碼,上面閃著,程御兩個字。
  趙生生想,今天不太走運。
  「趙生生,你才接我電話,最近過的怎麼樣?我聽人說你回上中了。」
  「嗯,回了。」
  「話這麼少,沒吃飽?」
  「你是吃撐了,所以打電話給我的嗎?」
  「我來上中了,現在就在機場呢,我一會就到,你來接我呀。」
  趙生生:「……」
  大哥,你也不是上中人,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不了吧,我還有工作呢。」趙生生說。
  「來接我一下吧,我是專程為你來的上中,不感動嗎?」
  生生頓了幾秒,她看著電話,說:「程御,我們分手時候講好的。」
  程御皺了一下眉頭。
  「是講好了,我也沒想變卦,咱們不還是朋友,有朋自遠方來你就不該好好招待一下的嗎?請我吃頓飯的時間還是有的吧。」
  當時講好,分手以後還是好朋友的。
  趙生生可是他朋友名單中最重要的一個。
  生生說:「你來上中做什麼?」
  「看你呀。」
  「程御。」趙生生不耐煩。
  程御:「工作行程太緊了,出來透口氣,想去一個大家都不認識我的地方,就想起你來了。」
  「我好像並沒有時間和你碰面。」
  程御急的跳腳,拉下自己脖子上的圍巾,「喂,你就這麼對待前男友的?」
  生生將手裡的那支筆放到了桌子上,她緩緩說:「我已經在你的身上浪費了太多的時間,你還想讓我浪費多久呢。」
  如果不是因為他要去當什麼明星,她也不至於到現在還單著呢,實在是覺得男人都靠不住。
  分手,並不是程御提的,而是趙生生提的。
  他在外面和各種女明星鬧緋聞,保持著所謂沒新聞就是最大的壞新聞,她身為正牌女友,有些時候就連一個月都見不到他一次面,打電話的時候不是他在休息,就是他喝了酒整個人特別疲憊的狀態,那時候兩個人總是吵架。
  程御也指責過趙生生,指責趙生生什麼都不懂,你只會學習。
  學校和外面的環境是一樣的嗎?
  為什麼不能多些理解和寬容呢,他鬧緋聞,你也說都是緋聞了,他一個演戲的,和誰接吻和睡拉個小手那不都是挺正常的,他需要製造熱點讓自己持續不讓的上新聞上八卦。
  程御提出來,讓感情冷凍保鮮十五年,給他十五年的時間在影視圈拼,然後他就和趙生生結婚。
  趙生生:「……」
  某天趙生生聽完,喝醉了酒住在某高級酒店行政套房的程御打來的電話,在電話里說完他自己的暢想,她就提了分手。
  有些感情,並不是難以斬斷。
  程御的語氣瞬間弱了下來。
  他是演員,所以他可以很快進入狀態。
  「生生,我現在已經紅了,距離十年目標很快就到了。」
  委屈巴巴,可憐巴巴。
  其實十年也並不會太久,對不對。
  只要趙生生願意和他一起等待。
  趙生生覺得心累,她想,我又不是你媽,我憑什麼就得有義務等你十年?十年以後她幾歲了?
  「我不等。」
  程御:「……」
  就算是看臉,看條件,他現在也算得上是獨一份了,為什麼就要拋棄他呢。
  「生生,那我請你吃飯,不用你請我了,我們見個……」
  嘟嘟嘟……
  「喂,喂……」程御對著電話喊。
  司機坐在前面開車,他透過後視鏡去看坐在後面的男乘客,他突然很有一種想讓對方下車的衝動。
  這人不會是危險分子吧?
  瞧著易暴易怒的。
  你看看他抱著電話,恨不得把電話吞下去的樣子,多可怕。
  中午打算出去吃飯,她站起身,還沒走出去呢,早上邀請她周末一起爬山的男同事走了過來。
  「趙老師,我們點外賣,點多了一份,不嫌棄的話,就送給你了。」
  趙生生笑了笑,說:「謝謝了,可是我已經點了,我一個人吃不了兩份。」
  她直接拒絕。
  對方似乎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哦了一聲,然後勉強笑笑,就離開了。
  晚上生生陪著陳秀芝去超市買日用品,陳秀芝進了超市就開始各種嫌棄,這個漲價了,那個比誰家貴了幾毛錢,走一路嘟囔一路。
  「這洗潔精旁邊的大潤發搞活動,才7塊9一桶,你看他家賣貴了兩塊錢呢。」
  「那我們去大潤發。」
  去了大潤發買完洗潔精又覺得水果賣的比麥凱樂貴,又折騰去了麥凱樂。
  最後轉了一大圈,陳秀芝回到家以後又開始心疼油錢。
  「下次你可別開車載我出去了,這太貴了,不划算。」
  趙生生:「……」
  她一個拉著她媽轉了五六個地方的人都沒說煩呢,她媽說什麼?心疼油錢,不划算?
  「媽,我們學校好像有人要追我。」
  陳秀芝一聽,眼睛瞬間就有神了。
  多花點油錢就多花點吧,算得上什麼呢,賺錢不就是為了花的。
  「你說說看。」
  「大概一米六七左右的個子,和我一樣的工作嘛……」
  陳秀芝沒有說話,臉上的笑容也掉沒了。
  「你別說了,這個不行,想都別想。」
  她養出來的姑娘,細心呵護,你知道花了多少精力不?生生光腳就有一米六三,啥?
  一米六七娶個一米六三的?
  你直接整死她吧。
  趙寶科還有一米七二呢,生生找丈夫,再怎麼樣也得比她爸爸高。
  其他的完全不需要問,提都不用提。
  如果找這樣的人,她寧願女兒出家當尼姑算了。
  趙生生笑:「還不一定呢,也許人家還沒瞧上我呢,再說濃縮的才是精華啊。」
  陳秀芝:「瞧得上沒瞧上都不行,再是精華,我們家不行,換個人我拍手祝賀。」
  轉身就回了房間,關於這事,她只當做沒有聽過。
  ……
  周末趙生生起了個大早,說是去爬山嘛。
  「媽,你回來了。」
  她出門,她媽剛剛擺攤回來。
  趙生生說了多少次,她跟著去,可她媽就不讓,說已經雇了一個人,趙生生去就是礙事。
  你說去了能幹嘛?
  她是能炸還是會弄面?
  招呼客人?
  那麼好的學校畢業以後,陪著她出去賣油條?
  她可丟不起這個人。
  好好把女兒擺在櫥框里才是正理,她生怕落了灰,還得每天拿著白毛巾擦擦擦呢。「吃點東西再走,不然胃裡沒有東西,一爬山就覺得冷了,難受。」
  生生吃飽了離開家裡的,真的來了很多的同事,你說她剛去的時候,學校的人還不太多,最近可真是熱鬧了。
  「趙老師,早呀。」
  「你早。」
  生生打著招呼。
  大家都帶了很多吃的,生生也帶了一點,同事就非要幫著她拿,生生說不用,可對方拉過去就轉身離開了。
  趙生生:「……」
  她不想把自己變成渣女。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不保持曖昧。
  可對方這態度……
  他們爬的這山就有點大,走了兩個多小時以後,大傢伙的體力就都降到了最低點。
  一直上坡路,爬起來很累。
  嗓子冒煙。
  也不知道是不是全城的人都跑出來爬山來了,過兩山連接的地方,那條路就特別的窄,通過的卻是兩側的人流,一方上山一方下山,可這麼窄的路,那都不叫路,就是石頭塊拼湊出來的,踩都不好踩,人一多就擠死,一停就至少三十分鐘的時間。
  「你這包里裝的什麼呀?這麼重,裝了很多的水嗎?其實山上也有賣水的,也不太貴。」
  男同事抱怨了一聲,他倒是沒對著趙生生講,可生生的包在他身上呢。
  「我自己拿吧。」
  「沒事沒事,我沒有別的意思趙老師,我就是覺得你背太多的東西了,太重了……」
  那包里是陳秀芝給生生準備的熱水、白開水以及溫水,女兒的胃不好,不能喝太涼的水,那準備溫水不就好了?可外面溫度太低,陳秀芝擔心溫水拿一段路以後會變冷,趙生生最近還吃維生素呢,她的嘴唇一直破。
  「我自己來拿吧。」
  生生伸手。
  對方可能也是真的背不動了,從自己背上解了下來,他現在路都走不動了,哪裡還有力氣背東西。
  生生伸手去接。前方的路堵著,可能對面下來人,他們就上不去,對面下來的人也得拽著扶手,大跨步邁下來,就這麼一個空檔,趙生生伸手去接包,眼見著就要到自己的手裡了,包被對面的人接了過去。
  「我來吧。」
  同事一愣。
  確定不是和他們一起上山的。
  「你誰呀,拿錯包了吧。」
  看著對方伸出來的長臂,擰著眉頭說著。
  趙生生笑了笑,然後就很認真的打了招呼:「江寧敘,好久不見了,真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