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過門下載
  3. 過門
  4. 178 誰比誰更狠

178 誰比誰更狠

作者: |返回:過門TXT下載,過門epub下載

生生請了醫院的護工,馬上上崗。

在裡面陪她媽。

自己返回病房,陳秀芝已經徹底清醒了,送醫院來的路上人就清醒了,就是還是有點不舒服。

心裡悔恨,早知道那葯就好好吃了,就不會有今天這事兒了,來醫院得多花多少錢啊?

報銷也得自己掏點呢。

護工要給陳秀芝換醫院的病服,生生彎下腰,笑了笑說:「媽,我去給你買水盆還有碗筷什麼的,一會就回來,你好好的休息,醫生說問題不大,就是你不配合治療,咱們有病就得治病,不能抱著僥倖的想法啊。」

陳秀芝對上女兒黑漆漆的眼睛,有氣無力:「我沒想到會這麼嚴重,之前明明也挺好的,沒犯病。」

她就以為不會犯病的。

「不是大事,聽醫生的話,咱們住幾天院就好了。」

生生站直身體,對著護工說:「先不用給我媽換衣服,我去買睡衣。」

護工點頭。

趙生生是刻意沒有提起外面站著的那個人,可陳秀芝腦子既然恢復清楚了,她就得想事情。

小江那是個好孩子,可好孩子吧,不一定和生生就有緣分。

沒說現在就一定讓分開,但得考慮,沒怎麼樣呢,這未來婆婆就這樣,那以後還不得欺負死人啊?

她就這麼一個孩子,可不是培養長大送到別人家給別人欺負的。

那不成。

嘆口氣。

「你出去和那個人有話好好說,她來之前我就有點不舒服,當時也是生了點氣,不全是因為她。」

這人她不想提了。

以後也不想見了。

至於你們想怎麼樣,打算好了在和她來講。

又說:「你是沒爸爸,可也不差什麼,沒缺胳膊短腿的,那人要死誰也留不住,這不能成為攻擊你的理由。」

閉上眼。

和女兒也拒絕繼續說下去了。

身體不好,她不生氣。

趙生生轉過頭,護工見她可能有話要說,剛剛也聽了兩三句,自己找借口先出去一下。

「媽,你放心吧,我來處理。」

「嗯,別衝動,好好說話。」陳秀芝閉著眼睛道。

殷博士等到趙生生從裡面出來,她想這回該和自己講話了吧?

鬧她也準備好了,不就認為裡面的人是她氣的嘛,你能聽那就解釋,不能聽那就找警察,這些也不是主要的,主要的還是她覺得不合適,還是分開的為好。

結果……

趙生生甩都沒有甩她,直接人就走掉了。

問題走了以後好半天沒回來,把她扔在這裡,她傻站著啊。

殷博士就有點憋火,她手上的事情一大堆,她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留給趙生生,只想速戰速決,人呢?

她又不能走。

走了不就真的成了她家裡親戚嘴裡喊的,她逃了嘛。

她也沒錯,她逃什麼。

護工從裡面出來,殷博士叫住對方:「打擾一下,我想問一下,病人的女兒去哪裡了?」

護工:「說是出去買一些生活用品。」

殷博士勉強擠出來一絲笑容。

讓她等是吧。

她等!

趙生生開車去商場,打算就近解決,自己條件好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來了,她不需要折騰回家一趟,直接買回來就好。

手機響。

江寧敘。

江寧敘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的,他還挺高興的。

因為醫生說再過半個月,內固定就可以取出來了。

「開車呢?」

趙生生說:「嗯,出去買點東西。」

「晚上一起吃個飯?」

他出聲約飯。

生生說:「恐怕不行,晚上的時間已經和人約好了。」

「我是想和你說,醫生說再過半個月我的內固定就能取出來,原本打算慶祝一下的,不能推嗎?」

生生哼哼。

「不能推。」

「我有點好奇,誰那麼有魅力,為了我都不能推。」

她開著車看著前方,也不知道腦子裡在想些什麼,臉上還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看著挺從容的。

「有那麼一個人。」

「好,知道了,慢點開。」

「嗯,好好休養,再堅持堅持就解放了。」生生說。

兜了一圈,該買的東西全部都買了回來,提著袋子不緊不慢上樓,也有託人打聽了一下她媽目前的情況,給回來的反饋就是說,按照醫院說的去做,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甚至總體來說,不算是嚴重,好好將養就好了,別累到別操心別上火的,大體就是如此。

慢悠悠高跟鞋踩在走廊的地面上。

「我們倆談談吧。」

殷博士攔住趙生生的去路。

冷處理?

你早晚都要面對我的,怎麼冷處理?

生生看向眼前的人:「你最好是不要開口講話。」

殷博士很疑惑,眼前的丫頭片子她哪裡來的底氣?這樣對自己講話?

她這是抓到了誰的把柄嗎?

還是她就是這樣目中無人的?

即將就要開口,趙生生先她一步,依舊是慢吞吞地,不是很著急。

她說。

「江寧敘半個月以後取固定物,手術就安排在29號,我如果想讓你疼了,我現在一通電話打過去,比我更難過的人就會出現。」

「他怎麼了?」

殷博士有點慌。

手術?

出什麼事情了,出車禍了嗎?

為什麼不告訴她呀。

心口覺得疼,針扎似的疼。

她什麼都不知道。

「我不確定我還能保護他多久,你真的把我惹毛了,你會比我更疼,還有麻煩下次見到我媽媽不要提我過世的父親,我家沒有任何人欠了你什麼,進門之前請敲門,進了門以後講完自己要說的話請關上門,離開的時候請說打擾了。」

殷博士滿臉不敢置信。

江寧敘有傷……

這個時間段選的非常不美好。

趙生生腳步又動了。

殷博士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好,這次算我魯莽了,我會對你的母親說聲對不起,但我的看法不會改變,我不喜歡你,不喜歡你這副目中無人的樣子。」

「那是你的事。」

殷博士說:「我知道你可能挺喜歡江寧敘的,正因為你喜歡他,你就應該成全他,他現在做的是什麼工作?你家的親戚張嘴就可以罵他是個臭裝修的,我想你聽見這句話會比我的心更痛,我不接受你,今天不接受以後也不會接受,你這是何苦?沒有父母祝福的婚姻都不會太幸福的,我抱歉的提一句,想必你父親活著也不會願意看著你跑到別人家去受氣,分手也許會難過一段,但幸福一生,不是很好嗎?」

趙生生看她:「為了你不願意,我也應該很願意才是。」

殷博士:「我以為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你很優秀真的很優秀,只是寧敘的生長環境和你不一樣,你們過個三五年的就會開始明白這個問題。」

「請回吧。」

「你想要什麼?」

殷博士頗有些無奈。

她不想用這樣庸俗的手段,可勸不了眼前的人,那就聰明人辦聰明事。

眼前的女孩子找了江寧敘不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的身價底細,那她願意出血。

趙生生:「我要什麼你都給?」

殷博士沒料到她會這樣的痛快。

心裡有點噁心。

這就是你所謂的愛情啊,江寧敘!

你看人看的一點都不準。

她甚至都不願意為了你們的愛情來懇求來哀求。

「你說吧。」

「錢?房子?你能給我什麼?」

殷博士抿了抿嘴。

眼前的女人,臉上標註著大寫的貪心。

「江寧敘如果聽見我們的對話,我想他會傷心的吧。」

「你或許可以試試看,試試看他是相信你還是相信我,我說過的他再有半個月就要動手術了,你不怕我就沒有問題。」

比心狠?

殷博士很多年都沒有這樣吃癟了。

是的。

她可以瞧不上全世界的男人,但不能瞧不起自己的兒子,哪怕她對江寧敘有再多的意見,可明知道會讓他受傷的事情,除了找生生談話,其他的她都不會去做。

磨著后槽牙。

「你要多少?是不是我給了,你就能分的乾乾淨淨的,不在纏著他?」

花錢買清凈,也行。

就當寧敘找個人玩了一場,這段時間這樣的愉快,給些錢也是應該的,畢竟這是人家付出所得。「五百萬?一千萬?」

殷博士笑了出來:「你做夢。」

「那就沒的談了。」

趙生生轉身想要拐彎,拐過去就是母親病房的所在方向。

「你母親就躺在裡面,你就不怕我走進去對她講一些有的沒有的?她現在的身體能承受得住我的刺激?」

趙生生背對著殷博士。

她也跟著笑。

「你對我媽做什麼,我轉身就去對江寧敘做什麼,我二姨講的有一句話是真的,他追我追了十年,你能弄死我媽,我就能弄死你兒子。」

「你……」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