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之全能廚醫下載
  3. 重生之全能廚醫全文閱讀
  4. 【114】以柔克剛

【114】以柔克剛

作者:魅夜水草


  「誰說我這是暴飲暴食了?我這是三餐定點定量用餐,絕對不是暴飲暴食。」誅天兒不服氣的撇了撇嘴,她吃飯多有規律啊,怎麼可能是暴飲暴食。
  「你頓頓都吃這麼多?」季老就不信了,這是人嗎?好吧,誅天兒真的不是人,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而已。
  「也不一定,有時候多點,有時候少點吧。」誅天兒不耐煩的解釋了一句,言歸正傳道:「你是想和我談什麼?」
  「我這裡有一場民俗演奏會,你來負責古琴的部分如何?」季老說到正事,神情都變得激動起來,「這是我們幾個老傢伙準備的告別演出,最後一場了啊。」
  「告別演出?古琴部分缺人?」誅天兒有些好奇的問道,聽這人的意思,應該是一群老頭子的演出啊,她可一點都不老,雖然她年紀比這些人都大,但誰讓她是妖怪呢。
  季老聽到這話,臉色暗了暗,語氣有些哀傷的道:「生老病死,有幾位老夥計走得太著急,我們只能找人來湊數了。」
  「原來我就是去湊數的啊。」誅天兒瞭然的嘀咕了一句,她還以為自己一曲驚人,這人才來邀請自己的呢。
  「哎呦,你這個小丫頭怎麼還如此斤斤計較的,湊數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湊的啊,你知道我找了多少人來排練嗎?」季老倒是沒生氣,就是有些著急。
  「多少人?」誅天兒才不承認自己是在斤斤計較呢。
  「古琴部分就找了二十多人來試試,但最終沒有一個合適的!」季老也十分無奈啊,他們幾個老傢伙為了這一場演奏會,可是耗費了無數心血,但無奈隊伍湊不齊,他們要求又很高,就算是著急也不願意湊合,所以才一直拖到了現在。
  「那我很合適?」誅天兒這話顯然是在明知故問。
  「必須合適!」季老十分肯定的回答道,若是誅天兒還不合適的話,估計就沒有人能夠合適了,剛剛那一曲,絕對稱得上是天籟之音了。
  「哦。」誅天兒哦了一聲,態度有些不明,季老立刻就著急了,追問道:「哦是什麼意思啊,你到底答不答應啊?」
  「不太想答應,我每天上午得治病救人,下午還得休息吃飯,沒有時間去彈琴啊。」誅天兒想了想道,她說的也是事實,就是讓人聽著有些無奈,什麼叫做下午要休息吃飯,難道天天都得休息一個下午啊?
  「那就下午和我們一起排練,我剛才聽說你有個小山莊,若是方便的話,我們可以去你那裡排練,也省得你來回折騰了,如何?」季老趁著剛才吃飯的時間,已經打聽了不少和誅天兒有關的消息,就連她有個小山莊都知道了。
  「哎呦喂,老爺子,你這是要賴上我的節奏啊?」誅天兒一聽就樂了,這老頭看著挺有風度的,原來也是一個厚臉皮啊。
  「咳,這不是逼不得已嘛,反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你若是不答應,我就帶著我的老夥計們天天去你的山莊報道,一隻磨到你答應為止。」季老尷尬的咳嗽了一聲,他也不想這個樣子啊,但為了最後的告別演出,他也是拼了的。
  「那你就來吧,若是你們技術不過關,或者是太麻煩的話,我可真的會不奉陪啊。」誅天兒覺得這老頭還是挺有意思的,而她看病也看得有些煩了,正好可以彈彈琴換個口味。
  「哈哈哈,好,保證過關,我們明天就去你那裡報道啊!」季老一聽就樂了,也不管其他老夥計的想法,直接將時間都定了下來。
  「你知道我住哪裡嗎?」
  「知道,網上都寫著呢,我會看導航,保證沒問題。」
  在回去的路上,一直沒有對此發表意見的宇文天瑞,突然開口問道:「為什麼會答應他呢?」
  「最近怪無聊的,找點事情做。」誅天兒輕輕地撫摸著腿上的古琴,與其中尚未形成完整意識的器靈交流著,這個器靈就像是胎兒一樣,正在努力的孕育之中。
  宇文天瑞想了想,道:「如果你有時間,我們一起去旅遊如何?」
  「旅遊?去哪裡?你有時間嗎?」這男人忙得一天恨不得有四十八小時,就算是來陪自己吃飯的時候,都是電話不斷,哪裡會有時間去旅遊呢。
  「有。」時間這個東西,擠擠也就有了。
  「再說吧,怎麼也得將季老頭應付過去。」而且醫者仁心大禮包任務還沒有完成,她現在暫時還不想外出。
  「行,等你想了,提前和我說一聲,我好做準備。」
  「行吧,其實我自己也可以去旅遊,我聽說極地的風光不錯,也許可以去看看。」誅天兒過河拆橋,她原本沒想過要去旅遊,現在有想法了,卻不怎麼想帶著宇文天瑞一起去,自己一頭豬,無論去哪裡都自由自在的,根本就不需要人跟著啊。
  宇文天瑞有點黑線,「我和你一起去,衣食住行你都不用負責,不好嗎?」
  「不太好,我自己去的話,根本就不需要住和行的問題。」她完全可以幻影移行和居住在妖府里,車費和住宿費都可以省下來,但帶著宇文天瑞就不可以了。
  「住?住在你那個神奇的空間里嗎?」宇文天瑞十分聰明,立刻就明白了誅天兒的意思。
  「是啊,比住酒店省錢多了。」其實誅天兒不怎麼喜歡住在妖府里,只是說說而已。
  「……我能一起住嗎?」宇文天瑞猶豫了一瞬間,還是將這個問題問了出來,他發現誅天兒這個小妖怪根本就是個沒心沒肺的主,有些事情若不是他提起,這個小妖怪根本就不會主動說出來,而為了加深兩人之間的聯繫,宇文天瑞就只能厚臉皮的主動要求了。
  「怎麼,你想去我的妖府里住?」誅天兒微微挑眉,語氣有點古怪。
  「如果可以的話。」宇文天瑞十分坦然的說道,他知道妖府的存在,那是一處十分神奇的地方,只是他之所以這樣要求,也不過是希望可以和誅天兒更親密一些罷了。
  「不可以!」誅天兒十分不客氣的拒絕了,她倒不是真的不願意,就是覺得這男人太過厚臉皮,一點都不想讓他如願。
  宇文天瑞有些失望,悶悶的坐在那裡不再說話,感覺上特別像是被主人嫌棄了的大狗,尾巴都耷拉下來的那種。
  誅天兒忍了忍,然後忍了又忍,最終沒忍住,戳了戳宇文天瑞的大腿,氣呼呼的道:「你別裝可憐,我是不會同情你的!」這是個什麼人嘛,以為可憐兮兮的她就會同情他嗎?一點都不!
  「我沒裝。」他就是挺可憐的,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還是一隻大妖怪,而且還是可以飛天遁地自帶妖府空間的那種,讓他努力的追啊追,卻一隻都追不上,可真是委屈極了!
  「那你這是在做什麼?」誅天兒嫌棄道,以為她眼瞎嗎?
  「我就是委屈。」宇文天瑞也不要臉面了,可憐巴巴的道,反正他是發現了,這隻小妖怪吃軟不吃硬,他想讓小妖怪心軟,就得扮可憐。
  「你委屈什麼啊?」誅天兒翻了個白眼,都多大的人了還撒嬌,也就是她現在的脾氣變好了,不然以前碰到這樣的人,早就一腳踹飛了。
  「你出去玩不帶我。」宇文天瑞語氣悶悶的道,腦袋微微低垂著,十分落寞的樣子。
  誅天兒被噎了一下,但隨即便理直氣壯的道:「我還沒說要出去玩呢!」這是哪裡的冤案,都沒發生就給判刑了?
  「那你出去玩嗎?」宇文天瑞黝黑的眼睛直盯盯的看著誅天兒,讓誅天兒有種莫名的心虛感,磕磕巴巴的道:「好了,好了,別這個樣子看我,我出去帶著你還不行嗎?」
  「那你讓我和你一起住嗎?」宇文天瑞又逼近了兩分,語氣可憐兮兮的問道。
  「喂,你別得寸進尺啊。」誅天兒也不是傻的,雖然有點暈乎乎的,但還是警告了宇文天瑞一句。
  宇文天瑞微微垂下了眼角,神色中帶著十分明顯的落寞和哀傷,輕聲道:「我只是想陪著你而已,你就那麼討厭我?」
  犯規啊!誅天兒在心裡憤怒的嚎叫了一聲,最終卻只能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一邊惡狠狠地捏了捏宇文天瑞的俊臉,一邊妥協道:「好了,讓你住行了吧,等回去我就帶你進去玩,將你關在裡面再也不放出來了!」
  前面還有司機在,雖然有擋板,但兩人說話的聲音都很小,而這也讓氣氛變得有些曖昧起來,尤其是誅天兒的最後那句話,讓宇文天瑞瞬間就有些想歪了,什麼關起來囚禁的梗,嗷嗷嗷,有點小刺激啊。
  「唔。」宇文天瑞覺得自己好像要流鼻血,連忙捂住了鼻子。
  誅天兒狐疑的看著他,語氣冷颼颼的問道:「你這是在做什麼?怕我真的把你關起來?」
  「咳,沒事,什麼都沒有,我一點都沒有多想,真的!」
  「……」這是忽悠傻子呢?
  兩人回到山莊的時候,時間已經很晚了,誅天兒揮揮手就想回去睡了,卻被宇文天瑞握住了手腕,「你做什麼?」
  宇文天瑞卻是不回答,就那麼直盯盯的看著誅天兒,看得誅天兒有點發毛,這人莫不是中邪了?
  「喂,你這是什麼毛病,有事就直說,盯著我看做什麼!」欺負她膽子小嗎?
  「你說話不算數!」這個可惡的小妖怪,總是說話不算話,他若是不提醒,這個小妖怪估計就什麼都忘記了。
  「我說什麼不算數了?你可別冤枉我啊!」誅天兒就覺得自己還是很守承諾的,一點都不喜歡忽悠人。
  「你說了回來就帶我去你妖府里的。」然後回來她就什麼都忘記了!健忘症也沒有這麼快就發作吧!
  「……你還記得啊,呵呵,這大晚上的折騰什麼啊,妖府里也沒有什麼好玩的東西。」誅天兒尷尬的笑了笑,妖府應該說是她最私密的存在了,就這麼讓宇文天瑞進去,她總覺得有些不甘心啊。
  宇文天瑞不說話,氣息卻很低沉,好吧,誅天兒投降了,「進去就進去,嚇死你!」
  誅天兒說話的同時就握住了宇文天瑞的手腕,然後下一刻,兩人便進入到了妖府之中,肉包兒第一時間冒了出來,興奮道:「主人主人,您竟然真的將飯票先生帶進來了。」
  肉包兒說完,就飛到了宇文天瑞的面前,十分雀躍的自我介紹道:「你好呀,我是肉包兒,是主人妖府中的小管家,很高興認識您呀。」
  宇文天瑞面無表情的看著面前的大肉包子,震驚中還帶著一種正該如此的感覺,他該說不愧是誅天兒這個大吃貨的小管家嗎,這外形看著就很相配啊。
  「你好,我是宇文天瑞,你……很可愛。」是該這麼誇包子的吧?
  「呀,謝謝噠,飯票先生也很可愛噠~」肉包兒的聲音都快飄起來了。
  誅天兒嘴角抽了抽,揮了揮手將肉包兒拽了回來,板著臉對著宇文天瑞道:「既然進來了就四處看看吧,我可不陪著你了,哼!」
  誅天兒說完就走了,留下宇文天瑞和肉包兒面面相覷,最後還是肉包兒軟糯糯的說道:「主人一定是不好意思啦,誰讓主人就是那麼傲嬌呢。」
  肉包兒話落,妖府中就響起了誅天兒陰森森的聲音:「肉包兒,再敢說我的壞話,我就一口把你吞了!」
  「唔,人家不敢啦!」肉包兒團吧團吧,將自己團吧成了一個球,可憐兮兮的縮在了一棵大樹下。
  宇文天瑞嘴角微彎,柔柔的笑了,小妖怪的小管家,也是很可愛的呀。
  「肉包兒,能帶我走走嗎?」宇文天瑞柔聲問道。
  「當然,這裡我最熟悉了,我什麼都知道。」嗖的一下,肉包兒就飛到了宇文天瑞的面前,然後帶著他從萬生樹開始,將妖府中的一切都介紹了一遍。
  「飯票先生,小厄獸就是從造化池裡變出來的,它還在你那裡養著嗎?可以帶它來和我玩嗎?」介紹到造化池的時候,肉包兒有些期待的問道。
  「嗯,明天我就讓人將它送過來。」
  「好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