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之全能廚醫下載
  3. 重生之全能廚醫
  4. 【結局】我願意

【結局】我願意

作者: |返回:重生之全能廚醫TXT下載,重生之全能廚醫epub下載

「想法不錯,但那些大夫若是醫術不過關,豈不是咋了本大仙的招牌?」誅天兒想了想,略有些不放心的說道,她雖然不怎麼在意自家的小醫館,但招牌卻是不能砸的,這可關係到自己的面子問題。

「這也是個問題,要不您還是收兩個徒弟吧,親自調教,一定能夠調教出最好的醫生來。」文茜想了想,眼睛一亮,自覺這主意很是不錯。

「呵呵,等我教出來徒弟,外面估計都要變成墳場了!」誅天兒語氣幽幽的道,遠水解不了近渴,徒弟這種存在,也不是說教就能教出來的好吧。

「您別嚇唬人啊。」文茜縮了縮脖子,也挺發愁的。

「算了,就當作是日行一善了。」

誅天兒也不知道是不是想開了,說完這句話后,人便站了起來,然後竟然悠哉哉的向著門外走去,文茜連忙跟了上去。

此時門外或站或坐了好些人,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來打探消息的,有記者,有偵探,還有專職排號的,而除了這些人外,還有親自等待的病人,以及一部分興緻勃勃的粉絲,眾人聚在一起,三三倆倆的說著話,雖然亂糟糟的,但卻也沒有鬧事的趨勢,氣氛頗為和諧。

而誅天兒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眾人在發現她的時候,場面先是一靜,然後便是更大的喧鬧聲。

「大仙出來了!大仙終於出來了!」

「啊啊啊,是大仙啊,快點拍照,大仙真的在這裡啊!」

誅天兒嫌棄的看了一眼嗷嗷叫著的眾人,真是一群愚蠢的凡人。

「安靜!」這兩個字誅天兒是用上了妖力的,所以在場的人都聽到了,場面再一次安靜下來。

「我不太喜歡你們的不請自來,但我的不喜歡顯然不可能成為約束你們的法律,所以你們在這裡,是嗎?」誅天兒的聲音冷颼颼的,諷刺的意味十分濃重,眾人一時間都被噎住了,不過這尷尬的寂靜並沒有持續很久,就突然被一陣哭聲打破了。

「大仙,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的媽媽吧,我知道打擾您了,但求求您了,您就救救我的媽媽吧,我媽媽快要不行了,我只有來求您了,除了您,誰也救不了我的媽媽了呀。」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哭哭啼啼的跑了過來,眼看著就要撲到誅天兒的身上了,卻是被誅天兒輕飄飄的躲了去,一不小心便倒在了地上。

周圍的幾個人立刻過來扶起了小女孩,想要指責誅天兒,卻是在誅天兒冷漠的神色中,尷尬的閉上了嘴。

「哇哇哇……」小姑娘哭得十分凄慘,不少人都跟著心軟了,連帶著看向誅天兒的眼神,也都變得有些不滿起來。

誅天兒十分敏感的感受到了這一點,微微眯起了眼睛,周身的氣息也更凌厲了兩分,「怎麼,你們有意見?」

「大仙啊,那個,她就是一個小孩子,怪可憐的呢。」有人弱弱的說道,指責的意味根本半點都沒敢冒出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誅天兒那嘲諷的眼神時,他們心中的那點不滿,瞬間就都消失不見了。

「普天之下可憐的人很多,你可以去同情,但你沒有資格要求旁人也去同情,更沒有資格因此而對任何人不滿,畢竟我只是站在那裡,沒有傷害任何人,你說對與不對?」誅天兒講道理的時候,其實也還是挺有道理的,雖然這話冷漠了一些,但誅天兒又做了什麼呢,她只是躲開了陌生人的碰觸,就要被那麼多人用指責的目光看著,難道就不值得同情嗎?

誅天兒說完這番話,場面再一次陷入到了尷尬的寂靜之中,她緩緩轉頭,看向那個神色有些慌亂的小姑娘,一字一句語氣極為嚴肅的問道:「我是你何人?我與你有何關係?我憑什麼要答應你的請求?我若是答應了你的請求,那其餘人的請求,我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小姑娘只有十多歲,已然被誅天兒的氣勢嚇到了,哪裡還有回答問題的能力,只是獃獃的站在那裡,看起來更加可憐了,只是這一次,大家卻沒有時間去同情她了,因為誅天兒的這些話,顯然並不單單是對著這個小姑娘說的,更多的還是在殺雞儆猴,說給其餘人聽的。

眾人都在沉思,誅天兒緩緩掃視過眾人,再次開口道:「我就這麼一個人,有點懶,也不太願意工作,雖然開了個醫館,但我的本職工作卻不是大夫,你們都來這裡找我看病,我說開業了嗎?怎麼,我不給人看病,就是我的錯嗎?」

「你們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堵在我家的門口,無論你們出於何種目的,你們有想過我的心情嗎?那麼,因為你們的出現,而導致我的心情不好,我心情不好,就不願意給人治病,所以那些看不成病的人,是不是也要指責你們的存在?」

「我早就在星博上說過了,不要來招惹我,我的脾氣不太好,可是你們呢?你們覺得堵在這裡就不算是招惹我了,是嗎?或者,你們覺得你們人多勢眾,你們都有道理,所以根本就不在意招惹不招惹的問題,對嗎?」

誅天兒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拋出來,問得在場的眾人可謂是啞口無言,甚至不僅是在場的眾人如此,就是直播前的觀眾們,也都壓抑的忘記了言語。

來這裡的本就有許多記者,甚至還有幾位擁有不少粉絲的主播,在誅天兒尚未出現之前,主播們就已經開了直播,現在誅天兒出現了,直播自然不會停,而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那些主播的直播間里,已經聚集了極大數量的粉絲,他們也都在看著誅天兒,然後陷入到了某種糾結的深思之中。

「好吧,你們沒招惹我,你們只是站在我的家門外等著我,是我主動出來招惹了你們,所以我不怪你們,只是……」誅天兒冷漠的視線再一次環顧四周,然後語氣冰冷的道:「現在是不是可以請你們離開了?還是你們覺得我的家門外不屬於我家,所以仍舊想在這片公共區域里堵著我的家門?」

誅天兒的話極為諷刺,也沒有給任何人留有情面,雖然這些人並不是真的那麼可惡,但誰讓他們確實令她心煩了呢。

「大仙,我,我們真的很抱歉,我們沒有想那麼多,但真的沒有惹您不快的意思,我們,我們就是想來看看您,您是我們的偶像,我們,我們真的很抱歉。」有一個小姑娘直接就被誅天兒說哭了,不過這番解釋中,卻是沒有任何的怨氣,反而滿滿的都是後悔和愧疚,「我們真的只是很喜歡您,很感激您,我父親得了腦出血,是用了您的葯才漸漸好起來的,我們全家人都很感激您,所以才想來看看您,真的沒有別的意思,我們這就走,謝謝大仙,請您千萬不要生氣,我們以後再也不會來打擾您了!」

小姑娘一邊哭一邊說,說著還給誅天兒鞠了一躬,然後才捂著臉拉著自己的朋友逃跑了,嗚嗚嗚嗚,被偶像討厭了,她真是要傷心死了!

「嗚嗚嗚,我們就是想來看看你,我們就是喜歡你,你不要討厭我們啦,嗚嗚嗚,我們這就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呀!」說著,繼那名女孩之後,就又有站出來哭喊了一通,然後捂著臉和朋友們跑掉了。

眾人只覺得滿頭黑線流下,這都是什麼事啊。

粉絲們其實還是很可愛的,不知道為何,一向沒心沒肺的誅天兒,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面無表情道:「我沒討厭你們,以後星博會開啟抽獎活動,你們有興趣,都可以參與一下。」

她出來本來是要宣布這件事的,但被那個撲過來的小女孩打斷了,而後又感受到眾人指責的目光,便瞬間炸了毛,實在是有些衝動。

離開的腳步都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驚喜莫名的看著誅天兒,誅天兒雖然板著臉,但神色卻柔和了許多,再次開口說道:「醫館會繼續營業,但收治病人的方式有所改變,我會在我的星播下開通一個報名專用通道,凡是想來我這裡治病的,都可以去報名,不過我挑選病人的條件頗有些苛刻,大家看清楚了,再考慮是不是真的要報名,至於具體的,我會在星博上公布。」

誅天兒說完,轉身便回到了莊園之中,清脆的關門聲驚醒了眾人,眾人一時間都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而誅天兒回去之後,便發了一條星博:「報名條件:①:疑難雜症,不治之症;②:與病症相符合的診金,不限類別;③:非黑名單人士。備註:從今日起,本星博開啟黑名單公示,凡對本大仙有惡意者,都會出現在黑名單上,並將永遠失去求醫資格,而凡是報名求醫者,請將①②信息寫明,信息明確者優先選擇。」

誅天兒的這條星博可謂是簡單明了,求醫的條件不多,實際上就兩條,第一條是病要嚴重,隨隨便便誰都能治好的病,就不要來找她了,而第二條更明白,那就是要診金,不一定是金錢,但一定要付出足夠的代價,不要想著來她這裡佔便宜,她是開醫館,不是開善堂的。

而最後的那條關於黑名單的條件,倒是她心血來潮加上去的,為此文茜還特意找了星博負責人,單獨為誅天兒開了後門,製作了一款適用於黑名單的小窗口。

這個小窗口就像是星博一樣,打頭的標題是黑名單這三個加粗的黑色大字,隨後有個小備註,表示歡迎各界人士實名或者是匿名舉報,舉報內容不限,只要是公開或者是私下惡意誹謗過大仙的,對大仙表示過厭惡等意思的,都會被列入到黑名單之中,畢竟大仙可不想為那些不喜歡自己的人看病。

這件事的發生自然是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尤其是其中涉及到了兩個頗為敏感的問題,爭議也就變得更多起來,只是這一次,負面的聲音雖然不少,但言辭卻變得較為和緩起來,那種一看就知道是惡意的言論,更是比以往要少了一大半,但少是少了,卻也還是存在的,所以黑名單立刻就開始工作了。

誅天兒自然不可能負責這麼細緻的活計,專門處理黑名單投訴,以及在網路上尋找負面聲音的,是宇文天瑞派來的專業反黑小組,他們這些人部分是電腦高手,部分是情報分析的高手,相輔相成之下,很快就整理出了一批名單,並在第一時間放到了誅天兒的面前。

「名單分為三部分,A級是最嚴重者,屬於故意污衊誹謗類;B級是排斥者,言論均為負面,不太講理;C級是自認為講理,但言論仍舊偏於負面。」文茜解釋道。

「那就直接將A級的人掛上黑名單,B級的人警告一次,至於C級,暫不處理吧。」誅天兒想了想,還是選擇了一個比較緩和的解決方案,畢竟B級和C級的人數實在是有點多,她覺得應該先殺雞儆猴,給這些人一次機會。

「是,我這就去辦。」

名單很快就出現在了網路上,公布的信息有姓名,性別,身份證前四位和后四位的號碼,所在城市和IP地址,雖然沒有多麼詳細,但卻仍舊讓人覺得十分可怕,而在黑名單最後,誅天兒還讓文茜補充了一句,凡是上了黑名單的人,她的小商鋪也對其永久性關閉。

別以為隔著屏幕,就可以當個安安全全的鍵盤俠,人總歸是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的!

此事件一出,暫且不說那些被揪出來的人怎麼抗議,就說原本還在蹦躂的某些黑子,瞬間就消失不見了,他們也許沒想過要去誅天兒的醫館看病,甚至也不怕買不到東西,但卻怕被如此光明正大的揪出來,那種遊街一般的感覺,想想就覺得十分可怕!

退縮的人有很多,但也仍舊有人不怕,網路就像是一個戰場,總是會有站在不同立場的人,哪怕是誅天兒,也不可能完全去阻止這一切的發生,這大概便是人性的一種特殊,對此,哪怕是誅天兒,也沒有再計較下去的想法,她只要一個相對安逸的生活就夠了,至於剩下的那些吵吵鬧鬧,就當做是熱鬧來看好了。

而就在網路上因為誅天兒的事情議論紛紛的時候,宇文天瑞這裡也做好了準備,這一日下午,宇文天瑞坐著直升飛機回到了莊園。

「天兒,我們走吧。」宇文天瑞的語氣中充滿了壓抑不住的激動,以及一絲絲無法掩飾的緊張和期待。

誅天兒深深地看了宇文天瑞一眼,語氣玩味的問道:「你這是準備好了?」

「嗯,準備好了!」宇文天瑞十分用力的點了點頭,不成功,便成仁!

「那就走吧。」她倒是想要看看,這個男人到底能折騰出來什麼東西。

宇文天瑞帶著誅天兒,順帶著還有一個小尾巴文茜,一起坐著直升飛機走了,文茜縮在角落裡,儘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雖然有點八卦,但也沒想著來當電燈泡,是總裁大人提議讓她一起來的,感覺略有點緊張。

「飛機需要飛行兩個小時,你要不要睡一會?」宇文天瑞將誅天兒抱在了自己的懷裡,體貼的說道。

誅天兒挪了挪身子,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窩著,懶懶的道:「那我就睡會,等醒了再看你能作個什麼妖。」

「呵呵呵,好,睡吧,到了再叫你。」

見到誅天兒睡著了,宇文天瑞便從一旁的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張紙遞給了遠在角落裡的文茜,文茜好奇的接了過來,看了好一會之後,認真的對著宇文天瑞比了一個OK的手勢,原來讓她一起過來,是有任務安排給她的啊。

大約兩個小時后,飛機飛到了一座小島的上空,從上空望去,整座小島都被綠色掩埋在了其中,偶爾一些奼紫嫣紅點綴,也不過是在天然之中增添了一抹浪漫。

而就在宇文天瑞想要喚醒誅天兒,讓她也看看這美麗的自然景色時,誅天兒卻有了動作,她還沒有睜開眼睛,便動了動小鼻子,像是在嗅什麼東西一樣,左嗅嗅,右嗅嗅,然後猛地睜開了眼睛!

「呀,有好吃的!」誅天兒不僅睜開了眼睛,整個人也蹦了起來,十分興奮的說道。

宇文天瑞看著誅天兒的眼神,寵溺中帶著一絲無奈,他的小妖怪啊,總是這麼可愛。

「我們的目的地到了,你看看,這座小島像是個什麼?」宇文天瑞再次將誅天兒抱在了懷裡,指著下方的小島問道。

誅天兒好奇的看去,然後就笑了,「哈哈哈,你從哪裡弄得小島,竟然是頭豬,哈哈哈,要不要這麼搞笑啊?」

「……喜歡嗎?」一頭豬形的島,是有點好笑,但身為一頭豬,真的要笑得這麼猖狂嗎?

「怎麼?這是送給我的?嘿嘿嘿,這形狀雖然搞笑了點,但下面貌似有好吃的啊,咱們快點下去看看吧,我都有點餓了。」誅天兒躍躍欲試的說道,看她那架勢,如果不是宇文天瑞抱著她,估計就要表演空中飛人了,哦不對,應該是空中飛豬。

「等等,別著急,戴上降落傘,我們一起跳下去。」宇文天瑞說話的同時,暗暗在心裡畫了一個大叉叉,第一計劃失敗,開啟第二計劃!

只是誅天兒根本就沒給他開啟第二計劃的機會,拉著他的手,就對著前頭的飛機駕駛員道:「來,麻煩下,把門開開。」

駕駛員有點懵,詢問的看向宇文天瑞,宇文天瑞能說什麼呢,只能點頭同意了,然後誅天兒便拉著宇文天瑞,直接就從空中跳了下去。

飛機駕駛員更懵了,哆哆嗦嗦的問道:「他,他們戴降落傘了嗎?」

「戴了!」文茜看了駕駛員一眼,特別肯定的說瞎話。

飛機駕駛員狠狠地鬆了一口氣,戴了就好,他沒看到絕對是因為自己眼瞎了。

誅天兒拉著宇文天瑞從空中跳下去的時候,宇文天瑞一直在看著誅天兒,肆意瀟洒,自由自在,這樣的天兒,真是讓人在羨慕的同時,又讓人忍不住想要永遠去守護她的這種自由,

「啊啊啊,好吃的我來了!」誅天兒歡快的笑聲遍布了整個空間,宇文天瑞嘴角彎了彎,突然有些腹黑的說道:「答應我的求婚,才有好吃的。」

「什麼?你竟然敢威脅我?我不帶你飛了!」一聽這話,誅天兒立刻就不高興了,下一刻便毫不猶豫的鬆了手,直接就將宇文天瑞扔了。

宇文天瑞哭笑不得,第一反應是用靈氣穩住身體,但看著誅天兒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卻又瞬間改變了想法,他只是直直的看著誅天兒,卻什麼都沒有做,任由自己的身體向下墜去!

誅天兒也幾乎是立刻就發現了宇文天瑞的情況,她微微眯起了眼睛,聲音有些危險的道:「你再不反應,可就要摔下去了,別以為我會心軟,大不了摔死了你,我再去找一個。」

宇文天瑞挑了挑眉,明顯不太相信誅天兒的話,就算是誅天兒能夠眼睜睜的看著他摔下去,也不會在他摔死了之後,再去找其他人,畢竟普天之下,沒有人會比自己更適合她了,更何況,他們都清楚,以他今時今日的能力,是不會摔死的,最多也就是摔個半死。

「我若真是死了,就變成背後靈,天天跟著你。」就算是這個時候,宇文天瑞也沒忘記說情話,哪怕這話說得略有些陰森。

誅天兒不受控制的抖了抖身體,唉呀媽呀,這話說得,她都不敢讓他去死了,不然自己身邊天天跟著個背後靈,那日子還過不過了。

哼!就看在本大仙不想要一隻背後靈的份上,救你一救好了!

就在宇文天瑞距離地面不足十米的時候,誅天兒突然出手了,她瞬間就到了宇文天瑞的面前,捏著宇文天瑞的后脖領,將人提溜著到了地面,場面頗為滑稽。

兩人不遠處,好幾個人傻愣愣的站在那裡,一臉懵逼的表情,看起來也十分滑稽。

宇文天瑞整理了下領子,狀若無人的對著誅天兒道:「謝謝,累了吧,帶你去吃好吃的。」

「撲哧!」不遠處的甄誠實在是沒忍住,自家總裁明明滿肚子的槽點,卻偏偏要裝淡定的樣子,實在是太好笑了。

宇文天瑞和誅天兒好巧不巧的,正好就掉到了人最多的地方,所以在這笑聲之後,連帶著就是一整片的笑聲響起,笑得宇文天瑞無法控制的黑了臉,差點就要清場了。

其實這幾位觀眾的心裡也是十分不容易的,看到兩人突然就從空中跳下來,原本以為的降落傘卻不見蹤影,這幾個人的心裡都是大寫的懵逼,只是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那兩個人就平安落了地,而且還是用著那麼搞笑的方式,大驚后大喜,好在他們的心臟都比較健康,不然就沒有辦法站在這裡吃瓜了!

「哈哈哈……」誅天兒看到眾人的表情,笑得最是歡快,宇文天瑞忍無可忍,直接將誅天兒公主抱了起來,「走,吃飯去。」

誅天兒此時此刻的表情,大概就和剛才宇文天瑞被她拎著脖領子時的表情一模一樣,面無表情的淡定中,透著無限的吐槽感。

「嗷嗚嗚……」而看到宇文天瑞這番動作,其餘人卻是配合的狼嚎出聲,場面十分熱鬧。

宇文天瑞抱著誅天兒,一步步向前走去,目的地頗為明確,而兩人的身邊,從最初的綠樹鮮花,漸漸地就變成了美食和一個個穿著廚師袍的大廚……

「真香啊。」誅天兒聞著香味,小腦袋四處張望著,眼看著就要流出口水的樣子。

而宇文天瑞就那樣抱著她,在無數美食的環繞之中,步伐堅定的向著前方走去。

「喂,你這是還要去哪裡呀?」誅天兒砸吧了下嘴,略有些不舍的看著那路過的種種美食,好多都是她沒有吃過的呢。

為了這一次的求婚,宇文天瑞搜集了世界各地的知名美食,大有一種美色不夠,美食來湊的感覺。

「去求婚呀。」宇文天瑞穩穩地抱著誅天兒,誅天兒聽到這樣的回答,突然就有了一點不太自在的感覺,求婚求婚求婚,弄了這麼多的好吃的都不給人家吃,哪個傻子會答應這樣的求婚啊!

「我和你說啊,我一般餓著肚子的時候,脾氣都不是很好呢。」誅天兒這話可就是赤裸裸的威脅了,不給吃,她就不答應求婚,哼!

宇文天瑞原本還有些緊張,聽了這話,卻只覺得想笑,心暖暖的,裝著的都是懷裡這可愛又傲嬌的小吃貨。

「那肚子飽了會不會好說話一點?」宇文天瑞試探著問道。

「嗯,十分有可能會!」誅天兒認真的點了點頭,至於到底會不會,等她吃飽喝足之後再考慮這個問題。

「呵呵呵呵……」低沉的笑聲充滿了愉悅感,誅天兒貼著他心臟的位置,似乎都能感受到那有力的震顫。

誅天兒拿著手指點了點宇文天瑞心臟的位置,有點小情緒的問道:「笑什麼笑,有這麼好笑嗎?」

「很可愛。」宇文天瑞繼續笑著道,沒頭沒尾的話,誅天兒卻是瞬間就聽明白了,她用小拳拳錘了一下宇文天瑞的胸口,奶凶奶凶的道:「誰可愛?本大仙英明神武,當真是再厲害不過了!」

「嗯,你最厲害!」

「去,真沒誠意。」說的一點都不走心,她才看不上這樣的誇獎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的目的地終於到了,那是一片花海,咦?不對,貌似不是真花……

「請坐,我的公主。」宇文天瑞將誅天兒放到了一張白色的王座上,在誅天兒還在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時,為她戴上了一頂十分精緻的小王冠。

誅天兒左看看右看看,有些詫異的道:「都是能吃的?」除了這張椅子外,周圍的布置竟然都是可以食用的食物,這讓誅天兒不由得想要流口水,恨不得現在就去咬上一口。

宇文天瑞順手摘了一朵紅色的巧克力玫瑰花,又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十分精緻的紅色小盒子,然後單膝跪在了誅天兒的面前,語氣極為認真的說道:「無論準備了多久,我的心都十分忐忑,你是那麼的美好,就像是上天賜給我的寶貝,獨一無二,無與倫比,我怕給不了你最好的一切,也怕你嫌棄我給你的一切不夠好,我不知道該如何去做,才能讓你覺得舒適安心,覺得歡喜快樂,我只能努力的去想著,儘可能的做到最好,讓你開心,讓你滿意,讓你覺得和我在一起,是一個永遠都不會後悔的選擇,天兒,我喜歡你,我愛你,我……甚至是依賴著你,我願與你生生世世都在一起,你去哪裡,我便陪你去哪裡,你想吃什麼,我便找來給你吃什麼,只要是你想要的,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會努力去實現,所以……天兒,你願不願意和這樣的一個我在一起?我們永遠在一起,好嗎?」

好嗎?誅天兒想故意逗弄宇文天瑞,笑一笑說不好;想說這都是些什麼肉麻兮兮的表白詞,怎麼俗氣的讓人覺得全身都不自在;想說這麼俗氣的承諾怎麼可能忽悠得了她誅天兒,她可不是傻兮兮的小姑娘,隨便說什麼都信……

誅天兒想說的很對,拒絕的理由甚至都不用認真去想,但話到嘴邊,卻怎麼都無法說出口,只能獃獃的看著宇文天瑞,而宇文天瑞也不著急,他深邃的目光深情而繾綣,充滿了無限的包容,以及永恆的等待。

若是這一次天兒不願意答應他的求婚,他便一直求下去,換著方式去求婚,一直到天兒答應為止。

「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看熱鬧的群眾們,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喊口號了。

誅天兒皺了皺小鼻子,一把奪過了巧克力玫瑰花,然後嘎嘣嘎嘣三兩口便將一朵花都吃進了肚子里,周圍人都有些傻眼,宇文天瑞哭笑不得,無奈的說了一句:「天兒,你這是答應了嗎?答應了咱們就可以開飯了。」

看熱鬧的幾位忍不住又要笑了,用這種話逼婚的,估計也只有他們家總裁大人了,好像他這麼個大人還不如一堆吃的,想想就覺得有些丟臉呢。

「不答應就不給吃的了?」誅天兒挑眉問道,聲音冷颼颼的,頗為危險。

宇文天瑞哪裡敢承認呀,他也就敢那麼隨便說說,認真卻是半點不敢的,「哪裡會,烤肉要好了,你要不吃飽了再做決定?」

唉,其實這個時候,宇文天瑞已經有些沮喪了,甚至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了,不過沒關係,這次不行,還有下次!

誅天兒聽到烤肉,反射性的吸了吸鼻子,味道越來越香了,正好是該吃的時候了,不過她卻並沒有立刻就答應下來,而後緩緩地收回了視線,看向了仍舊半跪在她面前的男人,溫柔、真誠、執著、深情,以及寵溺和包容!

她在這個男人的眼裡看到了許多東西,其中許多都是自己曾經沒有感受過的,她覺得新奇、雀躍、滿足,甚至是開心,種種情緒,讓她在有點陌生的同時,也有了一種不想放手的感覺。

誅天兒並不是一個猶猶豫豫,喜歡反反覆復的人,所以當她不止一次有了某種決定的時候,她就沒有再想過去改變自己的決定,前面種種,也不過就是想要逗弄逗弄宇文天瑞而已,誰讓這個男人傻乎乎的,看著這男人忙忙碌碌的樣子,實在是挺有趣的。

「宇文天瑞……」誅天兒突然出聲喚道,語氣中明顯多了些許認真的成分。

宇文天瑞全身一震,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眼光灼灼的看著誅天兒,大聲答道:「我在,你說!」是死是活,呸,不對,是答應還是下次再答應,就看這個時候了!

「我的生命是十分悠久的,我的世界是十分豐富多彩的,陪在我身邊的那個人,他不僅要俊美帥氣,要溫柔深情,也要無比強大,你真的可以成為那個人嗎?」誅天兒的語速略慢,也顯得更加認真了,不像是在問什麼,倒像是在許下某種承諾。

「竭盡所能,誓死無悔!」宇文天瑞的聲音無比堅定,對於這一點,早在他決定要和誅天兒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時時刻刻的都在努力了,因為過往的經歷讓他十分清楚的明白,沒有陪伴的感情,往往比無情還要傷人,若愛,便要愛到地老天荒,若在一起,便需長長久久!

「那你可願與我定下同心契約?在天道的見證下,永遠在一起,若違此誓,神魂俱滅?」她的世界沒有後悔,亦不允許有背叛!

「我願意!」固所願也,不敢請爾!

誅天兒上前一步,拉起跪在地上的宇文天瑞,兩人手牽著手,一同許諾道:

「我誅天兒,今後願與宇文天瑞在一起,生生世世,不離不棄,若違此誓,神魂俱滅!」

「我宇文天瑞,今後願與誅天兒在一起,生生世世,不離不棄,若違此誓,神魂俱滅!」

像是在響應兩人的誓言,天空中雲霧涌動,猛地爆出了一道金光,宇文天瑞和誅天兒相視一笑,珍惜當下,展望未來,他們的愛情屬於時間,生生世世的陪伴,才是對彼此最浪漫的承諾!

……

(全文完)

------題外話------

全文結束,謝謝小夥伴們的陪伴,本文輕鬆小白,只是轉變心情之作,所以篇幅略短了一些,請朋友們勿怪。

這一年裡,發生了許多事,悲歡離合,愛恨交織,人生有許多無奈,也有許多不得不承擔的責任,小時候想要長大,長大之後卻只想變小,人生有那麼多的不順遂,只希望不要留下太多的遺憾。

明天就是二零一九年了,水草在這裡預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裡,天天開心,事事順利,也祝願所有的父母家人,都可以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