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田園商女:妖孽世子農家妻下載
  3. 田園商女:妖孽世子農家妻全文閱讀
  4. 第161章 引火

第161章 引火

作者:元長安


  161
  宋老夫人當然也不會因為猜測就給人定罪,是宋恆派去報信的人印證了老夫人的猜測。老夫人相信自己的兒子,也相信他手底下人的辦事能力。
  顧心是被姜家姑娘所害的無疑了。
  老夫人不插手,並不是完全不管。
  兒媳婦沒過門就出了事,還是妯娌的親戚所害,這事傳出去是個大丑聞。
  宋老夫人不能不給顧心一個交待。
  「……這是老夫人的私產,原本是打算婚後敬茶禮之後,給您和四爺做新婚添箱的,現在全都交給您。」
  劉嬤嬤恭敬地站在顧心面前,雙手遞上一個小錦盒。
  劉嬤嬤是宋老夫人跟前的老僕,是老夫人當年嫁進宋家時的陪嫁丫鬟,在宋府地位很高,輕易不會出面的。她親自來探望顧心,比郭氏姜氏來的分量還重,可以全權代表老夫人。
  顧心的丫鬟薇兒上前接過劉嬤嬤手中的錦盒,放在顧心面前的小方桌上,打開。
  裡面是幾張紙。
  「地契?」顧心掃了一眼,疑惑地抬頭看劉嬤嬤。
  「是,一共是一百頃,今天來不及,明天我就讓人去官府做更名,把這些地全都放在您的名下,作為您的私產。這是老夫人私下送給您的,老夫人說,雖然您還沒過門,但她只當您是自家女兒一樣看待了,這是給您的添箱。」
  一百頃地!
  顧心知道這個時代和她上輩子不一樣,那時一頃地才摺合十幾畝,可是在本朝,規定一頃地是五十畝。
  所以,宋老夫人一下子送了她五千畝土地!
  好大的手筆。
  宋家底蘊可見一斑。
  「本來是給我和宋四爺兩個人的婚後財產,現在卻全都給我嗎?等這些地換到了我的名下,若是還沒成婚,老夫人不怕我拿著地跑了?」
  顧心開個玩笑。
  劉嬤嬤笑道:「顧小姐您儘管跑,跑到哪去都成,老夫人說了,這些地給了您就是您的,您就算嫁了別人,也可以盡數帶走,她可不會跟您要回來。不過,您千萬別存要跑的心思,咱們四爺會傷心的,肯定跟著您一塊跑,到時候讓老夫人哪裡找兒子去!」
  玩笑過後,顧心就知道了,這是宋老夫人為了她落下山崖的事,專門給她一份補償。
  劉嬤嬤又讓跟來的小丫鬟捧進一枝玉白色美人腰梅瓶,瓶子里插著一枝翠綠的松枝,還帶著一顆綠油油的小松塔。
  「聽說您被四爺的人救了,老夫人當時就在靈感寺的佛堂上了三炷香,又問清楚小沙彌您選了什麼樣的聖樹枝,照著原樣,老夫人親自去挑了一枝,折下來帶回給您,讓您放在家宅里保平安。您看看,這和您原來選的枝條一樣嗎?」
  顧心都把折樹枝這茬給忘了,沒想到宋老夫人想得很周全。
  「多謝老夫人費心,這枝條和我原本的幾乎一模一樣,真難得!」
  顧心接過梅瓶,親手放在窗檯前的小條案上。
  劉嬤嬤還帶來一本佛經,仔細用金黃色的錦盒盛著,是智觀大師送的《金剛經》。
  「這是大師親筆抄寫的,尋常人千金也求不來。因為是給您用,老夫人才跟大師討到手。智觀大師說,您如果有空閑,可以對著讀誦或抄寫,可保平安。」
  顧心讓丫鬟明天就在後堂收拾一個佛龕出來,專門供奉這本經書,和那瓶聖樹枝。
  「改日我會去靈感寺專門拜謝大師。」她許諾。
  「老夫人跟大師商量,謝師的佛事就放在十天後,您可以到時一併謝過大師。」
  「也好。」
  顧心成為了憨敏大師的寄名弟子,行個拜師禮會顯得更加名正言順,出事前老夫人就要在寺里做一場佛事,這是已經商定好的。
  老夫人待顧心非常不錯,就算沒有這五千畝地的饋贈,顧心也不會因為姜家人和老人家生出嫌隙。
  現在老夫人雖然沒有親來探望,但劉嬤嬤的到來已經說明了一切。
  宋老夫人是站在她這邊,會給她做主的。
  何況劉嬤嬤怕差事辦得不到位,還專門告訴顧心老夫人如何惦念她,平日如何秉公處理家事,讓顧心不要委屈,有什麼事只管說,有要求只管提。
  「……我年老話多,顧小姐您可別嫌我多嘴——咱們老夫人最是疼四爺,這幾日我旁邊看著,她是真當您是自己女兒看待呢,方方面面都不讓您委屈的!」
  「我知道。勞煩您替我拜上老夫人,多謝他老人家如此體貼關心。」
  顧心真誠表達謝意。
  天色不早,劉嬤嬤交待完畢,留下一大堆補品就告辭了,回去復命。
  顧心讓丫鬟把地契收起來。
  突然成了地主,天降橫財,顧心一時間也沒打算經營這些地。婚後再說吧,畢竟是老夫人的地,她只要明白老夫人的心意就好了。到時候她打算把這些地交給宋恆去經營。
  鄭蝠抱了幾個尺余長的木頭人偶進來,「主子,您看看,哪個合您的心意?您挑好了,我比著它再做大個兒的。」
  顧心一愣,想起來這是鄭蝠給她送樣板呢。
  她讓鄭蝠做幾個等人高的木頭人偶,好用來展示衣服,沒想到鄭蝠很周到,擔心做的不合適,先送了一些小個子的樣品來,讓她挑。
  「都很好,你木工手藝不錯呢。」顧心看著幾個姿態各異的小人兒覺得有趣。
  身體比例很協調,幾乎可以給美術生當練習人偶了。唯一的缺點就是沒有身材曲線,顧心要的是女裝模特,沒胸沒臀的不利於展示服裝。
  顧心拿筆在紙上稍微畫了幾筆,讓鄭蝠放心大膽地動手做大個人偶,但是要做出人體曲線。
  鄭蝠臉一紅,低頭應是。
  「難為你了,不過,這關係到我的生意,你多費心吧。」顧心知道古時候不興這個,鄭蝠一個大男人去打磨女性軀體曲線,肯定各種不好意思。
  「不敢,都是小人該做的。」鄭蝠下去繼續鼓搗人偶了。
  顧心經過墜崖驚嚇后不想勞神,晚上洗了澡,披散著頭髮坐在桌邊擺弄那幾隻小人偶。
  一尺多長的小東西,跟洋娃娃似的,顧心就把前幾日逛街買的布料往它們身上裹,做衣服,調配色,當做消遣。
  還用胭脂水粉眉黛給人偶臉上畫鼻子眼睛,化妝。
  玩到二更,才丟開手上床睡覺。
  結果第二天秋姐兒一來,進屋看見幾個穿得五顏六色的小人兒,就非常感興趣。
  她是郭氏帶著來探望顧心的。
  「……本來昨天就要來的,但是這丫頭傷著了,天也不早,不敢讓她出來,今天一早起來她就活蹦亂跳的,我看著沒有大礙,就帶她出來透透氣。」郭氏笑著跟顧心解釋,又問顧心感覺如何,頭暈不暈。
  顧心說自己沒事了,郭氏念了好幾聲佛,感嘆菩薩保佑。
  「可見你是大福氣的人。尋常人若是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去,怎麼也不可能毫髮無損,連秋姐兒在那山谷里走走都不小心磕傷了,你竟然沒事……難怪智觀大師收你做師弟!」
  郭氏健談,就算沒人搭腔,她一個人也能不住嘴地說上一個多時辰。
  正好廖神醫被宋恆派在顧心宅子里照看,顧心就請他進來,給秋姐兒看看手臂上的傷。
  廖靜齋看過,說只需換藥養著就是,傷好差不多時他會給配一種藥膏,修復肌膚消退疤痕的。
  郭氏鬆了口氣。
  秋姐兒一直擺弄那幾個小人偶,顧心看她喜歡,就讓她帶回去玩。
  「可以嗎?」小姑娘挺高興。
  「當然可以。」
  「娘,回去給我找綢緞,我也學顧嬸嬸給它們穿衣服。」
  顧心腦子裡靈光一閃。
  女孩子喜歡這些小東西小玩具,不分古代現代……
  既然做服裝產業,何不同時開發一條高端娃娃產品線,類似於她上輩子的那些芭比啊可兒啊,讓娃娃穿著「心香」的衣服,既是產品,同時又是產品廣告。
  郭氏還在絮叨,顧心已經沒心情跟她閑聊了,滿腦子都是開發玩偶娃娃的商業計劃。
  「顧嬸嬸,昨天你穿的衣服真好看,是找哪家的裁縫做的?」秋姐兒問。
  「是我自己養的裁縫,從老家帶來的衣服。」
  顧心把自己的衣服箱子開了,讓秋姐兒挑。
  小姑娘比她小,但身量相仿,顧心送了她兩套衣裙,按照她的相貌特點專門搭配的顏色。
  又領她到妝台,化了一個淡妝。
  打扮完畢,郭氏嘖嘖稱奇,「這還是我閨女嗎!我平日偶爾也讓她撲些粉,但從沒撲的這麼好看!」
  那當然。
  顧心用的雖然是古代化妝品,上妝手法卻是現代的,什麼陰影提亮高光比例……如果不是化妝品有限,還能化得更好看。
  「我見你撲粉撲了半天呢,怎麼她臉上也不顯得怎麼白,倒像是沒撲粉,可又不是沒撲……明明比平日好看。」郭氏捧著女兒的臉左看右看。
  顧心道:「上妝的最高境界,就是讓人覺得你沒上妝。」
  郭氏眼睛一亮,「那,你也給我上一個!」
  不等顧心同意她就把女兒拽起來,自己坐到妝鏡前。
  顧心笑著幫她上了一個妝。
  「哎呦,我是不是變瘦了!」
  郭氏在鏡前瞪大了眼睛。
  她微微發福,可上完妝臉竟然變小了。
  「是瘦了。」秋姐兒也點頭。
  郭氏像發現寶貝似的拽著顧心的手,「你可真厲害!你趕緊嫁進來,每天都幫我上妝!」
  顧心哭笑不得。
  她不是專業化妝師,這不都是上輩子長得不美,天天靠化妝品撐臉面,長年累月積累出來的化妝經驗嘛。
  「明兒去李家聽戲,二夫人你提前來我這裡走一趟,我給你化個更好看的。」
  「行,那咱們說定了!」
  顧心惦記著娃娃的事,聊了一會郭氏起身告辭,她就沒多留,客氣送母女兩個離開。
  秋姐兒很開心,得了幾個玩具人偶,又得了兩身新衣服,還有顧心送的一對金鑲玉鐲,是補送的見面禮。
  郭氏補送給顧心的見面禮是兩匹綢緞,一支點翠金簪。
  彼此送的都不貴重,也不寒酸,很符合彼此的關係。
  但姜氏說的見面禮卻沒見她補送過來,顯然當時是被郭氏逼得隨口亂說,根本沒打算送。
  從郭氏嘴裡顧心還知道,姜氏提早送走了娘家兩個姑娘,今天一早還派人給娘家送補品,說是兩個姑娘嚇著了,需要壓驚。
  本來派個僕人送去就是,還嚷嚷得閤府皆知,明顯是要撇清關係,表明顧心出事跟那倆姑娘無關,她們也是受害者。
  「此地無銀三百兩。」郭氏很直白地跟顧心這麼評論。
  顧心覺得姜氏蠢了點。
  有宋恆處理,顧心不必插手,此時也不能插手,除非是宋恆辦事辦得讓她不滿意,才輪到她替自己出頭。
  但宋恆會辦得欠妥嗎?顧心覺得,似乎不會……
  宋恆待她太周到。
  有時顧心都忍不住思量,自己是不是應該對這份婚姻認真一些,起碼……先試著和宋恆談個戀愛,而不是單純當是場生意?
  下午宋恆來看她的時候,顧心畫娃娃造型畫累了,正在試衣服試妝,穿著一身淺胭脂色的衣裙,臉上是桃花色系的容妝。
  淺淺的嬌俏嫵媚,如同春日初蕊,將踏進屋來的宋恆看得眼眸一深。
  他站住腳,靜靜地望著她。
  顧心走上前幾步,跟他距離一尺,抬頭問:「好看嗎?」
  宋恆感受到她說話時呼出的氣息柔柔打在臉上。
  「好看。」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突然湧起的燥熱。
  「明天去李家聽戲,我穿這身好不好?」顧心柔柔笑著問。
  「不好!」宋恆斬釘截鐵。
  「為什麼?」
  為什麼?打扮這麼好看去別人家,給別人看?他還沒看夠呢!
  「換一身。」不給任何理由,四爺習慣說命令。
  「好吧。」顧心讓宋恆出去等著。
  她迅速換了一身濃青色的衣裙,臉上卸妝,又換了夏日清涼系的妝容。
  等宋恆再進來時,看到的就是一株盛夏池蓮似的美人。
  亭亭而似妖。
  「剛才的不成,那,這身呢?」顧心輕輕轉個圈。
  這個當然也不成!
  比剛才那身還好看,絕對不成。
  顧心又換了一身松香色。
  宋恆第三次進屋,盯著她默默看了半晌。
  說:「你今日,是不是在引,誘我?」
  ------題外話------
  謝謝madmei梅的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