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黑帝狂妻:至尊召喚師下載
  3. 黑帝狂妻:至尊召喚師全文閱讀
  4. 第160章 尊嚴無價,深夜互訴衷腸

第160章 尊嚴無價,深夜互訴衷腸

作者:元瀟


  聽見夜無雙的話,那將軍笑了起來,道:「好,你說的,你輸了就滾回京城!」
  「好!」夜無雙一笑,繼而又說道:「不過,要是你輸了話,我要你當著全軍的面給這些姑娘們道歉!」
  那將軍有些不解,問道:「為何?」
  他又沒怎樣這些女子,為何要道歉!
  夜無雙冷聲道:「尊嚴無價,你們剛才的言語傷害了這些姑娘的心靈!」
  剛才這些士兵的嘲笑,沒有給與荼虞部落眾人尊重。
  也許這些話對於這些士兵來說,只是隨口說說而已。
  但是對於這些姑娘和她來說,很重要。
  這些姑娘帶著怒氣的眼神,以及拿被傷到的自尊,她都要找回來。
  那將軍道:「好,我願意道歉!」
  夜無雙的那一句尊嚴無價也打動了他,作為一個將軍,他明白尊嚴對於一個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再看這些姑娘,他的眼裡沒了先前的嘲笑和輕視。
  不管他們實力如何,至少這些人都是有尊嚴的人,值得他尊重。
  荼虞部落的女子沒想到夜無雙會顧忌著她們的感受,有些動容,在心中對夜無雙的評價也好了幾分。
  「比什麼?」那將軍問道。
  夜無雙道:「就跟著我們一起跑步,你們可以挑選出與我們人數相等的人,和我們一起跑,最後哪個隊伍剩下的人多,哪個隊伍就獲勝!」
  夜無雙她們這種如同走路的速度,這將軍根本不放在眼裡,道:「好,別說我們欺負你們,我就挑一百個新兵蛋子來和你們比!再加上我自己,讓你們一個人頭!」
  夜無雙聳肩,道:「無所謂!」
  這位將軍從新兵營里挑選了一百人,帶著這些人跟在夜無雙她們後面。
  夜無雙見此,轉過頭,鏗鏘的說道:「荼虞的勇士們,這些輕視我們的人要和我們比試,有信心贏嗎?」
  「有!」
  「有!」
  荼虞部落的人喊聲同樣鏗鏘。
  「好!」夜無雙道:「若是我信心,今天就讓他們瞧瞧厲害!」
  荼虞部落的將士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們。
  整個邊防大營的人都在看著這一場賭約。
  夜無雙帶著荼虞部落的人跑了起來,那位將軍等到夜無雙她們跑了一段距離,才帶著人跟上。
  他們的速度很快,不過片刻就要追上這些女子。
  夜無雙並不動作,還是不緊不慢的帶著這些荼虞部落的人跑著。
  一圈。
  兩圈。
  三圈……
  有人將這裡的事情稟報給了蔣言。
  蔣言並未阻止夜無雙與那個將軍的賭約,他也站在一座瞭望塔上看著這一切。
  夜無雙看見了蔣言,對著蔣言一笑。
  蔣言的眸光有些複雜,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十一圈過後,那一百個新兵隊伍已經零零散散,還有兩個新兵,已經堅持不住倒下了。
  反觀夜無雙的隊伍,還是整整齊齊,一個人沒少,隊伍也不亂。
  那個將軍對著兩個新兵蛋子罵了幾句,那兩人還是起不來。
  不是他們不起來,而是這看起來很簡單的事情,其實不好做啊!
  他們現在覺得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喉嚨也干疼。
  右邊肚子也疼,根本邁不開腿啊!
  那位將軍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他們一眼,便去整合前面的隊伍。
  夜無雙抽空看了一眼自己的隊伍,有幾個姑娘已經臉色發白,單還在咬牙堅持。
  看到那兩個『陣亡』的人,夜無雙覺得這已經是這些姑娘們也堅持的夠時候了。
  扭頭對荼虞道:「你繼續帶隊,我去後面跟隊!」
  「好!」荼虞道,說話的時候她有些喘氣。
  這樣慢跑很耗費體力。
  夜無雙快跑了幾步,繞到隊伍旁邊,道:「能堅持到現在你們已經做的很棒了,如果堅持不住,可以退場,不比強撐,身體重要!」
  「我們能跑!」荼虞部落的人道。
  夜無雙看了她們一眼,道:「要想堅持的久一點,照我說的做,放慢腳步,掌控呼吸節奏,兩步一呼,兩步一吸,鼻吸口呼,要是肚子的右下角比較疼,就按住痛處跑!」
  荼虞部落中有幾人聽到后覺得夜無雙很神奇,她怎麼知道自己肚子的右下角很疼,一直在捂著肚子。
  「呼!」
  「吸!」
  夜無雙帶著她們改變呼吸節奏。
  一圈,兩圈,三圈!
  大約七圈過後,這些姑娘們有兩三人實在堅持不住,退了場。
  她們退場之前,夜無雙囑咐她們一定要走,走一會再坐下。
  跟著那位將軍的新兵蛋子,已經有將近一半的人已經『陣亡』!
  那將軍看著夜無雙她們的隊伍,心中暗道:這些人真的是不一般!能吃苦,能忍受!
  他常年征戰沙場,體力比一般人要好,但是這樣跟著夜無雙跑了之後,他覺得自己的腿,自己的嗓子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間,已經到了夕陽西下的時候。
  夕陽為整個邊防大營渡上了一層金色。
  在上面看戲的戰士們,此刻都啞口無言。
  雙目看著下面兩隊之間的角逐。
  那些女子還有將近三十人,但是她們還在頑強的跑著,有寫是兩個攙扶著一起跑。
  還有先前那些提前退場的女子,她們休息夠了,也在一旁跟著跑。
  不過她們知道分寸,並未打擾場內秩序。
  那將軍帶來的百人,此刻只剩下不到十人再跑。
  勝負已經很明顯了,沒有再比下去的必要。
  那將軍想耗,只要他們再多堅持一會兒,這些女子就輸定了。
  四十五圈,三十公里。
  這已經是第一次跑的人的極限了。
  夜無雙停下,道:「你們停下,剩下一段路我來!」
  「我們還能繼續!」荼虞部落的女子說道。
  她們的面子,要自己掙。
  夜無雙道:「你們不是專業的,今天這些已經是極限了!我現在命令你們,停下!」
  荼虞也站了出來,道:「你們停下,我和夜無雙一起!這是族長的命令!」
  在夜無雙和荼虞的雙重施壓下,這些荼虞部落的人才退下!
  局勢逆轉,兩人對多人。
  那將軍身後的人高興的喊道:「贏了,我們贏了!」
  「閉嘴!」那將軍訓了他一句。
  還有兩個人呢?
  他們想耗死她們,她們亦如是。
  夜無雙與荼虞對視了一眼,繼續跑了起來。
  大約又過了十圈,這個將軍的隊伍只剩下將軍一人。
  「我認輸!」那將軍喊道。
  夜無雙跑了回來,道:「別啊,我們還能繼續!」
  「不比了,是我輸了!」那將軍輸的心服口服。
  夜無雙與荼虞停了下來,荼虞部落的女子也漸漸聚集過來。
  那將軍道:「對不起,我不該輕視你們,也不該笑你們!你們值得尊敬!」
  在他身後的那些將士們也說道:「對不起!」
  夜無雙轉頭問著荼虞部落的人,道:「姐妹們,他們的道歉你們滿意嗎?」
  「嗯!」荼虞部落的女子點頭。
  邊防大營所有的戰士們都覺得羞愧,他們看不起的女人,他們嘲笑的女人,居然贏了他們的新兵。
  那些新兵夜也是經過一年訓練的人。
  這些女人,值得他們敬佩。
  夜無雙道:「好,回去休息!」
  「荼虞~」
  突然,荼虞倒了下去,荼虞部落的人焦急的叫著。
  夜無雙看了一眼荼虞,真是難為她了,憑藉一口氣跟她撐到了現在。
  「帶回去泡個熱水澡,睡一覺,明天就好!」荼虞這是累著了。
  荼虞部落的人帶著荼虞離開。
  「傳帥令:今晚加急訓練,二十套軍體拳才准睡覺!」
  二十套,要到半夜,現在只是天剛黑!
  但是所有的士兵都沒有怨言,今天這些女子震撼到他們了。
  這些人的訓練與她無關,夜無雙轉身回去了。
  這些女子今天在邊防大營的表現,震撼了這裡的人。
  夜晚,有士兵給她們送來了飯菜,神情也沒有了嘲笑。
  她們泡澡是邊防大營里上好的葯浴。
  她們靠自己的力量贏得了尊敬。
  夜晚來的很快,荼虞部落的人下午累著了,早已經睡了。
  夜無雙看到她們每個人都熟睡才安心,神識掃過這些姑娘,身體都無大礙。
  那些戰士怕吵到這些人,便在遠一點的地方訓練。
  只有隱約的聲音傳進自己的耳朵。
  夜晚的風很涼,月色與天空也很漂亮。
  夜無雙索性坐在地上,吹吹夜風,很寧靜。
  看到那一輪圓月,她又想起了君天翊。
  翊者,明也!代表著白天。
  她信夜,代表著黑夜。
  白天和黑夜,天生一對。想著想著,夜無雙幸福的笑了出來。
  在不遠處,蔣言看著夜無雙的背影。
  在他身邊還有一人,那人蒙著面,穿黑衣。
  那人看著夜無雙所在的地方,道:「蔣言,那就是夜無雙,你為何還不動手!」
  蔣言道:「還不到時候!」
  那黑衣人道:「你是在等上官將軍親自動手嗎?」
  蔣言沉默,殺夜無雙是上官鎮宇交給他的任務,但是見到夜無雙后,他並不想動手!
  那黑衣人輕嗤一聲,道:「蔣元帥可不要辜負上官將軍的栽培!儘早動手!」
  「嗯!」蔣言點頭。
  黑衣人消失在夜色中,在變防大營外,那黑衣人碎了一口,道:「蔣言個老東西,不想動手就直說,還敷衍我。以為沒你我就沒辦法了嗎?」
  說完,這人往傲龍國大軍的駐地掠去。
  他要去找傲龍國的人,與他們合作,殺了夜無雙。
  吹了會夜風,覺得有些困了,夜無雙進了營帳,準備睡覺。
  睡覺前,夜無雙拿出水鏡摩挲了片刻,但是並未打開水鏡。
  之後,她便將水鏡放在枕邊,只是放的時候並未注意她將水鏡打開了。
  君天翊在鬼域的客房裡,正在思念著夜無雙,突然自己的水鏡打開了。
  入眼是夜無雙的側顏,君天翊知道她是無意中打開的,便沒有出聲。
  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情,夜無雙喃喃道:「君天翊,我覺得我做錯了好多事啊?重生了一次,感覺自己連人都不會做了!」
  知道對面無人回答,夜無雙放心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君天翊,我今天為了我認為的尊嚴帶著一幫姑娘跑步了,還有個姑娘因此累的暈倒了!我是不是不該將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她們,雖然她們也有這個慾望,但我挑起了她們的戰意。我覺得自己做錯了,做領導者真難,可能我以後也不會是一個好皇帝!」
  「若世間欺我笑我輕我賤我,如何處治乎?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可我是個護短的人,看不得自己人被外人欺負,所以我今天沒忍著,硬是帶著她們贏回了尊重!」
  「君天翊,身處高出真的很孤獨,無人了解你,我也不想辯解,因為辯解需要時間,我更想用這些時間來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
  說完了自己的心裡話,夜無雙覺得心裡輕鬆了不少。
  困意也來了,夜無雙柔聲道:「君天翊,還好這個世界有你在!我很幸運,晚安!」
  夜無雙嘴角帶著笑意,沉沉的睡去。
  君天翊一直注視著夜無雙的睡顏,眼中也是很幸福。
  確定夜無雙真的睡著了,君天翊才說道:「遇見你,也是我的幸運,無雙,這個世界有你也真好!」
  「人做事除了正義邪惡之分,無分對錯,只要無愧與心就好!你不必如此苛責自己,就算是我,也不是一個好帝王!」
  「錯事,當現在的我想起以前我做的事情時,也會覺得當時很傻,但是當我設身處地的想,如果我回到當時,我還是會那樣做!只是現在的你和當時的你心境不同而已!」
  「以後若是再有人輕你笑你賤你,我殺之!這是我對你的誓言!」
  「無雙,晚安!」
  晚風帶走了誰的呢喃。
  夜無雙覺得這一夜睡得格外的好,也許是太累了,也許是在夢中見到了想見的人。
  第二天,荼虞部落的人一大早就起來了。
  休息了一夜,精神都不錯。
  當她們再去訓練的時候,邊防大營的人沒有一個人再笑話她們。
  看向她們的眼神,也不含輕視。
  荼虞部落的人感受到這種變化,也沒有驕傲之感。
  尊重是互相的,你給與我尊重,我也給與你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