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八五,霸道軍少強勢寵下載
  3. 重生八五,霸道軍少強勢寵全文閱讀
  4. 一百九十四、四合院

一百九十四、四合院

作者:紫雨漪漪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沒錯。」
  「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明知道那東西有毒還給子集寄,你是不是想要害死子集?」聽到對方承認,楊萍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她是多麼希望,不是自己猜測的這樣。
  「沒錯,我就是要讓你的兒子死,讓你也嘗嘗失去孩子的痛苦。」對面的聲音變的冰冷,讓人無端的心頭髮寒。
  「小玲,那件事我不是故意的,你為什麼不相信我呢?」楊萍失控的大喊道。原以為小玲已經忘了十五年前的事,沒想到她不僅沒忘,還將報復在她兒子的身上。
  蘇瑾月和陳正海李柏林對視了一眼,走出了病房。這畢竟是別人的家務事,他們待在這裡也不太好。
  「李院長,我和蘇瑾月就先回去了。」陳正海說道。
  「我請你們吃完飯再回去吧?」李柏林挽留道。他還有一些問題想要請教蘇瑾月。
  「不了,下午還有個會要開。」陳正海道。
  「那我送你們。」
  將蘇瑾月和陳正海送到停車場,李柏林拿出一張名片遞給蘇瑾月,「小神醫,今天真是謝謝你了,這是我的名片。」
  「李院長太客氣了!」蘇瑾月微笑著接過名片。
  「小神醫有電話嗎?方便告知嗎?」李柏林微笑著看著蘇瑾月。他還有很多問題想要請教蘇瑾月,有了她的電話會方便很多。
  蘇瑾月點了一下頭,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報了出來,「李院長,我上學幾乎不開機。」她的大哥大都放在儲物袋裡根本沒有信號。
  「我知道的,等你休息我再打給你,那你們路上慢點。」李柏林笑著替蘇瑾月關上車門,目送著車子漸漸遠去。
  「蘇瑾月,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吧。」陳正海說道。今天讓蘇瑾月跟他跑了一趟,放她半天假也是應該的。以蘇瑾月的醫術,就算不學現在的專科,在醫學界她也可以闖出不小的名聲。
  「我暫時住在陽山小區。」蘇瑾月道。
  「我家離那兒也不遠,有空去我家做客。」陳正海道。之前在去醫院的路上,他和李柏林都請教了蘇瑾月一些問題,蘇瑾月的回答讓他們茅塞頓開。所以他很想和蘇瑾月多探討一些醫學方面的問題。
  「有空我一定去。」蘇瑾月笑著答應道。她對陳正海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蘇瑾月回到家,看到家裡沒人,就知道大哥和二哥去了六商巷那裡。
  走出屋子,關上門向著六商巷的方向走去。
  此時,蘇言閱和蘇言溪正在一家傢具店裡挑著傢具。
  「大哥,你看這張梳妝台怎麼樣?小妹會喜歡嗎?」蘇言溪指著一張花梨木做成的梳妝台問道。
  店裡的老闆娘聽到蘇言溪的話,笑著道:「我們這裡的姑娘結婚都會定梳妝台,特別這種用花梨木做成的梳妝台,不易開裂、不易變形、紋理清晰,而且還有著淡淡香味,做嫁妝是最好的了。」她聽到蘇言溪說買給小妹,就以為他們是為小妹買嫁妝。
  蘇言閱走上前看了一下,點了點頭,「還不錯。」
  「那就這個吧。」蘇言溪轉頭對老闆娘道。
  「好!」老闆娘開心地應道。
  「這張餐桌不錯也要了。」蘇言溪指著一張同樣是花梨木做成的餐桌道。
  「好嘞!」老闆娘激動地在本子上記著。她今天可是碰到大客戶了,這都買了一萬多塊錢傢具了。他們的小妹真是太幸福了,她怎麼就沒有這樣又闊氣,長得有好看的哥哥呢。
  蘇瑾月來到六商巷,問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蘇言閱他們買的四合院。
  推門進去,入眼處是一個四五十平房的院落,院中擺放著大大小小的盆栽,在盆栽一旁是一塊自種的蔬菜地,地里長滿了青菜。
  這個四合院由於古時是官員住的地方,除了這個院落外,與這個院落相連的一扇石拱門的另一邊還有著一個院落,在古時稱為二進院落。
  走進二進院落,這個院落比第一個院落還大一些,院中種植著幾棵果樹,看果樹的高度來看,足有白年。
  十幾間大大小小的堂屋,以「口」字形排列,屋頂均用筒瓦,壓脊為獅子與海馬。門柱紅青油飾,梁棟貼金,彩畫花草,十分氣派!
  蘇瑾月一眼就喜歡上這裡,走到果樹下的木椅上坐下,拿出大哥大給蘇言閱撥打了過去。
  蘇言閱正在看一隻衣櫃,聽到大哥大響,伸手拿出大哥大接通。
  「大哥,我現在在四合院,你和二哥在哪呢?」蘇瑾月問道。
  「你怎麼不在學校?」蘇言閱有些詫異。
  「我今天陪校長去醫院看了一個病人,校長給了我半天的假。」蘇瑾月笑道。
  蘇言閱看了一眼正在選沙發的蘇言溪,「我和你二哥在傢具店,我們很快就買好了。」
  「那我在這裡等你們。」蘇瑾月和蘇言閱說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剛剛將電話收起,就聽見外面的院落里好像有人,蘇瑾月起身走出院子,只見一個婦女正蹲在地里摘著青菜。
  「你是誰?」蘇瑾月走到那名婦女的身旁問道。
  婦女聽到有人說話,差一點沒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看向蘇瑾月,拍著胸口道:「哎呦!你可嚇死我了。」
  「你是誰?」蘇瑾月再次問道。
  「你是新搬來的吧?我住隔壁,就是那一家,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婦女指了指右邊的院子,笑呵呵的說道。
  「既然你是隔壁的,為什麼來我家摘菜?」蘇瑾月問道。她不在乎這些菜,但是對方不問自取,讓她有些不舒服。
  「這些菜反正放著也是浪費,我摘回去晒晒做腌菜。」婦女笑道。她早就盯上這些菜了,今天正好見這裡沒人就進來想要摘一些回去,這樣她也可以省一頓菜錢。沒想到竟然有個小丫頭在,還被抓個正著。
  蘇瑾月皺了皺眉,「你怎麼知道這些菜我不要?」
  「你們還要啊?那我就不摘了,我回去了。」婦女拎起地上的一籃子青菜,轉身向著外面走去,一路走,還一路嘟囔道:「不就摘你幾棵青菜嘛,有什麼了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