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高冷學霸撩妻365式下載
  3. 高冷學霸撩妻365式
  4. 第二百八十九章 惜才策略,兩難抉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惜才策略,兩難抉擇

作者: |返回:高冷學霸撩妻365式TXT下載,高冷學霸撩妻365式epub下載

「你要想想那麼多人,喜歡你的小說,喜歡你的文采,你怎麼能就這麼放棄自己好不容易積攢而來的人氣呢?你有這麼好的資源,別的人要努力多久才可以到你這樣的地步,有的人甚至努力了一輩子,都不會有你這麼好的待遇,難道你想拋開一切,重新開始嗎?」

這些確實是一個問題,有多少人,要努力多久,才能到湘悅這個地步,她也不想放棄,可她能怎麼辦?

她好不容易從成千上萬個人裡面脫穎而出,被挖掘出來,多少個晚上,她徹夜不眠,就為了現在她寫的東西能夠被很多人所閱讀。

她能怎麼辦?

湘悅閉上了眼睛,她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一個是她熱愛的事業,連著她所有的名聲,一個是她和家庭之間的關係,真的很難抉擇。

程瀾見她說的話有了些效果,繼續說,還把那些微博上充滿正能量的消息都拿出來給湘悅看。

「吃吃,加油,我們是相信你的。」

「對的,吃吃,兄妹戀怎麼了,不過就是談個戀愛嘛,又不是犯了什麼錯,談戀愛這種事,是可以跨越到任何的境地的。」

往下繼續翻,很多鼓勵的話語出現在湘悅面前,他們真的是這麼想的嗎?不覺得這有些什麼嗎?

越看,湘悅就越覺得溫暖,那些人用自己的方式守護著她,和那些不支持她的人做鬥爭,她就這麼放棄了。

如果可以換一種方式重來,她很願意,但是還會有人繼續陪著她嗎?

「你看看,還有這麼多人支持你,你自己先放棄了,讓那些支持你的人怎麼想。」

程瀾繼續鼓勵著湘悅。

「可是,程瀾姐,我和藍琉逸是兄妹關係,就連你,也看好我們兩個人嗎?」

她都覺得不可思議,她要是真的和藍琉逸在一起了,那才是真的亂套了,她都不能說服自己了。

早在那些人支持以前,早在藍琉逸想要回心轉意的重新追回她的時候,湘悅自己早就放棄了,真的太累了。

身累,心更累。

「湘悅,我始終覺得,一個事情被逼上絕境以前總會有第三種解決的方案,所以在你要下定決心的時候一定要摸著自己的胸口,好好的想一想,你到底要的是什麼。」

是啊,她要的是什麼呢?

湘悅摸著自己左心房的地方,認真的回想起這段時間,她追的時候,他拒絕,她累了,也哭過放棄過,再次拾起勇氣的時候,好不容易有點進展的時候,藍琉逸妥協了,她又放棄了。

兩個人就這麼相互錯過再錯過,到現在,藍琉逸也沒再管她過一分一毫,這就是她想要的嗎?

時光如果再重新來一次,她還會這麼做嗎?

她想,或許吧!

畢竟,她在遇到喜歡人的時候,沒有退縮,她也為愛大膽勇敢的走出這一步。

「所以,湘悅,如果心裡有了把握,你就繼續做下去吧,不管怎麼樣,總會有人會站在你的身後。」

以心換心的方式,程瀾把自己的手給覆蓋在自己的胸口上,激勵的眼神,鼓舞著湘悅繼續走下去。

湘悅決定好了以後要怎麼做,卻沒有立刻回到家裡面,她還是想好好的待在這裡,程瀾的勸說達到目的以後,陪湘悅在這裡多停留了一會兒以後,也離開了。

顧嘉言一直找不到湘悅的身影,心裡十分著急,打了電話以後根本就沒接,這個時候他真的希望能夠在她手機上安一個定位系統,免得要找人的時候找不到。

根據服務員所說的,顧嘉言又想辦法打聽到了藍家在哪個地方,顧嘉言攔了一輛車就坐過去了。

他們身為湘悅的父母,怎麼能夠任由湘悅在外面這麼危險,一句話也不出來澄清的。

至少也應該派人去找到她然後帶回來,而不是任她一個人在外面的。

好不容易找到湘悅家在哪裡的時候,過去敲門,藍菲琳看著是顧嘉言,非常歡迎他進來坐坐,而他站在門口,一動也沒動。

「阿姨,您剛才去找湘悅了是吧!」

聽他這口氣,倒像是來興師問罪的。

「嗯,沒錯啊!」

藍菲琳也沒有拒絕。

「您為什麼要把湘悅給氣走,現在外面有多危險你不是不知道吧,還就這麼任她跑了。」

「這是她自己選擇的,我們能說什麼,這丫頭不和我們認錯,還把所有的責任都丟到我們身上。」

看來,藍菲琳現在很生氣,對湘悅的這一行為。

「再怎麼說,您和叔叔也養育了湘悅這麼久,她的脾氣你們也不是不了解,她萬一要是在外面出了什麼差錯,這個責任由誰來擔當。」

宋孑然從藍菲琳身後走過來,聽了顧嘉言的話,語重心長的說,「嘉言,叔叔知道你要說些什麼,但是你不用為湘悅求情了,她自己都根本沒意識到自己錯在哪裡了,還將所有的錯歸結到我和你藍阿姨身上,偏偏是這一點,我們就不可能原諒她。你也不用過來替她說話。」

顧嘉言笑了笑,說,「我來並不是為湘悅求情的,我也沒想過為她求情這麼一點,不過看到兩位這麼樣的態度,我想我要說的,大概是不需要了。」

本以為可以勸勸兩位,對湘悅好一點的,如果到現在藍家還不出手的話,她的名聲大概真的保不住,畢竟在這件事上,湘悅是處於主動的地位,而藍琉逸是處於被動的位置,所以一切的髒水要潑也是往湘悅身上潑。

沒人保護她的話,那他們顧家來保護便是了,還怕止不住這小小的新聞嗎?

藍琉逸到現在都還沒有出來澄清這件事實,想必也是藍家一切都想好的安排。

在宋孑然藍菲琳前面說了這麼幾句話以後,顧嘉言就離開了,一點面子都沒給留下。

這會兒他又跑去找涼蘇去了,在他們家樓下可是蹲了很久,終於蹲到了涼蘇下班回來,和平常一樣,都不帶任何情緒的。

「你終於回來了。」

這句話,看樣子顧嘉言等了很久,涼蘇不帶聲色的應了一聲,準備上樓去。

「你應該也知道湘悅的那些新聞吧,你就一點不擔心嗎?」

顧嘉言本意是想問一下湘悅不高興了會去那些地方的,看著她這麼風輕雲淡的樣子,一點都不為湘悅的事情而著急,這兩個人之間,好歹也都認識這麼久了,一點點小事,也都是可以原諒的。

「一點都不擔心,藍家不是很強大嗎?自己弄出來的醜聞自己家去解決這件事,和我有什麼關係。」

涼蘇轉了個身特意表現得非常高興的說,就在她告訴顧嘉言湘悅喜歡藍琉逸的這個秘密的時候,她就不想再有任何的關聯了。

「說到底還是因為我的原因吧,因為我讓你們之間決裂了,這件事情我可以承擔責任,但是在此之前,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湘悅難過了會去哪些地方嗎?我現在都找不到她人了。」

是他的鍋他可以背,但是在背鍋以前總得要知道些什麼,不然還怎麼幫湘悅。

「我怎麼會知道,你不如還是動用一下自己的關係,去好好的找到湘悅吧。」

只說了這麼一句話,涼蘇就上樓去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在她說了這句話以後的第二天,就有媒體暴露出來了,她不想這個樣子的。

她也沒想過要這麼報復湘悅的,只是想讓顧嘉言知道,好讓他知道自己和藍琉逸實力懸殊之處,也讓自己心裡稍微好過一些。

這就是他心上人的喜歡對象,和他相比,兩個人之間實在是差太多。

也讓他好好體會一下自己的感受,那種差距感越大,卻越想追趕的感覺。

羅母看涼蘇回來了,還偷偷的問了問,「湘悅那孩子沒事吧,我看著挺好的一個孩子,怎麼會幹出這些事情。」

一個兩個關心的人,總是湘悅,她和湘悅之間再怎麼沒有可比性,她至少也是他們親生的。

「媽,我不知道這件事,你讓我安靜一會兒吧!」

每次聽到有人問她湘悅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她就特別的煩,她都上了頭條了,這麼明顯的事情,幹嘛還要追著趕著來問她,直接看新聞不就好了。

新聞上說是什麼就是什麼,還要一個兩個不確定的眼神跑過來再次問她。

問的煩了,什麼事情也都沒心情了。

看著涼蘇不耐煩了,羅母也不再緊緊的問下去了,這是怎麼了?兩個人又鬧小脾氣了嗎?

自從上次過後,她就再也沒有提到過顧嘉言這三個字了,而且一旦說了他的名字,就和他們急,索性也不說了,換了個主題,這會兒還真是搞不清楚這兩個人之間出了什麼矛盾。

羅母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從涼蘇面前走過去了,這年頭,要是這兩對小冤家都出現問題了,那她還相信什麼友情。

要不是她一直拉著羅父,不然保不準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去找了顧嘉言。

羅母苦口婆心的勸誡,人家是大戶人家,他們這種小家庭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這件事就當他們看瞎了眼,以後絕對不會輕易地把女兒交出去。

至於湘悅,羅母也沒想到,居然會出這些新聞,她不知道事情的真實性,想著涼蘇應該會知道些什麼的,這孩子也什麼都不說,她也沒辦法。

平常看著這孩子都還挺不錯的,各方面都比自家孩子優秀,可是這又是一怎麼回事。

羅母也辦法,只好什麼也不問。

至於顧嘉言,在涼蘇上樓了以後,在外面站了好一會,好像因為他的原因,這一對好姐妹花關係徹底破裂了。

一個還想著為另一個湊一對,另外一個,也不領情,做自己的事情,不聞不問的。

雪花分分散散的自天空飄落,湘悅伸出一隻手,接了一些,到手心裡以後又都融化了。

沁涼的水,就如同她先前般的感受,冷風刺骨,寒冷如心,被冰封在了一個黑暗的洞里。

現在因為程瀾的一番話,熾熱的心開始搏動起來,融化了外圍的那層冰,有力的跳動了起來。

南宮澤將程瀾喊過來以後,自己也先離開了,說是公司里有事情,那個時候,湘悅兩眼獃滯無光,望著窗外,南宮澤當做她已經聽到了,就留了她一個人在這裡。

南宮澤接著電話就離開了,到那個地方的時候,段薇薇正在等他,一臉的不耐煩。

「你不是說這消息發出來的時候會有很大的反響嗎?除了公司外面那些記者,加上報紙上那些,根本就沒有任何其他的措施。」

段薇薇一股氣把那些報道摔在桌上順著力道滑倒南宮澤面前,面對段薇薇的輕蔑語氣,他也沒什麼表現。

相反拿起來大致看了一眼,笑意濃濃的看著段薇薇,安好的把那些報道整齊疊好壓在自己手肘下面。

「你以為這幾張報紙就能把藍氏怎麼樣,我壓根就沒想過要搞垮藍氏,這些事情也在我的預料之中。」

「你什麼意思?當初不是說好了,只要這件事情爆出來,我就可以和藍琉逸在一起嗎?我就會成為藍家公認的兒媳嗎?」

段薇薇她也不傻,當初因為聽信了南宮澤的話,就是因為這話對於她來說有很大的吸引力,當初南宮澤也將所有的結果都分析得很清楚。

一天了,一整個公司裡面,都沒有什麼動靜,就連藍琉逸,雖然很勞累,但是也沒做出什麼行動來,就連宋孑然藍菲琳也都沒有什麼表現。

段薇薇在旁邊看著就干著急,這才打了個電話給南宮澤,讓他出來解釋這是什麼情況。

打一開始,她就沒打算讓藍氏有什麼事,她的目標只是藍琉逸身邊的那個位置,她要藍家總裁夫人的位置,並且沒有人能夠搶得過她。

「好戲還沒正式開始,你慌什麼?再說了,這位置遲早不都是你的嗎?耐心等等,再看看好戲吧!」

一如既往的,南宮澤表現得很淡然,這一切才剛剛開始,哪裡有那麼容易,再說了,這也只是他目標中的一部分預期想象。

「當初你可不是這麼和我說的,你說這件事情暴露出來以後,藍氏為了避免這個風頭,一定會選一個人結婚的,那個人一定會是我的。現在呢?動靜在哪裡呢?」

段薇薇情緒有些激動,什麼好戲不好戲的,她當初要的就是這種可以快速嫁給藍琉逸的成效,結果呢?

怎麼讓她不生氣來著。

「放心,你所想的,一定會成功的。」

南宮澤他有把握,否則一切的功夫,就此會白費,所以他不允許有任何的差錯。

任何一點點的差錯,都將是他邁向那一步的阻礙,一定要踏在腳下,狠狠地踏在腳下。

湘悅裹緊身上的大衣,帶著一張口罩,走在大街上,路上的行人都快速的朝前奔走著,湘悅一個人慢悠悠的晃蕩著。

路上根本就沒有人會注意到湘悅這麼個人的存在。

程瀾走了以後,她一直覺得自己胃裡不舒服,坐完車以後更是想作嘔一番,一下了車,冷風鋪面,她還是忍住了,大概是最近,她太累了,所以身子有些承受不了。

走過熟悉的街道,終於回到了藍家的院子外面,帶著口罩,外面圍著躲躲藏藏了一群人,湘悅遠遠看過去,沒敢走過去。

從旁邊饒了一圈,在那個可以翻進去的牆邊站了很久,凍紅的手指在雪裡伸展來,在旁邊找了幾塊石頭墊著翻了進去,從牆上一躍而下。

這麼久了,她的身手還是不減當初。

記憶斷片,她的身手什麼時候不減當初了,什麼時候她也翻過這塊牆面了,湘悅回過頭看了一眼,雪依舊在下,可是有什麼熟悉感從眼前一晃而過。

湘悅搖搖頭,可能是她想多了什麼,穿到前面去敲門。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