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影后重生:最強逆襲系統下載
  3. 影后重生:最強逆襲系統全文閱讀
  4. 第170章 真是諷刺

第170章 真是諷刺

作者:蕭落煙


  想要成為他們傅家的少夫人?
  呵,誰給她的勇氣?
  他未來的夫人,就算不是蕭璇那個白痴,也不會是江子雯那個沒腦子的!
  這兩個女人,沒有哪一個,能配得上他!
  顧蘇依然踩著江子雯,轉頭對蕭璇說道:「大小姐,現在事情已經水落石出了,現在我們就等著家主和夫人前來明德處理就行了。」
  江子雯聽到蕭盛輝和安雅清都要來,心裡湧起一陣濃濃的恐懼。
  就連她的身子,都猛烈的顫抖了起來。
  顧蘇卻只是冷漠的看著她。
  蕭璇也看向江子雯。
  江子雯頓時對上她的雙眼,眼裡滿是乞求,希望讓蕭璇相信的真誠。
  蕭璇的唇邊,拂起一抹自嘲的笑意:「我真傻啊!我居然沒有看出來,你真的喜歡一銘哥哥。甚至為了他,還想要來殺掉我。以前婷婷就跟我說過很多次,我都以為她是在挑撥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現在想來,我是真的傻啊!」
  江子雯的視線,頓時惡毒的朝著陳婷婷望去。
  陳婷婷!一切都是陳婷婷!
  告訴蕭璇她喜歡傅一銘的,是陳婷婷!現在,將這些證據丟出來的,依然是陳婷婷!
  陳婷婷為什麼就那麼跟她過不去!
  她一定,會讓陳婷婷付出代價的!
  陳婷婷心裡有苦說不出,不由朝蕭璇望了一眼。
  卻正好,撞到蕭璇看著她的視線。
  陳婷婷心裡一凜,慌忙移開視線。
  她也看向江子雯,眼神中帶著譏誚。
  反正現在大家都認定她是找到蕭家當後台了,那她就索性演到底吧。
  江子雯看著陳婷婷,正要破口大罵時,顧蘇直接一個手刀,將江子雯劈暈。
  到了現在,都證據確鑿了,還在這瞎逼逼,簡直是聒噪!
  劈暈多好,耳根清凈,一了百了!
  在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明德的校董會也聞訊過來了。
  他們見到台上的一切,只覺得心裡一陣顫抖。
  江家的這個大小姐是傻了嗎?
  居然敢在學校里動蕭家大小姐!
  動就動好了,還留下證據!
  這不是找死嗎?
  也不知道蕭家會怎樣對江家。
  他們看著這一切,卻一個都不敢上去阻擋,也不敢打電話通知江家。
  蕭家這樣的龐然大物,可不是他們能對抗的。
  顧蘇也不急,她站在蕭璇的身邊,等待著蕭盛輝和安雅清的到來。
  現場一片詭異的安靜。
  就連龍一都站在郁墨晗的身後,一個字都沒說。
  在這種難捱的靜寂中,突然只能聽見一陣車子引擎的聲音響起。
  大家的視線,都朝那個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只見一輛特徵鮮明的車子,進入他們的視線。
  這輛車子,對於在場的每個人,都不陌生。
  那正是,蕭家家主的專用車輛!
  所有人的心,都瞬間提了起來!
  來了!
  蕭家的家主,終於來了!
  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會給予江家怎樣的處罰!
  車子停在了操場的正中央。
  車門打開,司機下車,正要走過去替蕭盛輝和安雅清將車門打開時,兩人已經自己將車門打開,然後垮下車來。
  兩人的臉色都是難看得很,全身都散發出一種生人勿進的煞氣。
  見兩人下了車,校董會的人慌忙迎了上去。
  但蕭盛輝卻彷彿沒有看到他們,他和安雅清徑直朝舞台的方向走去。
  顧蘇看到兩人,恭敬道:「顧蘇見過家主和夫人!」
  蕭璇也彷彿瞬間看到救星一樣,朝兩人看來,眼神中滿是欣喜:「爸媽,你們來了!」
  龍一忍不住嘟囔道:「這蕭大小姐的演技還真好,要不是知道她的真面目,我都還會以為她真的被江子雯欺負得有多狠呢!」
  蕭盛輝和安雅清走到舞台上,看著被顧蘇打暈的江子雯:「就是她想要對璇璇下手?」
  顧蘇點頭,走到江子雯的面前,用手在她頭上拍了一下。
  江子雯便悠悠醒轉了過來。
  她剛睜開眼,就看到眼前正冷冷盯著她的蕭盛輝和安雅清,頓時身子完全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蕭盛輝居高臨下看著江子雯,眼神冰冷:「又是你?」
  「不!我沒有!」江子雯下意識的就否定,「不是我害的蕭璇,是陳婷婷!一切都是陳婷婷乾的!」
  「看來,你們江家真是膽大包天,我之前就警告過你們,結果到現在還不記事!既然這樣,那我就讓你們好好的將這件事情給記住!」
  蕭盛輝拿出手機,撥打出一個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那邊傳來江承業的聲音:「蕭家主!」
  江子雯瞪大眼睛,努力豎起耳朵,傾聽著蕭盛輝和江承業的對話。
  蕭盛輝冷笑一聲:「來明德,看一看你的女兒,又做了什麼好事!」
  說完,蕭盛輝便將電話掛斷。
  江子雯見到眼前這一幕,只覺得自己的心,一直往向下掉去。
  蕭盛輝現在,根本一點面子都不給江承業了,說明她現在,根本就無法靠江家來幫忙了。
  很有可能,這一次,就連江家自己,都自身難保!
  蕭盛輝和安雅清依然站在舞台上,臉色冰冷。
  偶爾看一看被壓在地上的江子雯,偶爾還掃視一下台下的眾人。
  他們的眼神中,似乎帶著無比的壓迫性,讓台下的眾人,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
  就連蕭臻和傅一銘,都不敢上前去跟他們套交情。
  唯一例外的,也就只有郁墨晗和龍一了。
  兩人的氣場,似乎完全跟其他的所有人都隔絕開來。
  蕭盛輝和安雅清的怒氣,也絲毫不能影響到他們。
  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中,又一陣汽車的引擎聲響起。
  大家都像是得到救贖一樣,趕緊朝著引擎聲傳來的方向看去。
  只見在那裡,駛來一輛汽車。
  那輛汽車的速度極快,像是在趕著到什麼地方救命一樣。
  到了操場上之後,那輛車子發出一陣難聽至極的急剎車的聲音,停在了操場上。
  車子還沒有完全挺穩,就只見從車子上,跳下來一個中年人。
  那個中年人一下車,就看向舞台上。
  當看到在舞台上的蕭盛輝和安雅清時,他的臉色大變,慌忙朝著舞台跑去。
  一邊跑,他一邊急急叫道:「蕭家主!蕭夫人,你們怎麼來了!」
  至於被壓在地上的江子雯,在這個瞬間,已經暫時性被他給無視了。
  一看那副場景,他就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的心,也在急速的朝下墜去。
  怎麼會這樣?
  那個計劃,不是萬無一失的嗎?怎麼又會被蕭家給看穿?
  那個蕭璇,怎麼就那麼好的運氣!
  江承業儘管心裡在嘀咕,表面上卻是根本不敢露出絲毫心裡所想。
  他神態恭謹的跑上舞台,擠出一絲笑來:「蕭家主,不知道小女到底有什麼地方得罪了蕭大小姐?」
  蕭盛輝哼了聲,沒有說話。
  安雅清在一旁冷冷說道:「江家主,之前你們說的什麼?說再也不會做出任何對璇璇有冒犯的事情了。可是現在呢?你女兒居然敢置璇璇於死地!你這是完全沒有將我們蕭家放在眼裡嗎?」
  「蕭夫人,你誤會了!雯雯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其中,一定是有著什麼誤會的啊!」
  「哼,誤會?」蕭盛輝冷笑一聲,「證據確鑿的事情,你居然說是誤會?你是將我們蕭家人當傻子,還是將這裡的所有人,都瞎子?」
  「我、我……」
  縱然是江承業,身為江家的一家之主,在面對蕭盛輝這樣的怒氣,也都是忍不住心裡顫慄。
  蕭盛輝淡淡說道:「我們蕭家這些年,一直都主張大家和氣生財。可誰想到,我們這樣為了大家共同發展的做法,卻讓其他的家族們,都認定我們蕭家好欺負!欺上蕭家就罷了,居然還敢來謀害我們蕭家繼承人的性命!看來,我們蕭家這麼多年來,還真的讓大家忘記了,我們蕭家還是帝都四大家族的事情!」
  蕭盛輝說著這些話,身上漸漸的,有了一絲長期居於高位的威壓。
  與他平時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
  江承業在蕭盛輝這樣的威壓之下,冷汗漸漸的從額角沁了出來。
  他顧不得去擦汗,只能訥訥說道:「蕭家主,你千萬別誤會!我們真的沒有做任何對不起蕭家的事情啊!」
  蕭盛輝卻只是冷冷看著江承業:「既然你們敢做出這樣的事情,就請承受該承受的後果吧!」
  江承業像是陡然之間,被雷劈中了一樣。
  他獃獃的看著蕭盛輝,想說什麼,但是卻發現自己完全說不出來。
  冷汗繼續從他的額角沁出來,讓他滿臉,都全部是流淌著的冷汗。
  蕭盛輝說完這話,又朝台下掃了一眼。
  他看到了人群中的傅一銘,心裡冷哼了一聲。
  他知道,這一次事情的起因,就是因為江子雯覬覦傅一銘。
  江子雯想要取代蕭璇,成為傅家的少夫人,所以才會想要置蕭璇於死地。
  所以因為這樣,蕭盛輝對傅一銘,簡直是一點好感都沒有了。
  先前就懷疑傅一銘是不是對蕭璇做了什麼,現在簡直是已經在心裡確定了。
  要不是傅一銘給江子雯那樣的錯覺,江子雯怎麼可能會去做這樣的夢?
  帝都中四大家族中的少家主,除了傅一銘,還有郁墨晗,還有謝斯宇!
  為什麼江子雯不去肖想那兩個人?
  說起來,絕對是傅一銘給了江子雯什麼幻想!
  哼!
  只可惜,他和安雅清找人去調查傅一銘,什麼都沒有調查出來!
  只要是他調查出一點點,就算拼著讓璇璇傷心,他也要讓他們解除婚約!
  蕭盛輝冷哼了一聲,看向台下的眾人:「今日我蕭盛輝在這裡就說好了!江家,我絕對不會放過!從今日開始,我會讓整個華夏國,不,整個藍星,都再也沒有江家存在!至於你們,如果誰還敢挑戰我們蕭家的權威,就等著,淪為和江家一樣的下場吧!」
  說完,他冷冷的掃視了眾人一眼,便對顧蘇說道:「我們回去!」
  蕭璇像是根本沒有感應到現場氣氛的詭異。
  她伸出手來,拍了拍手:「老爸,你太帥氣了!我好崇拜你啊!」
  蕭盛輝無奈的看了蕭璇一眼。
  她到底有沒有看出來,現在他是在給這些人警告啊?
  這麼嚴肅的氣氛中,她卻做出這樣的事情,說出這樣的話來,讓他情何以堪?
  可是,當看到蕭璇崇拜的眼神時,他卻只能在心裡輕輕的嘆了口氣,徹底沉淪在了女兒的這種眼神中。
  哼!
  在場那些人的看法,跟蕭璇的崇拜比起來,算得了什麼!
  以後,在他的心裡,只有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孩子!
  其他人,他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也不會放在眼裡!
  顧蘇一把將江子雯拖了起來。
  江承業看到江子雯被顧蘇這樣對待,心裡一急,慌忙叫道:「雯雯!」
  他伸出手,正要去將江子雯搶回來時,卻只見蕭盛輝回過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江承業伸出去的手,頓時又收了回去。
  敢跟蕭家家主搶人,他是活膩了!
  江承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江子雯被顧蘇拖著,朝舞台下走去。
  江子雯見江承業根本不救她,嘶聲叫道:「爸!爸,你救我啊!」
  可是江承業卻只能低著頭,一副似乎沒有聽見江子雯求救的模樣。
  江子雯的眼神中,漸漸的升起一陣絕望。
  爸爸不是最疼她這個女兒的嗎,為什麼到了現在,卻沒有上前來救她?
  江子雯的聲音簡直撕心裂肺了:「老爸,老爸,你怎麼不救我!快點來救我啊!」
  江承業被江子雯的呼救聲叫得心都要碎了。
  但想起要殺蕭璇的就是江子雯,如果犧牲她一個,說不定還能保全江家,他就只能硬著心腸不去看江子雯。
  「爸爸,爸爸!」江子雯的呼救,得不到江承業的一點回應。
  在江子雯的心裡,升起一個可怕的念頭。
  不會是,江承業要放棄她,來保全江家了吧?
  不!她絕對不允許落到這樣的下場!
  明明江承業最疼她了,怎麼可能會放棄她!
  顧蘇聽著江子雯殺豬一樣的慘叫聲,不耐煩道:「閉嘴!你別想江承業會來救你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現在你根本就是已經被江家放棄了!不過江承業也是多此一舉!他難道不知道,放棄了你,也根本無法保全江家嗎?真當家主那樣心慈手軟,會放過你們?」
  「不!不可能!」江子雯瘋了一樣的叫了出來,「我爸爸那麼疼我,怎麼可能會放棄我!不可能!」
  顧蘇只是冷笑了一聲,權當回答江子雯。
  江子雯被顧蘇的這種態度弄得幾乎要崩潰。
  她很想告訴自己,她的父親,並不是跟其他家族的家主一樣,只顧自己家族的利益。
  甚至,還能做出用自己的孩子,去換取對家族利益的事情。
  可是,現在顧蘇的這種態度,卻無疑,將這種她一心營造的假象揭穿。
  恐怕也只有她自己一個人,才認定江承業是真的對她尚存親情吧?
  江子雯不由嘲諷的笑了起來。
  沒多久之前,她還在心裡諷刺陳家能放棄陳婷婷這個女兒。
  可是現在,事實就狠狠的打了她的臉!
  江承業跟陳嘉騰,也沒有絲毫的區別!
  都是同樣能幹出賣女求榮事情的人!
  既然這樣,那她還對江家抱有什麼希望?
  既然江家不願意救她,那她,就抱著江家一塊死!
  江子雯的眼裡,劃過一道怨毒的光芒。
  江子雯被顧蘇無情的扔在了車子的後座,絲毫不敢動彈。
  顧蘇就坐在江子雯的旁邊,冰冷的眼神一直將江子雯鎖定。
  一旦江子雯有什麼動作,顧蘇都會毫不留情的扼殺在萌芽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