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下載
  3. 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
  4. 第291章 番外:溫情爾雅2

第291章 番外:溫情爾雅2

作者: |返回: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TXT下載,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epub下載

雖然很憋屈,很寂寞空虛冷,好在,劇組那邊通知可以進組了,塞圖雅幾乎是馬不停蹄的收拾東西滾過去了。

這次,西貝爾也不知道是真的聽話了還是怎麼著,沒有再狗皮膏藥一樣跟著塞圖雅,這讓她狠狠鬆了口氣。

草原上的環境很困難,至少,對於她這個從小錦衣玉食的大小姐來說,這樣的條件,堪稱窘迫。

而且,為了趕在肚子出來之前拍完她的戲份,塞圖雅真的是在玩命工作,就算條件惡劣,吃不好、住不好,塞圖雅也咬牙堅持著。

「親愛的,你這樣下去可不行,就算不為了自己考慮,你也該顧及一下肚子里的孩子。」

看著塞圖雅吐的臉色發白,就連喝水都吐,作為經紀人、好姐妹,安伯是真心心疼。

「我沒事,你放心吧,我的崽我知道,不會有事的。」伸手擋開安伯遞過來的熱水,塞圖雅苦著臉搖頭。

她是真的怕了,對於母親這種頑強的生物,第一次充滿了敬畏。

她本來就嗅覺靈敏,草原上各種氣味混雜,平時還行,可現在懷孕了,對什麼都特別敏感,聞著那個味兒,她胃裡就翻江倒海了。

「塞圖雅,塞圖雅,準備一下,下一次……」

外面,導演李剛拿著擴音器嚷嚷,算是給足了塞圖雅面子。

整個劇組,除了導演和編劇兩個人住一間房,也就塞圖雅這個影后女一號單獨住一間,就連男主松陽,也是跟男二號擠在一起的。

沒辦法,草原上條件實在是太艱苦了,導演就是想一人一間總統套,前提是得有啊……

「下一場是不是要吊威亞、滾山坡?你這個樣子,還是要跟導演說一下的,這要是真的出事兒了,咱們誰都擔當不起。」

塞圖雅的事情,安伯都知道,包括她跟那個小黃毛的走腎激情,雖然很看不上西貝爾跟屁蟲一樣的路子,安伯還是很擔心孩子出意外。

「嗯,我喘口氣過去跟他說一下。」別的事情她可以靠自己撐過來,滾山坡這個,就怕到時候出意外,塞圖雅也不敢大意。

「懷孕?塞圖雅你確定你沒跟我開玩笑?」

導演平時休息的馬紮上,李剛聽了塞圖雅的話直接跳了起來,手裡的劇本都扔了。

開什麼玩笑?就算不是處女作,這也是他的年度力作,是他籌備了大半年,準備衝擊國際大獎的,結果現在竟然告訴他,女主角懷孕了?

李剛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導演你不用擔心,我沒想隱瞞懷孕的事情,我男朋友那邊也已經做好準備了,我們隨時都可以扯證,不會影響劇組。」

塞圖雅還是有些歉意的,這時候出現這種情況,一旦被外界曝光,劇組會受到很大的衝擊。

「你男朋友……你們瞞的夠深的,在我眼皮子底下暗度陳倉呢是不是?」

塞圖雅的保證,讓李剛稍微鬆了口氣,卻又有些可惜。

塞圖雅事業如日中天,這時候突然爆出未婚先孕,這對她的打擊可想而知。

而且,他一點兒都不看好松陽,雖然在年輕小生里松陽也算演技與顏值並存的,可跟塞圖雅比,到底是差了些。

這個差了些,不僅僅是人氣方面,松陽很努力,只是缺少些天分,而且,塞圖雅的背景太神秘了,一直讓人津津樂道,松陽……

算了,這是人家的私事,孩子都有了,他還能說什麼?

「喂?誰讓你過來的,我這裡忙著呢……你,那行吧,我問問導演。」掛了電話,塞圖雅糾結的看著一臉莫測的李剛。

「那個,導演,我男朋友過來探班,給大家準備了些東西,你看……」

「探班?探什麼班?!松陽他今天不在?不對,他就在這裡……你男朋友不是松陽?」

半天,李剛才發現過來,驚訝的看著塞圖雅。

「松陽?關松陽什麼事兒?我沒說我男朋友是松陽啊,我男朋友不是圈內人,他是個研究員,最近跟裴少有點合作,所以一直沒過來拜訪導演。」

「哦,圈外人,時間也差不多了,你讓人進來吧,我們還有兩場戲了,你那個,推遲到明天,最多多檢查兩遍,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李剛是個年輕又有才華的導演,跟他的才華齊名的,是他的嚴苛,他的電影里,從來不允許使用替身。

「我知道,謝謝導演,我會做好準備的。」

大著肚子拍戲的女演員不少,塞圖雅雖然沒有經驗,卻不妨礙她知道該知道的。

「不過,說起來,你這個懷孕也不是沒有好處,我看著最近你下巴都變尖了,之前還擔心你胃口好,這裡的牛羊肉會吃脫形兒了。」

兩個人合作過兩次了,塞圖雅的好胃口,李剛是記憶深刻的,還沒開拍之前,李剛是真的很擔心塞圖雅一不小心吃成胖子,到時候上鏡影響了效果。

「雅雅,你瘦了……」李剛跟塞圖雅正說話的時候,那邊西貝爾匆匆進來,一眼就看到了身形單薄的塞圖雅。

「還不是你的崽鬧騰的?」翻了個白眼,塞圖雅難得的嬌羞。

「很難受嗎?不行我們就回家,你放心,我已經將自己以前的資產都整合了,不拍戲我們也可以衣食無憂。」

心疼的摟著難得小女人的塞圖雅,西貝爾不忘趁機誘拐。

「咳咳……」李剛黑著臉在一邊刷新存在感。

不出聲兒不行啊,他這再遲一點,女主角都跟人跑了。

《長河落日》是以《大漠孤煙》的續集、原班人馬演繹不一樣的熱血青春為噱頭的,沒了女主角,還叫什麼原班人馬?

而且,整個劇組,就塞圖雅的分量最重,換女主角,對劇組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這也是為什麼他剛剛那麼驚慌的原因。

「親愛的,我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李剛導演,是我的伯樂,李導,這是我男朋友西貝爾,國際友人。」

李剛的表情實在是太過僵硬了,塞圖雅開了個玩笑試圖緩解氣氛。

只是,西貝爾是個徹底不解風情、不通世故的,知道了李剛的身份,那份莫名其妙的怨念反而更深了。

「你不是說帶了好吃的過來嗎,我怎麼沒看到?」

嘆了口氣,塞圖雅摳了摳西貝爾握著自己的寬厚手掌問到。

「嗯,你不是說想吃火鍋嗎,我過來之前去了都城,裴先生幫忙,特意請了東方家的廚師過來,所有食材都是從那邊空運過來,然後在酒店做好帶過來的,現在應該能吃了。」

西貝爾很認真的說著,目光始終看著塞圖雅,那種不容第三者插足的深情,讓站在一邊的李剛一陣尷尬。

可是,他又不能不問一下,這個黃毛要是只準備了塞圖雅的份兒,他還得安排大家繼續後面的拍攝呢。

「塞圖雅……」

「你別告訴我就帶了我一個人的火鍋?」塞圖雅比李剛還擔心,緊張的問出了李剛的問題。

「怎麼會?其他人的是雙鳥大鍋,裴太太說你不能吃辣,你的是葯膳小鍋。」

西貝爾說完,那邊已經有保鏢帶著一口大鍋,還有幾箱菜走了過來。

「李導,你看,火鍋放涼了就不好吃了,要不,大家先吃東西?不行咱們晚上再補上?」

「晚上你有時間?」沒好氣的白了眼塞圖雅,李剛倒是提著小喇叭喊了大家過來吃東西。

「他那個雙鳥大鍋是什麼玩意兒?」

雖然叫了大家過來,李剛還是有些擔心的,這洋鬼子可別這個時候掉鏈子、鬧笑話啊。

「什麼雙鳥大鍋,那是鴛鴦大鍋,他不懂,才被左左她們忽悠了。」

對於西貝爾這種需要翻譯的華語,塞圖雅深表無力。

「……」莫名的被自己的女主角秀了一把,李剛摸了摸鼻子,轉身去分享雙鳥大鍋了。

之前就聽聞塞圖雅跟司徒首長的千金、裴家少夫人關係不錯,不過這是人家的私事兒,他也不好多問,現在聽到塞圖雅承認,李剛心裡還是很不舒服的。

那種不舒服,介於羨慕嫉妒又無能為力之間,總之,不太好。

塞圖雅坐在大家中間,一個人抱著個清湯寡水的鍋底,一臉哀怨的看著中間咕嘟咕嘟冒紅油的鍋底,嫉妒的眼睛都紅了,可偏偏,身邊的人還不消停,「寶貝兒,你吃慢點,還想吃什麼?」

「左左體質不太好,裴逸曜太草木皆兵了,其實偶爾吃點麻辣的東西是很正常的……」

眼珠子盯著紅油湯底里爆開的脆皮腸,塞圖雅試圖催眠西貝爾。

「不行,等你回去,想吃什麼都可以,現在不行,我不在身邊,你吃壞了、肚子不舒服怎麼辦?這邊的環境太艱苦了。」

安撫的摸了摸塞圖雅的頭,西貝爾拒絕的不容置疑。

「……」整個劇組所有人,都被這把毫不顧忌的狗糧給撐著了。

有關係好的已經偷偷去觀察男一號松陽的表情了。

跟李剛一樣,劇組還是有很多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一早就看出了松陽對塞圖雅那些隱晦的情意。

「都看著我幹什麼,你們不吃我可吃了,這些日子,我都快吃出羊癲瘋了,早就想著抽空跑出去找點野味了。」

松陽彷彿看不懂大家眼底的探尋一樣,自顧自的說著,狠狠咬了一口剛剛塞圖雅一直盯著的脆皮腸,完了還頗為得意的朝塞圖雅舉了舉杯子。

「!」塞圖雅一口老痰卡在喉嚨里,恨恨的盯著他,奪口糧之仇,她記下了!

「行了,最近拍攝還算順利,今天就當是給大家放假,今天晚上自由活動,明天一早按時出工,但是,有一點必須要重申,這裡是草原,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意外情況,出行必須三人以上,有任何情況,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聽明白了嗎?」

一頓火鍋吃的從編劇到劇務都在打嗝,李剛心情大好,大手一揮,直接給大家放了假,不過,該叮囑的還是要叮囑。

「你們,你,現在特殊時期,別太折騰了,算了,明天第二場拍你的,別遲到就行。」

看著就差黏在一起的兩個人,李剛突然感覺牙疼。

塞圖雅是那種任何時候都乾脆利落,從不拖泥帶水的人,不管是談合作還是拍戲,兩個人認識兩三年了,李剛還從沒見過她這麼小女人的樣子。

「謝謝導演,那,我們先去酒店了,明天一早,我一定會準時過來,保證不耽誤拍攝。」

高興的點點頭,塞圖雅跟著西貝爾過去,就有保鏢拉開車門,兩個人坐好后,才在另外兩輛車一前一後的保護下離開。

「塞圖雅這個朋友,是不是國外哪個財團的繼承人啊,這架勢,可以啊,非本土都這麼高調,家族肯定很有影響力。」

「那有什麼辦法,誰叫人家塞圖雅要顏值有顏值,要身材有身材,要才華有才華,又肯踏實努力呢?」

「就是,就是,我要是那個國外小帥哥,肯定也會喜歡塞圖雅的,塞圖雅這種生物,已經無限趨近於完美了……」

塞圖雅離開后,劇組幾個說的上話的演員盯著遠去的車子,忍不住羨慕嫉妒。

而一旁的李剛,同樣盯著那三輛車出神。

塞圖雅之前說,她男朋友是搞研究的,能跟裴少合作的,怎麼可能是什麼沽名釣譽之輩?

雖然不知道這個西貝爾什麼來頭,李剛還是在這個人的腦門上貼了個惹不起的標籤。

他之所以能年紀輕輕就在多如過江之鯽的導演中脫穎而出,不僅僅靠的是才華,還有他的識時務。

就算他是三十五億導演,就算他在圈子裡名聲赫赫,可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這一點,李剛從一開始就特別清楚。

而現在,繼塞圖雅這位背景神秘的女主角之後,女主角的男朋友,也在李剛這裡榮獲了不能惹稱號。

「怎麼,看上了?別看了,人家有男朋友的,看那個男的不是普通人,你最好不要腦子犯渾。」

編劇王寧,臉色不善的在李剛腰裡擰了一把,才陰陽怪氣的嘲諷。

「塞圖雅不是普通人,那個男的更不是我能得罪的起的,你最好安分一點,別給我惹麻煩。」

警告的看了眼自己嫉妒的面目全非的妻子,李剛頭疼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題外話------

本來準備今天開虐的,計劃失誤,小撒一把糖,明天吧,小可愛們被自備紙巾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