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降萌狐:裴總的呆萌嬌妻下載
  3. 天降萌狐:裴總的呆萌嬌妻
  4. 第157章 第一次么么噠【2】五千更

第157章 第一次么么噠【2】五千更

作者: |返回:天降萌狐:裴總的呆萌嬌妻TXT下載,天降萌狐:裴總的呆萌嬌妻epub下載

裴澤:「……」

裴澤又隱忍的深吸了一口氣,青筋都在微微跳動,微帶咬牙切齒的意味問:「你怎麼得出這個結論的?」

白悠悠誠實道:「因為你接觸的都是人啊,除了我八姐是妖。」

而且她八姐還這麼漂亮,白悠悠真的很懷疑。

裴澤冷冷地看著她,白悠悠心慌慌道:「這樣不太好,因為我八姐喜歡的是寒琅,裴澤,你這段愛慕是沒有任何結果的,你真的要好好考慮考慮,你這麼好看,天涯何處無芳草……」

裴澤忍無可忍,直接一把把她拉了過來,俯首親了上去。

白悠悠眼前一黑,只感覺嘴唇觸及一片溫涼,一片天旋地轉,然後她就懵住了。

裴澤薄唇壓在她柔軟溫熱的唇瓣,力道微重的碾壓了幾下,動作不甚熟練的親吻,並沒有深入。

偌大的房子似乎一下子靜了下來,白悠悠只聽見了彼此的呼吸聲,急促的,慌亂的。

還有她的心臟又開始飛快地跳動,就好像脹大到極限的氣球即將爆炸,她胸腔悶悶的,心臟幾乎就要跳出來了。

白悠悠意識還沒回攏,模糊中她似乎聽見了兩個人錯亂的心跳聲。

裴澤寬大的手掌緊緊的扣住白悠悠的後腦勺,咬了咬白悠悠的紅唇,然後緩緩鬆開了些,微微拉開了幾厘米的距離,裴澤看著白悠悠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的模樣,眼神幽暗幽深,白悠悠似乎看見了什麼,又好像沒看懂。

裴澤說:「我喜歡的是你。」

白悠悠目光獃滯的看著他,然後慢慢的獃滯轉化為震驚,又轉化為難以置信。

裴澤看著她,也不說話,就靜靜地等著她回應。

白悠悠表情變得有些嚴肅,問:「星君,您是在開玩笑嗎?」

裴澤認真地看著她,搖了搖頭。

白悠悠忽而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然後站了起來,默默地走回自己的房間。

「我需要靜靜。」

關門前,白悠悠擱下這麼一句話。

裴澤任由她去靜靜,他並不著急在一時,他只是想讓白悠悠知道,自己喜歡的人是她本人,並非斐然,也並非白夢璃。

他有很多時間去等白悠悠想清楚,他也沒有心情去應付那些所謂的任務,如果非要喜歡上誰,那他已經喜歡上白悠悠。

白悠悠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獃獃地站在門后,也沒躺到床上,而是呆站了半個小時。

她思緒太混亂了,心跳也太混亂了,她努力的想讓思緒清晰,想讓心跳平穩,可是無論她怎麼做,似乎都沒辦法控制自己。

裴澤突然說喜歡自己,這簡直是她想都沒想過的事情,感覺就像是被從天而降的幾噸餡餅砸中了,還把她砸死了。

白悠悠崩潰的用頭撞牆,:「這個世界瘋了嗎!」

裴澤怎麼可能喜歡自己!簡直是三界里最聳人聽聞的事件!根本不會有人相信的好嗎!

白悠悠一邊生無可戀的用頭撞牆,一邊想到自己的任務似乎失敗了,肯定要被月老責罰,這都不算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裴澤如果無法歷劫成功,她豈不是千古罪人?!

仙人歷劫都是凡間的事情,從來就沒發生過仙人歷劫的時候喜歡上仙人的,這件事就是史無前例的事情!

白悠悠欲哭無淚的自我反省,「是我沒做好,一定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不然就是裴澤把腦子撞壞了,怎麼會喜歡我啊!」

白悠悠忽而有些神經質的自我肯定,「肯定是裴澤一時糊塗,才會覺得自己喜歡我的,還是我今天撞到腦子出現了幻覺?」

「糟了糟了,我肯定會死的,仙帝一定不會放過我,我要死了。」

白悠悠躺在地上宛如一條死狗。

「靈寶天尊在上,請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夢……」白悠悠雙手合十,淚目祈禱。

然後白悠悠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臉,都掐腫了,好痛。

「這不是夢……」白悠悠含淚,「這真的不是夢……」

她何德何能能獲得裴澤的喜歡啊……他可是鳳澤星君,那般高高在上的神。

這下子洗廁所都不能洗刷她的罪過了,她可能會被整個天界討伐,甚至把她趕回妖族……

想一想就覺得好慘。

白悠悠哭著睡著的,第二天起來眼睛都腫了。

而且一起來發現了一件更慘的事情,程靜打了幾十個電話給她,劇組的人也發了好多信息給她,差點把手機給刷爆了。

白悠悠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她沒看信息,先給程靜打了一個電話。

「程姐,怎麼了?」

程靜終於接到了白悠悠的電話,十分頭疼,「你和裴總被狗仔拍照了,你知道嗎?現在微博都是你們兩個的照片,熱搜第一。」

白悠悠兩眼一黑,差點沒暈過去。

程靜無奈道:「現在都不知道怎麼辦,我已經聯繫了幾家媒體,可是他們都不合作,裴副總那邊我還沒聯繫上,你趕緊問一下裴總要怎麼解決。」

白悠悠欲哭無淚,「好……」

程靜還囑咐,「應該是有人故意讓這件事散出去的,不然以裴總的地位,這點新聞要壓下來很簡單。」

白悠悠心想,該不會是雷楠吧,於是她問了程靜。

程靜不屑道:「雷楠那種人還沒這種資格,裴總隨便動一下小拇指就能捏死他了,不會是他。」

白悠悠只好連忙爬起去找裴澤,裴澤還沒起床,白悠悠敲了敲門,過了一會裴澤就來看門了,似乎也是剛剛睡醒,神情微帶睏倦,穿著一身黑色浴袍,胸襟微露出偏白的肌膚,整個人看起來充滿著禁慾氣息。

性感。

白悠悠的腦海里莫名其妙地蹦出兩個字。

裴澤看著白悠悠忽然臉紅,忍不住唇角勾了勾,「有事?」

白悠悠把剛剛程靜說的話轉述給裴澤,裴澤微微皺了皺眉,打開微博看了眼,發現果然,熱搜第一是裴氏總裁的秘密情人。

這種老套又八卦狗血的話題無疑是人民群眾的摯愛,尤其是前陣子裴澤一張側顏照就火遍了整個微博,不少人已經把他當成了夢中情人去膜拜。現在忽然爆出他有秘密情人,自然是引起了眾人的劇烈反應。

裴澤看了一眼照片,是他和白悠悠在停車場牽手的照片。

拍的不是很清晰,但是還是能看出來他的樣子。

白悠悠著急問:「現在該怎麼辦?」

裴澤只花了十秒來思考這件事,然後淡淡的說了一句,「不用管。」因為這件事遲早要成為事實。

白悠悠呆住了,「不用管?」

裴澤點了點頭。

白悠悠忍不住道:「這種新聞會影響你的聲譽的……」

裴澤很淡定,「有什麼影響?男未婚女未嫁,我們犯法嗎?」

白悠悠:「……」

白悠悠憋得臉都紫了,「可是我們都沒有在一起……」

裴澤聞言,黑眸微微一亮,戲謔的笑了笑,「那需要我發一個聲明,證明我們在一起?」

白悠悠慌忙地搖了搖頭,然後又像是鴕鳥一樣躲進去自己房間里。

裴澤看著白悠悠像無頭蒼蠅一樣晃晃悠悠的飛回自己房間,眼神才微微沉下來。

他打了個電話給裴煜,很快就接通了。

裴煜似乎早就料到裴澤會給他打電話一樣。

「早安啊,哥。」裴煜心情不錯的打招呼。

裴澤冷冷問:「是你做的?」

裴煜笑了笑,「如果你是指照片的事情,那不是我拍的,但是我確實沒有攔下來。」

裴澤語氣不善,「現在把熱搜撤了。」

裴煜愣了愣,「撤了?可是……」你不是喜歡她嗎?

後面半句裴煜沒問出口,答應了一聲,就趕忙去撤熱搜了。

裴澤冷冷地掛了電話,裴煜感覺到裴澤似乎真的有些生氣,心裡感嘆,真的是好心沒好報。

白悠悠回到房間自己也打開了微博去看,娘親,三十萬評論。

總裁的蜜戀情人,親自去接她下班

為什麼她能一躍成為酒家娘重要角色?沒想到後台竟然如此強大

裴氏總裁和女朋友停車場親熱

震驚!原來裴澤的女朋友是她!

白悠悠究竟是何方神聖?秘密人士透露她是知名女星的親妹妹!

白悠悠看著這一條條微博,幾乎腦子都要炸開了,竟然還牽扯到了白夢璃,不知道有誰自稱是知情人士,把白夢璃和她的關係也爆了出來。

評論里一群戲精。

{牛,真的是牛!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白夢璃的妹妹?太巧合了吧}

{怪不得會讓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新人去拍戲,還是這麼大的製作,原來是走後門進去的。}

{白悠悠長得確實很好看,不知道是不是跟她姐姐一樣是整容怪。}

{你家都是整容怪!羨慕人家長得好就直說,丑逼不是罪,出來亂咬人就是罪了!}

{原來白悠悠竟然是裴澤包養的,原本還挺喜歡她的。}

{什麼叫包養?你的措辭真的是噁心,人家光明正大談戀愛不行?}

{現在拜金的社會,女人肯定都喜歡有錢的,看透了~}

{這群窮屌絲又出來怨天尤人了,總覺得女生長得漂亮和有錢人在一起就是拜金,裴澤長得這麼帥,白悠悠長得這麼美,郎才女貌有錯嗎?}

{呵呵,一看就知道是娛樂圈的潛規則啦,想上位肯定是要陪睡的,見怪不怪啦。}

{走後門就是走後門,白悠悠不是走後門怎麼能變成女二號?典型的做了女表子還要立牌坊。}

{人家長得美,美也有罪?美就是被潛規則?你們這群屌絲怕是還活在古代吧?}

{悠悠女神竟然已經名花有主了,真是傷心啊。}

{最近剛剛喜歡上悠悠,悠悠超美,和裴總好配啊,郎才女貌!}

{那些說悠悠配不上裴澤,我就笑笑不說話了,白夢璃之前就說過,她們家巨有錢好吧!}

{白夢璃什麼時候說過她家有錢?根本就不知道她的背景好吧,我聽說是她是某個窮到不知名的村子里出來的。}

{兩姐妹都挺心機的,巴上了裴澤這種有錢人,以後還愁什麼資源?}

{看著你們嫉妒的樣子真好笑,自己得不到就要去詆毀人家。}

{據不完統計,說人家拜金的百分之99是個在家扣腳的窮屌絲}

白悠悠看著烏煙瘴氣的評論,有些生無可戀,讚美有之,祝福有之,詆毀有之。

她關了微博,看了看劇組的人發給她的信息。

許多人都發來了慰問,並且還祝福她有情人終成眷屬什麼的。

白悠悠都不知道怎麼回復這些信息,白夢璃和寒琅也發過來信息問這件事。

寒琅發了一個笑嘻嘻的表情包,看了微博嗎,你們沒事吧?

白悠悠回了一句,沒事,謝謝關心。

寒琅調侃道:以後上街要小心,做好保護措施,不然又被拍了。

白悠悠:……

白夢璃則是問,你們在搞什麼?公開戀情?

白悠悠發了一個欲哭無淚的表情,沒有,我們又不是戀人。

白夢璃發了一個震驚的表情,你們還不是嗎?我以為你們早就一起了。

白悠悠:沒有……

白夢璃發了一個無語的表情,沒在一起裴總應該會去撤熱搜啊,還有,沒在一起你們幹嘛摟摟抱抱的。

白悠悠有些害羞,他說他喜歡我,可是我覺得好奇怪。

白夢璃:人家都表白了,你怎麼說?

白悠悠臉紅紅的,我不知道……

白夢璃:……

白夢璃心想,裴澤挺慘的,喜歡上情商為0的白悠悠。

白悠悠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她現在也慫,不敢去問月老該怎麼辦,她怕月老削她。

忽然,白夢璃發來一條信息,熱搜被撤了,天啊,撤的乾乾淨淨的……

白悠悠:「……」

白悠悠又上微博看,結果真的是被撤乾淨了,熱搜都被刪了。

她微微鬆了口氣,可是也並沒有很開心,有一種乖乖的感覺縈繞著她。

白悠悠尚且還好,她並不知道,裴澤幾乎馬上就被裴夫人電話轟炸成灰了。

裴夫人相當的激動,因為這是裴澤從小到大第一次傳出緋聞,而且照片上還真真實實的拍下來了裴澤和白悠悠手牽著手,靠的很近走在一起,顯然一副情侶模樣。

裴夫人直接就問了,「照片上的女人就是住在你家的那個?」

裴澤沒有否認,裴夫人更激動了,「她叫白悠悠是嗎?你們真的在一起了吧?」

裴澤沉默了許久,才回答:「沒有。」

裴夫人愣了愣,「啊?」

裴澤道:「我表白了,她還沒接受。」

裴夫人:「……」無法想象竟然有一天能聽到裴澤說這種話。

裴夫人都覺得自己幻聽了,她好像聽出來裴澤有些無奈的語氣。

「兒砸啊,女孩子要哄的,你多哄哄她。」裴夫人語重心長。

裴澤:「……」

有這麼幾秒他還認真想了一下。

應付完裴夫人,裴澤才去上班,白悠悠則繼續在房間里自我反省。

另一邊,韓香羽接受了斐然的邀請,到了B市最新開的一家義大利西餐廳見面。

斐然穿著一身合體的酒紅色連衣裙,微濃的妝容掩蓋了她有些疲憊的氣色,她習慣性給自己披上盔甲,微笑著和韓香羽打招呼。

「好久不見。香羽。」

韓香羽也微微一笑,「斐小姐,好久不見。」

兩個女人都是有目的聚頭,所以一拍即合。

斐然拿出手機,打開了保存好的照片。

韓香羽看了一眼手機,微微嘆了一口氣,「果然是她。」

斐然微微挑眉,微笑,「你知道這個女的是誰?」

韓香羽也不隱瞞,「之前裴總安排她進來公司做實習助理,對她很照顧,這個白悠悠什麼也不懂。」

斐然原本完美的面容彷彿裂開了一條細細的縫,「實習助理?」

韓香羽笑了,「您也覺得稀奇吧,裴總從來就沒有要過助理,而且還是實習的。」

「看來這個白悠悠還有幾分本事。」斐然笑容都有些僵硬了。

韓香羽道:「她有什麼本事,不就是靠著一張臉嗎?既沒有學歷,也沒有特長,甚至連電腦都不會用。」

斐然嘴角抽了抽,「你說的是實話?」

韓香羽點了點頭,「我看她應該是在辦公室呆不下去了,所以求裴總讓她進劇組去拍戲吧,還真的是步步為營。」

斐然指尖觸摸著高腳杯,輕輕劃過杯沿,「她到底是什麼人?你們知道她背景嗎?」

韓香羽笑容微微一僵,「這些我不清楚,不過聽說她是白夢璃的妹妹。」

斐然冷笑,「戲子的妹妹,估計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韓香羽有些冷漠,「我看她應該是預謀已久了。」

斐然聲音有些輕淡,「裴澤竟然會看中這種人,確實也讓我驚訝。」

「我看裴總也只是圖新鮮,男人都一樣,看見好看的,新奇的東西,肯定是喜歡多看幾眼,硃砂痣就是硃砂痣,白月光還是白月光,您的地位是不會變的。」韓香羽熟練的奉承兩句。

斐然卻不吃這一套,「裴澤不是一般的男人。」所以才會讓她如此著迷。

韓香羽略微尷尬的笑了笑,「您說的對,裴總確實不是一般的男人,哪裡有這麼優秀的男人。」

斐然冷冷道:「香餑餑自然多人覬覦,我也知道裴澤不可能一直身邊都沒有人,可是最後站在裴澤身邊的必定是我。」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