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無敵主角終結者系統下載
  3. 無敵主角終結者系統
  4. 291 乘九天的煉丹課

291 乘九天的煉丹課

作者: |返回:無敵主角終結者系統TXT下載,無敵主角終結者系統epub下載

吃完了飯,花顏顏要回去照顧靈田。

今天有煉丹課,是乘九天的課。

林庸準備去聽課。

兩人在飯堂前告別。

看著花顏顏胖乎乎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眼前,林庸笑了。

真是一個心思,想法都擺在臉上的女孩子。

花顏顏說焦雪漂亮的時候,臉上是有擔憂的。

林庸進入了講堂,進入了乘九天將要講課的講舍,找了角落的位子坐下。

聽乘九天講課的人,比聽許裴言講課的人要多很多。

聽許裴言講課的,主要是鍊氣期,築基期的弟子。

而聽乘九天講課的,是什麼境界都有。

甚至有不少元嬰期,化神期的長老。

乘九天的講舍,也比許裴言的講舍大了四五倍。

就這,到了快上課的時間,人還是擠滿了。

很多人找不到落腳的地方,只好站在後面。

到了巳時,乘九天走了進來。

乘九天依舊穿著紫色的衣袍。

但是,林庸發現了,乘九天穿的已經不是昨天穿的那件紫色的衣袍。

這件衣袍看起來更加華貴不說,也更加精緻。

用不同深淺的紫色,在胸口綉了一條五爪龍。

乘九天走上講台,和許裴言不同,乘九天掃視了一遍講舍。

突然,似乎看到了什麼不敢置信的東西,連忙慌亂走下了講台。

林庸嘆了口氣:麻煩來了。

就看到乘九天走到了林庸面前,恭恭敬敬行禮,「師叔,您來了?怎麼也不讓人給我打個招呼,我給您留個前面的位子。」

周圍的人驚呆了。

感覺不到林庸有實力在身,看到林庸很年輕的面龐,還有林庸身上騙不了人的勃勃生機,都說明,林庸很年輕,實力很低下。

但是,這樣的人,乘九天竟然稱呼為師叔。

乘九天是渡劫期的長老,門派里誰都認識的。

竟然稱呼眼前的年輕人為師叔?

一個元嬰期的人扶額嘆息:是我的眼花了,還是乘長老瘋了?

令這些人驚訝的是林庸的態度。

林庸擺了擺手,「咳,我想學習煉丹,以後你的課,我都會來聽。你不必如此多禮。真的不必如此多禮。」

聽了林庸的話,乘九天內心喜憂參半。

喜的是,這位小師叔總算沒有因為天賦好就掉以輕心,反而十分勤奮。

而且,既然這位師叔可以修鍊所有體系的力量,那火木之道,肯定也可以修鍊。

出色的煉丹師,幾乎都是木系,火系,或者兼兩者的。

以後,這位小師叔在煉丹上,一定會成就斐然。

憂的是,以後自己講課就沒有那麼隨意了,至少不能像以前一樣,管你能不能聽懂,我就按照我的講法來。

至少,需要這位小師叔能聽懂才行。

可是,小師叔才相當於築基期,自己講的,很多元嬰期的,化神期的都聽不懂,他能聽懂么?

乘九天依舊小心翼翼,「師叔,若是對我的課有什麼疑問,可以直接指正出來。」

其實,乘九天的意思是,林庸有什麼不懂了,有什麼不清楚了,可以直接提問。

乘九天講課很霸道的,根本不允許學生提問,根本不允許人議論。

聽了乘九天的話,眾人才確信,這個年輕的過分的人,真的是乘九天的「師叔」。

林庸點了點頭,「知道了。」

林庸卻是在內心說道,我才不給你指正什麼呢,就憑我那點煉丹本事,在你面前還不是關公面前耍大刀。

提什麼問題,指正什麼,到時候丟臉的肯定是我自己。

乘九天又對林庸行禮,「師叔,那我去講課了。」

林庸擺擺手,「去吧,去吧。」

乘九天重新走上了講台。

聽著乘九天的課,林庸就入迷了。

乘九天的課的確很難懂,但是天馬行空,充滿想象力,讓人聽了就覺得對煉丹這個職業充滿了嚮往。

尤其是講到一些有關丹方的奇聞軼事,一些煉丹的迷之過程,一些有關煉丹師的經歷,真的讓人入迷。

還有乘九天對煉丹的看法。

也很特別。

他不像別的煉丹師,注重的是丹方,煉丹的手法這些。

他注重的是天賦。

在他看來,有天賦的人,就算是不按照丹方,不使用傳統的煉丹手法,也能煉製出來合格的丹藥。

當然,他也說了,在基礎階段,創新,天賦固然重要,還是比不上苦修。

在基礎階段,一定需要通過大量的練習,修鍊,來提升煉丹技能。

這些話,林庸都很贊同。

乘九天今天也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就是希望林庸聽得滿意。

站在講台上,自然能夠看清楚每個學生的表情,神態。

看到林庸目不轉睛盯著自己看,很多次,竟然入迷了,乘九天就知道,這位師叔喜歡自己的課。

乘九天暗暗歡喜。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了。

乘九天沒有像往常一樣,甩著袖子離開,而是看向了林庸。

林庸無奈,起身了,對乘九天拱了拱手,「我這就離開了。乘長老的課,真的非常好,讓我受益匪淺。」

乘九天笑了,「多謝師叔誇讚。」

等林庸走出了講舍,乘九天才離開。

等這兩人離開了,眾人才鬆了口氣,開始互相詢問,林庸到底是誰?為什麼是渡劫期師祖的師叔?

同時,在何平凡的有心推波助瀾下,林庸成為了齊流風的師弟的事情,迅速傳揚了出來。

不過一天,傳遍了整個昆吾派。

三個人聚集在新人的宿舍前,嘀嘀咕咕,都是一臉沮喪。

別人看向他們的目光帶著幾分憐憫,幾分同情。

正是王莽,崔平,董波三人。

「怎麼辦?他現在是齊長老的師弟了。比我們高了不知道多少輩。」董波哭喪著臉。

王莽面色灰白,竟然是帶著幾分破敗氣息,帶著徹骨的後悔,帶著恨不得咬碎自己牙齒的悔意。

崔平咬了咬牙,「只能這麼辦了。」

林庸在靈田內勞作。

雖然齊紹明說了,他以後不用做雜役了,但是林庸不願意看著自己種下的橘若花荒廢,還是照顧著。

看著橘若花漸漸長大的幼苗,林庸內心的歡喜無法言喻。

就在這個時候,三個人期期艾艾走上前來。

王莽看著林庸,愣神了一下,蠕動了蠕動嘴唇,吐出兩個字,「林庸……」

欲言又止。

崔平使勁踹了一下王莽,「笨蛋,叫老祖宗。」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