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荒囚牢下載
  3. 天荒囚牢
  4. 第九十章 不公平的交易

第九十章 不公平的交易

作者: |返回:天荒囚牢TXT下載,天荒囚牢epub下載

無盡的沙漠之上,有著一片區域充斥著人馬,黑壓壓的一片,將四周圍得水泄不通,而在中間的一小片區域,有著約莫兩百人被圍困在其中,岳翼站在沙漠之上,淡淡的掃視著面前的千軍萬馬,眼中沒有絲毫波瀾,這份氣度倒是讓人為之側目。

「何事?」即便身處絕境,岳翼的聲音依舊不起波瀾。

「知道我為什麼會留你們到現在嗎?」葉勛盯著沙眸上站著的紫袍青年,那種態度讓他頗為不爽,別人見他只有畏懼之心,沒想到會被眼前的青年這般無視,不過礙於有著天行閣的兩位在此,他也不好發怒,只能夠保持一種氣度,給眼前的兩人留下好印象。

岳翼懶得說話,直接搖了搖頭,現在他正在思索著如何突圍,隨後目光看向了葉勛身旁的那名老者和神秘青年。

那名老者至始至終都在閉目養神,彷彿這裡的事情與他無關一般,不過周身散發的波動,與旁邊的葉勛相差無幾,而一旁的青年,儒雅俊逸,時不時溫和一笑,只不過那笑容之中沒有絲毫情感,如同天生如此,那態度雖不傲慢,卻勝似傲慢,臉上露出的自信如同天下間盡歸他所有一般,這就是一招打敗伏泰的神秘青年吧,果然氣度不凡。

而在岳翼打量期間,葉勛一陣冷笑,然後說道:「因為身邊的兩位讓我留你們一命,是想跟你們做一筆交易,若是這兩位高興了,說不定能夠放你們一條生路。」

「呵呵,我倒想聽聽這是什麼交易,不知道你們該付出什麼代價。」岳翼不假思索的說道,然後目光掃向四周,絲毫沒看到老爺子的身影,不知道是遇險了,還是順利脫身了。

「用你們的命,來換這兩位想知道的一個消息。」葉勛淡漠的說道,若是平時,他根本不需要這般廢話,這一萬士兵光是衝過去,都能夠將這群人碾死多少次了,哪用得著如此浪費時間。

「倒是挺不錯的交易,不過這是我與你身邊兩位之間的交易,又於你何關?」岳翼微眯了一下雙眼,葉勛的態度他也頗為不爽,就算自己一行人身處千軍萬馬之中,也要捍衛最後的尊嚴,而且這葉勛居然還想打馬虎眼。既然他不能代表兩位的意思,那就算交易成功,對方也沒損失什麼,而那兩人就算放過他們,也不代表是葉勛放過了他們,大家都是精明人,岳翼的言外之外想必葉勛應該心知肚明。

果不其然,在聽到岳翼的話之後,葉勛瞬間陰沉了臉,他沒想到眼前這名青年如此牙尖嘴利,三言兩語就撇開了他與兩位的關係。他之前的確有這樣的想法,想等完成交易之後,自己在進行衝殺,按照他的性格,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又怎麼會留下活口讓自己寢食難安。

這時候那名老者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岳翼,輕哼了一聲,一股無形的能量波動直接將岳翼震得氣血翻騰,咽喉微甜,在嘴角邊留下了一絲鮮血。這時候車廂里的人胸口也是一陣沉悶,伏夢盈和綠芯目露擔憂,直接走出了車廂,看到了受傷的岳翼。

岳翼強行壓下咽喉的微甜,雙目突然變得凌厲起來,然後喝道:「既然如此,那就沒必要談了。兄弟們,戰,無所畏懼!」高舉長槍然後緩慢放下,直指那名老者,想必那個消息對他們而言很重要,所以岳翼有恃無恐。

「戰,無所畏懼!」

兩百人異口同聲的喝道,對面太過目中無人,泥人還有三分脾氣,何況是這些漢子,老者的輕蔑徹底激起了他們的血性,在岳翼的帶領下,瞬間點燃的體內熱血。

那老者微皺了一下眉頭,想不到這伏家居然如此硬氣,本想來個下馬威震懾這群粗鄙之人,卻沒想到適得其反,看來他小看了面前的年輕人。

「啪啪。」

就在那老者剛想有下一步動作的時候,身旁的那名青年突然拍了拍手掌,略微讚賞的說道:「性格不錯,不多這位兄台似乎對我們有些偏見,明人不說暗話,我想知道你們伏家的荒技在哪,如果你有,可以交出來,我不會為難你們,外送一份大禮,如何?」

原來是為了伏家荒技,以這兩位的實力,應該是有大背景之人,不然以葉勛的為人不可能卑躬屈膝。他們居然開口向伏家索要荒技,這種等級的荒技在那些大勢力之中不計其數,有著如此雄厚底蘊的宗派背景卻做一些打家劫舍的勾當,看來這其中的事情不簡單。

「不能給,這伏家荒技隱藏了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對你而言至關重要,若是給了,那你這輩子就別想再離開這個世界。」紫魂的聲音突然急促的響起,讓岳翼微皺了一下眉頭。

「這裡面到底有著什麼秘密?」岳翼再度好奇的問道。

「暫時不能說,但他是一個能讓你成為超級強者的機會,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交出去。」紫魂依舊沒有說出是何秘密。

「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不肯說?」岳翼略微不滿,然後有些擔心的說道:「那他們是不是已經知道了是什麼秘密?」

「應該不會,每套組合荒技里,或多或少都隱藏著一個秘密,在大宗派里,這些秘辛不可能不知道,我猜他們所知道的最多就是這個層面的東西,不然他們早就動手了,何須心平氣和的等到現在。」紫魂沉吟了一下,然後說道。

岳翼把目光看向了伏夢盈,這畢竟是伏家之物,不是紫魂說不給就不給的。在老爺子沒出現之前,這一切都得伏夢盈作主,若是伏夢盈選擇給,那他也不好說什麼。伏夢盈微微搖頭,然後說道:「此番全由你作主,既然爺爺將捲軸給予你,那麼決定權就在你這樣,不要辜負爺爺的這份信任。」

聽聞紫魂和伏夢盈的話,岳翼心中才鬆了一口氣。那葉勛看著眼神陰晴不定的岳翼,以為他在考慮,然後冷聲道:「不要考慮了,機會只有一次,而且你們應該不是伏家最後一批隊伍,我想,應該還有漏網之魚,若是有時間,應該還能找出來的。」

葉勛言語間充斥著威脅之意,岳翼卻毫不在乎,因為三卷荒技都在他這裡,沒有捲軸就算知道了荒技的修鍊之法也於事無補,葉勛想以此來威脅他,那如意算盤就打錯了,銅胖子他們應該到達了安全區域,只要進城,以沙城的堅硬程度和地理優勢,葉勛想要攻城,那至少這一萬名士兵根本就不夠看。

見岳翼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葉勛有些怒了,他不知道岳翼哪來的底氣,為什麼在千軍萬馬之中,還如此雲淡風輕,這裡有著兩位銀體鏡,還有一位連銀體鏡都忌憚的神秘青年,難道他認為自己能夠從這裡突圍,這是葉勛實在想不通的地方。

那神秘青年擺了擺手,示意葉勛勿急,他依舊靜靜的看著岳翼,他相信自己開出的條件,岳翼是會答應的,在這個世界命是最廉價的東西,可當生命受到威脅,只剩最後一線生機的時候,對於那些人而言,命就是最值錢。況且他的那份大禮,眼前的紫袍青年應該會很吃驚吧,想道那一刻的表情,那神秘青年就微微一笑。

「你們不會為難,不代表葉勛不會為難,這結局沒什麼區別。」岳翼咧著嘴巴,對面之人當他傻子不成?這就算把荒技交出來,他們依舊難逃一死,那為什麼還要選擇這筆交易,而且對面受不守信用還是另一回事。

那神秘青年溫和一笑說道:「呵呵,做人不能得寸進尺,有些時候,你不得不去選擇,因為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弱者是沒資格談條件的,機會我已經給了,至於你們要如何把握,那是你們的事情,你們與葉勛之間的恩怨,不要撤入這場交易便好。」

語言之中有著不容質疑的味道,似乎一切都是理所應當一般,神秘青年看著岳翼,靜靜的等待著他的選擇,雖然這個七重銅體鏡的實力不錯,不過在他們宗派里,看的可不是這個,而是實際戰力。在他們宗派里,銅體鏡內能夠一招敗伏泰的大有人在,這荒木城第一的名號倒是有些虛了,這窮山惡水之地果然出不了什麼天才。即便眼前的岳翼,在神秘青年眼裡,也不過是個廢物罷了,他覺得這種已經是最大的施捨,對方居然得寸進尺,實在不會珍惜機會。

看到這些來自大宗派一臉優越的天才,岳翼就一陣噁心,然後盯著神秘青年說道:「我們家主現在何在?這荒技不是我能夠作主的,必須請示我們家主。」

「不急,先看看我給你送的大禮!」神秘青年微微一笑,拍了拍手掌,穆起便拿著一個大木盒送了過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