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亂世妖孽下載
  3. 亂世妖孽
  4. 第十七章 一車瓷器

第十七章 一車瓷器

作者: |返回:亂世妖孽TXT下載,亂世妖孽epub下載

讓陳掌柜稍坐片刻,趙睿去後院祠堂打開編織袋,數了二十面鏡子,用繩子串好了,提到了客廳。

「哎呦!趙兄弟,使不得啊,這樣上街還不得被人搶了啊!」

陳掌柜驚得連連擺手。

倒是把這茬忘了,趙睿抱歉的笑笑,又去找了塊長布,將鏡子細細包好,交到了陳長元手中。

陳掌柜本來以為只有十幾面鏡子,這下二十面,銀子帶來的剛剛好。

這個時候,兩個壯漢已經用扁擔往家裡面挑銀子了,四萬兩白銀,足足走了近十趟,才把銀子都卸了下來。

趙睿送陳長元到門口,看到牛車頓時眼睛一亮。

「陳掌柜,這牛車借我一用如何啊?」

「嗨,談什麼借啊,這本來就是我雇的,你用便是了!」

陳長元身懷重寶,告別趙睿之後,在兩個壯漢的護送下,急匆匆的回去了。

「喏,你的車今天我包了!」

趙睿直接掏出了5兩重的銀錠,拋給了車夫。

車夫很少碰到出手這般闊綽的人,歡喜的眉開眼笑。

趙睿懷裡揣著五千兩交子,自己上了牛車,帶著36家奴,浩浩蕩蕩的向集市走去。

整齊劃一的牛仔服隊伍十分搶眼,街上的人還以為是軍隊來了,細細看過之後才知道不是。

隊伍先是來到了租下的店鋪,趙睿下車看了看,這個位置正好處在十字路口的拐角處,人流最密集的地方。

開鎖進門,裡面大概五六十平米的樣子,分做了兩間,裡面靠牆的位置還有個木質樓梯,直通二樓。

不錯,還是個複式的呢。

趙睿上二樓看了看,比一樓更加的敞亮通透,裡間做個辦公室還是蠻不錯的。

唯一就是上家不知道做什麼的,整棟房子里不少的屋子灰塵,還有股子難以言明的怪味兒。

好在來的人多,趙睿掏出20兩銀子給了趙功,讓他們打掃屋子,再刷上白灰,然後買些新傢具裝飾裝飾。

趙功這邊安排下去,全員都開始忙碌了起來。

趙睿坐上牛車,直接去了未來老丈人的瓷器鋪。

「哞~」

牛車在瓷器鋪門口停下,老牛搖擺著尾巴,拉了一大坨牛糞。

晦氣!

看到門口動靜,店鋪的掌柜,也就是林老爺子氣沖沖的走出來。

「誰家的牛車,趕緊的挪開!」

買米買面倒是有車載的,但是還真沒誰趕來牛車買瓷器的,這不胡鬧嗎!

「林叔,是我啊!」

趙睿笑吟吟的從車上下來,知道了未來的媳婦什麼樣子,這個老丈人絕對是認定了。

「長順!你怎麼來了?」

林老爺子以前經常去趙家吃酒,所以立馬認出了趙睿。

「我改名了,現在叫趙睿。」

「哦,對,世昭跟我說了,我一時改不過來……對了,聽說你要雇世昭做掌柜?」

林老爺看著趙睿的氣質跟從前大不相同,心中的懷疑減輕了不少,再說,世昭手上的交子,那可是實實在在的東西。

「是啊,店鋪剛接手,正在那邊收拾呢,回頭風水之類的,還得您老去幫我參謀參謀。」

「行,這倒不算什麼,一些基本的規矩我是懂些的,不過你來就是為了這個?」

林老爺看看牛車,疑惑的問道。

「呵呵,林叔,來你這兒當然是買瓷器的了!」

趙睿說著走進了店內,店裡面稍顯的昏暗,但是貨架上倒是林林種種擺了不少的瓷器,特別是地上兩邊擺了更多的盤子碗之類的。

不錯,看來走的是高低端相結合的路線。

「林叔,幾大名窯的瓷器有沒有,我全包了,再就是花紋精美,製作精良的,也全都要了!」

「你小子,好大的口氣,你不會是來尋我開心的吧,你可知道得花多少銀子?」

林老爺撇撇嘴,顯然是不相信,也沒什麼動作,直接走到了櫃檯後面。

嘿!瞧不起女婿是吧?

「我帶錢來的!」

趙睿笑笑,直接拍拍胸口,衣袍裡面傳出交子的沙沙紙聲。

嚯!聽這聲音夠厚的啊!

林老爺這才有些認真了。

「賢侄,你真的要買我這兒的名貴瓷器?全部都要?」

「那是自然,沒看我帶著牛車過來了嗎!」

趙睿這邊一臉的風輕雲淡,林老爺則是大為震驚。

這個時代凡是大批量的採購瓷器,除了王公貴族,就是與胡商進行貿易的商人了,難道此子真的是有這樣的門路?

「這個花瓶不錯!拿下來!還有這個滴水……」

趙睿已經開始挑貨了,林老爺趕忙一把拉住他,走到了櫃檯,撥起了算盤。

「你先別著急,我給你算算總價……」

林老爺找出賬本,噼里啪啦好一通算。

趙睿無奈的笑笑,只得在旁邊等著。

這個時候的瓷器出口居多,雖然平常老百姓用不起,但是稍微富裕點的家裡,還是不缺這些的,所以現在的價格再貴也貴不到哪兒去。

林老爺算完了名貴瓷器,又把性價比比較低的積壓貨也算上了,一邊算一邊還想著,閨女都送給你了,這點貨又算什麼……

「278件,總共算你4735兩!抹個零頭,4700!」

這樣的價格把林老爺子自己都嚇了一跳,那些積壓貨平常懶得擺弄,沒想到算上去真的不少錢。

「怎麼樣?貴吧?要不要少買點?」

林老爺子看著趙睿,覺得他再有錢也絕對拿不出吧,小子嘴上倒是狂妄的很啊,這下看他怎麼說!

林老爺子得意的笑著。

總價不出趙睿意料,這五千交子還真的夠了。趙睿直接掏出了大把的交子,抽出兩張100兩放在懷裡,其他的直接大咧咧的拍在櫃檯上。

「林叔,我有錢,不用給我省啊,這是4800兩,多出來的就算是小侄孝敬您喝酒了!」

趙睿這點小事還是會辦的,不給點小恩小惠的,怎麼討老丈人歡心?

櫃檯上的交子厚厚的一摞,微風輕輕吹動著邊角。

林老爺子張大著嘴巴,眼睛快要瞪出來了,這是何等的闊綽?這麼多錢竟然一把就拿出來了?

4700兩銀子的購買力,想當於後市的470萬元了,也難怪林老爺會這樣的驚訝。

「天啊……天啊……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過了好半響林老爺子才回過神來。

這個時候趙睿已經忙活著打包裝車了,這個時代的打包無非就是用草紙和草墊子,可是趙睿包的格外仔細,這些瓷器隨便一件在現代就是幾百萬,萬一打碎一件,那可是要心疼死的。

林老爺子將交子收好,幫著趙睿裝車,車夫也跳下來幫忙,三個人忙活了好一陣子,才放置妥當。

車夫又用大繩細細的捆紮了,免得中途掉下來。

「林叔,你忙吧,我先把東西送回家啊!」

趙睿還記掛著店鋪那邊,向林老爺子告別道。

「哦,好……賢侄沒事常到家裡玩啊!」

林老爺子揮著手送出去老遠。

唉,婆娘家就是頭髮長見識短啊,趙家哪是什麼破落戶,分明是富商大賈嘛!

林老爺子低著頭往回走,心想著今晚回去得和夫人好好說道說道。

趙睿先回了趟家裡,讓老管家叫幾個家奴仔細的卸車,統統搬到後院廂房裡,千叮萬囑地讓他們輕一些,以免打碎。

這邊忙活著卸車,趙睿沒有耽擱,趕去了商鋪。

走在集市上,趙睿突然覺得身邊沒什麼人了,抬頭一看,人們都紛紛跑著,彙集在前方的路口處。

這不正是自己店門口嗎?出什麼事了!

趙睿大跨步的跑上前。

人群里,趙功帶著幾個家奴,正在和五六個人對峙。

趙功對峙那邊領頭的人,穿著一身綠袍,華貴非常,神情倨傲,一看就是哪家的公子哥。

「你們這群崑崙奴!沒有王法了不成,趕緊讓開!不然讓衙門把你們都抓了去!」

對面一個僕人打扮的中年人惡狠狠的說道。

那個公子哥則是一臉的淡然,根本沒把這些奴隸放在眼裡。

「這是我家少爺的店鋪,憑什麼要讓給你們!」

其他的家奴有些膽怯,但是趙功全然不懼,眼睛直直的盯著對方,氣勢上不輸分毫。

「瑪德,黑皮猴子,誰給你的膽子這麼跟我們少爺講話的?你們這些賤奴才,竟然得罪我們周家,是不是活膩了!」

對方的僕人氣勢洶洶,眼看就要上前將趙功生吞活剝一般。

周家少爺?

莫非就是坑害老爹的那個周家?

趙睿冷冷的看著對方的那些人。

「何必與這些賤人生氣呢。」

公子哥伸出胳膊,擋住了家僕,轉而悠悠地對趙功說道:「你們少爺是誰?我去找他,他自會求著送給我。」

「我還真沒有這個想法!」

趙睿撥開人群直接走到了對方的面前。

「少爺,少爺,你來啦!」

趙功彷彿看到了主心骨,驚喜的叫著。並不是趙功多麼的怕周家少爺,而是他不知道深淺,唯恐得罪了人,對趙睿不利。

「趙長順!」

周少爺明顯認得自己,直接叫出了趙睿的原名。

「這就好辦了,長順啊,這個鋪子是我跟李管事早就說好的,要租給我,可能是他忘記了,現在你就原物歸還如何?」

周少爺輕蔑的笑著,自己都發話了,這個老實的趙長順肯定會誠惶誠恐的交出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