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亂世妖孽下載
  3. 亂世妖孽
  4. 第二十九章 山賊高手

第二十九章 山賊高手

作者: |返回:亂世妖孽TXT下載,亂世妖孽epub下載

「還敢狡辯!你這個刁民口奸舌滑,分明實在搪塞本官,來人啊!打他二十大板!」

劉縣令呵斥著,將一支竹籤丟在了地上。

趙睿面色一陣猙獰,將手揣到了懷裡,按在了*的槍把兒上。

既然如此……那就先用你開刀吧……

邊上兩個衙役提著大木棒正要上前,就在趙睿要有所動作的時候,林世昭急匆匆的跑了進來,他那急沖的力量,連門口的衙役都攔他不住,反而還被他頂著進了大堂。

「劉大人,趙大哥!不好了!山賊下山搶劫了!搶了不少的鋪子,把咱們的東西也搶走了不少,甚至還要防火燒鋪,幸好是趙功及時攔住了!」

林世昭說出了緣由,攔住他的衙役及時的鬆開了手,讓他跑到了趙睿的身邊。

「劉大人,請你趕緊召集官兵鄉勇,咱們一起上山,將他們一網打盡,取回被強之物,也好彌補大家的損失啊!」

林世昭滿臉的期望,可是劉大人並沒有想象中的反應,反而是臉上盡顯驚懼之色。

「打進縣城了?趕快!所有人封鎖縣衙,守住前後門,別讓山賊進來!」

劉大人站起來嚇得有些腿軟,一個趔趄盪歪了官帽也不自覺,只顧扶著牆面向後院跑去,心裡只是想著要去藏好府上的現銀。

「大人,他們倆呢?」

「趕出去,都給我趕出去!」

林世昭一臉的不可思議,從未想到縣令竟是這樣的軟包。

「去!去!你倆趕緊出去,要鎖門了!」

衙役揮舞著棍棒,將兩人趕出了衙門外。

「趕緊隨我回去看看!」

趙睿一臉凝重,想不到周家竟然搞出了兩面夾擊這一招,的確是讓趙睿有些慌亂了。

還好是店鋪沒有燒掉,不然那真是損失慘重了。

趙睿現在就是唯恐自己的人有什麼危險,趕緊與林世昭一前一後的往店鋪跑去。

媽媽的,這些山賊都要死!

趙睿一路上看見不少的商鋪都被洗劫的殘破凌亂,心裡的怒意更甚。可是待得他們二人到了商鋪,山賊早已經帶著收穫回去了。

「趙功?你怎麼樣了?」

趙睿驚訝的發現趙功竟然半倚坐在地上*,長槍也是掉在一邊,顯然是受傷了。

趕緊將趙功扶著做起來,他的衣服破損,可以看出身上帶著不少的划痕和青紫。

「少爺,我沒事,只是脫力抽筋了!」

趙睿站起來給他扳扳腳踝,順帶著看看店鋪的情況。

店鋪里一團雜亂,作為一圈的桌椅倒了一片,裡面的昆奴正在收拾著被搶過之後剩下的貨物。

另外一些參展的昆奴也沒什麼大礙的樣子,多是坐在地上喘息。

這一場惡戰可謂突然,他們這麼短時間的訓練今天經受了考驗,沒有人員的死亡是趙睿最滿意的一點。

「好……好多了,少爺!」

趙功掙扎著拿過來一旁的長槍,扶著站了起來。

「山賊來了幾人,很厲害嗎?」趙睿面色凝重的問道。

冷靜下來之後的趙睿越想越是不對,自己這邊30多人,怎麼還不得將他們山賊留下幾條命?又何況是自己這邊有長槍這樣的利器,不捅死幾個真的說不過去啊。

再者就是趙功了,這群人裡面論起身手矯健,還是趙功為首的,他又怎麼會如此狼狽的倒在地上,武器也脫手了呢。

「少爺,山賊只有十幾人,本來我沒將聽他們放在眼裡,可是他們中間有個人使一把紅纓槍特別的厲害,好像是會什麼槍法套路,打的我是連連退敗,還好其他人及時支援,不然少爺怕是看不到我了。」

趙功捂著胸口的傷處,直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槍法?」

趙睿的眉頭擰了起來,看來還真是自己小瞧了天下人。

本來就以為是一群小毛賊而已,成不了氣候,可是沒想到他們竟然有人會槍法。看來,單單靠著尋常的手段,很難對付了!

「我知道了,你讓他們收拾好了,就都回家吧,咱們從長計議!」

昆奴們打掃著殘局,趙睿則是來回的踱步。見到了地上有隻熄滅了的火把,使得趙睿心裡不由得震怒。

周家手段太狠了,這是要趕盡殺絕啊!真該給他們點顏色瞧瞧了!

片刻之後,收拾妥當,趙睿給門上了鎖,帶著一眾人回到了家裡。

老管家和其他家奴看到眾人這般狼狽,都是驚訝不已。

當下就準備木盆和熱水,給傷員清洗。

趙睿回到祠堂,將藥品袋子打開,取出了碘酒和棉簽,又拿了一盒消炎藥走了出來。

傷員們洗過了傷口,趙睿親自給他們塗上碘酒,免得感染。

有兩個刀傷重的,則是給他們服了消炎藥。

昆奴們看到趙睿這樣的舉動,都是心存感激,那些被上藥的傷員更是嘴裡謝個不停,心裡似有一股暖流涌過。

哎,這些人。

分明是為趙睿賣命,可最後還得謝著趙睿,微微心酸的同時,趙睿只覺得胸中的怒焰越燒越旺。

靈山寨,山賊老巢。

慶祝的活動已經提前開始進行了。

山賊們大口吃著燉肉,一邊牛飲著綠酒。

這些都是山下搶來的,不用花錢的酒食吃起來特別的快活。

這些山賊大多是北地的流民,性子好逸惡勞,憑著一膀子力氣,在加上南人的軟弱可欺,他們才紮寨於靈山,平日里就靠著搶劫商隊過活。

雖然他們氣焰囂張,但是直接搶到縣城裡,那還是開天闢地頭一回。

老大薛富貴正摟著一個剛剛搶回來的民女淫笑不已。

「小娘子,嘿嘿,來呀,快活呀!」

身材魁梧的薛富貴一張醜臉泛著酒紅,高高撅起的嘴巴透著陣陣的酒臭,使得懷裡的少女更是掙扎個不停,發出陣陣尖叫。

可她越是叫,薛富貴就越覺得興奮。

「你叫啊,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啊哈哈哈!」

山寨里的第一高手岳寬也來到了酒桌上,他不似其他人那般邋遢,回來之後先去洗了澡。

看著女子絕望的樣子,岳寬不禁微微皺了眉頭。

這群粗人……

「岳寬,來,到我旁邊坐!」

薛富貴看見了,趕緊招呼他過來。

「周家吩咐的事,可是辦妥了?」

因為要談正事,薛富貴將懷裡的女子推到一邊,女子也不敢跑,就覺得山賊們凶神惡煞的樣子,蹲在角落裡抖個不停。

「恩……算是妥了吧,只是趙家店鋪護院眾多,沒能將鋪子燒掉。」

岳寬沉吟一下,給自己倒上了酒。

「什麼?怎麼會這樣!岳寬,你這樣分明算不得辦妥啊!周家那兒可是特意要求一定燒掉店鋪的!」

薛富貴的怪罪,岳寬並沒有太當回事,本來自己就算是軍中的逃兵,來這裡給他一個莊稼漢使喚就不錯了,現在怎地還得聽什麼周家的吩咐。

「岳寬啊,這兒我就得說你幾句了,你這樣……」

他妹的,又開始了。

岳寬承受著薛富貴毫無水準的思想教育工作,臉色陰沉的飲下一大碗酒。

若不是當如自己被監軍陷害,薛富貴對自己有收留之恩,岳寬才不會聽他瞎嗶嗶。

看來,是不是得找個時間離開了。

一方面是岳寬不忍對尋常百姓搶掠,另一方面是在岳寬的心裡真的沒瞧得起這群烏合之眾。

萬籟俱靜的夜裡,家奴都睡下,只有趙家祠堂里還點著燈,趙睿不停地拔槍,瞄準,再拔槍,在瞄準……

次日,從早晨開始,就陸續有縣城裡的大戶求見縣令。

昨日的洗劫,這群大戶才是在經濟上受損最為嚴重的,他們紛紛來到縣衙,央求著縣令派兵剿匪。

人來的差不多了,包括周俊楠還有李管事。

劉縣令這才打著官腔悠悠的說道:「各位鄉親,對於諸位昨日的損失,本官深表痛心。只是前些日子徵召的鄉勇已經派遣至前線,我這裡的兵力大大不足啊!靈山寨上幾十號人,讓我區區不到二十人的隊伍如何剿匪,不過是羊入虎口罷了!」

山賊這般肆虐,劉縣令心裡也想著剿滅的,不過力量對比明顯,他不禁心生懈怠。想著自己身為縣令,也沒什麼產業,山賊么,只要不來衙門找事,搶點東西又有什麼大不了呢。

眾位大戶的來人聽了這話紛紛不幹了,吵嚷成一團,更是有些帶著傷的,就更加的激動了。

眼看形式不受控制,還是一邊的周俊楠幫縣令解了圍。

「劉大人,諸位鄰居,在下倒是有個好主意。」

周俊楠高大帥氣,風度翩翩,他一出頭,眾人皆是驚喜。

「周公子,有什麼好計策你就快說吧!」

「是啊,我們家店鋪都要被搶空了,我要他們山賊血償!」

「這次一定要杜絕後患啊,山賊日後要是再來搶掠,我們可受不了!」

周俊楠沒有受到眾人催促的影響,依舊是成竹在胸的淡淡模樣。

「既然咱們縣衙兵力不夠,何不外借呢?我看他趙家家丁興旺,護院眾多,據說還每日操練呢,不如徵召他家的護院去剿匪如何?反正那些昆奴都是些賤人,死了也便死了!」

李管事聽得一怔,暗自叫道,周家果真是惡毒。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