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亂世妖孽下載
  3. 亂世妖孽
  4. 第四章 曾經的準備

第四章 曾經的準備

作者: |返回:亂世妖孽TXT下載,亂世妖孽epub下載

店夥計眼力不凡,直接請趙睿上了二樓包廂。

很快,他將店掌柜請了過來。

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身材很胖,頭戴朱子幅巾,身上圓領長袍都能裝趙睿兩個人。

夥計顯然將情況告訴了他,剛一進門,他一雙毒眼就火辣辣的落在了桌上木盒上。

趙睿起身與其見禮,「掌柜的貴姓?」

「免貴姓陳,草字長元,看公子面相……好像有點面生啊……」掌柜行禮道。

趙睿笑道:「原來是陳掌柜,失敬失敬,在下姓趙,草字中正,這些年少有出門,陳掌柜不識也很正常。」

姓氏準確的,但字是他臨時想的,哪怕後面有人問他,為什麼字和以前不一樣了,他也可以說自己給改了,反正古代的字可以隨意改,沒人說什麼,也不會影響到自己。

「原來是趙公子,久仰久仰……」

陳掌柜與他客套一番,雙雙就坐。

待店夥計給他也奉上一杯清茶之後,陳掌柜抿了一口,而後問道:「趙公子,這件寶貝你打算當多少?」

趙睿淡淡一笑:「自然越多越好,如果陳掌柜給的價格能達到我的心理價位,出手也不是不可以。」

「那感情好!」

陳掌柜臉上差點樂出了花來,之前只聽夥計說的時候,他就想拿下了,不曾想,自己還沒透漏這想法呢,客人到先提出來了。

他笑道:「雖然之前聽下面人說是個很少見的寶貝,但您也知道我們這一行的規矩,需要最後驗證才能……」

「陳掌柜,請!」

不等他說完,趙睿就將盒子重新打開,往陳掌柜面前一推,示意其查看。

陳掌柜笑道:「要不說和聰明人說話省事呢,得罪!」

他拱了下手,小心將覆在鏡子上方的黑布取來,而後將鏡子取出細細打量,越看越心驚。

他還是頭一次看到可以將人映得如此清晰的鏡子,鬚髮可見,那些銅鏡和其比起來,簡直不堪入目,一文不值,都可以直接扔到垃圾桶里去!

不過,他看不出這是什麼材料制的,只認得四周的邊框,是很普通的木頭,雖然雕工尚且不錯,深淺整齊,但花紋偏簡單了些,他內心不禁一聲長嘆:如此寶物怎能如此簡單配飾,實在太暴殄天物了!

「如果重新用名貴木材裝飾一下,將其呈給老爺,說不定老爺的官途能更進一步!」

古時的當鋪,有私人的,有官方的,但大多數均由達官貴人所持,這家當鋪的主子就是在靜江府任職的一個高官,陳掌柜這麼一想,眼中的目光頓時熱切起來,但很快又裝作若無其事的將鏡子放回了木盒。

只是他的動作極為小心,因為怕損壞了,放置鏡子的雙手都甚至微微有些顫抖,可見其緊張之意。

趙睿看的好笑,但臉上不動神色,問道:「陳掌柜覺得此物如何?」

陳掌柜微微沉吟,點頭道:「光映照人,清晰如水,絕對是頂好的映容鏡!不知趙公子欲意出手幾何?」

趙睿笑道:「陳掌柜,這裡又不是集市,哪有讓客人說的道理,還是您說個數吧,如果小子感覺合適就賣與你了,如果不合適,咱買賣不在仁義在,日後說不定還有合作的機會。開價吧……」

他臉上一片淡然。

陳掌柜看不出他的深淺,只能判斷出他是個大戶人家出身,且是個讀書人,不然絕不會如此雍容淡然。這樣的人物,小錢是看不上的,因此……

想了半晌,他緩緩伸出五個手指頭,「趙公子,您感覺這個數怎麼樣?」

五十兩?

趙睿覺得這個數低了,雖然這面鏡子的本身價值低得很,但其根本就不是這個時代的產物,可以說是獨一份,正所謂物以稀為貴,他覺得可以賣的更高。

「陳掌柜,今天這買賣恐怕是成不了了。」

他搖了搖頭,伸手就去拿木盒,準備將鏡子帶走,去其他地方看看。

陳掌柜連忙將他的手按下,「趙公子,價格不合適咱們還可以再商量,不要急嗎,這樣吧,我再給你添五個數,」

他伸出兩個手指頭,急急道:「一千兩怎麼樣?這已經是我購買奇珍物件能動用的最大資金了。」

趙睿:「……」

媽蛋的,原來他剛才說的是五百兩啊,我還以為他說的是五十兩呢,幸好我沒說出來。

不過……一個破鏡子,竟然給我一千兩,他瘋了啊!

他哪裡知道,古人對於稀奇物件的痴迷程度,傳聞,京城的一個王爺為了得到一件兩尺長的紅珊瑚擺件,甚至給出了五百金的天價,可想而知,古人對於稀缺物件的摯愛!

「看來陳掌柜對這面鏡子是真喜歡啊……」

趙睿笑著搖了搖頭,「也罷,既然你陳掌柜誠心想要,那我就便宜賣給你吧,一千兩就一千兩,只是希望小子日後需要陳掌柜幫助的時候,陳掌柜不要嫌麻煩,能給予一定的幫助……」

「一定一定!」

陳掌柜痛快答應,大笑起來,樂的牙花都露出來了。

一千兩買下這面鏡子,他覺得太值了,等獻給老爺,說不定老爺一高興,讓自己當個總管事都有可能!

一想到這個,他就開心不已,對站在一旁侍奉的店夥計說道:「小李子,馬上去慶豐樓準備一桌上好的酒菜,我要款待趙公子!」

「不用麻煩了,在下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今日恐怕沒有時間與陳掌柜閑絮了,改日小子在慶豐樓擺上一桌,還望陳掌柜賞臉前來!」

趙睿心急實驗那個重疊空間,與陳掌柜客套一番后,兩人便交接了鏡子。

本來陳掌柜是打算用「交子」交易的,哪知趙睿不要,說是需要現銀做些事情,於是便讓店夥計搬出兩箱子白花花的銀子,因為搬走不便,又讓店夥計用擔子給挑著,送了回去。

回到家中后,趙睿將兩箱銀子全都搬進了祠堂。

趙睿第一時間,將雙門關閉,而後打開了左門。

頓時,二十一世紀的場景映入眼帘。

「一定要成功啊!!!」

趙睿心中激蕩不已,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隨後,其雙手指天,神色肅穆道:「我要用白銀千兩換取我出去的自由!」

說完,他探手右手,朝前面摸去。

可很快,他再次摸到了那個透明的阻攔牆,仍穿不過去!

「卧槽!不會吧……」

趙睿臉頓時垮了下來。

「難道不夠?」

「不應該啊,都一千兩了,不少了……」

「不會不是金錢吧?」

「可不是性命,又不是健康,還不是金錢,那是啥?」

百思不得其解。

趙睿無力的癱坐在門口,面色呆然。

如果過不去,他就沒有從二十一世紀帶物品過來的可能,如果帶不過東西來,他就沒法賺取錢財,沒錢就無法在三天內把錢還上……

雖然今天的那面鏡子賣了白銀千兩,但他以後可是要在趙家生活的,如果把錢還了,家裡就徹底沒錢生活了,就會被餓死,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

可要是不還,三天後李家的管事就要上門前來要帳,到時該怎麼辦?

想想自己這副偏瘦弱的身子以及老了吧唧的管家,趙睿深深的嘆了口氣,帳,是賴不掉的,必須得還。

可拿什麼還啊……

難不成真要將那百畝水田賣了?

趙睿在祠堂里呆坐良久,腦袋蒙蒙的。

直到管家前來,敲了敲門上的銅環,他這才驚醒,連忙站起身來,問道:「有事兒?」

管家欲言又止。

趙睿:「有話就直說,吞吞吐吐像個什麼樣子!」

管家小聲道:「少爺,宋公子來尋你了。」

「宋公子?哪個宋公子?」

趙睿一點原宿主的記憶都沒有,好多人都不認識,這個名字對他來說很陌生。

「就是前兩年那個因為倒賣私鹽被抄家滅族的宋家,宋員外的小兒子,宋風義宋公子。「

管家嘆氣道:「也不知他宋家到底造了什麼孽,當初宋公子可是咱靈山縣最風光的讀書人,縣上都說他以後很有可能高中成為舉人的,哪曾想,就在他參加科舉的那一年,他爹倒賣私鹽的事情被人告發了,結果他不但沒能參加科舉,還差點被砍了頭,幸好咱大宋有刑不上大夫的律法,不然他宋家就絕後了……」

趙睿心道,原來這裡也是靈山啊,他在二十一世紀生活的地方就是靈山縣城的一個高架橋下面,沒想到來到這邊兒后,地址沒變,也是在靈山。

只是他靜靜的看著管家,沒說話。

他知道,管家肯定不是想說這事兒。

果不其然。

管家猶豫一陣,又道:「少爺,雖然這話本不該說,但為了趙家,老奴覺得還是和您說清楚的好。宋公子雖然是無罪之身,但他如今到底只是個好賭之徒,在縣裡名聲很不好,縣裡的那些公子們生怕被他纏上,影響到自己,如今和他走的近的都是些流氓賴皮,名聲都爛大街了……

少爺,您如果與他走的太近,肯定會受到影響,今年的鄉試可只剩下最後兩個月了,如果你名聲風評不過關,很有可能會被縣裡取消鄉試資格,所以啊少爺,為了您以後的仕途發展考慮,咱真的不能和他有所來往……」

趙睿一臉懵逼。

啥?啥?啥?

鄉試?

我今年要參加科舉?

卧槽!

有沒有搞錯啊!

我都還啥都不知道呢,參加個毛的科舉啊!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