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的分身是鬼差下載
  3. 我的分身是鬼差
  4.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又見安於雪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又見安於雪

作者: |返回:我的分身是鬼差TXT下載,我的分身是鬼差epub下載

假期被減,不論是哪個做員工的都不會情願。

可無奈是老大的命令,再加上秦明也清楚目前的情況,的確沒有表面那般平靜,所以只好妥協。

誰叫他們是守夜人呢。

蘇雅無精打採的趴在會議桌上,美眸一會看看秦明,一會瞅瞅毛小雄,滿臉的不情願。

她剛剛聽到又有三天假期時,可是已經悄悄在心底規劃好了遊玩計劃的,現在就隨著朱守正一句話,泡菜湯了……

秦明探出纏滿繃帶的手掌,輕輕摸了摸女孩的秀髮,安慰道,「有一天假就不錯了,看見他們沒?」秦明指著慧染和慧聰。

蘇雅疑惑的順著他所指,看向兩個大和尚。

「我猜他們一天假都沒休過呢。」

蘇雅更疑惑了,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盯著慧染和慧聰看個不停。

「為啥。」

秦明悄悄附在女孩耳畔,小聲道,「因為他們要普度眾生。」

說完,傲然抬頭,抬抬胳膊蹬蹬腿,驕傲道,「咱們就牛了。」

「牛啥。」毛小雄就坐在秦明身側,所以兩人的悄悄話他都聽得一清二楚。

「咱們要兼濟天下。」

「兼濟天下?」

「你倆傻啊,今天發工資,當然要去花錢了。」秦明寵溺地拍了拍蘇雅的小腦袋。

只不過他那雙纏滿繃帶的手臂,看起來極其滑稽。

「哎呀,你不說我都忘了,能發多少錢?」蘇雅急迫地問道。顯然提到花錢這件事,作為女人的她主動聯想到了購物玩樂。

毛小雄閉眼掐指算了片刻,嘴角緩緩勾起一抹神秘的笑容。

「秦明應該是……」

他這面剛要裝x,忽然一道從天而降的聲音打斷了他。

「下面開始念工資表哈。」

朱守正手裡握著一張表格,站在最前方說道。

毛小雄,「……」你不給假期也就算了,連裝x的機會都不給嗎。

發工資的時刻總是令人心情愉悅的。

不過僅限於守夜人三組。

因為只有秦明仨人兒過著普通人的生活,需要錢。

慧染慧聰不用說,正正經經的出家人,平日里根本不花錢,住在機密室分配的別墅,吃著機密室的食堂,所以朱守正念工資表時,人家乾脆閉眼誦經。

神父和修女就更厲害了,老爺子眼皮都沒眨一下,兩眼一閉。

「捐了。」

然後就剩秦明三人尷尬的歡呼了幾聲……

「額……」看著不食人間煙火的幾位同事,秦明尷尬地摸了摸鼻子。

「好了,以上便是靈異案件調查科的工資,稍後財務會打到諸位的工資卡上。」朱守正嘴角含笑道。

說完還特意看向秦明,幽幽道,「小秦啊,要不你們也捐了?」

「不,可,能。」蘇雅一字一頓道。隨後直接抱住了圓滾滾的秦明,如同護著自己的小金豬一般,警惕的甩給朱守正一個兇狠的眼神。

朱守正當即被瞪了個激靈,緊忙道,「開玩笑,開玩笑的哈。」

咚咚!

連續兩聲敲門聲,引起了屋內眾人注意。

林依依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前,「室長,人帶來了。」

「嗯,依依你先去忙吧。」朱守正揮手道。

隨後,一個令秦明三人不寒而慄的身影映入眼帘。

安於雪弱弱地步入會議室。

一襲艷紅色風衣嬌艷如血,及腰長發披散在肩,額前那朵殷紅的奇異花紋煞是惹眼。

「卧槽!」毛小雄不假思索的取出桃木劍,夾在腋下,嘴裡還叼著一沓符紙,警惕地注視著安於雪。

看樣子若不是傷勢未愈,這裡又是機密室內部,恐怕早就衝上去了。

呯!

一聲槍鳴,響徹偌大的房間。

蘇雅最直接,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安於雪果斷開槍。

黑霧子彈攜帶著呼嘯的勁風,直逼門前略顯慌張的女孩。

眼看著黑霧子彈便要來到安於雪面前,女孩驚慌失措地後退兩步,忽然子彈在到達她身前三寸時嘎然而止,停頓在半空。

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控制住了它們。

神父嘴角含笑起身,來到安於雪面前,揮手驅散了黑霧。

秦明眉頭緊鎖,見蘇雅還要開槍,按住了女孩的手。

「先別妄動,它不可能闖入機密室內部。」

雖然他也很疑惑,但這裡是哪裡?

機密室,以驅除鬼物為己任的特殊部門,怎麼可能放任地府鬼將闖入。

「室長。」秦明看向朱守正,清亮的眼眸於瞬間變得漆黑一片,瞳孔也在同時消失不見。

他不了解當前的情況,但他知道一點,就是眼前的這位看似柔弱的女孩讓他和蘇雅死了一次。

「小秦啊,先不要激動,你再仔細看看,她是陰魁嗎?」朱守正笑道。對秦明三人的過激行為毫不在意。

「陰魁的意識被我驅除了,她現在是安於雪。」神父解釋道。

秦明三人聞言,相互對視一眼,半晌,在確定對方身上沒有任何鬼氣之後,各自解除戒備。

倒不是說他們反應過激,實在是安於雪那張臉,留給他們太多的心理陰影,短時間內很難消除。

「你們的反應我可以理解,但也別嚇到新人不是,當時她的所作所為完全受陰魁的控制,所以不要遷怒於人嘛。」朱守正耐心的勸解道。

「室長,道理我們懂,但心理陰影不是短時間可以消除的,生死交界里發生了什麼,想必您也清楚,我們是死過一次的人了……」秦明收回看向安於雪的目光,坐回原位,神情苦澀道。

「對,對不起……」安於雪站在門邊,身體不自然的抖動,看起來極為害怕。

秦明無奈地擺擺手,「不用道歉,就如室長所說,你的所作所為是受陰魁控制的,所以換一個想法的話,其實傷我們的不是你。」

不過雖然嘴上俄催說著,但秦明還是過不去心裡那道坎,不止他自己,毛小雄和蘇雅同樣如此。

「你看這不就過去了嗎,來來,不用害怕,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便是新同事安於雪,暫時編入慧染的守夜人二組。」朱守正笑著介紹道。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