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逆劍狂潮下載
  3. 逆劍狂潮
  4. 第一把八十七章 基礎劍經十八式

第一把八十七章 基礎劍經十八式

作者: |返回:逆劍狂潮TXT下載,逆劍狂潮epub下載

魏凌岳對於陳寒安的表現並沒有多少失望,本來就沒能想著陳寒安可以回答上來。

陳寒安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端詳著手中那一根再普通不過的長棍,好像陷入了沉思,魏凌岳也只是靜靜的待在一旁看著他!心中暗暗思量!

很好,這樣一來,這個我是用劍高手的形象便已經在陳寒安的心目中樹立起來了!畢竟能夠問出來這麼高深的三個問題。一看就是了不起的劍道大家!嘿嘿,到時候再將基礎劍經傳授給他,偷偷增加一些高深的劍法,這樣一來,你陳寒安又學劍心切,我說這是悟自石碑的神秘劍法,你自然會深信不疑!

哦嘿嘿嘿…魏凌岳,你可真是個天才!

想到這裡,魏凌岳的嘴角微微上揚,似乎有些得意。

就在這個時候陳寒安開口打斷了魏凌岳的思緒:「魏師傅,你說的這幾個問題,後面的兩個我都不知道答案,甚至連什麼意思都搞不明白!不過我會記住這兩個問題的,等我將來長大一些了我就去尋找這兩個問題的答案,但是第一個問題我知道答案。」

聽聞陳寒安的話后,魏凌岳眼神一凜:「哦?那你說說,你為何學劍?」

陳寒安手拿木棍,對著魏凌岳嘿嘿一笑道:「以為我喜歡啊!」

魏凌岳點點頭繼續問道:「然後呢?」

「然後,然後沒有了啊?」陳寒安有些迷茫和疑惑,難道自己回答的不對么?

「就這麼簡單?你想要學劍只是因為你喜歡它?」

陳寒安理所當然的點頭說道:「是啊!我喜歡美食就去吃,喜歡玩耍就去翻山越嶺的玩耍,喜歡江湖就跟著暗邛哥哥他們一起遠離家鄉,遊歷四方!我喜歡劍便糾纏著魏師傅讓您教我劍法咯。」

魏凌岳望著陳寒安一副理所應當,理直氣壯的樣子,心中微微泛起波瀾,眼中光彩閃爍不止!他沒來由的想起來了自己第一次見到屬於自己的第一柄長劍的時候歡呼雀躍的模樣,沒來由的想起來了第一次被自己師傅手把手教劍術劍招的時候激動難耐的心情,自己好像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如今的自己手中握著劍,好像就是為了追求更高的劍道。好像就是為了用它來夠來爭取一些更多的東西。比如名聲、掌聲、稱讚、俠名。這幾年自己過的好像越來越累,自己手中的劍也變得越來越沉,竟然全然沒有了剛開始練劍的時候那一種激動歡喜的心情。他恍然大悟,剛開始的時候自己是想要握住劍的。而現在他卻是在追求一些劍之外的東西,想要通過握住劍來握住更多的東西,現在想起來應該是本末倒置了!劍本身就是件無論劍術劍招還是更高的劍道都是劍所賦予他的東西。

魏凌岳先是緩緩閉上眼睛,然後再緩緩睜開了眼睛。他對著陳寒安輕輕彎腰一拜,然後開口說道:「我們開始練劍吧。」

陳寒安連忙歡呼雀躍的圍著魏凌岳轉了一大圈:「好啊好啊,你是不是要教我絕世劍法??」

魏凌岳望著滿臉興高采烈模樣的少年郎,他想起了幼時自己練劍的模樣,一般無二。

他微微搖了搖頭,對著陳寒安說道:「萬丈高樓平地起,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現在不會教你什麼絕世劍法,根基不穩再好的劍法也是空中樓閣!所以我現在改變注意了,我只教你基礎劍經,學不學?」

陳寒安毫不猶疑,絲毫沒有因為學不到絕世劍法而惱怒不忿,他急不可耐的對著魏凌岳笑著說道:「學學學,怎麼不學,多謝魏師傅授劍!」

魏凌岳手中木棍輕輕一揮,對著陳寒安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基礎劍經很簡單,也很複雜繁奧,它即是天下劍招的起源,也是天下所有劍客登頂的基石!就像是天下讀書人想要修行經典典籍的第一步就是習得所有的字詞~!」

魏凌岳一邊緩緩講解著一邊緩緩觀察著陳寒安的神情,發現陳寒安並沒有絲毫的不樂意之後,暗暗在心中點了點頭,然後繼續為陳寒安講解道:「基礎劍經分為兩個大綱,便是基礎劍招和基礎劍步!今天我便先給你講解一番基礎劍招!」

「刺劍、劈劍、掛劍、撩劍、雲劍、抹劍、絞劍、架劍、挑劍、點劍、崩劍、截劍、抱劍、帶劍、穿劍、提劍、斬劍、掃劍!這就是基礎劍經上面所記載的劍招十八式!這劍招十八式包含了劈、刺、點、撩、崩、截、抹、穿、挑、提、絞、掃等劍術,可以說是這十八招基礎劍招已經將浩如煙海的萬千劍術給全部囊括在一起!所以說,萬變不離其宗,今日我就先教你這十八式基礎劍招!」

魏凌岳看著陳寒安問道:「你感覺如何?」

陳寒安拿著小木棍,嘿嘿一笑道:「我感覺可以,不過魏師傅,劍招我理解了,劍步又是什麼呢?」

魏凌岳經過短暫的思考之後對著陳寒安仔細的說道:「咱們知道拳有拳樁拳架,那麼劍也有劍步劍樁!無論是拳樁拳架還是劍步劍樁都是為了發揮出來拳法和劍法更高層次的威力!不同的劍招對應著不同的劍步,如今江湖上盛行的幾門劍術都有相對應的劍步來發揮處來劍術的最大威力!比如說青蓮劍相對應的青蓮劍步、三才三合劍相對應的三才步、雲龍劍的雲龍步,還有螳螂劍、通背劍、醉劍、宣化劍、七十三劍、龍形劍、奇門十三劍、白虹劍、純陽劍、七星劍等等劍術都有自己相對應的配套劍步!一套劍術有無劍步相對應可以說是相差甚遠!」

陳寒安眼中閃過明亮的神色,「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呢?可是到底有什麼效用呢?魏師傅你要不給我展示一下吧?」他充滿期待的望著魏凌岳。

魏凌岳無奈的搖了搖頭,「好吧,我且為你示範一下十八式基礎劍招之中的刺劍,有無對應劍步的區別在哪裡,你可以清晰地感知到兩者的差別在哪裡。」

他說著揮手示意陳寒安站直身體不要阻擋,然後站在陳寒安三步之外,手中長棍伸直之後,手臂緩緩收縮一半,然後猛然兩步快速跨出!臂與木劍一瞬間崩成一直線,力達劍尖猛然刺在陳寒安的胸膛之上!

砰的一聲悶響,陳寒安蹬蹬後退兩步,揉著自己的胸口對著魏凌岳齜牙咧嘴的嘿嘿一笑:「我可是一點力量都沒有動用哦。魏師傅!」

魏凌岳淡淡嗯了一聲,「站在那裡別動,你再感受一下接下來的這一劍!」他說著提劍後退一步,依舊還是和陳寒安保持著三步的距離!

和方才的起手式一模一樣,魏凌岳的手臂緩緩舉起手中長劍,齊於胸前,然後緩緩收縮,緊接著雙腳發力在三步之外猛然刺向陳寒安,一步邁出,陳寒安並無發現和之前有什麼不同,但是他發現魏凌岳邁出第二步的時候已經是後背對著自己,還沒有等陳寒安反應過來,魏凌岳已經如同一縷清風,木棍長劍先是猛烈旋轉半周,然後從他的腋下猛然刺出!疾風呼嘯響起,陳寒安一動不動,他想要用肉體來直白的感受一下這兩者的區別在哪裡!

然後下一刻,陳寒安哇的一聲,禁受不住直直陶倒飛出去,噗通一生重重的摔倒在四五步之外的雪地之上!

魏凌岳收劍,上前一步將陳寒安拉了起來,笑問道:「感覺這兩劍有何區別?我可都是用的一樣的勁道!」

陳寒安咳咳咳嗽兩聲,揉著自己的胸膛艱難的嘿嘿笑道:「的確有很大的區別!力道不僅更大,而且衝擊力和穿透力還有爆發力都要強上不少!」

魏凌岳點點頭不置可否,而是接著說道:「接下來你可以用手中木棍嘗試阻擋我的木劍,不過只能動用一成力量。」

見到陳寒安點了點頭,魏凌岳重新回到原處站好然後筆直一劍迅猛刺向陳寒安的胸前!陳寒安神情凝重,看準時機將手中木棍猛然提起,自上而下將呼嘯而來的木棍給啪的一聲擋了下來!

魏凌岳也不和陳寒安多做糾纏,一個縱跳向後拉開了和陳寒安的距離,然後淡淡說了一句:「再來!」

陳寒安點頭不語,只是身體微微前傾,顯然是想要全力以赴,應付魏凌岳接下來的進攻!

魏凌岳沒有絲毫的停留,仍舊是和第一次一樣,一個轉身後刺刺向了陳寒安的胸膛!

陳寒安冷哼一聲,眼中的那根長棍快速放大,他卻是絲毫沒有慌張,手中長棍猛然自作向後揮了過去,想要將疾刺而來的木棍給打到一旁去!

啪的一聲,兩棍交擊!

但是這一次,陳寒安沒能如願以償的將魏凌岳手中的長棍給盪開,反而是感覺到一股沛然巨力從魏凌岳的棍子上傳了過來,將自己的長棍給猛然盪開的同時去勢不止的刺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蹬蹬後退兩步的陳寒安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他仔細沉思了片刻之後,對著魏凌岳沉聲說道:「再試一遍」

「好!」魏凌岳只有一個字。

。。。

陳寒安不服氣的使了三四次,發現自己真的是很難擋下來魏凌岳的這一記背刺,最好的情況也就是卸下大半力道,讓自己勉強後退半步而已!

陳寒安不再提出繼續之後,魏凌岳便也停了下來,手中長棍負后,對著陳寒安緩緩說道:「劍術雖多,十八招卻足以囊括,不過劍步卻是浩瀚如煙海星辰,沒有辦法完全概括下來,只不過百分之八十的劍步大都附和四象六合、七星八卦之勢!等你練習的多了就能舉一反三,你要記住了以後劍術可以傳授與人,劍步卻是不要輕易外傳!」

陳寒安對著魏凌岳抱拳一拜:「放心吧魏師傅,我記住了!」

「好,那接下來我就教你十八式基礎劍招之中的刺劍!你且站好,我再刺你幾劍你好好體會其中的不同!」魏凌岳手中木劍緩緩一搖,示意陳寒安重新站好!

陳寒安臉色猛然垮了下來,苦著臉說道:「魏師傅,咱們剛不都試驗過了嘛?」

魏凌岳看著陳寒安露出來一個怪叔叔一般的笑容:「那不一樣,方才只是平刺和后刺,接下來你還需要體會上刺、下刺、低刺、探刺還有斜刺、倒刺等等!!」

陳寒安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一邊緩緩揉著還在隱隱作痛的胸口一邊可憐兮兮的問道:「那我能用木棍格擋么?」

魏凌岳露出一口白牙,嘿嘿一笑:「第一輪當然不能格擋!」

陳寒安狠狠一咬牙:「哼,來就來,我陳寒安陳大俠可是要成為江湖大俠的人呢!這點苦頭還是吃的起的!」

「嗯~!」

「啊~~!!」

「噢~~~!!!」

。。。

下了很久的大雪,停了不到一日的時間,又開始緩緩飄了起來,而經過一上午的摧殘之後,面目全非的陳寒安一邊大口大口的扒拉著大碗之中的飯菜一邊望著從太歲山小路上飛奔下山的一堆十餘人鑄劍山莊的劍師,眼中滿是好奇神色。

這十餘人身穿漆黑長袍,袖口綉有銀劍的山莊弟子在為首一名名為慕容飛的頂尖二流的高手的帶領下對著坐在石碑旁正大口吃飯的魏凌岳和陳寒安見了一禮后,便帶著一眾手持長劍的山莊弟子快速沒入林海雪地之中消失不見。

陳寒安一邊吃著香噴噴的飯菜一邊對著正在收拾早上遺留食盒的雀斑少年問道:「柳河,這些都是你們山莊的人么?他們這是去幹什麼呢?」

柳河一邊麻溜的將兩人早上的食盒收拾乾淨拿在手中一邊笑著說道:「當然是我們山莊的人啊。這些師兄師姐們是外出執行冬雪試煉的任務呢!這已經是第三波了,估計是今年年後的最後一波了,哎,要不是我修為太低,我也想去外面看看。整日待在鑄劍房裡面實在是太過枯燥了!」

魏凌岳對著柳河微微一笑:「這能怪誰,天天晨練,晚練就屬你最調皮搗蛋不肯吃苦,現在羨慕起來你的師兄師姐們了?有什麼用,你一個小小不入流的傢伙,連三腳貓的功夫都沒有,還想出去闖蕩江湖。」

柳河不屑的咧咧嘴說道:「咦~魏師傅可不是誰都像你一樣武姿超群,睡覺都能漲境界!我資質平平,也沒有什麼闖蕩江湖做大俠的想法,我頂多就有那麼一點羨慕。」他說著將雙指裂開一條縫隙:「就這麼一點。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名打鐵匠,最好能像魏師傅一樣成為一名厲害的鑄劍師!!」

魏凌岳呵呵一笑:「江湖多姿多彩,漂亮風流的美嬌娘,英氣絕美的女俠還有兒女情長黃金萬兩!你就真的一點都不動心?甘心一輩子窩在太歲山上做一個不為人知的小鐵匠?」

柳河上下嘴唇迅速顫抖了幾下,最後蹲在地上隨手撿起一根小木棍,一邊扒拉著地上的泥雪一邊有些垂頭喪氣的說道:「動心肯定是動心的,不過沒那個命,江湖險惡,無福消受。。。」

陳寒安望著柳河愁眉不展的模樣,快步上前蹲在柳河對面:「咦,這有啥,江湖有我陳寒安陳大俠,什麼江湖險惡,都不是事!這樣吧柳河,你認我做大哥!等我武動高強的陳寒安陳大俠先去替你走一趟江湖,探探這江湖水到底有多深,然後我給你寫一份江湖地理志,就叫《陳大俠遊記》!到時候我會把那個地方危險那個地方最好玩那個地方的東西最好吃,哪裡有漂亮姑娘,都給你寫到遊記裡面,到時候我寄給你,你就可以拿著這本江湖秘典去闖蕩江湖了!嘿嘿,如何?」

他一邊說著,一邊對蹲在地上的雀斑少年郎擠眉弄眼,柳河看了陳寒安一眼,突然咧嘴一笑:「那感情好,柳河多謝陳寒安陳大俠!」

陳寒安哼了一聲,用一隻眼睛斜瞥著柳河:「得叫陳大哥,現在你已經是我的小弟了!!」

柳河本就是逢場作戲,配合陳寒安的,畢竟是山莊的客人,修為又比自己高,自然做戲做全。他便站起身來對著陳寒安左手搭在右手,抱拳行了一個規規矩矩的江湖禮儀:「好,小弟柳河以後闖蕩江湖就仰仗陳大哥了!」

陳寒安終於有了自己的江湖勢力,他嘴都樂的攏不住,一邊嘿嘿笑著一邊對自家小弟擺手說道:「哪裡哪裡,客氣客氣~~」

魏凌岳只是呆在一旁,嘴角噙著笑意,並不說話,看著已經稱兄道弟的兩個人在哪裡胡亂的侃大山!

等到陳寒安的虛榮心被滿足的差不多了之後,才招呼陳寒安過來繼續練劍。

「柳老弟,此番你返回太歲山鑄劍山莊,路途艱險,玩玩小心,此次一別,你我晚上再見~!」陳寒安抱拳,豪氣干雲~!

柳河面不改色,「青山不改細水長流,陳大哥,你且在這裡潛心修鍊,小弟晚上再來!」

等到柳河的身影快速消失之後,陳寒安才意猶未盡的轉過身來,然而陳寒安剛剛轉身過來,便被魏凌岳猝不及防的一棍子劈在身上!

陳寒安完全沒有防備,被這勢大力沉的一棍子給一下子劈的一個踉蹌,跌坐在地上!

魏凌岳拿著木棍,冷冷一笑:「江湖險惡,陳大俠,你不好好修習劍法,將來怎麼幫你小弟闖蕩江湖?」

陳寒安嘿嘿一笑,就要站起身來:「魏師傅刺劍我已經學得差不多了,接下來你要教我什麼劍?」

啪!!!

魏凌岳收回木棍,望著重新癱坐在地上雙手捂著腦袋的陳寒安,笑著說道:「劈劍!」

他無言以對,揉著頭頂腫起來的一個大包:「還是不能還手么?」

「當然不能!!」

啪!

啪!!

啪啪啪!!!

。。。

陳寒安盯著一個豬頭臉,「魏師傅,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劈頭蓋臉了。。。」

魏凌岳呵呵一笑:「很好,看來你已經悟到了劈劍的精髓,接下來你可以用手中的木棍嘗試著阻攔我了,不過老規矩,不準動用超過自身一成的力量!還有,盡量使用我上午教你的刺劍!」

陳寒安咧嘴,疼的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后,才將手中長劍一揮,「好,來吧,陳寒安陳大俠再次,請指教!」

啪~!

啪啪~!!

啪啪啪~!!!

陳寒安疲於防守,剛開始的時候,他嘗試著只用自己習得的刺劍來防守魏凌岳劈頭蓋臉而來的兇猛攻擊,但是他發現魏凌岳的攻擊自己那一點都不熟練的蹩腳刺劍根本就沒有辦法應對,短短的一刻鐘就被木棍劈的渾身發麻,他終於忍不住開始使用自己自創的瘋魔劍法,一頓咿咿呀呀下來,總算能夠將十之三四給格擋下來,偶爾福至心靈的一記刺劍甚至還能破開魏凌岳的防禦,反攻向魏凌岳!

短短的一個下午的時間,陳寒安不知道身上挨了有多少棍子,但是效果也算是不錯,刺劍和劈劍兩個幾處劍招已經掌握的七七八八了,偶爾還能將兩個劍招流暢地結合起來,對於魏凌岳的凌厲攻勢也能夠防守下來一大半!陳寒安自己對於自己的變現還是比較滿意的,他卻是不知道魏凌岳此刻心中的震撼之情!

魏凌岳作為淬鋒山莊公認的最具修劍資質的習武天才,那也是用了整整兩天才將刺劍的真正精髓給掌握住,刺劍如虹,劍平力涌直達劍尖!而如今這個傢伙這才不到一天就已經將刺劍和劈劍的精義掌握的七七八八了!而且這還不是一個基礎劍招,而是兩個基礎劍招!這樣算下來的話,他的習劍天賦豈不是自己的數倍之高??

魏凌岳坐在石碑前面,轉身望了望目不轉睛盯著石碑的陳寒安,心中百味陳雜。自己沒有修行天賦都算了,連習劍天賦也不如這個小傢伙,這個時候他甚至心中泛起了一個念頭,會不會連參悟石碑這個傢伙也要走在自己的前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