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真不是良民下載
  3. 我真不是良民
  4. 第174章 新官上任亂點火

第174章 新官上任亂點火

作者: |返回:我真不是良民TXT下載,我真不是良民epub下載

「嵐嵐,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替我著想,但你想啊,你爹是怎樣一個人,你比誰都清楚吧?你找他商量,他肯定會急眼,對吧?」

張大蠻雖然心裡感激秦嵐的窩心,說實在,在這種情況,能夠體會到他心情的,還真是窩心,比貼心小棉襖都還暖!

但是,他也清楚村長家庭的情況,所以,他還是不想讓秦嵐為難,更不希望因為這個事,和村長鬧僵,這以後的路,還長著呢。

秦嵐心更亂了,為什麼會這樣?越是望著張大蠻那雙溫情火熱的眼睛,她越是心湖泛起無盡的漣漪。

張大蠻啊張大蠻,你知道我內心的糾結嗎?要是你不是琳丫頭喜歡的人,那該多好呢!

「行吧,那我不管你了。」秦嵐口是心非,一擺手,「我去干農活了。」

此時的她,可以說是慌不擇路,奪路而逃,再和張大蠻聊下去,她怕自己露出破綻,所以,離開是最好的解脫。

望著秦嵐遠走的背影,張大蠻亦是深呼吸一口氣,這位大姨子變了,那個辣妹子的溫柔竟是這般迷人……

也不能多想,然後背著桑葉,往家裡回去。

……

石窠村中心小學。

驕陽烈日,炙烤著這一片神聖的土地,這些時日,身為校長的秦琳,規劃好了興建教學樓,請了匠人,開始動土動工。

新建的教學樓就在改建的舊倉庫旁邊,用石灰粉畫好地基的線,工人們開始挖土,刨開地基。

像石窠村這樣的山區,石材是最為方便的,從不遠處的山腳,搬運一些石頭,用碎石機將石頭碾碎,成為沙子。

再用水泥、水之類的,攪拌成水泥漿,這就是最為簡單常見的水泥砂漿建築。

「這是誰允許你們動土建的?經過村委同意了嗎?」

本來和諧的校園,一派動土動工,熱火朝天地開始建教學樓,卻是被這麼一聲極為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平衡。

一位地中海的禿頂中年男人,穿著一身灰色西服,腳上一雙鋥亮的皮鞋,嚎著嗓子,指指點點,訓斥著那些勞作的工人。

他,田華雄,新任石窠村村支書,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第一把火,直接燒到了石窠村中心小學的教學樓新建工程!

別看他一張標準的國字臉,官威卻是不小,紅著臉,粗著脖子,嚎嚎嚷嚷的。

自從村支書向國元落馬關進監獄后,村支書職位空缺了一段時間,這田華雄迎來了春天,上任成了新一屆村支書。

田華雄原本是村民小組組長,當了差不多一輩子的組長,指望著職位晉陞,根本就沒有希望。

本來村長秦振華、村支書向國元幾乎是不會有什麼變動,儘管向國元行為極為不檢點,但像石窠村這樣的地方,也沒有幾個願意當幹部。

所以,每次選舉,走流程式的選舉一趟,最終,還是會選秦振華、向國元。

而向國元違反亂紀之後,田華雄的機會就來了,成為了新任村支書。

要說田華雄,也並不是什麼好鳥,他是石窠村中心小學前任教導主任田良的親哥。

田良被抓之後,田華雄也是很抓狂,恨透了張大蠻、恨透了村長秦振華、恨透了新任校長秦琳。

可以說,田華雄是帶著怨氣,上任了村支書。

承包興建教學樓的,是村裡的徐沛,這徐沛搞工程還是有一套,幾乎石窠村乃至於周圍的村屯,從房屋建築、到公路修建,他幾乎都有這方面的承包。

所以,遇上田華雄這樣的官員,他還是很客氣,從工棚里鑽出來,笑盈盈地走上前去,從衣兜里掏出一包紅塔山,取出一根煙,雙手畢恭畢敬地遞上去,「喲,原來是領導來視察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領導請抽煙!」

田華雄鼻孔朝天,「哼」了一聲,瞟都沒有瞟徐沛一眼,打著官腔問道:「徐沛,你就是承包蓋建的老闆?」

「是是是……」徐沛點頭哈腰,連忙答道,「領導,請多關照、多關照……」

田華雄冷不丁地瞪著徐沛,厲聲訓斥道:「關照?徐沛,你好大的膽子,難道你不知道,這塊地是隸屬於村委的嗎?是誰准許你動土的?有村委的文件嗎?」

天地良心啊!

在村一級蓋建教學樓,這些手續通常也沒有那麼複雜,打過招呼,村長秦振華同意了,就可以蓋建了。

再說了,這也不是公家土地用來私建啊,怎麼就不行了?

田華雄這一質問,把徐沛都給整蒙圈了,他做過大大小小的工程,包括給村委里的基建,什麼時候村委變得這麼官方了?

一個大寫的懵逼,讓徐沛無言以對,支支吾吾半天,「那個,領導啊,我也是徵得村長同意,還有校長,他們都是允許的,所以,我承包下來,才開始動土的,工期比較緊,所以……」

「徐沛啊,你給我說,工期緊?你就可以違建嗎?趕緊將這些工人給我攆走,停止動土!」田華雄毫無商量餘地的怒斥著。

那官架子一端起來,他就是老子高高在上,勒令徐沛停工!

徐沛沮喪著臉,擠出勉強的笑,「領導,這恐怕不太好吧?停工會耽誤工期啊,我……也沒法交差啊!」

「放你娘的狗屁,現在是我說了算,叫你停工,你就停,你是不是不想幹了?」田華雄暴怒得罵了起來。

徐沛想了想,「領導,這件事,還是得和村長請示一下,還有秦校長……」

「徐沛,誰給你的權力啊?難道老子堂堂的村支書,還比不上這狗屁學校的校長?你特么是不是腦子長到豬屁股上去了?立即、馬上給我停工!」

徐沛無奈之餘,只好一招呼,對著那些正在地基里挖土的工人,喊了一聲:「大家都先別幹了,停工、停工……」

有工人從地基土坑裡躥了出來,手裡還抓著鋤頭,瞥了一眼田華雄,「徐老闆,什麼意思啊?說停工就停工?今天我們都出工了,工錢怎麼算?」

徐沛還沒發話,田華雄怒視著這名工人,大吼一聲:「什麼他媽工錢怎麼算?你們這是違建,哪來的工錢?都他媽趕緊滾蛋!」

「領導!」徐沛還是維護這幫工人的,「話不是這麼說的,我們承包工程,不也就是討個活計……」

「閉上你的鳥嘴,你們這群刁民……」田華雄火冒三丈,唾沫橫飛,臭罵了起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