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致未識之神I淡墨櫻之歌下載
  3. 致未識之神I淡墨櫻之歌全文閱讀
  4. 戲中戲,影后影 第四十一章 漸近的心

戲中戲,影后影 第四十一章 漸近的心

作者:破庵陽遙

?  「哎呀~!」顧忘川頹廢地撲倒在床上,感覺整個人都一瞬間陷進了鬆鬆軟軟的床墊之中。眼皮沉沉的,黑暗之中的眼球有點酸澀。屋外傳來水流拍擊瓷磚的聲音,縈嵐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我要去洗澡,」縈嵐走進屋子站在他身後,「待會你也洗洗吧。」
  「好……」顧忘川有氣無力地答道。
  「正好,趁我洗澡的功夫,你先把飯做了吧,有點餓了。」說著,縈嵐轉身走出顧忘川的房間,留下一路腳步聲和關門的「咔嚓」聲。
  雖然得到了「房東」的新指示,但顧忘川仍然一動不動地趴在床上,現在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趕緊洗個澡然後倒頭大睡,哪裡還有力氣做飯呢。
  「你說我搬進來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啊?」顧忘川向銀瞳抱怨道。
  銀瞳倒是不以為然:「活該,寄人籬下就得替人幹活,受著吧。」
  「說的是……」顧忘川笑了一下,掙扎著爬起來,一搖一晃地走出了卧室,留下一個扭來扭去的極不情願的身影。
  縈嵐站在水中,揚起臉來讓淋浴器里的水傾灑在自己的臉上,周圍熱氣騰騰,給人十分愜意的感覺。她迷人的曲線和白皙的皮膚就潛藏在水汽之中若隱若現。
  閉上眼睛的她回想著這一次的任務,心中還有些震顫。兇惡而沒有理智的異族怪物、口噴綠焰的三頭狼、蟲王遮天蔽日的巨大身影、月玲縹緲近乎虛無的身影。
  執行了這麼久的任務,這估計是白狐受傷最嚴重的一次了吧。她這麼想著,反正他可以迅速復原,根本就不需要擔心。
  但他所謂的雙倍傷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他的能力,即使是掌握我們全部信息龍老大也只是一知半解,太過於神秘。
  但是最讓她感到驚訝的應當是顧忘川,與他相識這麼久,從一開始單槍匹馬殺死怪物到後來與白狐打得不相上下,再到後來單挑新型戰鬥機器人,他的每一次戰鬥都令人眼前一亮,一次又一次刷新隊員們對他的認識。
  而這一次,他抵禦住的不再是人,而是神。
  他左眼的銀色光芒,對她來說就像是一種安全的信號。在她眼中,只要那銀色的光芒不滅,顧忘川就有能力挑戰任何人。而且,他戰鬥時的樣子與平時簡直判若兩人——果斷、狠毒,身上纏繞著連星辰都避之不及的暴戾。
  但他多麼溫柔啊,與他相識這麼久了,從沒見他對自己發過火,他總是微笑著,保護著自己,從沒有想過逃避,從沒有想過放棄。
  想到這裡,縈嵐的嘴角不自覺地向上揚了起來。
  下一秒,一個聲音忽然打破了她的思緒。
  「你必須聽從我的安排。」
  「難道……我喜歡上顧忘川了?」自言自語,縈嵐睜開眼睛看著自己的雙手。這麼長時間了,她從來沒有好好思考過這個問題。
  「如果沒有這雙手……」縈嵐靜靜地站在浴室中,緩緩流下的熱水與她眼角的液體摻雜著淌下,水聲掩蓋住了語氣中的沮喪。
  「也許,就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
  顧忘川默默地看著聯絡儀,滴滴聲不斷傳來。
  「喂?」王路有些疲憊的聲音傳了過來。
  「王路?」顧忘川把手機放到耳邊,輕聲喚道。
  「忘川!!」剛剛的疲憊瞬間消失,王路又驚又喜地喊道。
  「你小子跑哪裡去了!那天晚上我去找你結果……」
  顧忘川打斷他急促的叫喊:「我知道,我都知道,你現在怎麼樣了?」
  「我剛出院呢,」王路恢復了平靜,「回去之後發現你不在了,而且屋裡還有打鬥的痕迹,我還以為被打劫了呢。你在哪呢?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什麼時候回來?」
  「啊,」被這一串的問題給搞得有些措手不及的顧忘川撓撓頭,不知道怎麼回應他。
  「那天晚上發生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我可能再也沒法回去了。」
  「啥?!」王路又一次喊道,「難道你被綁架了?我來追蹤通訊信號!」
  「不不不,」顧忘川哭笑不得地制止了王路,「我不是被綁架了,反正你不用擔心就是。編輯我自然會應付的。」
  電話那頭,王路沉默了好久。
  「王路?」見王路不說話,顧忘川問道。
  王路開口了:「行,只要你沒事就行。」
  「呃……嗯。」顧忘川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要是在那裡呆夠了就回來吧,」王路變了語調,輕鬆地說道,「大門為你打開~!」
  顧忘川笑起來:「好啊。」
  ……
  白狐坐在屋裡,窗帘將大片的陽光擋在了窗外,屋內陰暗而靜謐,只有一絲絲的陽光照進來,灰塵在陽光下顯露身形,輕盈地飛舞著。
  「好痛啊……」捂著自己的胸口,白狐無奈地微笑著,身上似乎在輕微的顫抖,一絲冷汗從他的鬢角滑下來。
  衣服被擱置在床邊,白狐的後背上那些一直蔓延上胸口的紋身似乎是在黑暗中慢慢跳動,恐懼的氣息濃重而壓抑。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呢?」白狐有氣無力地癱倒在床上,盯著天花板。
  忽然,聯絡儀串來震動聲,在桌子上慢慢輕輕騰挪。
  白狐起身,慢慢走過去。
  是龍敖。
  「喂老大,」白狐接通聯絡儀,「什麼事?」
  「你的刀壞了吧,」龍敖沉穩的聲音傳來,「來一趟辦公室,順便跟你布置新任務。」
  白狐無奈地搖搖頭:「哎呀,新刀我要,任務我不要!」
  「是嗎?本來還以為你想去中東玩呢,那算了。」龍敖裝出一腔惋惜的口氣,「那我就讓縈嵐和顧忘川去吧。」
  「誒誒誒!等等等等!」白狐猛地打斷龍敖的話,「是要去中東玩嗎?我去我去。」
  「那我在辦公室等你。」
  放下聯絡儀,白狐走到床邊拿起衣服,一邊把胳膊伸進袖子一邊轉身朝門口走去。
  ……
  身著純白色短袖和黑色熱褲的縈嵐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從浴室里走出來,顧忘川癱在沙發上,面無表情地看著電視上的人張牙舞爪。陽光透過陽台的巨大落地窗和玻璃拉門一直照到客廳里,照到鬆鬆軟軟的沙發上,照到顧忘川的側臉上,照到他惺忪的睡眼上。廚房飄來飯菜的香味,熱氣從浴室飄散而出,氣氛忽然變得很安適,沒有一絲喧囂,令人覺得愜意。縈嵐歪著頭,打量著眼前的顧忘川。
  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也挺好的呢。縈嵐想著,踮起腳來慢慢向顧忘川走過去。
  愈來愈近,兩人的身影都被籠罩在了暖橙色的陽光之下。顧忘川沒有絲毫的反應——他已經睡著了。「睡著了竟然還半睜著眼,你是張飛嗎?」縈嵐輕聲笑道,還有些潮濕的黑髮在陽光下散發著幽幽的光澤,就好像了一層神秘的魔法,溫柔地覆蓋在自己的身後和白皙剔透的皮膚上。她彎下腰,把臉湊近顧忘川的臉,想要仔細地看清楚他。
  電視的節目結束了,聲音漸漸停息了下來。
  「哇,」縈嵐輕輕感嘆一聲,「他的睫毛好長啊。」不得不說,在她見過的男性裡面,顧忘川是長得最好看的。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上有一種溫柔而優雅的氣質,就像守護在他周身的一道水流,不需要刻意地去宣揚,卻足以保護他不受侵害。同樣,這種氣質能夠讓待在他身邊的人感到愉悅和安心,這就是為什麼他半路出家加入特戰組卻能很快被接納的原因。
  縈嵐默默地注視著他,眼中閃動著好奇的光,就好像森林之中輕輕碰觸熟睡少年的小鹿。
  「你的銀色眼睛是怎麼來的呢?」問題從縈嵐口中跳出。
  忽然,顧忘川的卧室里傳來一陣「滴滴答答」的鈴聲,令縈嵐和顧忘川都嚇了一跳。自小接受鬧鈴摧殘的顧忘川下意識地一躍而起,卻沒有想到縈嵐正站在自己的面前,還把臉湊得那麼近。
  顧忘川感覺自己的嘴唇碰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那種觸感讓他腦海中忽然想起了麗塔,但是從那邊傳來的溫度,卻有些冰涼。
  陽光之下,晴光正好。兩隻麻雀站在電線杆上蹦蹦跳跳。城市的鐵流一刻不停地穿行著,建設中的樓房像竹筍一樣慢慢指向天空,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但在顧忘川和縈嵐眼中,此刻這世界上只有兩個人——自己,以及站在自己眼前的人。
  「喂,白狐你找我啊?」顧忘川看著聯絡儀里的白狐的臉。
  「是啊,」白狐看著他,「你怎麼了?怎麼臉那麼紅?」
  「沒事。」顧忘川不自然地笑了一下。
  一瞬間,白狐露出了似懂非懂的笑容。
  「沒事就行,抓緊時間休息一下,明天咱們就要去做新任務了。」
  「新任務?」顧忘川皺皺眉頭。
  「嗯,是新任務,」白狐舉起手了指了指顧忘川,「而且只有你、我和木易參加的新任務。」
  顧忘川回頭看了看縈嵐,又扭過頭來看著白狐:「好吧,我知道了。」
  「那我不打擾了,祝你生活愉快~」白狐賤兮兮地笑了一下,聯絡儀的屏幕「咻」的一聲重歸黑暗。
  「這傢伙,想些什麼呢。」顧忘川搖搖頭,從卧室中走出來。縈嵐坐在沙發上,手臂緊緊環抱雙腿,臉色通紅,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她這是害羞了?顧忘川有些哭笑不得地想著。
  「人家還是個小姑娘咧,」銀瞳在一邊開腔道,「你冒冒失失地親了人家一下,還笑人家不好意思,你是人嗎?」
  感覺很有道理,顧忘川翻翻白眼,十分不好意思地摸了一把臉。
  「趕緊去安慰人家一下啊,」銀瞳大喝一聲,充滿了慢慢的正義感和責任感,「你以為每個人都跟麗塔一樣那麼主動啊?!」
  聽到這裡,顧忘川走上前去,慢慢蹲在了縈嵐面前。
  縈嵐雙手扶著膝蓋,臉色依舊通紅,臉上掛著奇怪的笑容,眼神有點恍恍惚惚的。
  「縈嵐?」顧忘川歪著腦袋輕聲問道。
  「嗯……嗯?」縈嵐抬起臉來看著他,透過她的琥珀色的清澈眸子,顧忘川彷彿第一次看到了她的靈魂——乾淨、孤獨。
  「你沒事吧?」見她這個樣子,顧忘川忽然也有些不知所措。
  「那個,」縈嵐頓了一下,「我不是要那啥,我就是想看看你,結果就……」
  好嘛,顧忘川忽然意識到縈嵐還在想著怎麼解釋為什麼那麼近地站在自己面前的問題,也許此刻她覺得自己肯定覺得她是個女流氓。
  於是顧忘川微笑了一下:「我知道,我是說剛剛不小心……」
  「啊,那個,那個……」縈嵐似乎是在極力抑制住自己的呼吸,她急促地喘息了一會,把頭扭向一邊,臉上像燒起來一樣更加艷麗,許久才慢慢開口。
  「那是初吻。」
  顧忘川怔了一下,這麼大的姑娘了,之前就沒談過戀愛嗎?雖然有槽點,但此刻要是吐出來就是找死。
  「對不起啊,」顧忘川表情忽然變得很愧疚,「我不是故意的,當時純屬條件反射。」
  「我知道的,」縈嵐把頭髮抿到耳後,「倒是你別覺得我圖謀不軌就好。」
  顧忘川站起身來:「走吧,吃飯。」
  「哦。」縈嵐起身,又抬頭看著著顧忘川,眨眨眼睛。
  「剛才白狐說有任務?」
  「是啊,」顧忘川揉了揉頭髮,一臉的無奈,「只有我和他還有木易三個人一起去,也不知道是什麼任務。」
  「應該不是什麼難事,不然也不會只讓你們三個去。」縈嵐撅噘嘴巴,轉身向廚房走去。留下顧忘川在後面意味深長地笑著。
  「我說,你親都親了,」銀瞳開口,「雖然之前我也問過,但這個問題很鄭重啊。」
  「嗯?」顧忘川心不在焉地應著,還在回想剛剛的那一吻,軟軟的,有點甜,還有點涼涼的,跟麗塔很不一樣。
  「你喜歡她嗎?」
  這一次,顧忘川不再搪塞:「是啊,喜歡。」
  那麼你喜歡她,是因為她是縈嵐還是把她當作了麗塔的替代品啊?」
  顧忘川一震,看著縈嵐的背影和輕輕跳動的長發,一時語塞。
  「顧忘川,這東西不能模稜兩可的。」銀瞳淡淡地說道。
  「……」
  瞬間,顧忘川像是被抽走了全部氣力一般,向後退了幾步,癱坐在了沙發上。
  窗外的陽光開始傾斜,隨著縈嵐向廚房走去,客廳陷入一片寂靜,所有的一切都默默地呆在那裡,彷彿在等顧忘川給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