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致未識之神I淡墨櫻之歌下載
  3. 致未識之神I淡墨櫻之歌
  4. 羅馬假日 第八十四章 純粹技藝,至高拳法

羅馬假日 第八十四章 純粹技藝,至高拳法

作者: |返回:致未識之神I淡墨櫻之歌TXT下載,致未識之神I淡墨櫻之歌epub下載

「你瞅啥?」李游書有些不爽地看著顧忘川,心裡默默犯嘀咕。

這小子看起來氣勢收斂,毫無殺氣,竟然可以只手擋下「虎落笛」。雖然我確實練得不到家,但好歹也已經到了斷風的水平,這小子說擋就擋下來是不是也太不講理了。

「縈嵐,你認識這個人嗎?」雖然此時的顧忘川沒有殺心,但既然危及縈嵐的安全,也就顧不得這麼多了。

縈嵐點了點頭:「他是公司的人,與我也算是相識。」

「相識你還用那麼大的風吹我!」縈嵐的雖然聲音不大,但還是被李游書聽到了。

顧忘川點了點頭,既然是縈嵐的相識,那就沒有取性命的必要,只要讓他喪失行動能力就可以了。但顧忘川同時還很在意銀瞳看到的「另外的幾個人」。

「喂小子,」李游書對著顧忘川喊道,「這是家事,你要是不想死就趕緊走開吧。」

顧忘川的表情並沒有因為李游書的搭話而變得有絲毫鬆懈:「你是想帶縈嵐走么?」

「啊,可以這麼說。」李游書雙手叉腰,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那對不起了,」左眼的銀光慢慢變得明亮,顧忘川的語氣也變得強硬起來,「如果你是來帶走縈嵐的話,我決不答應。」

「這小子要上了。」感覺到了顧忘川的進攻之意,李游書側身向前,微跨半步,雙拳早已握得咔咔作響。

小巷微弱的燈光伴隨著電路接觸不良的「滋滋」聲而閃動了一下。

就在那一剎那,顧忘川的身影出現在李游書腦後的半空中。

「果然,這招用起來非常吃力,」顧忘川皺起眉頭,有些力不從心,「要讓時間無效,遠比我想的要難!」

此時,在顧忘川的世界中,李游書還是面朝縈嵐,全然不知自己已經在其身後的狀態。

「不過,只要能打暈就好!」

瞅准了李游書腦後,顧忘川飛起一腳。

失敗了——就在出腳的瞬間,顧忘川暫停時間的力量消失了。感覺到了身後的殺氣,李游書回身,用自己的左臂擋下了顧忘川的一擊。拳腳相碰,一陣勁風從中呼嘯而出。

一擊未中,顧忘川從半空中落下。

「破綻。」一邊說著,李游書右腳踏實,略一蹬地便向前滑出一步,直逼到腳還未落地的顧忘川胸前。

糟糕!見李游書近前,顧忘川趕緊疊起雙臂護於胸前。銀色的光芒開始沿著血管慢慢向他的雙臂湧來。

「是之前擋下『虎落笛』的那招,」李游書心中暗道,「不過,看你能不能擋下這招!」手比心快,李游書的右拳已從右肋內擰而出,如炮彈出膛一般打在顧忘川的雙臂上。

在李游書的拳頭與顧忘川的雙臂接觸的一剎那,一聲撞鐘般的沉穩而幽邃的空靈響聲從二人接觸之處散發出來,緊接著,顧忘川的身體便面朝天空跌了出去。

「忘川!」雖然見顧忘川吃癟,縈嵐卻完全沒有策應的機會——此時的她左手尚未恢復,完全不能將上帝之手的能力全數用出,以現在的狀態參戰,只能添亂;更何況,手無寸鐵的李游書,比手持器械的他更為凶暴。

顧忘川重重地摔在地上,起身看時,自己與李游書之間已經相隔丈余。

「是崩拳。」小巷邊的高樓之上,鬼牌正與阿瑩坐於樓邊,俯身觀察著整個戰局。

「挨上那一拳還沒死,這小子也算硬朗。」說著,鬼牌點起了香煙。

揮散拳上升騰起來的氣,李游書緩步向前走去:「喲,你沒死啊。」

雖然用雙臂格擋了那一拳,顧忘川卻並沒有絲毫的輕鬆之感——那一拳的勁道好像穿過了自己的手臂,直接打在了自己的胸前,雖然也同時硬化了身體,但還是有陣陣的疼痛和噁心感湧上來。

「你們都說李游書肉搏勝過械鬥,為什麼呢?」阿瑩看著小巷之中慢慢走近顧忘川的李游書的身影,向鬼牌問道。

煙霧跳升,鬼牌被紅髮遮住眼睛的側臉上露出了微笑。

「我之前與李游書一起做過一次任務,」鬼牌沒有直接回答阿瑩的問題,而是選擇了講故事,「由於被出賣,我們暴露了。」

「對方三百餘人的精英將我和李游書圍困在一個小屋之中,我們打光了所有的子彈,手裡連一把匕首都沒有了。」說著,鬼牌將視線上移,「我以為自己死定了……結果在收到了葉先生的許可之後,李游書隻身走出了屋外。」

「後來呢?」阿瑩一邊看著不停閃避的顧忘川與接連攻擊的李游書,一邊問道。

「後來,聽到李游書的呼喊,我從屋裡走了出去,那景色真是令我終生難忘——李游書身上一絲血跡都沒有,而那三百個人,已經全都被殺了。」

「喂,你躲什麼啊!」見顧忘川開始躲避,李游書一邊揮拳一邊喊道,「如果你只知道躲,那還怎麼打!」

話音一落,李游書開拳為掌,指尖對準了顧忘川,猛地發力,相隔一臂之外的顧忘川竟然被一股無形的力給彈了出去。

「靠著短促的發力打出的空氣團塊么。」見躲避也不再有效,顧忘川的心裡開始焦灼起來。眼前的這個李游書,每一招每一式都帶著致命的危險,稍有不慎,可能就會命喪黃泉。本以為能速戰速決,現在看來卻沒那麼容易了。

又是一記滑步,李游書的身法如縮地之術般,瞬息便衝到了自己面前,顧忘川向後閃身,李游書抬手一揮,拳風掃過了顧忘川的鼻尖。

「跑不了了!」話音未落,李游書的肩膀卻已經撞了上來。

「鐵山靠!」看著顧忘川被這一靠而出現破綻的身影,縈嵐早已顧不得自己的左臂,上前一步便要向李游書奔去。

「李游書是個奇才,」鬼牌將煙蒂按滅,似乎是要起身了,「有些人修習一技幾十年方有成就,在他只要看一遍便能牢記,打一遍就可領會——與李游書對戰,不了解近乎所有的格鬥技巧,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看樣子,要一擊定勝負了。」

顧忘川想要穩住身姿,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本已近在咫尺的李游書略一俯身,左腳邁進,隨之而來的,是無形之中的一股氣從他身體中散開,將二人與外界完全地遮斷開來——這氣之中,已完全是李游書的領域。

顧忘川清楚,以自己現在的水平,想要運轉銀瞳的力量來擋住這一招是不可能的,自己會被打穿心臟,然後在彌留之際看到縈嵐奔向自己的模糊身影。

所以,不要防守,進攻!

出乎李游書的預料,顧忘川的眼神變得兇狠起來,伸出左手抓住了李游書的肩膀,顧忘川舉起了右拳。霎時間,銀色的光芒從顧忘川的拳下透了出來,朦朧,卻充滿未知的力量。

「硬碰硬嗎?哈哈哈哈哈!」對視著顧忘川的眼神,李游書狂笑起來。這樣的機會,他似乎已經等了很久了。

「接下這招吧,」李游書喃喃一聲,「立地通天炮。」

「等等,那小子是打算跟李游書對拳么!」此時的鬼牌站起身來,卻因為二人即將到來的一擊而停下了腳步。

「忘川!」對著顧忘川的身影,縈嵐發出了吶喊。

成敗,在此一舉。

雙拳相對,萬物皆靜。

風、光芒、聲響,相撞的彷彿不是兩個拳頭,而是兩顆行星。拳風和餘波將二人周身的地面拍擊碎裂,小巷的牆壁轟然倒塌,路燈在力量的狂流中爆裂開來。

煙塵湧起,如吞沒龐貝的火山灰一般。

「忘川!忘川!」雖然什麼都看不清,縈嵐還是在黑暗之中一遍又一遍地呼喊著顧忘川的名字。

忽然,一隻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李游書後退一步,捂住自己的胸口。站在對面的顧忘川一動不動,出拳的右手微微發抖,而衣袖已經變得破破爛爛。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顧忘川。」

李游書伸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而顧忘川卻眼前一黑,向後倒去。

看著顧忘川倒在地上的身影,李游書緊蹙眉頭。

「顧忘川,你贏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