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降頭師下載
  3. 大降頭師
  4. 第663章 堅強的芭珠

第663章 堅強的芭珠

作者: |返回:大降頭師TXT下載,大降頭師epub下載

我不可能讓朱美娟一起去,這太危險了,我說:「小美,我和老吳帶芭珠過去就行了,你……。」

話沒說完朱美娟就打斷道:「羅哥,你別說了,這次我無論如何都要去!」

朱美娟的態度十分堅決,讓我很意外。

吳添激動道:「小美,你開什麼玩笑呢,我們過去又不是遊山玩水,是去救人很危險的,你跟著算什麼事啊。」

朱美娟回頭朝趴在那午睡的芭珠看了眼,眼眶發紅,哽咽道:「再怎麼危險我也要去,這段時間我跟芭珠建立了深厚的情誼,我捨不得她,再說了萬一杜勇和麻香真的遭遇不測了,你讓她一個人怎麼辦?你們都是大男人,懂女孩子家家的心思嗎,她哭了你們懂安慰嗎?況且我一路上還能照顧你們的飲食。」

「這……。」吳添一時語塞,只好把難題丟給了我:「老羅,我同意不同意那都不算數,這是你的妞你做主吧。」

朱美娟決絕的態度讓我吁了口氣,說:「我們兩個大男人帶著一個小姑娘確實不方便,有小美照顧芭珠我們也能專心去找杜勇和麻香,那好吧。」

吳添對我的決定很意外,說:「那佛牌店怎麼辦,難道關門大吉嗎?」

我環顧了下,韓飛並不在店裡,問:「不是還有我徒弟韓飛嗎,讓他看著就好了,人呢?」

吳添遲疑道:「就留他一個人在店裡行不行啊……。」

朱美娟哼道:「反正比你行,別看阿飛才來沒多久,但他對業務的熟悉程度不會比你差,這小夥子很努力上進,我看行,阿飛去給我們買下午茶了,一會就回來了。」

吳添不快道:「小美,就算我業務不熟,你也不用這麼數落我吧。」

韓飛這時候拎著蛋撻和奶茶回來了,我趕緊把他招呼過來,告訴他我們要出一趟遠門,店交給他打理了,韓飛詫異道:「連小美姐和芭珠妹妹也要去嗎?你們是去旅遊還是……。」

我沉聲道:「芭珠的父母遇到了危險,我們要去幫他們脫離困境,這事比較緊急說起來很複雜,等我回來在慢慢告訴你,你好好看著店就行。」

韓飛認真的點頭說:「好,我會的。」

朱美娟說:「店裡來人請佛牌我想阿飛沒什麼問題了,關鍵是別的生意,比如驅邪、請陰牌之類的生意,最好不要接,如果一定要接的話可以先給我們打電話,要是打不通還可以去翻收銀台里的電話本,上面有黃偉民、方瑤、毛貴利等我們的好友電話,他們一定會幫助你的,如果他們抽不開身還可以……。」

韓飛接話說:「小美姐你放心,我知道還有個道長師公可以幫忙,真有必要我會找他的。」

朱美娟會心的笑道:「阿飛雖然年輕但做事靠譜,我還是挺放心的。」

韓飛難為情的笑了。

我們的動靜把在睡午覺的芭珠給吵醒了,芭珠伸了個懶腰,看到桌上有蛋撻和奶茶,立即跑過去吃,我和朱美娟對視了一眼,朱美娟說:「這事不能在瞞著她了,還是讓我跟她說吧,她接受起來會比較容易,你和吳老闆先回家收拾收拾,帶上必要的東西,把票訂上。」

朱美娟過去拉著芭珠的手坐在了沙發上,一邊輕撫著她的頭髮一邊小聲說著什麼,芭珠一開始很開心,但漸漸的表情就僵住了,停下了吃東西,鼻翼悸動,眼眶發紅,我和吳添見狀只好先回家收拾東西去了。

我們收拾好了東西朱美娟和芭珠也回來了,芭珠的臉上還留著淚痕,只見她默默的走進了裡屋,不緊不慢的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我湊到朱美娟身邊問:「什麼情況?」

朱美娟說:「我已經跟她說了,可能還回不過味來,畢竟這事太突然了,麻香從姨媽變成了親媽,又突然多了個老爸出來,換了誰一時半會也接受不了,讓她一個人靜靜好好消化消化,不過她的反應已經比我想象的好多了,這事要是發生在我身上,我估計都懵了。」

我們看著芭珠在那收拾東西,心裡很不是滋味,芭珠將自己的東西一樣樣塞進竹簍背在身上,然後坐在那發獃。

我們退到了客廳里,朱美娟說:「讓她先靜靜吧,對了,你票訂好了嗎?」

訂票的事是吳添在負責,我問吳添弄的怎麼樣了,吳添一邊操作著電腦一邊說:「已經訂好了,我們要先到怒江州,然後從福貢或者瀘水進入碧羅雪山山脈,可能還要走好久的山路,才能到達老窩山,我查過地圖和資料了,老窩山地處瀾滄江西岸,是碧羅雪山最高峰,是一片原始未開發的地區,人煙稀少,原始森林、雪山、高原湖泊很多,地形極為複雜,不過放心,有我給你們規劃路線我們肯定能以最快的速度到達客棧。」

我愣了下問:「你剛才說可以從瀘水這個地方去老窩山?」

吳添說:「對,怎麼了有問題嗎?」

我說:「那個製作小棺材佛牌的陰牌大王鹿凡,就是瀘水山區里的牌商。」

吳添激動道:「那就太好了,碧羅雪山地形複雜,我們帶著指南針、地圖作用不是太大,一旦迷路就耽誤救人,會很麻煩,如果能有熟悉當地山路的嚮導帶路,我們趕到老窩山的時間將大大縮短!」

我憂心道:「只是這個人特立獨行,不知道願意不願意幫我們,算了,等我們到了再說,實在不行花點錢請個嚮導吧。」

朱美娟想起了什麼說:「對,還要帶上必備的消炎藥什麼的,山裡的毒蟲很多,萬一被咬很麻煩……。」

我們正商量著芭珠突然從卧室走了出來,面無表情道:「還要什麼嚮導,別忘了我就是土身土長的山區苗寨人,從小就在山裡長大,走山路是我的強項,也用不著帶什麼消炎藥,我對山裡有些什麼毒蟲很了解,能就地用草藥。」

我們三個面面相覷。

芭珠緊了緊背簍,目光里透著堅毅,道:「還愣著幹什麼,出發!」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