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師悍妃:猛鬼王爺請退散下載
  3. 天師悍妃:猛鬼王爺請退散全文閱讀
  4. 第四十四章 長江長江我是黃河

第四十四章 長江長江我是黃河

作者:秋風魚

?  李玉衡三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不明白帝洺闕這葫蘆里買的什麼葯。
  「先生,可否移步正堂!」帝洺闕鄭重的說道。
  「王爺先請!」李玉衡回道。
  帝洺闕朝他點了個頭,轉身帶著赤影他們離開了。
  「主子,我們要跟去嗎?」黎達問道。
  「去看看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李玉衡說道,這副身子可是閻王親自挑選的,要是這麼輕易就被人給滅了,他還不得吐血啊!
  正堂內,燈火通明,帝洺闕正襟危坐,帝澤夜也改了往日的嬉皮笑臉,表情嚴肅,與陸景喬坐到一邊,赤影幾人更是態度嚴謹,規規矩矩的站到一旁,氣氛很是緊張,靜等著李玉衡的到來。
  「主子,我先進去看看情況!」李黎達拉住了剛要邁步走進正堂的李玉衡。
  「放心吧!」李玉衡朝黎達擺手,「他們要是想對付我們,就不會多此一舉了!」
  李玉衡抬腳進去的那一瞬間,感覺進了閻王殿一樣,個個表情嚴肅,空氣都快凝結成冰了,硬生生的扯出一個笑臉:
  「你們這是怎麼了,幹嘛這麼嚴肅,放鬆點,放鬆點!」
  剛一坐下,眾人齊呼:
  「恭迎先生!」
  怎麼又是這句,李玉衡立馬站了起來,望向帝洺闕,道:「還望王爺解惑!」
  「先生請坐,慢慢聽我道來!」帝洺闕說道。
  李玉衡聽完帝洺闕的描述,連連搖頭:「你們可能找錯人了!我頂多就是個魔鬼,變不了飛仙!」
  「先生不必急於回答,來日方長嘛!」帝洺闕好像已經確定了一般。
  「那如果你們到時候發現找錯了人,不會將我滅口吧?」李玉衡最擔心的就是這個了。
  「先生大可放心!」
  李玉衡捂著胸脯,長呼一口氣:  「那就好!那就好!」
  次日,李玉衡換了裝扮,恢復以往模樣,啊朵也恢復了女兒裝,與黎達一起準備去用早膳,
  帝澤夜一開門就看到了他們三個,尤其是看到啊朵那張熟悉的臉,他就想起他的屁股一直被她掛在嘴邊說,臉一下就紅了起來,折身鑽進了屋。
  李玉衡三人來到正堂時,除了帝洺闕沒反應,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們,尤其是赤影,他一眼就認出了李玉衡,當初在亂墳堆時,就是被他給使了障眼法,才把月驚鴻給放跑了,沒想到他會是那個天外飛仙。
  「各位早啊!」李玉衡對大家招了招手,走到自己昨天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先生早!」帝洺闕回道,「陸城主,傳膳吧!」
  「是,王爺!」陸景喬朝陸逢源點了點頭,陸逢源就退出了正堂,不多會,幾個小丫頭托著幾個托盤進來,她們將早膳擺好后,退到了一旁。
  李玉衡看著桌上熱騰騰的黃米粥,旁邊還有一碗銀耳蓮子羹,沒了胃口,這些都是女孩喜歡吃的東西。
  帝洺闕舀起一勺熱騰騰的黃米粥,輕輕的吹著,抬頭就看到李玉衡皺起的眉頭,「可是不合先生的胃口?」
  李玉衡很想說,這都是些女孩子吃的東西,看到帝洺闕將黃米粥吞咽下去后,改口道: 「昨晚吃的太多,有些不消化,現在沒胃口!」
  「是嗎,那先生自便!」帝洺闕說完專心吃了起來,從頭到尾沒發出一點聲響。
  「李大哥,你不吃嗎?」啊朵問道。
  「我沒胃口。」
  「這粥挺好吃的,要不我喂你吃一口?」
  李玉衡搖頭笑道:「喜歡你就多吃點,不夠的話,把我這份兒也吃了。」
  「呵呵!」啊朵傻笑起來,「我的胃口一向很好,你可別笑話我!」
  「能吃是福,我怎會笑話與你!」
  「食不言,寢不語,這點規矩都不懂!」帝澤夜不耐煩地說道。
  「你不是也說話了嗎?」啊朵瞅著他,「就你事兒多!」
  「我那是在提醒你!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要是被嗆著了,活該倒霉!」
  「多謝提醒!」啊朵咬牙切齒地說道,「不過被嗆到的絕對不會是我!」
  「咳,咳咳!」帝澤夜連連咳嗽道「都……咳……都怪你……咳……咳咳!」
  「哈哈哈!」啊朵笑的人仰馬翻的,「這就是報應!哼!」回頭接著吃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嘚瑟。
  半個時辰后,李玉衡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五棵樹方向進發,一路上,帝澤夜的目光從來沒有離開過李玉衡的身上,為何?因為他老是憑空取物,拿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物件來,若不是有黎達兄妹護著他,帝澤夜特別想將他扒光,看看他到底把東西放放哪兒了。
  月驚鴻漫無目的的走著,每到一個城池,他都會去茶樓,腳店等人口匯聚的地方,那裡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想要探聽李玉衡的消息,最合適不過了。
  此刻,他躺在客棧里,把這段時間收集的李玉衡的信息在腦海里梳理著,忽然聽到外邊喧鬧起來,除了小販的吆喝聲,還夾雜有不少的有馬蹄聲,翻身起來,往窗外望去,李玉衡的身影印入眼帘,欣喜萬分,正要急步而去,瞥眼就看到帝洺闕的影子,一拳砸向窗口上,「真是該死,帝洺闕怎麼會跟她在一起!」
  將軍府,李洛伊看著桌上二皇子帝澤墨送來的請柬,陰沉著臉,隨即招來貼身丫鬟,問道:「彩雲,去回話吧,就說我明日一定準時赴約。」
  「是,二小姐!」
  彩雲退出去后,李洛伊用手指在那請柬是不斷的敲打著,想著那個俊美無比的男子,眼裡一抹凶光閃過:「李洛汐,我以為只要你消失了,攝政王妃的位置就是我的,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既然進不了攝政王府,那我就做二皇子正妃,我得不到的東西,我也不會讓你得到,你等著瞧吧!」
  李玉衡突然打了一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到底是誰在罵我?」
  啊朵調皮道:「李大哥,肯定是有人在想你了唄!」
  「要真是有人惦記就好了!」李玉衡回道,「就怕惦記我的不是人!」
  帝澤夜扯了一下韁繩,將馬匹趕了過來,與李玉衡的馬匹並排著走,笑道:  「先生說話真風趣!惦記你的不是人,難道是鬼不成!」
  「我不過是隨口說說罷了,九皇子不必當真!」
  「要是真有鬼,我到想捉兩個玩玩兒。」帝澤夜湊到李玉衡耳邊小聲說道:「一個我準備放在我二哥的的床邊,每天晚上嚇嚇他。一個我準備放到我皇叔的屋裡,天天糾纏著他!」說完還偷偷捂嘴樂到不行。
  「你和他有仇?」李玉衡道,「我看你倆的感情挺好的呀!」
  「那是當然了,整個碧霞,誰不知道我皇叔最疼愛的就是我了!」
  「可是他老是逼著我練功,要是那鬼真有出息,讓他沒有時間管我,我保證天天給他上香,把他給供起來!」
  「可是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就是過過嘴癮罷了!」
  帝澤夜纏著離李玉衡噼里啪啦的說了一通,都是些廢話,最後還被啊朵給趕走了。
  「王爺前面就是五棵樹的地界了!」赤影指著路上的一塊巨石說道。
  「五棵樹」李玉衡看著那巨石上雕刻的三個字,念道。
  帝洺闕朝赤影點了點頭,只見赤影從懷裡取出了一個竹筒,輕輕一拉,一個彩色的信號彈升至半空中,向四周炸了開去。不多時,從林子里出來幾個虎頭熊腰的漢子。
  「來著何人?報上名來!」
  赤影答道:「三短一長選最長!」
  幾個漢子相視一眼,其中有一個子較高的漢子對道: 「三長一短選最短!」
  「一九二九不出手!」赤影再次說道。
  「三九四九冰上走!」漢子接完了暗語,躬身相迎:「不知是帝王爺駕到,還望恕罪,快快有請!」
  李玉衡聽著這接頭的暗語,差點沒笑出聲來,他記得小時候跟同村的那些小夥伴玩警匪片的時候,最愛說的一句接頭暗語就是:「長江長江我是黃河,地瓜地瓜我是土豆!」沒想到這麼幼稚的遊戲,竟然也能如此「壯烈!」
  走進五棵樹后,李玉衡才暗自心驚,這裡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兩旁是懸崖峭壁,山澗里的流水聲震耳欲聾,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難怪帝洺闕如此謹慎。
  過了山澗是一片開闊地,開闊地上,三五成群的土匪們正在互相切磋著,發出嚯嚯哈哈的聲音,這裡應該就是土匪們平時操練的「營地」了。
  「王爺,這邊請!」漢子在前面帶路,將他們一行人領到了匪窩裡。
  又繼續拐了幾道彎后,一座古老的木質的建築物出現在眼前,看著這「祥和堂」,李玉衡有些吃驚,這祥和堂三個字可不簡單,每個字裡面加註了道家罡氣,方圓百里,可克制一切鬼祟作怪,幸好體內的玉牌可以將這種力量隔絕。可要想在這兒找到路陸倩倩的祖母,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兒!
  「先生,怎麼了?」帝洺闕見李玉衡的目光停留在那祥和堂那三個字上,也跟著看了過去。
  「沒事兒,就是覺得這字寫的不錯,肯定得花不少功夫呢!」李玉衡隱晦的答道。
  帝洺闕點了點頭,邁步踏進了祥和堂,李玉衡也跟了上去,他們陸續進了祥和堂后,從堂後走出來一四十來歲的男人,來到帝洺闕身前,恭敬的朝他拜了拜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