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王牌軍妻不好寵下載
  3. 王牌軍妻不好寵全文閱讀
  4. 148:挖顧少牆角

148:挖顧少牆角

作者:水雲行


  夜安趕緊搖頭:我在想什麼?就算自己喜歡現在的生活,可身邊那個人,也絕不會是顧少卿,自己真是高興的昏了頭了,睡覺。
  有人歡喜有人憂。
  葉煙的事讓葉家的人很憂心,雖然在葉世擎的幫助下,有關葉煙的緋聞壓下了不少,但名聲已經壞了,又豈那麼容易恢復的。
  而有關葉煙肚子里的孩子,葉家的人認定是穆劍晨的,所以希望穆劍晨能負責,儘快迎娶葉煙進門。
  劉蘭香帶著葉煙來穆家商談此事,而穆劍晨和父母一起去參加宴會了,直到晚上十點才回到家。
  不過劉蘭香就帶著葉煙在這裡等到十點。
  見他們回來了,劉蘭香和葉煙立刻站起身,還不等他們說話。
  穆夫人先開口了:「你們怎麼會在這裡?李嫂,我不是告訴過你,不準放閑雜人等進來嗎?」
  李嫂立刻恭敬道:「回夫人,葉夫人說,葉小姐懷了少爺的孩子,若是孩子有什麼三長兩短,就讓我負責,所以——」
  穆夫人冷冷的笑了:「劍晨的孩子?呵,葉夫人,我看你是搞錯了吧!你女兒和那麼多男人上過床,為何說這孩子是我們劍晨的?你休要往我們劍晨身上潑髒水。」
  劉蘭香一聽這話,立刻不悅道:「你不能這麼說,我們煙煙在遇到劍晨之後,就沒有再和別的男人有過關係。」
  穆夫人譏嘲的質問:「葉夫人,你說這話的時候不覺得打臉嗎?你女兒和周董在一起的視頻上可有確切的時間,你還敢說這樣的話?」
  「那是意外,煙煙是被強迫的,而且當時做了安全措施,再說了,那是剛剛不久的事,怎麼可能這麼快有身孕,煙煙腹中的孩子就是劍晨的,你們穆家不能不認賬。」劉蘭香不悅道,還以為穆家會看在孩子的面上接受女兒,沒想到他們居然連孫子都不在乎,太無情了,若不是因為女兒的名聲毀了,她才不會讓女兒嫁給他們家呢!
  「哼!意外?你覺得說這話有人信嗎?有一次意外就有第二次,你說她和劍晨交往的時候沒有其它男人就沒有啊!沒被曝光出來,你們自然不會承認,背地裡不知道干過多少見不得人的勾當,這孩子絕不是我們穆家的種,你們愛找誰找誰去,別在我們這裡玷污了我們的地方,這裡不歡迎你們。」穆夫人不客氣的下逐客令。
  劉蘭香覺得這種事和女人說沒用,只能看向穆劍晨的父親道:「你們穆家真的不要這個孩子嗎?這可是你們的親孫子。」
  穆父卻冷聲道:「看在我們以前與你們葉家交好的份上,葉煙對我們穆家名聲的損壞我們可以不追究,但請葉夫人莫要再來找麻煩,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我們不趕你們出去,請你們自己主動離開。」
  劉蘭香卻搖頭:「不行,你們不能這樣對我們煙煙,你們一定要負責。」
  「負責?劉蘭香,你真當我們穆家是冤大頭嗎?你們做的好事,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聽聽這是什麼。」穆夫人拿出一直錄音筆,將裡面的錄音放出來,裡面是劉蘭香和葉煙之前在醫院的對話,無論如何,都要說這個孩子是穆劍晨的。
  劉蘭香聽后,一臉的震驚:「這,這是誰錄的?事情不是這樣的,這個孩子就是劍晨的。」
  穆夫人一臉嫌棄的冷聲道:「誰錄的我不知道,不過是有人匿名寄來的,肯定是你們平時壞事做的太多,太多人看不慣你們,這裡面是你們娘倆的聲音,你還有什麼好抵賴的?」
  劉蘭香努力的辯解道:「這個孩子就是劍晨的,你們不能因為一個錄音,就不要自己的親孫子。」
  葉煙立刻跑到穆劍晨面前,語氣帶著哭腔和請求道:「劍晨,這真的是你的孩子,你不能不要他,這是有人要故意陷害我們,他都能聽到,他會傷心的。」
  「夠了,葉煙,你以為我真的會相信你說的話嗎?這個野種你根本不知道是誰的,居然要讓我負責,葉煙,你真的很可笑,立刻從我眼前消失,我再也不想看到你。」穆劍晨轉身上樓。
  葉煙見狀,立刻追過去:「劍晨,你不可以這樣對我和孩子,我是真的愛你,這真的是你的孩子,劍晨——」身手去拉穆劍晨。
  穆劍晨卻氣憤的一揚手,此時二人都站在樓梯上,葉煙腳下沒有站穩,人朝後倒去,從樓梯上滾下來,倒在了樓梯下。
  「肚子,我的肚子。」葉煙捂著自己的肚子,身下有血流出來。
  「煙煙——」劉蘭香嚇得趕緊朝女兒跑過去。
  穆夫人見狀,冷聲道:「你們少在這裡耍花樣,趕緊離開,弄髒了我們的地毯,你們要賠。」
  劉蘭香又害怕又氣憤的瞪向他們吼道:「你們還有沒有人性,煙煙都這樣了,你們居然說這樣的話,叫救護車。」
  穆夫人怕出事,只能讓李嫂叫救護車。
  葉煙被送到了醫院,可是孩子卻沒保住。
  葉煙傷心的坐在病床上,淚水止不住的流。
  葉鎮風得知了此事,很是氣憤:「穆家的人太過分了,如此的無情無義,以後休想再與我葉家有任何的生意往來。」
  劉蘭香氣憤道:「穆家的人簡直不是人。煙煙,穆劍晨如此對你,你無需為他傷心,他根本就配不上你。你剛小產,不能哭,否則將來眼睛會留下病根的。」
  「他怎麼可以這麼對我?怎麼可以這麼對我們的孩子?」葉煙喃喃道,心中好痛,好恨。
  這或許就是現世報吧!她背叛了夜安,搶走了穆劍晨,害的夜安從天橋上跳下來喪命,她現在應該能感同身受夜安當時的痛吧!
  可是葉煙不會這樣想,她覺得是夜安這二十年搶走了屬於她的一切,穆劍晨本就該是她的,是夜安搶走了屬於她的幸福和愛,所以心中更恨夜安。
  「爸媽,這一切都是夜安害的,那個錄音筆肯定是夜安寄的,她就是見不得我和劍晨好,所以想盡辦法的要拆散我們。」葉煙立刻將這件事算到夜安的頭上。
  不過這個錄音筆的確是夜安和雲蘭槿商議后寄出去的,所以也算是夜安寄的,她就是要幫本尊狠狠的整葉煙,本尊因為她的算計都喪命了,所以她覺得不管怎麼整葉煙都不過分。
  葉鎮風聽后,無奈的嘆口氣道:「煙煙,天下好男人多的是,你為何非要在穆劍晨一棵樹上弔死?穆劍晨和穆家都已經這樣對你了,你還不對他死心嗎?就算沒有安安,穆劍晨也不是真心愛你,你到現在都還看不明白嗎?」
  劉蘭香也趕緊勸說:「是啊煙煙,放手吧!事已至此,就不要再對穆劍晨有任何的奢望了,他只會讓你失望。」
  葉煙卻搖頭:「不,不是這樣的,是夜安,都是夜安慫恿的,沒有夜安,劍晨一定會愛我的。爸媽,現在連你們也要幫夜安說話了嗎?你們是不是也嫌棄煙煙了?」
  葉鎮風嘆口氣道:「你是我們的女兒,我們這樣說,是在為你好,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等你出院了,身體恢復之後,爸送你出國留學,到了國外你會忘記這些不開心的事情,重新開始,你會遇到比穆劍晨更好的男人。」
  「不,我不會出國的,我出國就是把穆劍晨拱手讓給夜安,我不甘心,我得不到,我也不會讓夜安得到的。」葉煙現在鑽進了一個死胡同,不管別人如何勸說她都聽不進去。
  葉鎮風無奈的起身離開。
  劉蘭香見狀,拉過女兒的手,語重心長道:「煙煙,你怎麼這麼傻呢!你是葉家千金,要身份有身份,要身材有身材,年輕漂亮,為何非要對穆劍晨執迷不悟呢!他根本就不曾愛過你,即便是之前與你在一起,也只是因為你葉家千金的身份,只是想與我們葉家聯姻,將公司做的更大。」
  葉煙卻不願相信的搖頭:「不是這樣的,他愛過我,他說她愛的人是我,不是夜安。」
  「男人的話你怎能當真呢!男人為了利益,什麼話都能說出口,可是否真心愛你,還要看他平時對你的表現。
  你出事後,他沒有心疼你,而是指責你,拋棄你,你懷了他的孩子,他不但不珍惜你,還狠心的將你從樓梯上推下來,這樣的男人,你還留戀什麼?」劉蘭香真是又氣又心疼,她的女兒太痴情了。
  葉煙卻傷心道:「媽,你知道深愛一個人,不能和他在一起是什麼感受嗎?我知道我的過去有些不堪,可是和那些男人在一起,都是為了生活,被迫無奈,只有劍晨,才是讓我真正心動的人,第一次見到他,我便愛上了他,當時我還不是葉家千金,當時他愛的人還是夜安,他和夜安是一對,我便在心中暗暗發誓,我一定要讓這個男人愛上我,可是想到他的身份,我覺得很難,直到我發現我和夜安抱錯了,我才是你們的女兒,我才是葉家的千金小姐,我終於有了希望。
  所以回到你們身邊之後,我便迫不及待的去主動追求他,結果我成功了,我們真的在一起了,你知道那段時間我有多快樂嗎?
  和他在一起,是我這些年最快樂的時光,他給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憶,所以我真的捨不得放手。
  媽,我是真的愛他,很愛很愛,我真的捨不得放手。
  你們說的我都懂,可是當你真心去愛一個人的時候,哪怕是卑微到塵埃里,也在所不惜。
  哪怕是遍體鱗傷,也不後悔。
  如果今生不能與他在一起,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我會與他相遇,我絕不會做之前那些糊塗事。」
  劉蘭香不知該如何勸說女兒,只能把女兒擁進懷中,自責道:「對不起!都是爸媽對不起你,如果小時候不將你和夜安弄錯,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你也不會吃那麼過苦,受那麼多委屈。」
  「媽,我不怪你們,這一切都是夜安的錯,是她的八字克我,是她害得我如此不幸,她霸佔了我二十年的身份,如今還要狠心的拆散我和劍晨,我與她勢不兩立。」葉煙將這所有的過錯都算到了夜安的頭上。
  劉蘭香覺得女兒說的對,點點頭道:「沒錯,夜安就是我們葉家的掃把星,不但霸佔了你的位子,還搶了劍晨,還拿走了奶奶的股份,讓你哥你姐都那麼疼愛她,她真的克我們葉家。」
  母女二人相視一眼,眸中都閃著恨意和狠毒。
  次日下午,夜安請了半天的假來到天文影視公司試鏡。
  因為是古裝,夜安換了古裝服侍和頭飾,本就清純美麗的她,古裝扮相更是美的傾國傾城,讓人移不開視線,而一旁經過的一個身影看到了她,頓時驚呆了。
  夜安被工作人員帶領著進了攝影棚。
  今天同時試鏡的還有男一號楚名揚。
  導演為二人做了介紹。
  夜安看著蘭槿?口中說的腦子有坑的當紅男明星楚名揚,突然覺得他和蘭槿很般配,不管是外形還是性格,都很般配。
  「哎呀!孫導這次的眼光絕對是最好的,這麼美的人兒做女一號,再合適不過,看到對手戲的女主角這麼美,我對這部戲更是充滿了期待,美女,以後多多指教。」楚名揚嘴角揚著燦爛的笑容,友善的朝夜安伸出修長白皙的手。
  夜安握住他的手,嘴角揚起甜美的笑容道:「我是新人,以後還請楚先生多多指教。」
  「哎呀!叫什麼楚先生,叫我名揚哥就行了。」楚名揚隨和道。
  夜安覺得這個楚名揚也沒有蘭槿說的那麼糟糕啊!
  導演看著站在一起的二人,直讚歎:「太般配了,太養眼了。」
  楚名揚突然好奇的問:「安安,你有男朋友嗎?」
  夜安看向他問:「怎麼?你想給我介紹男朋友?」
  楚名揚立刻點頭:「沒錯,我認識幾位朋友,他們的條件很不錯,如果你沒有男朋友,我可以給你介紹,保證是帝都數一數二的優秀男人。」
  夜安卻淡然一笑道:「多謝你的好意,不過不用了,我已經——結過婚了。」沒想到和顧少卿領證還有這個好處,可以隨時擋爛桃花,可能也就這一個好處吧!
  「結過婚了?」楚名揚一臉的不可思議:「和誰?你的老公叫什麼?是帝都的豪門嗎?」
  「秘密。」夜安留給她一個笑臉,跟著工作人員去換裝了。
  楚名揚看著夜安的側影,喃喃道:「怎麼感覺這側影有些熟悉呢?是不是在哪見過?」
  試鏡結束后,導演對這對男女主角的評價很高,夜安自然是順利的被選中。
  楚名揚更不用說了,除了形象附和這部劇的男主角外,還有超高的名氣,所以他是國內男一號最合適的人選。
  試鏡結束后,夜安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說了聲「好!」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換了自己的衣服之後,準備離開。
  此時昨天的那名小文員走了過來:「夜小姐。」
  「是你,你找我有事?」夜安友善的詢問,這個小職員給她留下的印象不錯。
  「昨天的事,還未來得及向你道歉呢!因為我方向感差,給你指錯了路。」小職員很自責。
  夜安笑了:「沒事,是我要謝謝你,因為你指錯了路,倒讓我有了這麼好的機會可以出演孫導的戲,所以我要好好謝謝你,有時間請你吃飯。你叫什麼?」
  「我叫小文。夜小姐不怪我就好。夜小姐這麼優秀,就算不是因為我指錯路,也一定會被星探發現的。我不打擾夜小姐了。」小文微頷首離開了。
  夜安看著女孩離去的身影,心裡有了一個決定。讓她做自己的助理。
  楚名揚突然出現在了夜安面前:「安安,回家啊!需不需要我送你?」
  「多謝,不用。」然後離開了。
  楚名揚聳聳肩,也離開了。
  夜安接到的是老太太的電話,說是想她了,讓她回顧宅吃飯。
  夜安沒有拒絕,回來了,自從來到這具身體里,老爺子和老太太都很疼愛她,就算與顧少卿有過節,可和他們沒有,所以也不好拒絕讓老人家傷心。
  其實她的心裡現在已經很糾結了,之前一直只想對付顧家的人,只要能整到顧少卿,才不管這些人的死活呢!
  可人都是有感情的,相處久了,居然心生了一絲不忍。
  她挺討厭現在的自己,不能快刀斬亂麻,只能給自己平添這些煩惱。
  夜安打車過來的,在離顧宅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下了車,步行朝顧宅走去。
  一輛法拉利限量版的跑車從身邊經過。
  夜安看了眼,喃喃道:「這裡不愧是富人區,這輛跑車值一億多,之前姐也是開上億跑車的人,現在居然要打車,步行,要抽時間早點把駕駛證拿了,買輛車。」
  跑過去的跑車,突然在前面停了下來,透過後視鏡,看著慢慢走來的人,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
  當夜安從跑車旁經過的時候,並未看裡面的人一眼,而是直接走了過去。
  跑車裡的人忍不住開口道:「安安,你是來找我的嗎?」
  夜安停下腳步,才發現,跑車裡坐的人竟然是楚名揚那貨。
  夜安撇嘴一笑道:「楚先生,你是不是太自戀了?難道這一代被你承包了?」
  「那倒沒有,只是我的家住在這裡,安安居然也來了這裡,不是來追我的嗎?」楚名揚很自戀的朝她眨了下眼。
  夜安終於明白了雲蘭槿說的話,這傢伙,有時很欠扁。
  「楚先生,你難道沒有聽別人說過,太自戀很容易打臉,楚先生的家住在這裡,我老公的家也住在這裡。」這傢伙,真是閑的蛋疼,居然敢調戲她,不知死活。
  楚名揚聽了忍不住搖頭嘆息道:「安安,你是不是被人家騙了,住在這種地方,居然讓你步行回家?還讓你一個小女人出去拍戲,拋頭露面的,你男人難道連養你的能力都沒有?是不是吃軟飯的男人?如果是那樣,你還是儘早與他離婚吧!我幫你介紹個更好的。」
  夜安聽后冷冷一笑威脅道:「楚先生,我老公脾氣不太好,若是被他聽到你這樣說他,只怕你小命不保。」
  「切!我楚名揚可不是被嚇大的,有種讓他出來和我單挑,我保證一個打他十個。」楚名揚傲嬌的揚起下巴。
  夜安讚賞的朝他豎起大拇指:「楚先生好膽量,等我老公從外地回來,我一定讓他親自找你單挑。」哼!別說是這個養尊處優的大明星,就是練家子,十個也打不過顧少卿一個,這個楚名揚,沒看出有多大本事,這找死的能力倒是挺厲害的。
  「你老公不在你身邊啊!哎呀!這還是男人嗎?這麼漂亮的嬌妻不每天陪著守著,還出去工作,還讓自己的妻子出去拋頭露面,怎麼捨得啊!換做任何男人,都會每天車接車送,可捨不得讓這麼美的小妻子的腳沾地,安安這樣的渣男,你還是把他踹了吧!我絕對給你介紹一個比他好一百倍,不,一千倍的男人。」楚名揚一臉認真道。
  夜安不屑的問道:「你說的那個人該不會是你吧!如果是你還是算吧!只怕你給我老公提鞋都不配。」
  「當然不是我,說真的,我看到你,就覺得像一家人似的,我回去得問問我媽,我是不是有個妹妹小時候被他們扔了,看到你,就覺得有種親切的感覺,我要給你介紹的是我從小認識的一位好友,他非常優秀的。不對,等一下,你說如果是我就算了什麼意思?我這麼差嗎?」楚名揚有種欲哭無奈的感覺。
  夜安給了他一個你自己體會的眼神,不再與他廢話,邁步離開。
  「喂!夜安,我說的話你真的不考慮考慮嗎?你還這麼年輕,可不能在渣男身上弔死啊!」楚名揚喊道。
  夜安回頭,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意道:「等我老公回來,我會把你說的話告訴他,讓他給我做主。」
  楚名揚看到夜安這笑,覺得心裡打顫,而她的話,更讓他覺得背後有陰風在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題外話------
  顧二少這是在作死的節奏啊!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