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者聊天群下載
  3. 穿越者聊天群全文閱讀
  4. 第47章 潛入

第47章 潛入

作者:終結的白菜


  事實上,陳林還是挺樂觀的,第一次的死亡,其實主要還是因為他運氣不好,不偏不倚打中了太陽穴部位,不然他是絕對不會被那半吊子威力的一陽指一擊致死的。
  就相當於遊戲中被打出了暴擊效果,屬於不可抗拒因素,只能說自己臉不好。
  仔細回憶的話,陳林越想越覺得不管是龜派氣功還是一陽指,效果比動漫或者里都要弱很多,這也是比較奇怪的地方。
  關掉手機qq,陳林吃完晚飯照例很早入睡,他要為明天的穿越養精蓄銳。
  次日傍晚,早早等候多時的陳林如期感覺到了熟悉的瞌睡感,準備工作一切就緒,陳林閉上眼睛,再次穿越時空隧道,抵達了那片世界。
  這裡的天空依然是陰沉沉一片,而且看起來要比昨天更加昏暗,讓他有點分不清現在究竟是黎明還是傍晚。
  降臨的地點是泥濘小道的旁邊,就是昨天最後倒地死亡的地點,附近還有幾具尚未處理的屍體,看樣子就是昨天那幾個人拉過來丟棄的。
  陳林稍稍靠近,強忍住惡臭味仔細看了幾眼,這些屍體的皮膚上都呈現出大面積的腐爛,臉上滿是水腫,除此之外,他並未發現其他的外傷,也沒有很明顯的打鬥傷痕,不管是利器還是爆炸之類的痕迹都是完全沒有。
  這看起來和他昨天預想中的戰爭或者衝突而導致的大面積人口死亡有些不同,反倒更像是瘟疫肆虐后的結果,因為他依稀記得,昨天那幾個人在搬運屍體時,似乎都戴著類似手套和口罩之類的遮掩物。
  陳林連忙拉開距離,免得自己被無緣無故感染,據說因為異界病毒而死亡或者致殘的穿越者,可是有很多啊。
  該不會又是因為自己身上所攜帶的各種地球病菌造成的吧?
  但很快,陳林就搖搖頭自我否定了這個可能性。
  上次穿越他恰逢重感冒,就算如此,其實主要也是因為那些樹木種族已經衰弱到即將毀滅的邊緣,自我的免疫能力也因此幾乎徹底喪失殆盡,這才讓他的感冒病毒有機可趁,不然就算有影響,也很難造成如此巨大的影響。
  而且昨天穿越到此時,陳林就已經發現了路邊堆砌的大量屍骸,有些甚至都已經化為了白骨,說明這種大量的死亡應該是持續了有很長的時間,所以絕對不會和他有關係。
  因為擔心再遇到搬運屍體的土著,陳林離開了泥濘小道,從不遠處那些五顏六色的雜草叢慢慢前進,雖然這樣會讓他多繞很多路,但他現在對這個世界的土著已經不敢有半點小覷之心了。
  鬼知道什麼地方又會冒出一發龜派氣功呢?
  一路過去,從小道上又陸續看到有幾波土著過來,有些只是路過,有些依然是搬運屍體的,都沒有發現陳林。
  等他們走遠后,陳林也悄悄摸過去,在較遠的地方大致看了下那些明顯是剛死不久的屍體,和先前那些屍體的樣子是差不多的,看來多少驗證了他的猜測,這個時空確實可能正在爆發一場瘟疫。
  他來得是不是有點太不湊巧了啊。
  陳林一邊遠離,一邊心中叫苦,鬼知道這裡的病毒是靠什麼傳播的,接觸?血液?還是空氣?
  但陳林沒有後退的餘地,他的穿越是被動強制性的,假如剛才的靠近就已經讓他被傳染的話,那就算他倒霉吧。
  繼續前進大約一個多小時,一處村莊規模的聚居地在視線內漸漸清晰了起來,和上次看到的綠人族村莊不同,這處聚居地雖然外表看起來也非常簡陋,沒有防禦設施,但在附近卻有幾個很明顯是在巡邏的土著。
  陳林沒有急於靠近,在村莊附近遠遠轉了圈,在村莊另外一頭,看到還有好幾條道路延伸出去,路上偶有土著往來,都是神色匆匆,說明這座村莊並非就是這個世界的全部。
  村莊不大,附近總共有六個土著負責巡邏,這幾個土著並非赤手空拳,手上都握著武器,不過因為距離遠,光線也不太好,陳林分不清武器的具體種類,只是依稀能看到泛著黃色的光澤,有點像是刀片或者劍之類的,但似乎又不像。
  有了上次的經驗,陳林不敢輕舉妄動,萬一哪個土著突然朝自己使出一套獨孤九劍,他豈不是死得太冤了點。
  在草叢中匍匐許久,直到天色越發的昏暗時候,也不知是不是到了飯點,巡邏的土著有一半都離開了,剩下三個人雖然還在,但步伐明顯慢了下來,已經很難兼顧到整個村莊的每個角落了。
  陳林距離穿越過來,也已經過去了數個小時,就算他是吃飽了過來的,此刻也感覺到了口渴和飢餓,他需要補充體力了。
  趁著夜色徹底降臨前最後一抹亮光,陳林朝著無人看到的角落死角,悄悄摸索進了村莊內。
  以防萬一,他提前將藤鞭準備好在手上,通過上次的戰鬥,至少說明這武器對這裡的土著還是有威懾力的。
  好在陳林並未用上藤鞭,便順利進入村莊。
  此刻,夜色已經完全降臨,最後巡邏的三名土著也完全離開,整個村莊外完全看不到任何土著。
  除了村莊內零星的光源外,整個世界都陷入了死寂般的黑暗。
  這裡的房屋是類似聳立的不規則形狀,分不清具體像什麼,但都比較高,應該是為了適應土著們高大的身材。
  從屋內飄來的香味讓陳林的飢餓感更盛,難得這個世界的食物居然有類似花香的香味,不像上次綠人族吃得玉竹,雖然口感不錯,但賣相和味道著實不敢恭維。
  對新人穿越者來說,每次穿越到新世界,食物都是個大問題,能夠吃什麼,不能吃什麼,都是需要好好篩選辨別的。
  這座村莊實在很荒涼,村裡面連讓他嘗試吃到肚裡的東西都沒有,唯一可以吃得東西,都是屋內,但這裡在夜晚降臨后,幾乎每家每戶都是家門緊鎖,房屋的材質不好判斷,但肯定沒脆到可以隨便被踢開。
  來迴繞了兩圈,陳林最終在村莊東南角的一家門口停下了腳步,根據他挨家挨戶的辨別,唯獨這座房子里說話的土著最少,而且聲音相比其他土著稍顯柔弱,並且還伴隨著類似嬰孩的哭聲,不過這哭聲比起人類的孩童要顯得尖銳很多。
  基本可以判斷,這應該是一個女土著帶著孩子單獨在家,也是今晚陳林解決住宿和食物最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