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唐俏郎君下載
  3. 大唐俏郎君全文閱讀
  4. 第51章 美酒波瀾

第51章 美酒波瀾

作者:聖靈火

?  含元殿。
  酒香瀰漫。
  聞之口腔生津,來不及下咽。
  不禁流到衣襟上斑斑點點,真是失態。
  人人盯著這壇松花酒,窘態滿面,李世民環視魏徵等人的模樣,不禁咽下一口口水,暗恨這酒真討厭,側眸秦瓊說道:「你釀酒的方子…」
  「啟稟皇上,釀酒的方子尤為特殊。
  雖然釀酒的原材料並不稀缺,但是需要修鍊草木內勁,以內勁拍入松木之內、逼出松香。
  再搭配草木過濾、凈化水流之後的草木靈水。
  以特殊的方式釀酒,方可釀出松花美酒。
  據說這種釀酒的方式,在無量上人手上揮手可釀。
  這源於王浪軍失去的那枚海螺瑰寶吊墜的神奇功效。
  吊墜現已被無量上人所得,他可以隨意的釀酒。
  除他之外,唯剩下王浪軍一人可釀此酒,浪軍曾經佩戴海螺五年之久,直到前不久才依仗海螺修鍊出草木內勁。
  如今,浪軍利用草木內勁勉強可以釀出松花美酒。
  獨一有二,皇上明鑒。
  皇上也曾習武,自知內勁因人而異,亦可用內勁療傷。
  但以內勁替人療傷,極其耗費心神。
  輕則調養可復,重責自傷根基,一生難復,甚至於折損壽元。
  皇上只知皇後娘娘被浪軍以草木內勁暫時治癒了頑疾。
  但不知浪軍為此損傷了壽元。
  因此,浪軍當時昏迷不醒,遂被他所救的奴僕背走了。
  導致皇上生疑,懇請皇上明鑒?」
  皇上妄想明搶酒方,秦瓊偷眼打量皇上流露出一份恨意,豁然覺得說假話不怎麼難受了。
  為了還浪軍的人情,秦某添鹽加醋的替浪軍圓謊脫身,也不知道行不行?
  若非浪軍暗中在第一壇酒里注入了大量的草木精華,喝過之後清除了常年征戰受傷、余留在體內的暗疾。
  身體不會變得這麼通泰,似是年輕了十歲?
  最大莫過於救命之恩,這份情太重了。
  真是…秦瓊回想浪軍把那壇酒收走了的情景,心如明鏡,初次違心的替浪軍向皇上圓謊。
  這秦瓊從不說謊,面色…李世民盯著秦瓊公事公辦的臉,不信其言,又找不到理由反駁秦瓊,蹙眉不悅的問道:「你可知道那救他的人姓甚名誰?」
  「姓肖名天,為救師妹姜婉婷被人利用。
  不得已前去擄掠狄家小姐,但被王浪軍擒獲后收為奴僕。」
  採花賊的主謀就是肖天以前的主子,秦瓊點到為止,抱拳行禮說道,
  即回答了皇上的問題又暗射皇上包庇人犯,恬不知恥。
  難道是真的?李世民回眸逼宮篡位事件前後的情景,有些迷糊了,遂不甘心的問道:「你獻酒可有要求?」
  「請皇上賜松花美酒為上品貢酒。
  授權私坊釀酒,進貢上品,售賣中下品松花美酒。
  利潤除去成本,六四分成,皇上佔六成,請皇上聖裁?」
  也不知道浪軍的法子行不行?秦瓊見李世民陰晴不定的面色,心裡直打鼓,咬牙和盤托出。
  該死的小崽子,真狡猾…李世民恨急執筆御賜『御酒松花』字樣說道:「准奏,你去辦吧。」
  「謝主濃恩,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就成了,怎麼這麼容易?秦瓊一頭黑線想不通了,這位爺可是把浪軍恨入骨髓啊,竟然答應了。
  這不是做夢吧?
  誰能忍受自家的女人被人褻瀆…
  這事說出去都沒人信。
  不行,趕緊走,免得這位反悔不認賬。
  什麼金口玉言?
  那都是騙人的。
  只要可以封口,他殺再多人都要追悔回來。
  無情無義的東西…秦瓊想著心思,托起御賜批文,轉身小跑出含元殿,餘下幾雙怪異的眼神瞅著他離去。
  這忠義的傢伙不開竅啊。
  不申冤,不解釋,只說事實,還不沾別人的因果,只說自身經歷過的一面。
  就像皇后出宮之事,明明是袁天罡縱容而成事的,可是這傢伙隻字不提。
  他是忠義了,可是讓皇上怎麼去責問袁天罡?
  連個證人都沒有,還責問什麼?
  袁天罡…長孫無忌一念生恨,轉向皇上行禮說道:「啟奏皇上,袁天罡心懷叵測,當殺…」
  「不可,袁天罡用推算之術為皇上招攬了不少人才,如今濟濟一堂。
  撇開功勞不論,這些人都記著袁天罡的引薦之恩。
  若是殺了袁天罡,恐怕後患無窮。」
  這是典型的公報私仇,魏徵側眸長孫無忌一眼,轉向皇上行禮插話反駁,妒賢嫉能可不是好現象,此風不可長。
  魏腸子,灌香腸,不帶拐彎的,長孫無忌側眸魏徵怒道:「魏腸子,你站著說話不腰疼。
  也不想想袁天罡損傷了皇後娘娘的鳳體,有礙皇威。
  讓皇上損傷顏面,左右為難。
  這種風氣不可長,以免引人效仿,亂了綱常,當殺。」
  「一派胡言,你是擔心長孫一脈就此失勢,衰敗…」
  「魏腸子,你血口噴人,本官明明是擔憂皇上的社稷江山…」
  「二位愛卿不要爭議下去了,朕自有對策。
  小德子,內房那邊的審訊有結果嗎?」
  混賬,那小崽子亂了朕的江山,李世民環視兩位大臣爭吵的模樣,頓時把王浪軍恨入骨髓,轉向右側的小德子問道。
  這場合不合適…小德子示意二位大臣在場,迎來皇上怒目而視,遍體一激靈說道:「啟稟皇上,內房傳來消息。
  聲稱袁天罡這幾日行蹤詭秘,先後約見了皇後娘娘,秦瓊,李淳風,鄭,張李大人,狄家莊…
  但他與王浪軍相處的時間最長。
  王浪軍被其引入慈恩寺,爆發了逼宮篡位事件。
  袁天罡始終處在外圍,不言不語。
  坐等王浪軍救治了皇後娘娘,隨後被皇后命令侍衛護送出寺。
  侍衛供認,王浪軍的射術出神入化,有如神助,箭無虛發。
  而且在事先射出了皇后懿旨,導致逼宮篡位事件正式爆發,犯下了欺君之罪…」
  「行了,二位愛卿都聽見了。
  這份來自內房的審訊結果與秦瓊所言不符。
  而那秦瓊死不招認袁天罡的言行舉止。
  袁天罡至始至終都與王浪軍混在一起。
  他們想幹什麼?
  謀反,還是戲弄朕?
  朕需要一個解釋?」
  朕要滅了你們,李世民念及袁天罡所接觸的人,皆與自己不同心,想到什麼巡視二位愛卿問道。
  最可怕的是王浪軍夥同袁天罡蠱惑太子,或是皇子逼宮篡位。
  但所提的條件太高,讓這位主子中途退出了。
  導致逼宮篡位不攻自破,還必須裝作救駕賣好的姿態,儘早結案求自保。
  以免追查到他們以前合作演戲、作案,審案等等戲碼,暴露身份。
  真真假假,難以辨別。
  加上這個逼宮篡位的主子貪生怕死,不透真情,就變成了疑案,無法偵破。
  但暗潮湧動,毒瘤亦在膨脹。
  這怎麼能行?
  「皇上聖明,下旨斬殺了涉案之人,即保全了皇家的尊嚴,又安撫了逼宮篡位的一干人心。
  免得他們狗急跳牆、繼續作祟惑亂朝綱。
  緩其心,待查清內情一刀切…」
  那些人都該死,長孫無忌暗恨王浪軍一伙人刻意顛覆長孫家的半壁江山,逼皇後退位,虐殺太子皇子,接下來就亂到長孫家…后怕的咬牙稟奏皇上。
  李世民深有同感,點頭應和,卻見魏徵出班說道:「啟奏皇上,這松花貢酒寓意深遠。
  想必皇上已有所聖裁,請皇上示下?」
  「咦…」
  還真是…李世民一驚色變,想到什麼站起身來說道:「魏愛卿從實道來,看愛卿所言是否與朕所想不謀而合?」
  「臣不敢妄攀聖意,比肩皇上說三道四,犯下欺君之罪,老臣……」
  這是陷阱,魏徵一驚說道。惹得長孫無忌怒目而視,大聲指責:「魏腸子,你煩不煩啊?
  皇上讓你說,就是金口玉言,你遵旨照辦不就行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