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破嵐下載
  3. 破嵐
  4. 第二卷 殘陽何意照月窟 第九十九章 破空巧遇玄天影(一)

第二卷 殘陽何意照月窟 第九十九章 破空巧遇玄天影(一)

作者: |返回:破嵐TXT下載,破嵐epub下載

易寒的話在屠烈聽去,猶是嘲諷。

屠烈目中殺意涌動,掌心攢聚著一團團鋒銳的靈光,向易寒擊去,只是隨著易寒身體閃動,這些攻擊盡皆落到了虛處。

「流陽指!」

在躲避的間隙,易寒御指而彈,一道道火色流光頓時向屠烈面門撲來。屠烈見狀,則是體內靈力運轉,將攻擊在臨近的一剎,盡數震蕩潰散。

「靈沼天渦!」

屠烈察覺出易寒似乎不受高台壓力的影響,凝神間,猛然伸手一握。

只見在虛空中,突然泛起一圈圈土黃色的波紋,緊接著,一片片漩渦猶如一張張猙獰的大口,緩緩在易寒腳下張開。

瞬間,易寒猶如陷入泥沼,急馳的身體猛然一滯,頓在了原地。

「莫不是以為自己有所依仗,便可以對本尊出手?!」屠烈見易寒被困,露出蔑視的同時,又絲毫不掩目中極致的恨意,開口間,身上氣勢攀升而起,一步步向易寒踱去。

易寒不斷地掙扎,馭動青翼卻發現無法動彈絲毫。漸漸的,易寒放棄了抵抗,目中駭然漸隱,化作精芒,倏然看向了屠烈。此時,兩人已是咫尺之遙。

「動啊!怎麼不動了!」屠烈臉上布滿戾氣,伸出手,一柄短刃頓時出現在掌中,作勢向易寒劃去。

可就在短匕將要觸及易寒的一剎,屠烈手臂卻是驀地僵住,面色更是驟然大變。

只見破碗不知何時已被易寒拿在手中,在屠烈動手的剎那,易寒心念一動,太始之氣倏然釋放,向其彌盪而去。

「這是什麼!」屠烈在破碗釋放出的煙靄之上,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壓力,高台的規則之力與之相比,宛如雲泥。自己若是抵抗,怕是瞬間便會灰身粉骨。

瞬息間屠烈便做了決定,腳下一動,倏然急撤而去。與此同時,隨著屠烈後退,易寒腳下的一片片沼澤漩渦也漸漸隱沒。

易寒重歸自由。

易寒本打算在極速之下,使用太始之氣攻其不備,但沒料到自己竟會率先被困,不得已,只能放棄計劃,先求自保。

在屠烈退後的同時,雖避開了大部分太始之氣,但還是有數縷侵襲到了他的膚體之上。瞬間,一陣陣爆裂感從身上傳來,親身所歷,屠烈頓感駭然。同時,一口鮮血從嘴角溢流而出,他儼然已被始氣威壓所傷。

「莽古金身!」

登時,屠烈暴喝一聲,身體在一片金光籠罩中,遠離了太始之氣。

因修為被束,屠烈的法訣之威比乘丹境施展要弱了不少,在屠烈剛剛脫困的瞬間,金光轟然碎裂。

易寒雖未做到一擊必殺,但準備的後手竟讓莽古沼澤的尊主受創!

「能殺我沼澤內封靈境修士,讓我兒死於雷劫之下,想必你憑藉的便是此物了……」屠烈抹去嘴角的血跡,眯眼向易寒道。眼下,事情對他來說已變得棘手,這短暫的交鋒讓屠烈知道,在這裡將易寒殺掉的可能,微乎其微。

易寒也不言語,手執破碗盯著屠烈,撲扇著背後青翼,就在他要動手的一刻,在他二人下方,憶清的身影倏然出現!

「憶清,將他殺了,我莽古沼澤欠你一個人情!」屠烈看到憶清出現,稍一沉吟,開口道。

其實,屠烈說出這番話,心中已有了別的打算。一方面,易寒手中的太始之氣威力非凡,憶清如若出手,或許也會如他一般遭到重創,乃至被殺都有可能。另一方面,憶清若是得手,那他便借刀殺人,報了仇怨。可謂是道一箭雙鵰的計謀。

然而,憶清聞言,卻是哂笑了聲,並未理睬,徑直走向了易寒。

屠烈打的算盤憶清看得明白,她絕然不會被對方所利用。

「你救過嬋兒,本宮不殺你,可那化濁培靈丹和蘇老鬼所覬覦的毒丹,你卻需交出來。」憶清沖易寒緩緩道,語氣充滿了毋庸置疑。

原先各派的宗主並未踏上高台,可如今隨著憶清的出現,易寒思忖著下方必然發生了什麼。

而且憶清的出現,也讓易寒心中驟緊。幻靈宮有著月氏血脈,憶清必然如雲嬋等人一樣,不會受到高台規則的阻礙。

此時的處境,對易寒極為不利!

其實還有一點易寒不知,憶清的境界竟如那嫗屍一般,並未受到壓制。

對於憶清的要求,易寒並無任何舉動,而是在腦中思量著對策。不過憶清卻起了不耐,拂袖一甩,便要向易寒出手。

「堂堂幻靈宮宮主,竟對一個小輩出手,看來你也如那屠烈般恬不知恥!」

就在這時,黎母被一團抵禦重壓的黑霧籠罩著,衝上前來。

「聒噪!」憶清目中寒光一閃,轉而將手勢一轉,揮向了黎母。

咚!

只見一道靈光乍現,倏忽間擊在了黎母的身上,緊跟著一聲悶哼響起,黎母已滾躺到了台階之上。

「乘……乘丹境!為何你的境界沒有被壓制!」黎母一臉的駭然。剛剛憶清的一擊她並非沒有阻擋,而是根本無法阻擋,因為體感之下,憶清散出的分明是乘丹境界的修為。

突然她有些後悔去幫易寒,因為以憶清此刻的狀態,在這高台之上已是無敵的存在。若是對方不悅,將本是同等境界的她翻手間殺了,那她真是遭到了奇冤。

至於為何會幫助易寒,緣於她在行至此處時,一眼便看到了易寒手中的破碗,那是她從中州之地所得,頗為珍奇。另外,結合著北幽突然冒出的子母闕弟子,和失竊的藏寶室,黎母瞬間便明白了,昆吾便是易寒。

而她想要將這些東西取回,唯有保下易寒性命,因為一旦憶清出手,那歸屬便成了問題。若是被憶清搶佔了這些東西,她再想奪回,便更是難上加難了。

更何況,還有那支消失已久的離音笛。

屠烈聽到黎母的言辭,驀地看向憶清,露出了驚色。若真是如此,那他的處境也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能將屠烈擊傷,你倒是有些手段……」憶清並未理睬屠烈二人,看著易寒忽然沉吟起來。

「也罷,本宮倒想見識見識你究竟有何能耐,還是暫且留在我身邊吧!」

「不知憐心她們拿到了東西沒……」話語間,憶清將易寒席捲而起,攜身後弟子,向高台頂端走去。

黎母和屠烈見狀,頓時鬆了口氣。

高台頂端,是一座開闊的四方之陣,三面環壁,一面與台階銜接。

此時,正有十數名幻靈宮弟子踏過台階,來到四方陣台之上。

「這高台堅硬無比,怎麼會有如此多的划痕!」雲嬋看著腳下一處處刀兵劃過的痕迹,心中震撼。在她看來,這一定是有人用撼天動地的靈法交鋒所致。

「大家就地散開,一有發現,立刻通知我!」憐心召集幻靈宮弟子聚集一團,安排道。此地方圓有兩百餘丈,目雖能及,可細節之處卻不能盡覽。只能讓弟子們分散,去尋找一些線索。

一陣微風揚起浮塵,久無人跡的陣台,隨著這十餘人的到來,充斥已久的空曠與寂寥都是減弱了幾分。

「師姐!看這裡!」很快,便有弟子立於一堵牆壁前,向四周高聲呼喊。

眾人聞聲,紛紛聚來。

她們面前的牆壁之上,有著一幅幅隱晦的石刻,這些雕刻全部是一個個縮小的人形,在一尊圓月前,擺弄著怪異的姿勢。仔細看去,如同一本書冊,在向後人彰示著什麼。

「這定是月氏傳承!」憐心面露喜色,隨後向眾人道,「沒想到它竟會被刻在這石壁之上,我們上別處看看!」

話罷,憐心和眾弟子向另外兩面石壁走去。

片刻后,眾人看著眼前牆壁上的一處空白,露出了亦喜亦悲的神色,正當她們憤憤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一襲白影悄然掠至。

「師傅!」眾弟子看清來人,慌忙拜見。

「傳承可曾找到?」憶清將易寒甩至一旁,開口問道。

「找是找到了,就在這三面石壁之上,不過……上面的石刻被人打亂,沒了章法,還有多處文字記載,也像是被人硬生生抹了去,成了空白!」憐心指著旁邊的石壁,向憶清回道。

憶清向憐心所指看去,眉頭漸漸蹙了起來。

易寒聽著她們的對話,露出瞭然,想到了這一切是月靈所為。抬頭間,忽地看到雲嬋正於人群中神色詫異地望著自己,易寒無奈地聳了聳肩。

憶清在石壁前踱來踱去,看著上面的石刻,想要發現些端倪,可片刻后終還是嘆了口氣,放棄了觀摩。

「咦?」忽然,憶清看向了一個角落,露出了疑惑。那裡空無一物,但卻讓她察覺出一絲奇異。

「破!」憶清用木杖遙遙一指,一道灰光頓時從杖頭湧出,射到了角落。

「這裡竟有幻術遮掩!」只見灰光所過,角落處的虛空如鏡片一般紛紛碎落,同時露出了其內令眾人心中一突的景象。

一具金色的骸骨橫躺,在其眉心處,還有一個拇指粗細的圓洞。

「這是什麼!」眾弟子目光怔怔,不知為何,在幻象被打破后,她們都在這具骸骨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來自血脈的威壓。

「你,去將它取來!」憶清神色變換,不知在想些什麼,突然扭頭看向易寒,開口道。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