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兩小無猜的一生半世下載
  3. 兩小無猜的一生半世
  4. 第八十一章:重傷

第八十一章:重傷

作者: |返回:兩小無猜的一生半世TXT下載,兩小無猜的一生半世epub下載

不愧是親爺倆,語氣簡直一模一樣,雖是第一次接觸,但已經明白了為什麼姑姑的手下非要芸姚完成這個訂單,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如此的看不起我們,又怎麼會和我們談合作。

「你們和我們岳氏企業的恩恩怨怨我並不感興趣,倒是她!」我指了指躲在張括洋身後的茜茜,毫不畏懼的說道:「她是我妻子的妹妹,一年前逃學失蹤,現在既然被我找到了,我就一定要將她帶回去問個清楚,這是我的家事,希望你們不好插手。」

我剛要上前拉住茜茜,不料卻被身邊的保安一下子圍了上來,不有分說的開始對我圍攻起來,我被張氏父子倆的態度也激怒了,正愁沒處發泄,現在好了,既然送上門我就照單全收。

我拉開架勢,毫不留情的對著保安一頓毒打,雖然他們都拿著武器,奈何此時的我就像是發瘋的獅子一樣,招招置人於死地,沒到沒到半分鐘,五六個保安便全都呻吟著躺在地上,最輕的也是在不停的廝喊。

這時茜茜慢慢的說道:「姐夫,我知道你的實力,就算這裡的保安都來了,也不是你的對手。但你這樣惡意破壞我未來公公的壽辰,讓他在眾多的朋友面前丟人,我想這對你們岳氏企業的未來可不是好事吧。你可別忘了,你和芸姚只有三個月的期限,超過了期限,你姑姑辛辛苦苦經營起來的岳氏企業可就要改朝換代了,你還是先為自己想想吧。」

「你怎麼知道打賭的事情?」我慢慢地逼近茜茜,此時的張括洋已經有些害怕得慢慢後退。

「哈哈哈,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我知道的事情多著呢。比如,你姑姑根本就不是血癌,而是被人害死的!!!」茜茜幸災樂禍的大笑著,就像地獄的惡魔一樣讓我心裡很是恐懼。

這時,小二擠進人群,在我耳邊急切的小聲說道:「三哥,快走吧,我剛剛看到門外又來了很多保鏢,看樣子今天他們早就準備好了,就料定你會來。」小二又悄悄指了指茜茜,對我說:「看樣子應該是這丫頭在搗鬼,她已經不是我們所認識的那個茜茜了。這事咱們回頭再說,不過現在咱們要是再不走就真的來不及了。」

我雖然不甘心,但此時的情況確實像小二說的那樣,茜茜如今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眼神里充滿了對我的怨恨,要是再這樣拖延下去,不但不能把茜茜帶回家,恐怕我自身也難保。

於是我帶著小二,頭也不回的直接衝出了會場。

茜茜這時發了瘋一樣的對著門外的保鏢喊道:「一定要攔住他!抓住他,岳氏企業就再也沒有翻身的餘地了!!」

我剛出大門就被那群黑衣人圍住,這陣勢還真是挺嚇人的,足足有二三十人,而且個個都是魁梧的大黑鬼,看樣子今天要想全身而退還真是不太容易。

我也不顧得多想,握緊拳頭便迎了上去,一時間和那群人打在了一起,但猛虎再強也架不住一群餓狼,最終我被他們打翻在地,而小二此時卻奮不顧身的壓在我的身上,死死的保護我。

「小二!你快走,他們抓的是我,不是你!」雜亂聲中,我對著小二大聲喊道。

小二此時已經鼻青臉腫的回應我說道:「三哥,咱們一天是兄弟,一輩子都是兄弟,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很暖,這輩子就交了這幾個鐵子,平時在一起打打鬧鬧的看不出什麼,關鍵時刻能這樣做,也讓我很是欣慰。但小二畢竟和他哥哥老白不一樣,完全是一股書生氣,別說打架了,就是吵架也每次都是被我們罵的不敢還嘴。

一頓毒打,小二已經暈死了過去,而我也沒有半點力氣起身,此時我睜開朦朧的眼睛看到一個高挑的女子站在我的身邊,冷笑著對我說道:「我那麼愛你,甚至不惜想用自己的身體來留住你的心,但你卻對我姐念念不忘,現在看你這樣的狼狽,我真是開心死了!真是報應!!」

我緊閉雙眼,一行淚水從眼角流下,嘴裡有氣無力的說道:「茜茜,這輩子我只愛你姐一個人,至死方休!」我的眼淚不是我自己而流,而是為茜茜,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讓她改變了心智,竟讓乖小善良的她變成了如今這樣的面目。

茜茜氣得狠狠的用高跟鞋狠狠的踩在我的手上,兇狠的對我說道:「既然我得不到你,我姐姐也休想!!你今天落在我手裡,也算是上天對我的一點憐憫!」

說完茜茜轉身對那些黑衣人說道:「把他關起來,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可以靠近他,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正說間,一輛商務車漂移停在了路邊,從車上急沖沖的下來了幾個人,至於是誰我已經看不清了,只聽見他們說道:「芸茜茜,真是好久不見!」

「是你!!!」茜茜很驚訝的說道。

「沒錯,是我!我是來接人的,如果你們還敢上前阻攔,你知道我的手段!」說完,我和小二被幾個人急忙抬上了車。

「小姐。。。」這時候茜茜身後的黑衣人開始蠢蠢欲動起來,但茜茜卻及時將他們攔下,無奈的說道:「你朋友喝多了,對我惡言惡語,出於無奈我的保鏢才會出手,大家都是明白人,今天會變成這樣,無非就是酒後鬧事罷了,既然你來了,那我也就不追究了。」

「你不追究?那我還要追究呢,你們這可是聚眾滋事,還打傷了人,這事沒有那麼簡單善了。」那人卻不肯讓步。

這時我躺在車裡艱難的對外面喊道:「走!!」

茜茜冷笑著說道:「你看,他都這麼的怕事,懦夫一個,你還在這逞什麼英雄。」

那人無奈,白了茜茜一眼,便回到了車裡,一腳油門直奔醫院。

「茜茜,就這樣放他們走了?我父親的生日宴會都被他們弄亂了,也太便宜他了。」這時張括洋走到茜茜的身邊,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茜茜反手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張家公子被打得有些莫名其妙,茜茜惡狠狠地說道:「你這個白痴,剛剛那人是刑警,難道你們想襲警嗎?」隨後茜茜又對著那群黑衣人謾罵道:「一群廢物,你們這麼多人竟然抓不到一個人,養你們有什麼用,全都給我滾!」說完,茜茜氣沖沖的返回到了會場里,只留下張括洋一個人獃獃的望著汽車遠去的街口,一邊揉著被打紅的臉,一邊委屈說道:「這丫頭真是越來越難伺候了。不過剛剛那個岳氏企業的少董還真是個狠角色,看來不給他點顏色看看,茜茜是不會消氣的。」

在車上,小二依舊昏迷不醒,而我閉著眼卻艱難的對周圍的人說道:「謝謝!」

這時坐在副駕駛的那人轉過頭,小聲的回應道:「三哥,是我,老白!」

「老白??你怎麼在這?」我努力的睜開被打腫的雙眼,確實是老白,不過他一年前去了南方進行軍事培訓,沒想到現在竟然已經回來了,而且還成為了刑警隊的副大隊長,真是不敢想啊!

「三哥!」老白一邊為我擦拭臉上的血漬,一邊說道:「是小二剛剛給我打電話讓我來的,我緊趕慢趕卻還是晚到了一步,看著你們這樣,我真的。。。。哎!」

我笑了笑安慰道:「沒事,要不是你及時趕到,恐怕今晚哥們就要交代了。」我咳了兩口血水,穩定了一下繼續說道:「不過今晚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再追究了,茜茜畢竟還是個孩子,她這樣對我,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老白一聽,不禁生氣的對我說道:「這事就這麼算了?只要你們報案,這案子我就能接,我親自負責,為你們報仇!!她已經不是那個從前的茜茜了,你看看今天這個架勢,她分明是要殺你,你還這樣的護著她,值得嗎?」

「值!!」我堅定的說道:「再怎麼說她也是芸姚的妹妹,和我們在一起也好多年了,我不相信她會變成這樣,我答應過奶奶要好好地照顧她,所以你要是把我當兄弟,就把今天的事爛在肚子里,以後不許再提了!」

老白狠狠的打了一下車門,轉過身不再理我,而我也慢慢的穩定情緒,回想著今晚發生的所有事情。。

很快到了醫院,我的傷勢還算不太嚴重,所以只需要住院幾天就可以了,但小二卻傷得很重,在手術室里整整待了三個小時才幸運的脫離了危險。這也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事情,為什麼偏偏那晚要帶毫無抵抗能力的小二一起去會場呢。

我躺在病床上,望著雪白的天花板,我清楚的知道,正如那個老爺子所說的那樣,我和茜茜的命運開始了碰撞,我們之間的恩怨從這一刻起也正式拉開了帷幕。

芸姚從慕容白的口中知道了我的事情,於是飛快的跑到了醫院,話說雖然此時的芸姚並沒有能力接管岳氏企業,但姑姑身前的秘書薛蘭卻對她不離不棄,很是關心,每天寸步不離的給她看公司的資料,以便讓她儘快的了解所有的業務往來和工作流程。

芸姚看到渾身打著繃帶的我躺在病床上,已經泣不成聲,而我卻微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安慰她。

芸姚擦了擦眼淚對我說道:「為什麼茜茜要這樣做,你可是她最親的人啊?到底我不在的這三年裡,你們發生了什麼事?」

我知道瞞不住,所以把這幾年裡發生的事情都說給她聽,芸姚哭得更厲害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妹妹會做出那樣的事情。

半個月之後,我恢復了狀態,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芸姚的秘書薛蘭,我向她詢問了我住院這幾天,那個張氏集團有什麼大動作,薛蘭很認真的對我說道:「自從你受傷之後,他們倒是老實了很多,不過老董事長退居了二線,現在掌事的是他的兒子張括洋,不過現在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茜茜在主管,所以張括洋不過只是個傀儡罷了。」

我點點頭,薛蘭繼續說道:「三天後在國貿大廈將舉行本年度的商界大會,屆時各個企業都會參加,而咱們岳氏企業的代表也被邀請了,不過不是芸姚,而是代理董事長范勛。」

「范勛?」我好想聽過這個名字。

「是的,他是最早跟隨老董事長的人,自從老董事長去世后,公司里的事物都由他全權做主。」而後,薛蘭看了看周圍,小聲的對我說道:「聽說這次讓芸姚三個月內與張氏集團簽訂合同的考驗也是他想出來的,目的就是讓芸姚知難而退,而他可以繼續坐在這個位置上,接替老董事長。」

我點點頭,原來是這樣,看來這個范勛心懷不軌,更有可能與那張氏集團私底下有密切的來往。看來商界還真是比戰場還亂,稍稍放鬆便會一發不可收拾。

回到家,我和芸姚溝通了一下這個事情,雖然表面上看是一年一度的商界大會,但背地裡卻是為接下來大合同簽署的事宜做一個詳細的規劃和部署。對此,我堅決要去,畢竟我是岳氏企業的少董,而芸姚卻沒名沒分,自然沒有資格出席這樣的場合。

芸姚對我這次前去很是擔心,畢竟茜茜也會出席,如果再和她發生什麼口角衝突,對兩家的集團都不是好事,所以這次我決定一個人單獨前去。

但是臨行的時候,芸姚還是安排薛蘭跟我一起,既然是姑姑生前的秘書,多少也會對我有幫助,於是我們兩個人便出發了。

到了國貿大廈,裡面零零散散的坐了些人,而我則選擇了一個不起眼的靠後的位置,這位置視野很好,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整個會場發生的一切事情。

我環顧四周,卻遲遲不見茜茜和那個范勛,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