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蕭牆之患下載
  3. 蕭牆之患
  4. 第七十六章,小白楊

第七十六章,小白楊

作者: |返回:蕭牆之患TXT下載,蕭牆之患epub下載

酆豐在那一瞬間臉上變幻了無數表情,最後平靜下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你這人怎麼這麼不小心!知道這衣服多貴嗎?還不趕快帶我去換!」

婁藍這時候也看見皮一娓了,兩人視線相對,算是打過招呼,酆豐看向婁藍,婁藍輕輕點了頭。

於是酆豐跟著皮一娓一起離開,所以她沒注意到自己身後有一道森然惡毒的眼神隨著她的背影消失。

皮一娓似乎非常熟悉王宮,帶著她從宴會廳側邊的小門進去,路過長廊,穿過花園,然後進入一棟白色的歐式建築內,他拉開衣帽間的門,看了左右沒人,然後把門關上。

剛剛一路上都是王宮裡面的侍衛和僕人,酆豐找不到機會問,這會直接連珠炮彈:「娓子!你怎麼會在王宮裡面?其他人呢?你們是怎麼進的王城?見到褚楚海了嗎?他有沒有為難你們?」

皮一娓面色凝重,盯著酆豐深沉的眼神把酆豐看的提心弔膽,難道其他人的情況不好?或者已經……

酆豐都不敢聽他後面的話了。

沒想到皮一娓埋頭,隨後指著重口的吊牌道:「看見沒有,我現在是王宮裡面的內務管家,請叫我賽巴斯醬……」

空氣中安靜了一秒,酆豐捂著心口崩潰道:「你嚇死我了!」

皮一娓笑的花枝亂顫,調侃道:「哎,你今天這身衣服挺好看的啊。」

酆豐翻了白眼,抓狂道:「說正事!」

「OK、OK」皮一娓看酆豐是真著急,也不逗她了,於是道:「那天你們衝出包圍圈后,因為對方的人很多再加上密集的彈藥,沒大一會我們就被護衛隊團團圍住,他們可能想從我們口中得到你們的消息,所以沒有殺我們而是直接帶著我們進了地下城,但是奇怪的是途中突然截出一人,後來我們才知道這人是褚家二公子褚絮,他不光從護衛隊手上保下我們,而且直接帶我們進了王城。」

酆豐心一跳:「他什麼時候帶你們去的王城?」

皮一娓:「當天晚上。」

也就是說,當天地下城有兩個褚絮,帶他們進王城的應該是真正的褚絮,他回了王城后就一直沒出去過,包括剛剛在宴會山剛看見的也是真人,而她和婁藍遇到的是酆羽假扮的褚絮,不,不是偶然,酆羽一定就是在那裡等他們的。

那麼酆羽與褚絮之間又有什麼關係?酆羽來的目的難道就是為了跟他們做一起交易?還有他為什麼要以偽裝的樣子來見她?怕她揍他一頓?說實話,她真的挺想揍他一頓的,做夢都想。

酆豐突然記起酆羽說的一句話,「我只能告訴你們,至少現在,我還不能說。」

他當時說的是不能說,而不是不想說,現在不能說那什麼時候才能說?

酆豐愈加疑惑了。

這時候聽皮一娓繼續道:「他把我們帶入王城后,分別安排了我們的去處,我是在王宮,殷熊跟柳媛媛軍部,朱可醫療,安豆豆內閣,我不知道他這麼做有什麼目的,他對我們也沒有什麼惡意,而且一開始就好像認識我們,他這做就好像……像……」皮一娓眼裡帶著疑惑,偏著頭,在想一個能準確描述的話。

酆豐接了他的話,道:「就像在預謀什麼,他是為什麼要把你們調入那些關鍵的部門?如果是他的親信,我還可以理解成他想奪權想篡位,他這麼做沒理由的不是嗎?你們就沒有問過他?」

皮一娓想了想道:「我還記得他剛救下我們的時候說了一句話,他說『想要活下去,就按我說的做』,這算不算威脅?所以他救下就想威逼我們幫他辦事?或者他是不是一眼看出我們的天賦驚人,所以想栽培我們?」

酆豐無情嘲諷他:「你當自己是什麼香波雞嗎?他有那個必要嗎?吃飽了撐的大老遠跑來救一群陌生人?我猜他也一定跟時間重置有關係,提前就認識我們,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目的,而且我倒是覺得他的這句話不是在警告,更傾向於忠告,他讓你們按照他說的做,只有這樣才能活下去,他是在救你們。」

皮一娓點頭,若有所思。

酆豐道:「有關褚楚海的消息有嗎?」

皮一娓當即點頭:「我進來后就一直在暗中觀察褚楚海,但是今天就在剛剛的宴會上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的真面目,這偌大的王宮裡,在這之前幾乎沒人見過他,還有就是這個王宮裡的所有僕人跟侍衛都經過兩次大換血,原因具體不知。」

無論是作為一個國王還是首領,常年累月都不露面都是不正常的,但是他今天為什麼突然又要露面了呢?

想這些也沒什麼意義,酆豐直接拿出一張照片,遞給皮一娓:「見過這個人嗎?」

照片看的有些眼熟,皮一娓仔細觀摩一陣,突然道:「是他孫女,我見過一次!」

酆豐:「誰的?褚楚海?」

皮一娓點頭,確定道:「名字好像叫褚什麼楊的,聽說是褚楚海非常疼愛的孫女,一直跟著他住在主樓那邊,也甚少露過面。」

酆豐翻到照片背面,後面寫著『小白楊』,應該就是她了:「褚楚海既然那麼疼愛自己的孫女,今天五十大壽為什麼沒見一起帶出來?」

皮一娓搖頭:「我也不知道,在這王宮裡,他們家的人除了褚二公子其他人幾乎見不著。」

酆豐突然問:「褚家的老大呢?」

皮一娓繼續搖頭。

酆豐深深呼出一口氣,思緒真是亂如團麻,剪不斷,理還亂。

「走吧,去見見這個女孩兒。」她道。

換了身僕人裝偽裝成僕人的酆豐跟在皮一娓後面,兩人往主樓那邊趕。

路上皮一娓邊走邊悄聲道:「只能碰碰運氣,我來了這麼久都只偶然見過她一面,褚楚海似乎把這個孫女藏的很嚴實,不過幸好今天很多侍衛被調去前廳,一路還算順利。」

酆豐蹙眉,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孫女藏起來?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