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末世重生之我不是女配下載
  3. 末世重生之我不是女配
  4. 第四十章 步行

第四十章 步行

作者: |返回:末世重生之我不是女配TXT下載,末世重生之我不是女配epub下載

大家都互相攙扶著上路,由於車子的報廢,他們不得不頂著壓力步行走出森林。

森林那麼危險,他們又為什麼會開回來了呢?

還不是因為公路上聚集著太多的喪屍,把路給堵死了!

而且往公路走,只能選擇前進或者拐彎,在不濟就是後退,遇到危險時,遠沒有森林的四通八達來得選擇多,最重要的是不是有句話叫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

現在已經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可以讓他們休息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咯。

經歷過大雨的洗禮后,不僅世界變了,連周圍的環境也變了,此刻拿著地圖的沐宇煩躁地把手中的地圖揉成一團又攤開,該死的,現在天開始黑了,完全分辨不出他們現在在哪!

齊睿一臉恍惚地走在他的旁邊,他突然用力地一拍齊睿的肩膀,低吼道,「齊睿你快來看看我們要往哪走啊煩死我了!」

齊睿被沐宇一拍回神后,便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隨後手裡就被他硬塞了一張地圖。

齊睿無語望天,這周圍的樹木長得千奇百怪,他連這是哪都不敢肯定,還問他怎麼走?

他伸手掏出身上的指南針,發現針不停地旋轉著就是不穩定下來,哦豁,連磁場都是亂的。

齊睿嘴角抽搐,把指南針放回口袋裝好后,把地圖塞回給他,無奈地攤手道,「問運哥去吧」

沐宇疑惑地看向他,卻發現他眼神微閃地低下頭沉默著,你不是和運哥走得最近嗎?你不去問讓我問?隨後想到了之前他家小仙女擋在齊睿身後時,運哥那看著他一副恨不得把他拆吞入腹的樣子,就知道他為啥不敢去了,而和他這個傷心人走在隊伍的後面。

怕死唄,運哥發起火來誰不怕?

齊睿微抬眼一掃,就知道他想歪了,他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立家妹妹而已,即使她昏迷著,明明大家都互不認識,她卻毫不猶豫地為他以身擋了殺招。

其實就算她不擋住那一擊,他也不會出什麼事,他算過了,以那金鋒的速度和高度,只要他微微傾身,完全可以避開要害,只刺中他的肩胛骨。

可立家妹妹的突然出現,是正中紅心的結果!

他完全不敢想她的下場會是怎樣!

還好這變得莫名其妙的末世帶來的那些特殊能力,光系異能能將人瞬間治好,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是該討厭這個末世,還是該喜歡這個末世。

齊睿千算萬算,還是算漏了一點,因為立心是馬力全開地釋放風系異能跑到他的身後,而金鋒受到風力的影響,微微漂移了一些距離,卻也無法阻止金鋒夾帶著風系異能的攻速。

即使金鋒的力量被削弱了,它的風刃還是讓它堪堪劃過她的心臟旁!

林運臉色黑沉地抱著立心走在前頭,她的雙臂無意識地搭在他的肩上,他能感覺到她那輕緩的熱氣噴洒在他的頸窩處,該死的,都看得這麼緊了,還能出紕漏!

仗著風系異能跑得快是吧,要不趁她昏迷著把她腿打斷了,這樣她也感覺不到疼,他以後就一直抱著她出行好了!

被逼急的林運剛要有所動作時,就聽到耳邊傳來溫軟地聲音,「林運...好好的」

這一聲輕喃讓他的理智瞬間回籠,他用力地抱緊了她,低沉著音色輕聲說道,「你好好的,我就好好的」

突然一道響亮的女聲打破了人們行走在樹林里的沉悶,「我不行了,我走不動了!」

天色已黑,眾人聞言紛紛停下腳步,他們已經走了一下午了,實在是走不動了,而且他們還受了不小的傷啊,都沒處理過就馬不停蹄地離開那裡!

昏過去的妹子有人抱著,昏過去的漢子實在是抱不動,只能委屈他們拿塊木板拖著走了!

要不是看到那些漢子的下場,他們也想昏過去啊!

立城見他們停下后,也忍不住停下腳步,把言芝放在樹旁,他也精疲力盡地坐在她的旁邊,抱了一下午他感覺他的手都要廢了!

雖然他很討厭林運,但他真的很佩服林運能抱著他妹妹走來走去的,可能是他妹妹比較輕?

立心的這一聲喃喃竟無形中保住了她的雙腿,林運自顧自的地抱著立心身影一閃,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他感覺到他的腹部的衣服有些濕潤,想來應該是立心側漏了,而言芝到現在還沒醒,這可如何是好呢呵呵。

......

林運抱著立心在一處溪流邊停下,他把懷裡的立心輕輕放到草地上,隨後站起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的襯衣,無奈一笑,果然紅了。

林運快速脫掉身上的襯衣,簡單處理下,就從空間里拿出一件T恤隨便套上后,便在立心身旁半跪蹲下,表情嚴肅地好似正在做著什麼大事一樣,他伸手脫了立心的黑色外套,發現她躺著不好脫,就把她抱起來順手脫下。

剛把她T恤拉起來露出細白的腰身時,立心纖長的羽睫微微顫抖,然後緩緩睜開,迷茫地扭頭看向正抱著她的人,疑惑地問道,「你在幹什麼?」

林運挑了挑眉,恍若未聞地繼續拉起她的T恤,快速一脫后回道,「幫你換衣服」

空氣中冷凝的風瞬間灌入,她打了個寒顫,也讓她瞬間清醒一把抱住林運從而掩蓋胸前的艷色,嘴裡嗔怒道,「不準看!」

林運的大手附在她的背後,柔滑的肌膚讓他捨不得放下手去,他低頭掃了一眼她光潔的後背,伸手摸了摸她之前受傷的部位,發現毫無痕迹,很好,後面沒留下傷疤,她最是愛美,若是留下了傷痕指不定得難受好久。

林運伸手輕而易舉地推開她,扶著她的肩膀像是回想起了什麼似的,眉眼彎彎地看向她好笑道,「不看怎麼知道你傷在哪?」

立心虛弱地反抗不了他的力道,無力地抬起手遮擋胸前,卻毫無效果,臉色漲紅地怒道,「流氓!」

林運一隻手就把她遮擋的雙手輕鬆拿下,控制在她的背後,隨後大手覆上她的渾圓,手掌上微微磨人的老繭刮著她嬌嫩的肌膚,令她不自然地別開臉,臉色紅得好似能滴出血來一般。

林運眼神微暗地看向那,很好,也沒留下疤痕,抬眼就看到她羞憤地咬緊下唇,他低頭吻了上去,女孩子的唇怎麼可以用牙齒咬呢?

立心咬緊牙關,狠狠瞪向林運,雙手被他束縛著,迫使她只能曲起腰來獻上紅唇任他品嘗。

突然胸上一疼,她瞬間破防讓林運強勢地攻城掠地著,掠奪著一切屬於她的美好。

她緩緩閉上眼睛,她感覺好累,渾身使不上勁的累。

她這次也算以命相救了,算是還了齊睿前世的恩情,但有些註定是還不起也給不起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