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念風華:靈族下載
  3. 念風華:靈族全文閱讀
  4. 第49章 諸王之王(二)

第49章 諸王之王(二)

作者:公子涼塵


  堯曦辰和西澤看著暈過去的顧念,面面相覷,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模一樣的疑惑。
  妖孽是誰?
  「你說她真的變成白髮女人了?」堯曦辰一屁股坐在地上,抓起一隻烤好的菌菇啃吃起來。
  「嗯。」西澤給顧念餵了一點水,才輕輕點頭說,「在看到她的時候,我感覺我的呼吸都在喧囂著要臣服,臣服於她。她的靈魂威壓,不是通靈者所能擁有的——她超越了那個極限。準確地來說,那一刻的念念,超越了凡人的極限,達到了神靈的水準。」
  堯曦辰砸吧著嘴,吃得滿嘴油光,他伸手隨意一抹,喝了一口自己接的天然泉水,愜意地嘆了口氣才說:「你知道彌塞神話里的葉卡琳羅納么?」
  「葉卡琳羅納是一個超越凡人的凡人。她的通靈血脈是當時人族裡公認的第一,受到了所有神靈的庇佑和人族的擁護愛戴。在諸神黃昏時,她化身成了戰爭神,帶領人族打敗了腐朽黑暗的靈族,宣告了全世界的和平。其實她是神靈的女兒,所以她才會——」西澤說著說著,突然一愣,轉頭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了看顧念。
  「猜的沒錯的話,大概就是這樣咯。」堯曦辰聳了聳肩,「哎,人比人氣死個人吶。」
  「誰氣死你了?」冷冷的聲音突然從一邊傳來。
  堯曦辰看到那個冰冷高貴的身影從樹上一躍而下,穩噹噹地落在自己面前,立刻點頭哈腰,嬉皮笑臉起來:「沒有誰沒有誰,只是開個玩笑別當真。」
  「嗯。」顧郁走向一旁的背包,從裡面取出一把上了膛的AUG突擊步槍,掛在後背上,又取出一把UMP9,裝了子彈,側頭看了顧念一眼,見後者一副蔫巴巴的樣子,不由皺了皺眉,「弄醒她。然後把她送到中心地帶,剩下的事情不用管,你和西澤去東邊一帶。」
  「好嘞。」堯曦辰眼裡閃爍著精光,他點頭哈腰應著,目送顧郁離去之後,立刻從腰間摸出一粒小巧玲瓏的黑色藥丸,在西澤還沒有出聲詢問阻止時,就迅速掰開顧念的嘴巴,給她餵了下去。
  「這顆還陽丹,就當做是聖誕禮物了。愛麗絲,好好活著,你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相信自己,明天的太陽會更好。一味沉浸與過去,那是懦弱之人的表現。」堯曦辰有些心痛地嘆了口氣。
  「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你很喜歡愛麗絲啊。」西澤失聲一笑,笑裡帶著他人讀不懂的深色。
  「我他媽是在嘆我的那寶貝丸子就這麼沒了!這顆葯凡界可找不到的!」突然意識到什麼,堯曦辰緊緊地抿住了嘴巴,打著哈哈一笑,「那啥,我先走了哈,愛麗絲醒了你就直接讓她去中央地帶。」說罷便匆匆拎起一個包,再匆匆離去。
  西澤現在的心思全是顧念,根本分不出多餘的精力去想堯曦辰的話中話,所以他對於某人這個類似於倉皇而逃的舉動表示有些懵逼。
  算了算了,還是等念念醒來吧。
  西澤轉頭,伸手輕輕撫摸著顧念潔白的臉頰,聲音是前所未有的溫柔:「你口裡的妖孽,是誰呢——」為什麼他聽著,總感覺自己認識一樣。
  大概半個小時后,顧念幽幽睜開了眼睛,眼睛里是一層濃濃的氤氳之色。
  在看到西澤時,那層氤氳似乎又厚了一些。
  「念念……你哭了?」西澤手腳無措,本來看到顧念醒來的欣喜也瞬間消失的乾乾淨淨。
  「對不起。」顧念啞著嗓子,垂眸輕輕地說。
  西澤鬆了口氣,他搖搖頭一笑:「我當是什麼,沒關係的。我只是暫時不能動用頂級靈訣而已。」
  顧念動了動嘴唇,卻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踉踉蹌蹌地起身,背對著西澤說:「你去找傑克吧,顧郁看到你在這裡陪我,他會不開心的。我馬上就去中央地帶。」
  西澤默默看了她一會,提起自己的包轉身離開。
  「顧郁,我該叫你顧郁,還是該叫你殿下呢……」顧念看著自己的手掌,目光微空。
  她的掌心上,緩緩凝結出一朵冰蓮花。蓮花慢慢綻放,竟比那真品還要美上好幾分。
  這該死的狗屁命運,一定是來捉弄她的。
  顧念嘆了口氣,兩手空空地朝著與西澤相反的方向走去。
  某處營地里,一個身材妖嬈的女人一邊品茗著高級咖啡,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森林裡移動的身影。
  「一個小時前,保護人物憑空消失在原地,隨同消失的還有西澤和卡羅利特家族的瘋子天才以及她的隨從。半小時后,他們出現在原地,只是少了安琪拉和她的下人。」喝下那口咖啡,上川酒子按動耳朵上的球狀體,「boss,是否追查她消失去了哪裡?」
  「不用,我已經知道了。她們去了蠻荒,那片四海八荒里的禁忌之地。」耳麥另一畔,是一道溫柔慵懶的女聲,女聲打了個呵欠說,「顧念不用追查了,幫我查一查那個給她喂丹藥的男人。那丹藥,來頭可不小呢。」
  「他叫堯曦辰,英文名傑克,是個孤兒,是最早進入組織的一批人。」上川酒子淡淡地說。
  「堯曦辰……」女聲慢吞吞咀嚼著這三個字,突然嘻嘻一笑,「能夠擁有還陽丹的人,絕對不是凡人。去把他以前的資料調過來。」
  「好的。」上川酒子頓了頓,小心翼翼地問,「boss……容屬下僭越,問個問題。boss突然關注起堯曦辰,只怕不只是因為丹藥吧?」
  「真不愧是我一手栽培的小女孩,聰明。」女聲毫不猶豫地說出自己要查堯曦辰的目的,「他長得很像我的一位故人。太久了,我也快記不清他的樣貌了。剛才看到攝像頭裡的他,突然就覺得很熟悉。至於其他,你就別問了。」
  「是。」上川酒子恭恭敬敬地應著,掛了電話后,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拿起手機,撥打了另一通電話,「喂,是我。上次我帶過來的那個男孩,麻煩你們好好照顧。該訓練的時候,請不要留情,用最殘酷的方式。如果他反抗逃跑,你們把他帶到餓狼群里去。」
  「您可真殘忍。」電話那頭的人沉默了一瞬,慢慢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