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人道征途下載
  3. 人道征途全文閱讀
  4. 正文 第四十九章,樂捐(6)

正文 第四十九章,樂捐(6)

作者:奶瓶戰鬥機

?  在李國瑞走過的甬道上,到處都是黑色的污漬,這些污漬,要麼是一灘灘的,要麼是噴射狀的一滴一滴的,整個的甬道裡面瀰漫著一股血腥味。李國瑞看著這些污漬,聞著這氣味,便不由自主的想:「這些莫非都是血跡?」
  這時候,一直走在他右邊的一個錦衣衛卻因為踩上了某塊疑似血漬的東西,腳下一滑,險些摔了一跤。這個錦衣衛便罵道:「路小川,你們這大牢裡面也不經常打掃打掃,害得老子差點摔一跤。」
  走在李國瑞左邊的那個錦衣衛卻不以為意的回答道:「曹添,別抱怨了。這大牢中,最多隔一天,就要衝洗一次,要不然,這血早就淤積起來,把房子都埋了。你自己練武的時候,下盤沒練好,倒好意思來怪我們,你看我們,哪個會在這裡摔著的?」
  正說著,李國瑞的腳下卻也是一滑,他沒有練過功夫,自然也沒有所謂的「下盤功夫」可言,這腳下一個不穩,人便整個的撲倒了下去,好在那個叫做路小川的錦衣衛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後背心,將他提住了,他才沒有直接一臉扎進一泊血跡中,但是驚恐之中,他的手往前一伸,卻是沾了滿手的污血。
  「啊……啊……」李國瑞驚叫了起來。旁邊的曹添皺了皺眉頭,順手掏出一方白色的抹布遞向李國瑞道:「侯爺擦擦。」
  驚魂未定的李國瑞順手接過抹布來擦了一下,他的眼睛落在抹布上,卻見自己擦過的抹布上明明顯顯的兩個血手印,便又驚叫了起來,同時一把把抹布丟到了地上。
  曹添搖搖頭,彎腰把抹布撿了起來,自言自語道:「出去還要用來擦鞋子的呢。」
  他站直了身子又向路小川道:「要說你們這些做獄卒出身的,手上的功夫都還只是一般般,但是下盤功夫,卻沒一個不好的。嘖嘖,都是這種地方出來,卻也難怪。要說你們只裡面,要死多少人呀?」
  路小川正要回答,卻聽到前面傳來一聲長長的慘叫,這叫聲尖利得就像用鐵器在玻璃上使勁刮一樣。讓人直想捂住耳朵。
  不過無論是曹添還是路小川,對著聲音都毫不在意,只有李國瑞聽了,卻是嚇得不敢再往前走了。以至於曹添只好提醒他道:「侯爺,您的牢房還在前面呢。」
  李國瑞臉色慘白,邁不開步子。他哆哆嗦嗦地問道:「那……那……前面是在幹什麼?」
  「無非就是上刑罷了。」路小川毫不在意的道,「聽這聲音,倒像是『披麻戴孝』。」
  「什麼是『披麻戴孝』?」曹添卻來了興趣。
  「還不是常言笑那傢伙想出來的。」路小川撇撇嘴道,「曹指揮有一次閑聊的時候,說起大家扒人皮的手藝都不如十幾年前的那些前輩。也不記得是誰,說那時候我們扒人皮扒得多,差不多一兩天就能扒一張人皮下來,不像現在,十天半個月都未必有一張皮給人扒,這手藝自然就生了。後來常言笑便想出了一個法子。他用麻布把人裹起來,然後再用針穿著絲線,把這些麻布細細地和那人的皮縫在一起。等到出的血都幹了,這麻布便和那人的皮幾乎連成一塊了,然後再猛地把麻布扒下來,呵呵,就聽那叫聲,估計效果和直接扒皮也沒多大差別,但是卻可以反覆的操練,一個人,『披麻戴孝』一次,最多過上兩三天,就能讓他再來一次。不像扒皮,就只能扒一次。聽說曹指揮對這一招很是滿意,常言笑因此據說是要陞官了,今後我們見著他,只怕是要下拜磕頭了。」
  「媽的,老子怎麼就想不出常言笑這麼好的招數?」曹添羨慕地道,同時用眼睛掃了掃李國瑞,似乎是想要在李國瑞身上試試什麼新花樣一樣。
  「你慢慢想吧,」路小川搖搖頭道,「想好了就來找我,反正兄弟我這裡,別的不多,做試驗用的材料多的就是。」
  這時候,李國瑞的腿越發的軟了,幾乎完全要靠曹添和路小川一左一右架著才能向前移動了。很快,他們便走到了那個正在玩「披麻戴孝」的牢房門口,透過那個牢房的木柵欄,可以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人,雙手雙腳都被鐵鏈固定著,他的身上被裹著一層被鮮血和已經陳舊了的血漬染得紅黑紅黑的麻布。一個獄卒一手抓著麻布的一頭,死命的一拉,將緊緊地裹在那人身上的麻布扯下來一截,那個人便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叫,震得人耳朵都嗡嗡響。
  李國瑞低下頭,幾乎都不敢看。但是架著他的曹添和路小川,卻偏偏在這裡停了下來,好像是要欣賞一下這種新奇的花樣。足足看著那裡面的那個獄卒扯了好幾次麻布才走。
  這當中,那個犯人不止一次的喊他願意招供,願意認罪,但是那個行刑的獄卒卻不為所動,繼續行刑,只在行刑的空隙中才對那犯人說:「早幹什麼去了?這刑法一旦上了,就不能半途而廢,要不然,時間長了,孫總督你的皮就真的要和麻布長到一起去了。你還真想要扒次皮不成?」
  「孫總督?」李國瑞嚇了一大跳,他知道只有一位「孫總督」最近被抓到北鎮撫司大獄裡面來了,那便是孫白孤。孫白孤雖然沒有爵位,但是總督是二品的高官,要論地位,那是要遠遠的在自己之上。
  「孫總督到了這裡,也要……」李國瑞自語道。
  「什麼孫總督?」旁邊的路小川冷笑道,「到了這裡,哪有什麼總督?任憑你原本是什麼,到了這裡,便只有『欽犯』這兩個字。呵呵,哪個欽犯到了這裡,不被扒一兩次皮的?」
  這個正在「披麻戴孝」的囚犯自然不會是孫白孤,向他那樣的朝廷重臣,雖然因為觸怒了皇帝被抓進來了,但是誰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放出去官復原職?所以這北鎮撫司大獄中的獄卒巴結他都來不及,哪裡敢給他上刑?這個「孫總督」不過是從刑部大牢那邊借過來的一個囚犯罷了。反正李國瑞從來沒見過孫白孤,正好拿他冒充孫白孤嚇唬嚇唬他。況且這囚犯渾身血污,便是李國瑞認得孫白孤,在這情形下,也認不出這是個西貝貨。
  帶著李國瑞見識了一下「孫總督」在如何被用刑,李國瑞便被曹添和路小川帶到了自己的囚室。這一路上,他又見識了皮鞭、老虎凳、烙鐵等種種好東西,如今到了這囚室中,幾乎已經站不穩了。
  這間囚室倒是相對乾淨。四面的牆壁都重新粉刷過,空氣中甚至還殘留著一點點石灰水的味道。床鋪也鋪的很厚,床單、被子也都是新的,只是李國瑞這時候心神恍惚,還顧不上注意這些。
  曹添和路小川將李國瑞帶進這間囚室。曹添便道:「侯爺,如今公事很多,您過堂估計還要過一陣子。您就先在這裡將就一下。若是有什麼事情,你就喊我的這位兄弟。另外,這裡條件有限,您也知道,在我們這種地方,要找個乾淨地方不容易。這處地方距離獄神爺爺的塑像也近,你往左邊看看,那邊便是獄神爺爺的神龕。所以相比其他的地方,這裡還算是要乾淨一些,那些不乾不淨的東西也比較少,侯爺您睡覺也能睡得安穩些。」
  李國瑞這時候還沒有完全從剛才的衝擊中清醒過來,曹添說的那些話,李國瑞全都聽到了,但是卻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曹添和路小川兩個對這種狀態也很熟悉,便不再多說什麼,只是轉身出了囚室,然後將囚室的門鎖上,便走了。
  李國瑞一個人坐在囚室里的小床上,過了好一陣子,才算漸漸的清醒了過來,耳邊滿滿的還是各種慘叫的聲音。這慘叫聲一直到晚飯時分才漸漸停止,沒過多久,牢飯便送來了。這飯按照監獄標準其實還不錯,但是在一直錦衣玉食的李國瑞的嘴巴里,這就和豬食沒什麼兩樣。而且他此時也沒心思吃東西,所以只勉強地吃了兩口,李國瑞便將飯碗丟在一旁,坐在床上想起了心思。
  他這個時候已經冷靜下來了一些,他知道國丈周奎,還有其他的很多勛貴應該都在想辦法救他,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到那一天,要是,要是那些傢伙真的給他上個「披麻戴孝」,李國瑞覺得,自己肯定是頂不住的。
  周圍很快就黑了下來,凡是監牢,為了保證安全性,減少越獄的可能,窗戶什麼的一向就是又少又小,通風采光什麼的自然就沒法提了。因此太陽只要稍微偏到西邊去一點,監牢裡面立刻就是一片漆黑。只有獄神爺爺的神龕前的兩根蠟燭還在放著一點微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國瑞看到有獄卒們打著火把,從甬道中過來,將李國瑞隔壁的一間監牢打開,將一個人甩了進去。然後又向前一直走到獄神爺爺的神龕前,幹了些什麼,接著便原路出去,其中的一個身材高大的獄卒轉過臉來向著坐在黑暗中的李國瑞望過來。李國瑞看到這人的七竅中不斷的又鮮血往下滴,而那人的嘴巴里,兩根長長的獠牙直直地伸出來……
  「啊……」李國瑞驚呼一聲,便昏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