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下第一庄下載
  3. 天下第一庄
  4. 第二百一十七章:添油加醋!

第二百一十七章:添油加醋!

作者: |返回:天下第一庄TXT下載,天下第一庄epub下載

很快,蘇離恨便跟紫騰楓迴轉了客棧。

吃過晚飯,一番洗漱之後,蘇離恨又開始了每天幾乎雷打不動的睡前修鍊之旅。不過,今天他卻不是一個人修鍊,而是跟著紫騰楓一起,討論著武學上的問題。

正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紫騰楓剛剛雖然口中謙虛說自己不是蘇離恨的對手,蘇離恨自然不會當真。不說別的,剛剛紫騰楓擊敗那壯漢的極為不凡的一掌,就讓蘇離恨暗暗心驚!蘇離恨捫心自問,如果是自己換成那壯漢,面對著紫騰楓那無比凌厲的一掌,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好的破解方法。

畢竟,天下武學,無堅不破,唯快不破。這紫騰楓那一掌可是佔盡了快字,猝不及防之下,蘇離恨也不敢說自己一定能夠反應過來。

兩人一番談論,不知不覺便到了深夜之中。紫騰楓所擅長的武道乃是大開大闔,正面迎敵,正好與蘇離恨最擅長的避其鋒芒,然後用有些偏向陰柔的游斗戰術,相背而馳。經過這一番的討論武學,蘇離恨跟那紫騰楓自然都獲益匪淺。

「好了,時候不早了,蘇兄弟你休息吧!」

又過了一會兒,紫騰楓看到天色已晚,便準備回屋休息了。不過,在臨走之前,他又隱隱對蘇離恨告誡了起來:「哎,蘇兄弟,有一句話,不知道我當講不當講?」

「嗯?自然當講,紫兄請說!」蘇離恨一驚,連忙回道。

「那好。不過我說了蘇兄弟你可不要生氣啊!」

紫騰楓先是對蘇離恨歉意的看了一眼,這才緩緩道:「蘇兄弟,憑藉你的修為,剛剛面對那壯漢,分明可以正面將其打敗,讓其敗得心服口服。可是你卻……」

說到此,紫騰楓頓了頓才嘆道:「不得不說,你的功夫有點兒過於陰柔了!這樣戲弄人,遲早會吃虧的!」

「是嗎?」

蘇離恨心中一愣,隨即仔細回憶起來,過了一瞬,他才苦笑著點頭道:「哎,紫兄教誨得是。不過,此番我之所以如此,也是因為被他們搞得不厭其煩了!你想想,從踏入這定安城,已經有多少人借著找我切磋的幌子,想要打我戲天劍的主意了?哎,不滿紫兄,自從我得了這戲天劍之後,就幾乎沒有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呢!」

「原來如此!」

紫騰楓這才明白蘇離恨剛剛為何要故意戲耍那壯漢了。泥人都有三分火性,更何況是蘇離恨這樣的武者?蘇離恨在那些像蒼蠅一樣,一波一波的武者襲擾之下,心中有些怨氣,也是情有可原!

「那倒是我多言了!蘇兄弟,你不要怪我多嘴啊!」紫騰楓明白原委之後,不由訕訕一笑,有些歉意的對著蘇離恨道。

「哈哈,哪裡!錚言雖然逆耳,但紫兄能說出來,正說明你打心底將我蘇離恨當朋友,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哪會怪你?」蘇離恨急忙推脫回應。

接著他沒在跟紫騰楓多說什麼,便各自回屋,沉沉的睡了過去。

……

而就在蘇離恨睡的正香的時候,在定安城的城主府中,卻是另一番光景!

只見在這深夜的城主府大殿之中,此時卻是燈火通明。在大殿之上,一個留著一縷長須,面相有些陰沉的中年人,正端著茶碗,默默盯著旁邊兩個青年人。

而那兩個青年人不是別人,正是今天跟蘇離恨有過衝突的那個小個子,以及那壯漢。

「說吧,你們怎麼搞成這副樣子的?」

那中年人盯著這兩人冷冷的看了好一會兒,直到大廳中氣氛都似乎凝固了之時,他才倏地冷冷道:「我不是告誡過你們,少去跟那些江湖人廝混嗎?你看看你們,身為城主府的公子,整天學人打打殺殺,仗勢欺人,成什麼體統?」

原來,這壯漢跟那小個子,竟然都是這城主府的公子。而這中年人,正是這定安城主!那壯漢乃是這定安城主的大兒子,生得孔武有力,偏偏這定安城主喜文不喜武,因此,他對著大兒子並無多少好感。

而那小個子自然就是他的二兒子,這小子身體孱弱,頗像是一個文弱書生,因而這定安城主平日里對那小個子就溺愛無比。久而就此,這小個子就養成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加之有定安城主撐腰,他這才會想要搶奪蘇離恨的戲天劍!

「爹,你要為孩兒做主啊!」

那小個子聽到定安城主的質問,突的就像是被人又點了哭穴一樣,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了起來。

他一邊淚如雨下,一邊對著定安城主添油加醋的控訴道:「孩兒今日想要去東城市場,替父親去體察民情。可哪料在途中見到有兩個江湖人正在欺凌弱小。孩兒想著父親平日里的教誨,當然不能袖手旁觀,當即便上前阻止,可哪料……」

說到此,那小個子哭聲更盛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嚎啕不停,直到定安城主催促他繼續說下去的時候,他這才道:「可哪料那兩人看到孩兒仗義出手,非但沒有停止,反而是變本加厲起來。不僅如此,他們更是嘲笑孩兒多管閑事,還說孩兒是死垃圾。特別是那個姓蘇的,還威脅要弄死孩兒!」

「父親,他們敢罵孩兒是垃圾,那就是在罵您垃圾啊!父親,你可要替孩兒主做啊!!」

「嗯?竟然是這樣?你沒有騙我?」

那安定城主聞言,不由一怒。他乃是一城之主,朝廷大員,區區一兩個江湖人,不僅在他治下胡作非為,竟然還敢罵他兒子,簡直找死!

不過,隨即這安定城主又想起了自己這二兒子是什麼德性,以及他平日里一些欺男霸女的行徑,又將目光投向了那壯漢,問道:「吾兒,你弟弟所言,可是屬實?」

「這個……」

那壯漢聞言,不由一窒。而就在此時,他身上突的浮起一陣發寒的感覺,原來是那小個子見他遲疑,正用能殺人的眼光,狠狠威脅著他。

這壯漢看到那小個子的眼神,又想起自己今日連翻敗於蘇離恨、紫騰楓之手,幾乎淪為了定安城的笑柄,他心中也不由升起一陣憤懣,便點頭回應道:「父親,二弟說得不錯!二弟被那兩江湖人揍了一頓之後,便氣不過想要找我幫他主持公道,可是孩兒習武不精,不是那兩人的對手,所以才會弄得如此境地!孩兒給父親丟臉了!!」

「哦?連你都不是那兩人的對手?」

讓人奇怪的是,這定安城主聽了那壯漢的解釋之後,臉上的怒色竟然不見了,反而是沉思了起來。他沉默一陣,忽的對那壯漢道:「你將今日跟那兩人的爭鬥,細細說上一番!」

「是,父親!」

這壯漢聞言,便開始徐徐的將他跟蘇離恨以及紫騰楓比斗的經歷說了一遍,當那城主驚聞紫騰楓一招就將他擊敗,而且那紫騰楓更是親口承認那蘇離恨更比他還要厲害許多的時候,他頓時震驚了。

隨即,這安定城主目光中陡然冒出精光,驚嘆道:「這兩人竟然如此厲害?我本以為這安定城中的江湖人,都是一群烏合之眾,可沒想到,竟然會有如此人物!哈哈,此等人物,合該為我所用!」

很顯然,這安定城主聽到蘇離恨跟紫騰楓武藝不凡之後,是起了想要他們的心思!

然而,這安定城主話音剛落,那小個子卻陡然跳了出來,大叫道:「不可!!」

這小個子此番找自己的老爹,乃是要報仇的,要是蘇離恨兩人被他收為了手下,那他還怎麼報仇?

因此,一瞬間這小子心中便大急起來。

「哦?有何不可?」

那定安城主捋了捋鬍鬚,不高興的道:「吾兒,雖然那兩人跟你們有過節,但是想要成為一代雄主,就要有容人之量,恩威並施,不被私心左右,這才是馭人之道!!」

只不過,那小個子顯然不能理會他老爹的苦心了,他眼睛一轉,便急忙解釋道:「孩兒不是要阻攔父親收服這兩人,而是這兩人實在是大奸大惡之輩,父親如果將他們收為手下,孩兒恐父親清名有虧啊!」

頓了頓,那小個子又急忙道:「在孩兒跟那兩人拚鬥的時候,我曾聽聞四周那些江湖人議論,說這兩人乃是什麼江湖上有名的魔道雙煞,他們手中犯下的罪孽不計其數,奸、淫擄掠,更是無惡不作啊!」

說著,這小子又想起了蘇離恨手中的寶劍,又添油加醋的誣衊道:「對了,就在不久前,那兩人中其中一人,為了血祭一柄寶劍,更是屠戮了一整個村莊的人!!如果父親將這等人收為手下,那天下人會怎麼看父親?」

「什麼,這兩人竟然是如此罪大惡極之輩?」

那安定城主聞言,似乎很是失望。接著他狠狠的拍了一下座椅的扶手,怒道:「此等奸人,竟敢入我定安城,來人,速速召集官兵,將這兩兇徒給我捉拿歸案!」

「是!!」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