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鄉間拾遺下載
  3. 鄉間拾遺
  4. 第九十四章 暴露

第九十四章 暴露

作者: |返回:鄉間拾遺TXT下載,鄉間拾遺epub下載

我曾經在張家宗祠的八仙凶陣中,誤入死門,遇到過地獄之火。

那火不僅治好了我的傷,還讓我感到很舒服愜意。

不知我和這地獄之火究竟有何淵源。

此時我也不敢再多想,只是伸手,進入火中,將撲騰的小鯉魚,一把抓了上來。

鯉魚身上還有火苗,我用手掌合上,全部熄滅掉,然後跑進了屋裡。

一邊房間內有小水缸,應該是給仙姑喝水用的,我剛才的水就是從這裡面舀的,如今直接把小鯉魚放進水缸里。

只見小鯉魚沒有遊動,而是慢慢飄到了水面上。

魚飄起來,那就是死了呀。

趙曉雪的魂,不會真的被燒沒了吧。

這時道姑也跟了進來,看到水缸里的鯉魚,急忙說道:「快咬破你的手指,這些地獄之火,好像對你沒有作用,或許,能救這鯉魚。」

我急忙咬破手指,將手指放進水中,放在小鯉魚的嘴邊。

可是小鯉魚依舊一動不動,我將傷口再咬大,血流出來更多,然後全部塗在小鯉魚身上。

好一會,小鯉魚終於動彈了下。

道姑看來很急切,將我推開,直接將手指觸碰到小鯉魚身上,念出咒語,然後取出手指,對著旁邊地上,再念咒語。

只見白煙送指尖冒出,一會,趙曉雪出現在地上,只是好像很虛弱,躺在那裡。

我看見趙曉雪身上有多處燒傷,臉都被燒得毀容,面目可怖。

道姑看見我發愣,厲聲說道:「還發什麼呆,快去抱住她,你能解地獄之火。」

眼前的趙曉雪,完全走形,我不太情願,還是靠了過去,將她摟在懷裡。

趙曉雪不能說話,只是哼哼,好像被燒的很難受。

我心裡有點心痛,她雖是鬼魂,但畢竟是跟著我,離開了青山鎮,到了這滿是道士的宗清觀。

她的身子很軟,還有淡淡的香氣,我將她整個摟在懷裡,輕輕地哼起我們當地的兒歌。

螢火蟲,滿天飛。

哥哥帶我逮烏龜,烏龜沒長殼。

哥哥帶我逮麻雀,麻雀沒長毛。

我們家鄉的兒歌,沒什麼深意,但就是曲調悠揚,容易記住。

趙曉雪聽到兒歌,把我抱得更緊了,好像很害怕我離開。

道姑走到我身邊,也盤坐下來,檢查趙曉雪身上的燒傷,說道:「可惜你們陰陽相隔,不然在一起該多好。」

我聽到這話,不是很樂意。

以前我喜歡趙曉雪,畢竟是見識短,以為世界上,只有趙曉雪最漂亮。

可是後來,我看到師姐,看到玄機師姐,才發現,這世界上有各種美人。

如今對於趙曉雪,我更多的是愧疚和憐憫。

之後道姑問我,為何趙曉雪會一直跟著我,我便將黃廟紙人和冥婚的事,全部告訴了她。

我氣憤地說道:「這丫頭估計是瘋了,覺得我們冥婚之後,就是夫妻了,所以一直跟著我。」

道姑搖搖頭,說道:「她跟著你,一定另有原因。」

「她母親以前問過,說她不能投胎,是因為世間有東西留在她那,她就認定了是我,我不過是放了黃廟紙而已,別的我什麼也沒給她過呀。」

道姑看著我,嘆了口氣說道:「我剛才入了地獄,帶著她的魂,可是剛入地獄之口,地獄之火便燒了過來,而且越燒越厲害。好像地獄根本不歡迎我們。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以前我從來沒有遇到過。」

我看了懷中的趙曉雪,心中甚是憐憫。

可憐她現在真是地獄都進不去,真要做世間的孤魂野鬼了。

這一切都是我造成了,如果我不塞那黃廟紙,或許,此刻變成孤魂野鬼的,該是我了吧。

道姑還想再說什麼,剛張嘴,突然停住,對我說道:「有人來了。」

估計是她放在四周的烏鴉耳目發現了誰。

只見她站起來,閉上眼睛,神色很是警惕。

過了一會,她說道:「還好,原來是玄機來了。」

但是她的表情,卻一點沒有放鬆,只是蹲到我身邊,再次檢查趙曉雪的傷勢,然後拿出那塊玉,放在趙曉雪的身上,口念咒語。

一會,趙曉雪化作白煙,被吸進了玉中。

道姑正色對我說道:「等下玄機來了,趙曉雪的事,你一字莫提。現在我沒辦法帶她破獄,需再想辦法。每天晚上子時,你就將玉放在胸口捂著,你跟地獄之火有著奇妙的淵源,想必過不了多久,趙曉雪的傷就會痊癒。」

我點點頭,之後道姑便將玉遞給我,我再次放進衣服里。

剛收拾完,便聽見輕輕地腳步聲。

片刻,消失許久的玄機師姐,便出現在了門口。

她看到道姑,先是恭敬地行禮,招呼一聲。

之後便來到仙姑的棺材前,跪在那裡,行禮之後,便站了起來。

接著直直往我走來。

多日不見,玄機師姐好像真的消瘦了,我笑臉迎著,剛想打招呼。

只見她走到我面前,竟然對著我的笑臉,就是幾巴掌,同時厲聲問道:「你這幾日究竟幹了什麼,為什麼開了幾次氣場,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有什麼後果。」

我被打的莫名其妙,之前在張家宗祠,我就開過氣場,也沒見她發這麼大的火。

只見她怒視著我,伸手準備再打,但手舉到半空,又放下,有點怒其不爭地說道:「你知不知道,為了你,我們費了多少心血,仙姑更是因此沒了。你倒好,覺得自己修行精進容易了,竟然開啟氣場玩。」

我剛想解釋,我開氣場可不是玩,也是被逼無奈。

話還沒說出口,旁邊的道姑輕聲說道:「玄機,你不要怪他了,他進了清虛洞,還從裡面出來了。」

玄機師姐聽了,又是驚訝,又是氣憤,瞪大眼睛,看看我,轉而又看看道姑。

她對著道姑作揖,問道:「您既然知道,為什麼不阻止他。他的性命,牽扯到多少人,您不是不知道。他萬一有個閃失,所有人該指望誰呢?」

道姑低眉看著她,說道:「不經歷風雨,怎麼能見彩虹,如果你繼續這樣,看似保護他,其實不過是害了他,甚至讓他死的不明不白。」

玄機師姐爭論道:「他現在太弱了,根本不能暴露。所以我們安排他在這裡修行,故意對他不理不睬,甚至故意讓人欺負他,就是希望他能夠緩慢的成長。有朝一日,能成為大家的救星。」

道姑好似無心跟她爭辯,只是說道:「你看他現在,不僅進了清虛洞,不還完完整整的回來了。」

玄機師姐很忌諱道姑,看她轉移話題,也不敢繼續說下去,只是看著我,厲聲說道:「如今你已經暴露了,弄不好,你的小命都沒了。」

我一聽,心裡咯噔一下。

我不過是在清虛洞里開過幾次氣場,怎麼連命都沒了,太誇張了吧。

玄機師姐看著我不相信的表情,繼續說道:「我早跟你說過,天上一顆星,地上一口丁。你的星雖然弱,雖然不太亮,但是你這樣使用氣場,星星與你相連,星星也會變得亮些。如今你的那顆星,正在緩慢移動,一般難以發覺,可是這幾晚,卻連續閃爍。不僅我們觀星,我們的對手也觀星,你認為他們不會發現嗎?」

我無話可說,玄機師姐曾經招呼過我,不要輕易開氣場,卻沒有說這麼多。如果早告訴我,打死我也不會開呀。

但是跟女生,你不能講道理。

既然她怪罪你了,你的所有解釋,都會變成逃避責任的掩飾。

我無言以對,只是站在那裡,心裡害怕,與玄機師姐他們對弈的,究竟是什麼人,竟然讓她如此急躁。

玄機師姐看我可憐巴巴的樣子,沒再責備,只是嘆了口氣,對著道姑恭敬地問道:「師叔,您既然沒有阻止她,如今依舊悠閑,想必早有了解決的辦法。」

道姑看著玄機師姐,笑道:「你還是很聰明呀。那時我沒有阻止他,是因為同他一起進洞的,不止他一個人。」

玄機師姐疑問道:「您的意思是,魚目混珠?」

道姑點點頭,說道:「只需要一個芻狗。」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