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鄉間拾遺下載
  3. 鄉間拾遺
  4. 第九十二章 棋局

第九十二章 棋局

作者: |返回:鄉間拾遺TXT下載,鄉間拾遺epub下載

李清峰再次抬頭望天,看著太白星,輕聲道:「年輕時,我在山野修行,推算之術無不靈驗。便自持甚高。那時天下剛剛平定,便下山,以為利用道術,便可協助君王,安定天下。」

「你不是做到了嗎?為大唐鞠躬盡瘁。」

只見李清峰搖搖頭,接著,他便開始往竹林旁走,我跟在後面。

不久,便出了竹林,乃是玄武門。

李清峰依舊往前,邊走邊說:「岐暉道長,是李淵皇帝的謀臣,曾經因為接應聖駕,編造讖緯,而使樓觀輝煌一時。樓觀擅長觀星,這乃是我的拿手本領。我自然不服,繼而選擇輔佐秦王,利用所學,遮星移氣,迷惑岐暉,讓他沒辦法佔出未來,從而讓秦王能夠成功發動玄武門之變。只是成王敗寇,雖成就了太宗皇帝,卻也讓許多人變成冤魂。更是因為我的一句碎語:古崑崙有長生不老之葯。讓樓觀派的眾人,奉命去了古崑崙,並且困在了那裡。」

我跟在後面,兩邊的幻術玄武門景象,慢慢變成破碎的鏡影,逐漸消失。

接下來,我們好像走在崇文館的過道上。

李清峰接著說道:「岐暉被驅逐,我繼承了他的位置,擔負為大唐預測的重任,世人更是尊稱我為國師,在這裡,我也遇到了亦師亦友的原天罡。我們珠聯璧合,彷彿世間的一切,都逃不過我們的預測。即使李建成的冤魂帶陰兵夜襲宮殿,都被我們用點睛筆畫像破解。我們為太宗推算未來,修改過去。彷彿,我到達了自己理想的境界。」

說完,崇文館燃起大火,嚇了我一跳,但這火只是光亮,並不灼熱。

周邊燒盡,再次化成斬龍脈的山頂。

我同李清峰站在頂上,看著一片血紅的山下。

李清峰說道:「原天罡師傅,本不想做斬龍脈這種事,但是我認為,只要對大唐有利,便可為,於是勸說他,一直以天下好不容易太平,不可再動干戈為借口。師傅終於答應,只是嘆息。或許,他知道狡兔死,良弓藏的道理。後來,他回到家鄉,並很快死在了那裡。」

接著,山崩地裂,山頂化為平地兩邊隆起建築,化成宮殿。

這裡,便是李君羨被殺的偏殿。

李清峰看了看天上的熒惑(火星),苦笑道:「其實所謂的讖緯,也不過是人編造的預言。別人能編造預言,我們為何不能編造假象呢,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何須分的太清楚呢?只是人言可畏,三人成虎,總需要一個交代。只是看到師傅和李將軍的下場,我也感覺到:人生如棋,你我皆是棋子。」

說完,周邊建築如同水墨,被風吹盡。

而我們站在泰山腳下,地宮前。

李清峰看看天上,搖搖頭,說道:「這世間有許多事,如同棋局,一旦進來,便再難脫身。岐暉如此,原天罡如此,李君羨如此,而最後的我,李清峰,也會如此。太宗皇帝已經准許我在終南山編製曆法,而武后還是為了自己的私慾封禪,利用我的威望,讓我上書封禪之事,將我牽扯進來。這時候,我才明白:原來不是我利用道術輔佐君王,而是君王選擇我利用道術。」

這時,我們已經走到地宮口,李清峰轉過頭來,對我笑著說道:「李淵皇帝,選擇了岐暉的讖緯之言,太宗皇帝選擇了原天罡斬龍脈和我的推算之術,而武后,需要的則是我的名聲。或許,他們是否真的相通道術,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只是他們知道,世人需要道術,需要一個能比世人更懂得世界的人。」

李清峰看向天空,大笑道:「世人面對世界的未知,感到恐懼,道士便是他們的寄託,他們相信,道術能破解所有的神秘。太宗武后他們,根本不在乎道術是否靈驗準確,他們只是需要一個對他們有利的道士,作為一個棋子,鎮住人世間這盤棋局。」

李清峰再次看向我,說道:「《南淮子》上介紹有隱玄地,就是這地宮和岐暉他們所困之地,你是否感到神秘,感到未知,感到恐懼?」

我明白他的意思:人生如棋,已是殘局,何以破局?唯勝一目。

李清峰,想讓我作為他的棋子,去下一盤棋。

與何人對弈?

對手是神秘,是未知,是恐懼。

或者稱之為:天。

李清峰笑道:「我不知你是否願意,也無法強求,因為當我等到你,那時我已經在這地宮內,不知異化成什麼了。我只是希望,你能夠知道,在那古崑崙里,有一群樓觀派的道士,他們也在等著一人,去解救他們。」

說完,李清峰便轉身,然後唱道:「風無定,人無常。流浪一生,不如歸鄉。」

最後隱沒在地宮裡,幻術消失了,我站在空蕩蕩的通道口。

我走回了月亮密室,看著低垂的月亮。

太陽密室里,太陽最初處在象徵東方的日出之地。隨著金木水火土幻術,太陽西落。

而後我在太陽西落後,吹滅蠟燭,然後旋轉日晷,黃昏轉成了夜晚,這時太陽變成月亮,再從東邊升起。

而如今,經歷土火水木金幻術后,月亮西落後,接下來只要再次旋轉日晷到本來的位置,黑夜便會變成黎明,太陽將再次升起,出口再現。

這不僅印證了山頂石碑上的:黃昏時為入口,日出時為出口的暗語。

更暗示了推背圖上的那句:時光逆流。

只是這幻術設置的時間可以逆流,但是,李清峰的一生,卻再也回不去了。

或許,這就是最後他唱的原因吧。

如果再次讓他選擇,他或許不會下山,不如專心在山野里做個平凡的小道士。只是人世間的事,一旦入局,就再難離開。

這時,我心裡卻感覺咯噔一下。

不是擔心去古崑崙,以現在我的實力,去完全就是找死,還救什麼人呀。

而且李清峰也沒有強求我。

或許,有一天,我會去吧。

如今,讓我感到擔心的事:玄機師姐,她們為我逆天改命,是不是一盤大的棋局,而如今我入局,怕是也再難離開了。

只是不知道,這盤棋,又是同何人所下呢?

我旋轉石柱,改變時空,穹頂太陽再次升起,而我在通道內等了一會,出了清虛洞。

站在洞口,我再次回望,那石壁上的宇宙兩個字。

《麟德歷》為何不計算歲差,或許,最後李清峰認為,世間只是舊人換新人而已,一切都沒有變,不存在歲差吧。

我回到了宗清觀,而白天,終於開始籌備起了仙姑的祭奠。

中午的時候,宗清觀來了一位的道姑,大概五十多歲,長的很端莊秀麗,舉止優雅得體,很有修養,拿著一把黑色羽扇。

宗清觀的人好像很重視她,所到處都有監院陪同,那些虛字輩的道長,遇到也都是很恭敬地打招呼。

我問洪師兄這是誰。

洪師兄小聲地說道:「這是終南山觀星台的道姑,與死去的仙姑是師姐妹,仙姑秘不發喪,就是等她過來。」

也不知道她究竟有什麼背景,竟然讓宗清觀的人這麼重視。

下午的時候,我打聽到仙姑的祭奠,明天舉行,而我在清虛洞耗費大量精力,雖然在裡面睡了一段時間,但仍需要補充體力。

便早早的上床睡去。

半夜的時候,我突然感覺有人敲窗。

我問了幾聲是誰,都沒人答應,打開窗戶,卻發現是只烏鴉,正落在外面。

我感到晦氣,驅趕幾下,可是那烏鴉雖然飛起來,卻一直不離開。

我氣急敗壞,衝到外面,這時烏鴉才往遠處飛一點,我一回頭,它又飛了回來,如此往複幾次。

我終於理解,這個烏鴉想帶我去個地方。

我跟著烏鴉,來到了仙姑的院子,樹上掛著一盞燈,燈下站著一個人,正是白天那個終南山的道姑。

烏鴉飛到道姑面前,化成了一根黑色羽毛,飄落下來。

道姑接到羽毛,插進羽扇中,然後看向我,笑道:「玄生,你終於來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