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前夫別說話下載
  3. 前夫別說話
  4. 第282章 我有家室的

第282章 我有家室的

作者: |返回:前夫別說話TXT下載,前夫別說話epub下載

那些迷茫和陰鬱一掃而空。

就這樣享受在處於音樂當中的時光,切切實實的又感受到了焚香慢的味道。

生活也很慢,節奏也很慢,就那麼一心一意,心如止水的過著每一天,重複著,又是充實的。

像是那不濃不淡而沁人心鼻的清茶,不似白開水的無味,不似咖啡的濃郁,就那麼靜靜地流淌在人生里。

電話里和師兄報喜,面向陸老闆的視頻,她也恢復了一貫的神采。

隔著屏幕,陸默也是滿心的喜悅。

陸默說這幾天江城天氣很好,工作也很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媳婦不在身邊。

封琪琪表示無語,她在江城的時候也不是天天見面的,這還不是一樣?

還真的是有點不一樣。陸老闆為此爭辯許久,幾乎用盡畢生所學知識,從物理距離到心理距離,總之一句話。

媳婦,我想你了。

封琪琪絲毫不給面子反駁了回去。

陸老闆用動畫表情就地打滾撒潑,倆人好像暫時都忘掉了各自的責任與外在的安排,彼此間似乎只有她們兩個人。

封琪琪也發現了這一現象,看來,的確是不能太把余馨當回事,自己還是要過好自己的生活啊。

「媳婦,明天會下雪,多加點衣,不要著涼。」

「好。」

一覺過去,窗外天空陰雲密布,昏暗的天空呈現出一片朦朧晦暗,這一天都籠罩在這樣的光景下,封琪琪在白熾燈下消化曲譜。

晚飯過後沒幾分鐘,天空就飄飄揚揚飛起雪花,直到後來越下越大。

也是知道今天天氣緣故,封琪琪說好並沒有去鍾岳山。

「嘖,難得一見的雪景。」

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封琪琪定定地瞧了會兒,突然有人敲了門,才回過神來。

她沒想到多年不曾看見的鵝毛大雪,是和應凱誠一起看的。

「你怎麼來了?」封琪琪話里自然有驚訝之音。

應凱誠反而是摘下墨鏡笑說:「不是跟你說,我會過來嗎?也是正好,趕在下雪前抵達了,不然今天就看不見你了。」

「找我有事啊?」封琪琪笑問。

她靠一邊坐在了椅子上,翹起了二郎腿,一派慵懶,呆著幾天都當是自己家一般隨意了。拿起剛才的曲譜準備看呢,抬起頭的瞬間嚇她一跳。

耳聞應凱誠說:「當然有事了,這個送你。」

封琪琪坐在那裡,沒接。

「有需要祝賀的事情嗎?」封琪琪一愣,這一大把玫瑰花,讓人猝不及防的。

應凱誠說:「提前預祝你演唱會成功啊,你不是說了嘛,有大師出馬,信心倍增。」

封琪琪恍悟:「是啊,謝謝了。」

她露出一絲不算尷尬的笑容,拋棄曲譜,雙手接過了捧花,笑著打算道:「正準備把房間里的花換一下呢,它應該還能活幾天的。」

「反正是你的,你隨意。」

封琪琪輕笑,應凱誠的視線轉向了窗外,他說:「我覺得雪是溫暖的。」

「為什麼?」

「你不覺得這洋洋洒洒的一片很像棉花糖嗎?剛出爐的那種,還帶著熱氣,又或者是曜日下的白雲,纏綿而舒緩。都是暖的!」

封琪琪撲哧一聲笑了。

她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大她三四歲的人居然還有這樣童真的時候,她以為她是那種人情世故遊刃有餘,閱盡滄桑,不再有童話的年輕人。

不過不得不說的是,應凱誠說到她心坎里了。

就這麼一瞬間,她覺得心都是柔軟的。

應凱誠問她笑什麼,她只是說:「果然人不可貌相,沒想到你和我想的一樣。」

「這沒什麼奇怪的,可能就是緣分,所以咱們是志同道合。」

封琪琪站起了身,更靠近窗邊,一覽無遺遠處白茫茫的一片。

「嗯,所以是朋友。」封琪琪點了點頭像是自言自語。

應凱誠卻是皺眉說:「其實我覺得我們比普通朋友的關係要更好一些。精神交流我們完全契合,為什麼不去嘗試一下關係的升華呢?」

應凱誠盯著那一束玫瑰花,突然說:「什麼時候聘夫嗎?考慮我一下?」

「啊?」

封琪琪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應凱誠已然站在了她身邊,與她並肩著,凝視著她說:「前段時間你不是紅塵里聘夫嗎?

很可惜沒趕上,所以下次就不要聘了,直接考慮我吧。」

望著應凱誠認真的笑臉,封琪琪失笑道:「別開玩笑了。」

「我沒有開玩笑。」

封琪琪被他說的一愣。

「封琪琪,我喜歡你。」

像是下定決心般,態度堅決。

那是懷揣滿滿的勇氣,應凱誠是緊張的,但是憋足的勁兒說出來之後,反而不緊張了。

他仔細想過,無非是兩個答案,要麼同意,那是足以令人興奮的。

要麼不同意,那是不妨礙他繼續喜歡的,他只知道他既然喜歡就去追求,去靠近,去拉近一切距離。

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封琪琪還有這麼一招讓人防不勝防的,正中紅心,他一下子怔楞在原地。

封琪琪反應過來說:「我已經結婚了。」

她那不是開玩笑的面容說著這話。

應凱誠不可置信。

「拒絕就拒絕,我還是有承受能力的,你沒必要這麼騙我吧?」

封琪琪輕笑著搖搖頭,「我要是騙你的話,我馬上就跟你結婚。」

雖然這個進度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封琪琪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腦袋一抽會說出這話,可能是和應凱誠待得久了,也就不正經起來了。

而應凱誠這樣的告白封琪琪覺得不適合她。

或許在心裡就認定應凱誠是個花花公子,對她只是一時的好奇,如果她邁出去這一步,也就錯了。

不要說是因為有陸默的存在她有道德心而拒絕應凱誠,她只知道,當普通的朋友她不主動不抗拒,如果是超越普通朋友的關係,她想,她不能接受。

至少此時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她沒有一絲窘迫,只是不著痕迹的後退兩步,拉開距離。

以平視的角度,不疾不徐道:「謝謝你的喜歡,其實我也很喜歡我自己。不過我是有家室的,我也很愛他,祝福我們吧。」

封琪琪微微一笑,她沒必要騙他。

兩個人呆在一起久了,只要不討厭,都會產生一種依賴感,日久生情會互相喜歡上,但是這種感情會是一種愛嗎?

或許不是的,愛應該是那種深深的吸引,想要靠近的慾望強烈。

是那種半夜熟睡被電話吵醒也會奔上車趕去見你一面的衝動,在一起便覺得輕鬆快樂。

儘管她和應凱誠在一起也很輕鬆,但絕對只是局限於朋友的歡笑,不會有多餘的成分。

同時,她也會把這段情感控制在友情之內,毋庸置疑。

相信,也不需要她控制,因為一開始她就沒有這樣的打算。不忘初心,她這人就這麼一個缺點,認定的事情不會輕易改變。

脾氣太直,所以與社會有點不融合,不擅長社交與人情世故。

或許在應凱誠看來,她有點不諳世事的單純,因為無欲無求,所以在一眾人中,她總是與眾不同的吸引著他的注意力。

而面對應凱誠的這一份超乎友情的誠意,封琪琪只能拒絕,也必須選擇拒絕。

「是這樣嗎?」應凱誠喃喃一聲,縱然距離很近,封琪琪也沒能聽清應凱誠到底在說什麼。

只見他一本正經地盯著外面的雪景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無法自拔。

或者他在追求一個答案,他反思,他和眼前人的關係到底是怎樣劃分界限的。

可是她說,她已經結婚了,他知道那不是借口,是事實。

那他該怎麼選擇?

應凱誠沉默了,半天沒吭聲。

封琪琪不由地轉過頭去看他,翩然起舞的雪花是背景。

白光透亮的景色下,應凱誠的眉宇間透露著沉思,眸光深邃迷人,如果是正眼,封琪琪知道自己一定會陷下去。

但是這一個朦朧間完美的側顏殺,高挺的鼻樑,性感的嘴唇,讓封琪琪愣神了。哪怕她從來都知道應凱誠很好看,好看到甚至連女人都心生妒忌。

也就是這一剎那的注視,應凱誠突然地轉過臉來,來不及有任何的反駁和推拒。應凱誠俯身抱住了封琪琪,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是涼薄的,觸目驚心的。

但也只是淺嘗輒止,在封琪琪沒有排斥厭惡之前,應凱誠撤身而出,旋即慌亂的道歉。

久經情場的他居然抱歉的說只是情不自禁。

最後他說:「琪琪,我真的喜歡你。」

封琪琪一愣,真不知道應凱誠剛才沉思的片刻到底在思考些什麼。

就在這微妙氣氛的空間中,突然一陣鈴聲響起來,將封琪琪的思緒驚回了現實。

『手牽手幸福的走在大街,微風吹過相互依偎……』

封琪琪毫不猶豫地推開了應凱誠,應凱誠感受著消失的溫度,心裡一陣凄涼,他突然說:「是陸默的電話吧?」

「你怎麼知道。」封琪琪一愣,脫口而出。

「聽到過。還不接嗎?」應凱誠恍悟道:「我在這不方便是嗎?那我先走了,就在隔壁。」

應凱誠保持著微笑的面容離去,而扭過身的同時,是一臉的彷徨與茫然,他不解此時該怎麼解開這狀態。

好半晌,封琪琪才回復陸默的電話。

封琪琪心懷疑惑直接問道:「你什麼時候和應凱誠見面了?」

「什麼?」

「他就在我跟前,你給我打電話,他立馬就猜出來是你。」

「這樣啊,應該是昨天中午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他聽到了。」因為設置的來電鈴聲不一樣,所以如此篤定。

「也就是說,他昨天在江城?」

「嗯。」

「他跟你說什麼了?」

「也就是工作上的事情,怎麼了?」陸默被問懵了,聽封琪琪的語氣有些不大對勁。

聞言,封琪琪也感覺自己可能稍微有點激動,抿了抿唇,腦海里忽然閃過剛才那蜻蜓點水的一吻。

封琪琪感覺自己受刺激了,後知後覺的刺激。

然聽著陸老闆的聲音,她突然有種心虛感。

封琪琪清咳了一聲,「沒事,你給我打電話什麼事?」

「也沒事,就是突然想你了,害怕你真的把我給綠了。」

封琪琪不知道這句話里的信息是有怎樣的含金量,但就這個問題而言,封琪琪假設道:「如果是真的呢?」

封琪琪懶懶地坐回床邊,靠著靠枕,盤膝而坐。

電話那頭陸默不假思索道:「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如果確定的話,我想私事咱們就私了,如果我還愛你,我會原諒。」

封琪琪詫異道:「這都可以接受?」

「沒事考慮這個問題幹嘛?」

封琪琪無語道:「這還不是你提起來的嗎?」

「我只是開玩笑啊,你居然這麼認真跟我說?」

「認真了又怎麼了?你要是對我不好,我真的會綠你的。」

「哎呀,媳婦啊,綠我不好玩,咱們不如多生幾個孩子來玩。

我都想好了,如果哪一天咱們吵架了,就看孩子選擇誰,不論問題對錯,只要孩子票數多向著誰,票數少的就主動認錯。」

「你什麼腦迴路?」

「你老公的腦迴路啊。」

封琪琪忍俊不禁,這甜蜜蜜的話語啊,真是讓人不時心動一下,這傢伙就那麼喜歡孩子嗎,居然都想到那麼遙遠的事情去了。

當然,封琪琪也知道倆人在這裡也只是打情罵俏而已。

封琪琪開了視頻,笑說:「請你看雪景。」

封琪琪後置攝像頭,鏡頭裡好像掃視到一抹鮮艷的紅色,糟糕!封琪琪連忙站了起來,快步到窗邊。

「吶,看看外面,雪白的世界。」

封琪琪心裡懊悔著,懊惱著,慶幸陸默眼神不好使沒看到。

「媳婦?」

「啊?」

「應凱誠給你送花了?」

「沒有的事兒!」封琪琪斬釘截鐵道,心裡卻暗嘆這人的腦迴路怎麼這麼嚴謹。

「那花兒哪來的?」

「酒店送的啊。那個,有一個調查問卷,然後贈送客人花束,隨機選擇的,我就選了玫瑰花。」

「你不是不喜歡玫瑰花嗎?」陸默較真。

「我什麼時候說的?」

「之前啊,看房子的那天晚上啊,信息不回我,電話也不回,脾氣那麼大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學會撒謊背著我跟別人私會是么?」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