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蘇廚下載
  3. 蘇廚
  4. 第一百零二章 告狀

第一百零二章 告狀

作者: |返回:蘇廚TXT下載,蘇廚epub下載

第一百零二章告狀

生氣了,動不動就被拍腦袋,蘇油轉身跑去和石富調滲碳膏。

說起來非常高大上,其實就是炭黑——煙囪灰的主要成分;碳酸鈉——草木灰溶液反覆澆淋過濾,再用加熱結晶法將碳酸鈉碳酸鉀分離;在按比例加油調和成糊狀即可。

滲碳箱就更簡單了,水玻璃加煤灰做成耐火板,再用水玻璃糊成箱體,埋在焦炭堆里即可。

給需要滲碳的各種工具——各種車刀,銼刀,木工用的鑿子,刨刀,鑽頭,用滲碳膏包裹成厚厚的泥胚,放入箱中,引火燒窯。

火色得石富來掌握,箱體開始發紅之後,撤火,在箱子裡邊保溫一個時辰,取出來用熱油降溫,然後敲碎胚殼,取出鐵件。

石富用之前的銼子銼這些鐵件:「猛!真猛!銼刀光打滑了,哎喲牙都給銼平了……」

蘇油檢查了下鐵件,滲碳深度應該有三毫米以上,用鋼片實驗,硬度起碼在六點七往上,不由笑道:「那滲碳技術就算工藝定型,石通來的時候不帶幾斤好豬肉,這技術不給他!」

石富心急如焚:「一把千分尺照著圖紙都搞這麼久,等下次再來看我怎麼收拾他!」

蘇油倒是不著急,半年時間從無到有,能將第一台機床母床設計定型,並造出樣機,在他心目中已經是逆天的行為了,不由得替自己的徒弟說好話:「慢工出細活,我們這邊事情還多,既然滲碳技術成型,諸多壓模便可以試製了。」

這事情也多,盤子,碗,酒杯,盆子,酒壺分體,湯婆子……都要先用沙模倒出鐵模,然後將鐵模打造光潔,進行滲碳調節硬度,之後再次打磨成型。

各種器具上還要雕花,留空,事情也不是一般的多。

不過為了不耽誤生產,石富和蘇油首先製造了折刀刀片的壓模,先將鋼料用鍛床摺疊鍛打,之後錘成薄片,然後由娃子們操作,在鐵片上衝出一個個刀片胚子來。

為了方便磨製刀片,蘇油又發明了腳踏工作台。

工作台其實就和腳踏式縫紉機下邊部分差不多,不過檯面上變成了砂輪機,用於給刀片開刃打出大型,然後送到同樣方式驅動的砂帶機上精磨出刀片。

用了萬象台鉗和導軌,角度尺,打磨出來的刀片各方尺寸完全一樣,石富則化身為了車間主任,成天就是拿著百分尺測量刀片精度。

蘇油只負責確定工藝,編寫技術手冊,注意事項,比如絕對不能用嘴吹鐵屑什麼的,完全成了甩手掌柜,重新將韻學撿了起來。

開玩笑,老子可是要當文人士大夫的……

可龍里的娃子們又被發動起來了,打豬草的時候還要負責收集一樣東西——地衣。

光收集不行,還需要幾處地方,方便二次考察。

自打他回來,祠堂邊上有熱鬧了起來,現在還多了這麼多好玩的東西,小孩們沒事就往這裡湊。

蘇油見爐火沒停過,乾脆再擴出兩間房間來,下邊用管子鋪成地暖走熱水,用來上課。

這下娃子們更喜歡往這裡湊了,別的不說,最起碼,暖和!

蘇油也不計較,想來學的儘管都來好了,以後自己肯定是要離開的,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能在可龍里留下一點種子,也是好事。

課程還是一節文學一節理工,耗時一個上午,這天上完課,小鼠便過來找他說話,眼裡止不住的流淚。

蘇油趕緊拉他坐下:「小鼠咋了?」

小鼠說道:「小油,明天,明天我就來不成了,哇……」

說完再也忍不住了,大聲哭了起來。

蘇油不禁問道:「為什麼啊?你要去走親戚嗎?」

石薇正在幫著擦黑板,聞言說道:「小鼠的爺爺奶奶不讓小鼠來了,說是讀書沒用!」

蘇油問小鼠:「三哥真這麼說?」

小鼠說道:「這個……我爹說我總在你這裡玩,還吃你的用你的,這樣不好。」

蘇油說道:「吃我的用我的,可你們也幫我割豬草,煮豬草,餵豬餵雞鴨了啊,又沒有白吃白用。」

小鼠說道:「這怎麼能一樣,我爹說……他說他進城見到了,你給我的白紙本,還有認字書,都好貴的。」

蘇油笑了:「都是自家造的東西,賣別人貴,本錢嘛,其實就那樣,這個我供得上,你也不用操心。」

小鼠又說道:「我爹還說……以後你要去京里考老爺的,做了官就不再回來了。我要是變得好吃懶作,以後的日子就難過了……」

這話說到點子上了,蘇油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沉思半晌這才說到:「小鼠,你自己想讀書嗎?」

小鼠又哭了:「小油我當然想,我做夢都夢到過好幾次,坐在這裡聽你講故事,說學問……」

蘇油拍了拍他的後背:「今天瘦娃沒來,他那裡是不是也是這樣的情形?」

小鼠說道:「是,我是哭著鬧著要來,我媽就跟我爹說讓我再來一天。」

蘇油笑道:「小鼠,你這樣很好,有問題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你放心,這事情啊,我做不了主,你爹媽也做不了主,就連你爺爺奶奶,同樣做不了主!」

石薇問道:「小油哥哥,那誰做得了主?」

蘇油站起身來:「走!我們不是小孩子嗎,這就找八公告狀去!」

……

八公正在打掃豬圈,每天早晚都要掃兩次。

按照蘇油的說法,還有一個月就該殺豬了,真沒必要這麼辛苦。

可八公不這麼認為,他說養一天就該照料好一天,這倆豬對得起家裡,這膘長得,看著都喜慶!

見三個孩子過來,八公放下手裡的活,說道:「喲,小鼠這是怎麼了?男娃可不興哭鼻子啊!」

蘇油首先發難:「八公!可是你告訴我的,可龍里的所有孩子,都要讀書的!」

八公說道:「啊對,沒錯,我還說開年後跟明允說說這事情,請個先生什麼的,不過你那什麼理工怎麼弄?估計除了你眉山城也沒人能明白……」

蘇油說道:「先不說那個,小鼠他們學得好好的,可他們爹媽都說是不要他們來了。」

八公將桶一撂:「還反了他們!好日子過迷心了吧?!小油你去,叫老三老五到祠堂見我!」

蘇油笑了:「嘿嘿嘿,好嘞!」

石薇喊道:「小油哥哥你等等我,我也去!」

……

冬日裡農家也不得閑,三哥三嫂正在翻芥菜。

芥菜有好多種,現在這種是長桿,三嫂將最好的那種挑出來,棵棵都到大腿一半,去掉葉子只留下杆子。

三哥則拿刀剁菜葉,準備拌了谷糠餵雞:「老婆子你先去把蛋殼弄來錘碎,油娃說蛋殼蚌殼餵雞,吃了愛生蛋,殼還硬!」

三嫂說道:「不,小油說的,要油桿青菜。這孩子沒少給鄉親們出力,家裡別的沒有,青菜那多得是,我得挑好些的送過去!」

三哥就不耐煩:「那也不忙在這一會兒……喲,油娃不經念叨啊,薇兒也來了?我們家小鼠呢?」

蘇油笑道:「喲喂這菜長得可真好!三嫂留著種沒?明年我們可還種這個啊!」

三嫂笑道:「這菜有些苦味,沒菘菜好吃,我也不知道你要多少,你看夠不,不夠嫂子再去給你砍!」

蘇油笑道:「有多少要多少,不白要啊,花錢買!」

三嫂就不高興了:「這孩子說的叫什麼話!自家兄弟能吃得了多少?」

蘇油說道:「還真得買,而且還要麻煩三嫂去周圍問問,村裡這菜還有哪些人家種的,我都收!有大用處!」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