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蘇廚下載
  3. 蘇廚
  4. 第一百零三章 鱔魚

第一百零三章 鱔魚

作者: |返回:蘇廚TXT下載,蘇廚epub下載

第一百零三章鱔魚

三嫂說道:「小油你要這麼多青菜乾啥?」

蘇油說道:「嗯,我要弄一道好吃食,到時候三嫂你也來吧,學學怎麼做,以後也是家裡一樣進項。」

三哥怪不好意思的:「小油,你看小鼠打你回來就跟著你,天天好吃好喝的,三哥覺得這樣不是個事兒,因此就……」

蘇油笑道:「哦,那事兒啊?其實你跟小鼠爹媽都想多了……對了,八公讓你去祠堂一趟。」

三哥訝異道:「去祠堂幹嘛?哎喲莫不是我讓小鼠回來惹八公生氣了?」

石薇說道:「你們不讓小鼠……」

蘇油趕緊拉拉她的小手,對三哥擺手:「哪兒能呢?這不眼看著就要到春節了嗎?估計是商量進城買年貨的事情吧。還有現在家家都有豬圈了,明天開春村裡豬娃要得多,怎麼收購也得有個章程。」

三哥一拍腦門:「對對對,一家兩頭豬娃,這就一百多豬娃子,還真是個事兒,我這就去!是不是還得叫上五哥?」

蘇油一擺手:「你先去吧,五哥那裡我去叫。」

走了兩步又轉頭:「三嫂晚上就別做飯了,我讓三哥給你帶回來,今晚我們吃大蒜青筍燒鱔魚!」

三嫂說道:「你這孩子又破費!還有這麼冷天別下田……」

蘇油遠遠地回應道:「沒破費,本來就是小鼠和瘦娃弄來的,我們也沒下田,都是用的籠子……」

看著蘇油和石薇遠去的小聲音,三嫂就不由得好笑:「小鼠會用籠子抓鱔魚?不是你教的才見鬼了!哎喲這鱔魚那麼腥能吃嗎……」

到了五哥家裡,也是這一套說辭,果然五個一聽也是上心,放下手裡的活計就像祠堂奔去。

蘇油和石薇步子小,等兩人慢悠悠回到祠堂,三哥和五哥都被八公訓得一個臉白一個臉綠了。

小鼠躲在祠堂石鼓邊上偷聽。

蘇油輕手輕腳過去一拍小鼠肩膀:「聽得過癮不?」

小鼠嚇得大叫一聲,轉頭道:「哎呀小油你差點嚇死我了!」

石薇捂著嘴直樂,就聽祠堂里八公問道:「誰在外頭?小油你回來了?」

蘇油拉著小鼠和石薇進去:「嗯,我們回來了。」

五哥指著蘇油手指頭直抖:「你你你……你騙我緊趕慢趕地過來被八公的訓斥……」

三哥也氣得翻白眼:「就是,早知道是這事兒,我也好走在老五後頭啊,跑那麼快乾啥……」

五哥:「……」

蘇油兩手一攤:「我沒騙你們啊,我們今晚真吃鱔魚……」

三哥五哥腦門上都是黑線:「我們說的是那事兒嗎我們?!」

八公拍了拍桌子:「蘇家的娃子以後都要讀書,這話是我對小油說的,孩子就聽進去了,怎麼著?你們想要我在孩子面前丟這張老臉?」

三哥五哥趕緊賠笑臉:「哪兒能呢,八公,讀書當然是好事,就怕讀書讀不出來,農事也沒操練好,最後高不成低不就的遊手好閒就成爹媽的不是了。」

八公說道:「這個你們放心好了,小油他們不但在讀書,平日里還要跟著幹活,不說別的,那些個機器老三你會?老五你會?」

倆哥哥腦袋搖得呼嚕呼嚕的:「沒法跟八公您比……」

這就是標準的哪壺不開提哪壺,八公氣得鬍子都飛起來了,一拍桌子:「老子也不會!」

估計是拍疼了,一邊甩手一邊說道:「可小鼠瘦娃他們就會!怎麼會的?還不是學會的?石家老四說了,就現在跟著小油那幫孩子,基礎打得牢靠,學起機器來那叫一個快,他還想著調幾個子弟過來跟著學呢!」

「你們可倒好,自家人先推脫上了,現在村裡的三姑六姨,誰不是沒事就來暖房看怎麼用熱炕孵雞娃?你們大老爺們,見識還不如家裡的婦人?!」

蘇油插嘴道:「小鼠瘦娃他們學這個,不是圖他們以後考進士入朝堂,也是為了有一技傍身,別的不說,識得了文字,以後程家書坊里做個排字工,一天也是三四百文。學會了操作車床,石家鐵坊估計工錢得開到五百文以上,兩天一貫錢的收入,三哥五哥,我們是一家人,因此好處自然從自家先考慮起。」

「除了這個,還要明理,小鼠瘦娃是至孝之人,但是孝順只是百德之始百善之先,但是也只是開始而已。」

「後邊的東西,都要從讀書中得來。光一個孝字,還是不夠以後興家立業的。」

倆哥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油娃都把話說到這份上,老哥哥們可就生受了。回去就教訓你那倆不爭氣的侄兒,可別把我們孫兒耽誤了。」

蘇油說道:「年後我可能得去城裡,我想是不是這樣,我這裡拿出二十貫錢來,三位看著合適,置辦點田產,算是族學所用的學田,請個先生,教大家讀書識字。」

「至於理工上的學問,每七天我會派人來實踐,倒是后順便給村裡的娃子講講課,就跟現在我傳授城裡土地廟的夥伴們一樣,你們看如何?」

三哥說道:「事情當然是好事,就是有讓你破費了……」

蘇油搖頭道:「這還真不是破費,以後我需要人幫襯一把的時候,他們得來幫我一把。」

「一是自己人我可以放心,二是我以後幹事情,肯定要用到這些機器,到時候只有他們才會,我現找人找來也沒用。因此看似幫他們,其實也是在幫我自己。」

五哥笑道:「油娃這話說得,幫我們還好像求我們似的。這要是還不知趣,那就不是人子了!」

說完神色一正:「油娃你放心,從今天起,你就是瘦娃小鼠的師長,但敢欺師滅祖,終身不得還鄉,死後不入祖墳,除名族譜!」

蘇油趕緊擺手:「不至於,斷不至於!」

八公說道:「至於!我蘇家子弟今日人人皆得入學,今後多一個進身之路,這叫功德無量。小油你斷不可推辭,別忘了子貢贖人與子路受牛的故事!」

蘇油不由得暗嘆家有一老如有一寶,躬身道:「蘇油受教了,這事情便如此說定,你們接著商量採買豬娃的事情,這個我們可龍里又要佔大便宜,到時候多買便宜的母豬娃,現在有了挑花的手藝,公豬母豬,我們都一樣能養出好肉來!」

川味鱔魚,最經典的莫過於鱔魚烹黃瓜了,不過這天氣沒有,蘇油也只有想著流口水,結果還是只能燒大蒜青筍。

鋒利的小刀現在蘇油家裡多的是,沼澤裡邊鱔魚泥鰍肥得不行,截流之後水位有所消退,蘇油便領著娃子們開出了不少小溝,然後下了鱔籠。

鱔籠是長長的細竹絲編織的籠子,呈7字形,長頭一段開口,開口處有竹絲的倒須,鱔魚進去後邊無法出來。

底部有一個直立的筒子,高出水面一些,鱔魚來到筒子底部后,可以探頭換氣,保證鮮活。

籠子里裝上錘碎的螺蚌做餌料,鱔魚們每日都會光顧。

籠子下了不少,每天蘇油都會帶著娃子們去收集籠子,拿回來將鱔魚分出大小,個頭相近的養在一個缸里。

不能混養,否則飢餓的大鱔魚會吞食小鱔魚。

今天鱔魚收集得差不多了,蘇油便教男孩子們剖鱔魚。

一片木板斜立在身前,下邊接一個盆子,將鱔魚在盆邊敲昏,釘子釘住眼睛,從背脊上用小刀剖開,颳去內臟血液,斜切成片就處理好了。

好幾個男娃一起動手,很快就得了一大盆鱔段,蘇油便開始教孩子們做這道經典川菜。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