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蘇廚下載
  3. 蘇廚
  4. 第三十一章 徒弟

第三十一章 徒弟

作者: |返回:蘇廚TXT下載,蘇廚epub下載

第三十一章徒弟

程文應笑道:「榷費乃官員考成之一,賢長史理政清平,我眉州人都是感恩的。要是光在這區區銀錢上完成不了,影響了遷轉,老夫也為賢令感到惋惜啊……」

宋知縣苦笑道:「可不就是如此,眉州酒榷,無人接手,弄得我一知縣還要親自過問,官府前後花錢出了幾窯酒,可是根本賣不出去啊……實在不行,就只有效仿其餘地方,硬性分攤這個本務費了。」

縣丞趕緊擺手:「此乃下策。長史,這眉山不比其餘地方,處理不好,危害可比酒榷不行還嚴重。」

說完對程文應供手:「程公今日問起這個……莫非,莫非是有意接手縣裡的官酒坊?」

程文應捋著鬍鬚:「我是有一個想法,既然我眉州是商旅興盛之地,好酒對地方酒坊衝擊固然很大,可要是我們本地的酒,能夠高出它酒一檔,那會是什麼情況呢?」

宋知縣說道:「那還有什麼說的,那就輪到我們去擠他們!老賢達只需將酒坊包下來,用江卿私釀的方子造酒,這酒就不愁賣!到時候啊,哈哈,就輪到本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要我說,在蜀中行榷法,這本身就是胡鬧!」

程文應抬手制止:「長史慎言,朝廷法度非你我所能妄議,總是在別人劃下來的圈圈裡邊舞蹈罷了。」

說完自己也搖頭,沉吟一陣,說道:「怎麼也得幫賢長史將這一局支應過去才是,那今年,老夫便試試?」

宋知縣眼睛亮了:「程公此言當真?那這事情能否在朝廷秋傕之前定下來?嘿嘿嘿,你知道的……」

程文應笑道:「磨勘是吧?朝廷三年一勘,算著也該到時候了,那行,老夫再給長史添一百貫,作價六百貫。叫賢令的政績比去年還好看。」

宋知縣大喜過望,站起身來連連作揖:「如此本官再使使力氣,或者還有機會到州通判一職上轉轉,實在是多謝老賢達提攜之恩。」

程文應笑道:「那就如此說定,不過關撲的流程要走的,不能落人口實。」

宋知縣謙卑地笑道:「那是自然,老賢達放心,此事上下,自是包在下官身上。」

出得縣衙,蘇油對封建王朝的地方政權,又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

在縣一級,縣令的權力,多半依附在地方士族身上。

地方士族要不有子女在外做官,要不本身就是退休官員,壟斷地方經濟,把握基層吏員。

理論上,縣令是不允許在籍貫地為官的,因此他們要理政料民,就必須依靠地方宗族。

在這種政治生態之下,還能做強項令的,必須都是奇葩。

不是牛人,就是橫人。

能做到這程度還不撲街的,的確值得各朝正史大書特書。

從衙門出來,蘇油與程文應和史洞修告辭,朝城邊那鐵匠鋪走去。

昨天的噴霧器是急活,今天還有一堆東西要去拿。

來到鐵匠鋪,那個目光怪怪的大叔迎了上來:「小少爺來了?」

蘇油便問道:「大叔,我的東西做好了嗎?」

大叔回道:「已經做得了,東西實在太古怪,得等小少爺來指點拼裝。」

說完取出一堆銅質零件。

怪大叔說道:「公子,你要的東西都做得了,不過有幾個部位,恕小店無能為力。」

蘇油問道:「哪裡?」

怪大叔伸手一指,蘇油頓時明白了,笑道:「這個叫螺紋,還真得想想怎麼弄。」

想了想,讓怪大叔先用軟鐵絲銼成一個截面為扇形的鐵絲,像一道小刀刃一般。

然後截下一截,刃向外,選了一根合適的細鋼棒,在上面繞成螺栓的形狀。

然後再取一段,在螺栓的外邊繞成螺母的形狀。

然後將螺母從螺栓上車下來。

怪大叔說道:「哈?這法子倒是討巧!」

蘇油笑道:「我只能解決絲口的問題,剩下的用它們造圖紙上的螺栓和螺母,這就需要硬化才行,會嗎?」

怪大叔說道:「沒問題,這麼小的東西,用捂針那法子!」

這下輪到蘇油大驚了:「大叔你連這都懂?」

怪大叔有點靦腆了:「不然滿城娘兒們的繡花針哪來的?」

蘇油笑道:「等等,既然你知道這個,那我再畫一個圖紙。」

從書包里取出工具,很快畫了兩個絲口刀的圖紙出來。

其實很簡單,就是在螺栓和螺母的外邊加上長長的橫柄,利用槓桿原理產生較大的旋轉力道而已。

這個製圖的螺紋畫法就精準了,還有諸多如公稱直徑,導程,牙頂,牙底,旋向等參數。

怪大叔則開始配稀奇古怪的配方。

蘇油在一邊看得直抽牙花子,滲個碳而已,怎麼連木灰,土末都用上了,等等那是什麼?干豆子還是豆豉?

制止了怪大叔,蘇油從灶下刮來一些煤灰,然後加油和成泥丸,讓怪大叔將泥丸把螺栓和螺母包裹起來,空縫填實,烤乾,外面再裹上細陶泥密封,然後塞到碳火中捂燒。

燒了一陣,取出陶丸敲碎,清理之後,熟鐵的螺栓螺母,就已經變成了碳鋼。

剩下的就是工藝了,在螺栓螺母外層包裹鑄鐵,將它們鑄成兩個攻絲的車刀。

找來一根銅棒,打磨到粗細合適,怪大叔的徒弟鉗著,他親自用螺母套到銅棒上擰動,很快得到一根銅製的螺栓。

然後再找來一個銅板,用花鑽打出圓孔,將鋼螺栓插入孔內旋轉,便得到了一個螺母。

怪大叔將銅螺母和銅螺栓套在一起,輕輕旋轉,螺母漸漸被套入螺栓之中。

怪大叔咧著嘴笑了:「小姑爺的奇思妙想,實在讓人嘆服。」

蘇油正對怪大叔的技術喝彩,聞言不由得莫名其妙:「什麼小姑爺?」

怪大叔趕緊搖頭岔開話題:「啊?小少爺!小少爺這東西精巧是精巧,可有什麼用處?」

蘇油想了想,說道:「我再給你畫一個圖紙吧。具體做不做得出來,就看你的手藝了。」

沒一會兒,一張台鉗的圖紙便躍然紙上。

有了螺紋,鉗工這個工種,勉強可以從這個鐵匠鋪誕生了。

蘇油費了好大的口舌給怪大叔講解了一番台鉗的工作原理,然後又畫了一個這個台鉗的升級版,除了能夠夾持,還能調整被夾持的物體的角度。

鬆開螺栓,可以取下物體,調整角度,車緊螺栓,可以夾緊物體,固定角度。

想了想,蘇油又設計了一個磨刀器。

磨刀器是一個小鐵板,由一根長鐵條連接在一根樹立的鐵軸上,這樣小鐵片可以在一個扇形的區域內來回運動。

鐵條的高度,也可以通過螺栓在鐵軸上調整。

因此只需要將台鉗鉗口打橫,將刀片水平夾持到台鉗上,讓磨刀器夾上薄薄磨刀石,和刀片成一定夾角,來回推動磨刀器,就可以磨出角度精準的刃線。

怪大叔看著磨刀器的圖紙皺眉:「看著的確方便,不過這磨刀器的鐵條太短,只能磨出圓弧的刀刃啊……」

蘇油笑道:「這只是圖紙,畫不了那麼長,你大可以將鐵條加長到你想要的程度,只要保證刀尖到到尾,都在磨石範圍里就成。」

「你看,台鉗和磨刀器,所有的調整,都是靠螺母螺栓來完成的。」

怪大叔連連點頭:「的確是這個道理……」

說完撲通一聲跪下:「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

蘇油嚇了一大跳,穿越裡邊的主角光環附體,牛人納頭便拜的招數,怎麼應到自己身上了?!

我特么還是個孩子呀!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