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蘇廚下載
  3. 蘇廚
  4. 第三十九章 棄兒

第三十九章 棄兒

作者: |返回:蘇廚TXT下載,蘇廚epub下載

第三十九章棄兒

蘇油將昨晚畫的圖紙丟給石通,石通將雙手在褲腿上擦了擦,這才小心的接過來,打開圖紙。蘇油小手指著一處:「看看吧,那個滾珠軸承先不要勉強,從大個的慢慢來,要是一時做不出來,先用滑動軸承也是一樣的。」

石通從懷裡摸出一疊交鈔:「這十貫錢,是徒兒孝敬師父的,我石家是將門世家,不來虛的,這是石家鐵坊供奉的份額,師父你今後除了是鐵坊的股東,還是我石家的供奉。」

蘇油接過來:「那就多謝你了,我這又可以買好些酒糟了,改天請你喝好酒。」

黃銅刀裝做得精美異常,牡丹纏枝紋和花瓣葉子翻卷部分,是錯銀淺浮雕,結合黃金般的未翻卷部分,非常漂亮。

花樣部分和刀柄外圈一圈輪廓,被拋得錚亮無比,都能夠照出人影,而底部沒有花紋的部分,還保留了翻砂時的粗糙沙地,更加凸顯了花紋的華麗。

蘇油不由得對石通打趣:「徒弟,你這是盜鑄了多少銅器,才練出來的這手藝啊?」

石通漲得滿臉通紅,一臉正氣地向著蘇油揮手道:「師父莫鬧,我石家人還能幹那事兒?就如你所說,我們的銅器都是從大理進的,就是有時候工藝實在粗陋,我們再做一番修補而已。」

蘇油哈哈大笑:「算了,你這話我就當真的聽。」

說完便坐下來,開始組裝刀具。

側跳刀刃的處理方式和短劍差不多,筆直的劍脊讓蘇油對這時代工匠的手藝讚歎不絕:「大石頭,那台鉗好用吧?」

石通笑道:「太好使了,還有那磨刀器也不白給。昨晚兩件兵刃,完全趕得上我爹的水準,時間還比他快!」

蘇油微笑道:「你還有得學,我們弄出來的花紋鋼,就是個騙人的玩意兒。雖然鋼質已經算是精良了,但是比真正的雲鋼,還是差了一籌。」

「真正厲害的,還是你爹那兩柄『硬是好』,他老人家根據火色判斷鋼性的能力,進而推斷出淬火方法的準確度,那才是真正的本事!」

說話間,折刀已經安裝到位,丟給石通用小鎚子卯緊,然後打磨掉多餘部分,黃銅鉚釘和花紋變得天衣無縫,成為一個整體。

綳簧按鈕被設計成了一隻花間蜜蜂的肚子,輕輕一按,折刀彈出。

還是匕首形制,不過背面只開了刃尖能藏入刀柄的那部分,以利於收折。

整個刀柄如同金銀製成,彈開后是暗色的刀身,兩相對比,華貴非常。

取過一個錦囊,將刀子裝了,然後又用一個木盒盛上,蘇油說道:「得,這就算完工,改天我再給你講講熱處理的套路,有時間我們一起慢慢摸索,以便打造更長的兵刃。」

「折刀就托你帶給石薇,碼頭義棚那裡我還沒去看過,先走了。對了,還有一張圖紙,一會兒你把那東西做了。」

石通正沉迷於滾珠設計,知道蘇油不喜歡客氣,只揮揮手表示知道了。

信步來到玻璃江邊,現在是夏末,水勢未消,主要是成都府下來的客船。

義棚收拾得很清潔簡單,棚子里就是身前兩口大缸,大缸裡邊是牛骨湯,後邊是幾張桌子,幾大筲箕牛雜片放在那裡,還蓋著白紗布防止蒼蠅。

另外幾個筲箕里,放著菜葉,芹菜碎末,蔥花,香菜。

一邊就是裝粗碗的大籮筐。

棚子里有一個掌勺,一個盛碗的大娘,還有八娘和二十七娘也在。

見到蘇油過來,二十七娘說道:「你這幾天都跑哪裡去了?怎麼到處都不見人?」

蘇油說道:「在石家鐵鋪,我和石家莊亨之先生是好朋友,他兒子達之在城裡開著鋪面,這兩天就在那裡玩……對了,這父子倆怎麼表字里都帶個之字?不忌諱嗎?」

二十七娘說道:「這好像是五斗米教的規矩,凡是入教的教民,都有個帶之字的排行。」

八娘微笑道:「最著名的,應該是王羲之王獻之父子,小油不會不知道吧?」

蘇油訝異道:「他們也是教民?」

八娘說道:「你不知道?五斗米教為張天師所創,有漢魏晉都很興盛的,即使到現在,在巴蜀也流傳甚廣。眉山附近有彭祖山,那地方就是道家傳統洞天之一,所以我們眉山的教民很多的。」

蘇油點頭道:「原來如此。」

彭山因出了個彭祖八百壽而得名,到後世是著名的長壽之鄉,旁邊就是仁壽,聽聽這名字,得是多大的福氣!

這時候幾個衣著破爛蓬頭垢面的小孩子過來了,一共有六七個,大些的兩人合抬著一個籮筐,小一些的拎著籃子,裡邊都是粗瓷碗。

一個為首的孩子說道:「八娘姐姐,我們把碗都洗好了。」

八娘說道:「乖,那小七你帶著弟弟妹妹去別處玩,一會到吃午飯的時候你們再過來。」

那孩子問道:「八娘姐姐需要我們幫著摘菜嗎?」

八娘笑道:「不用了,今天的菜色是冬瓜,不需要摘洗的。」

那孩子正要離開,蘇油說道:「等一下。」

那孩子看了看八娘,又看了看蘇油。

八娘說道:「這是蘇家老宅來的少爺,這處義棚,就是他建議搭起來的,這牛肉湯,也是他發明出來的,還不趕緊謝過?」

幾個孩子連忙跟蘇油行禮:「謝謝小少爺,牛肉湯真好喝。」

蘇油對八娘問道:「這些孩子是怎麼回事兒?」

二十七娘說道:「這是眉山城的孤兒,眉山城是樞紐之地,外地的流浪兒常常在這裡集中,縣令大人也每每頭痛……」

蘇油皺眉道:「縣裡有多少這樣的兒童?」

那個叫小七的說道:「我們有孩兒幫,拜土地公公為保,一隊七人,每人帶著一隊弟弟妹妹,一共五十三人。」

蘇油喃喃道:「一個大班啊……還真夠縣令大人頭痛的。怎麼才你們幾個人來?」

「大哥說,不能惹人生厭,而且好東西也不能吃太多,養成習慣了就改不回來,到時候生了貪心,就得去偷盜。因此一天只能來一組人,幫姐姐乾乾活,順便喝一頓牛肉湯。」

蘇油問道:「那你們這麼多人,怎麼生活?」

小七摸摸自己亂糟糟的頭髮,回答道:「一般就是幫幫別人家,還有就是跑腿送信,或者在碼頭幫人帶路去商家,得幾個錢換糧食。」

蘇油看著幾個小孩瘦弱的樣子,轉身抓了一大包滷肉裝好,對他們點頭道:「能帶我去見見你們大哥嗎?」

八娘急了,趕緊制止:「小油你想幹啥?不許去!」

蘇油嘆了一口氣:「八娘,別忘了我也是孤兒。我就去看看是什麼情況,很快就回來。」

一個臟丫頭大眼睛瞪著蘇油:「哥哥,你也是孤兒?」

蘇油看著丫頭這雙清澈乾淨的微微一笑:「是啊,我跟你們都是一樣的,走吧小七,帶我去見你大哥。」

八娘還想著勸說兩句,喊道:「小幺叔……」

蘇油頭也不回,只揮了揮手,由孩子們簇擁著去了。

土地廟也在城外,離碼頭本就不遠,幾個小孩一邊走著,一邊好奇地打量沉默的蘇油。

剛剛那臟丫頭膽子比較大:「哥哥,八娘姐姐很好的,為什麼不讓你跟我們一起去見大哥?」

蘇油這才從沉思中醒悟過來:「哦?是怕我惹上跳蚤吧。」

臟丫頭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她身上,真有跳蚤。

蘇油笑道:「不過我是不怕的,我還能用繩子將跳蚤栓起來你信不信?」

臟丫頭聽到了新鮮事,有些不信:「怎麼可能!哥哥你騙人!」

蘇油又問別的孩子:「你們信嗎?」

所有孩子都搖頭。

蘇油笑道:「一試便知,我借你一根頭髮,一隻跳蚤,表演給你們看看?」

臟丫頭毫不猶豫的拔下一根頭髮,然後開始找跳蚤。

一個小孩子抓到一個,聲音中充滿了自豪:「用我這個!我這個最大!」

蘇油笑著用兩個指頭將跳蚤捏住,然後將頭髮繞到手指間,打了個活結,然後用嘴唇咬住頭髮的一頭,輕輕拉動頭髮的另一頭,活結便沿著兩個手指間的縫隙陷了進去。

慢慢調整頭髮,沒一會,蘇油鬆開手:「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