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蘇廚下載
  3. 蘇廚
  4. 第四十章 生計

第四十章 生計

作者: |返回:蘇廚TXT下載,蘇廚epub下載

第四十章生計

臟丫頭推開其他圍攏一堆看稀奇的小孩,瘋狂地鼓起掌來:「哥哥好厲害!真用頭髮把跳蚤栓住了!給我給我……」

蘇油將頭髮給了她:「頭髮圈會鬆開,一會跳蚤就會跑掉。」

臟丫頭問道:「那怎麼辦?」

蘇油從路邊摘了根小樹枝,將兩端撕開,拿頭髮卡進去,變成一個小弓的樣子:「喏,這樣就可以了。」

小丫頭似乎很開心,那小手抓著樹枝小弓,就跟什麼了不起的玩具一樣。

一群孩子看向蘇油的眼光里也充滿了崇拜。

一個孩子問道:「弟弟,你就是這樣把跳蚤抓光的?」

蘇油笑道:「怎麼可能!要沒有跳蚤啊,就必須得住乾淨的地方,穿乾淨的衣服,勤洗澡,勤換衣才行。」

七兒小聲說道:「我們沒衣服換……」

蘇油看著一群穿著破破爛爛的小孩,點點頭:「的確是個問題,不過總會解決的。我們多想想辦法,總能都有衣服換,有地方住,有東西吃。」

臟丫頭聽道蘇油的話,正想羞他吹法螺,剛舉起手,看了看小樹枝弓間頭髮上拴著那個跳蚤,又不說話了。

土地廟很破敗,裡頭有一個被毀掉的神像。

據說這也是仲先公當年的傑作,老頭一輩子最恨妖神,眉山城外這土地廟供奉這一個茅將軍,便有人利用鄉民迷信騙錢,鄉民們也害怕報應,騙子說什麼就是什麼,結果老頭有天喝醉酒發酒瘋,招呼村裡二十來人跑來廟裡把茅將軍泥像給毀了。

更好玩的事情還在後邊,有一天老頭出去遊玩,經過一座深山,發現那裡也有一座茅將軍廟,頓時大怒,罵道:「這妖神還敢躲這裡來?」又準備要動手,這個廟的廟祝趕緊跑出來說道:「是蘇七君嗎?昨晚上大神託夢對我哭訴,說明天蘇七君要來,他怕得不行,求我告訴你,他都躲到了深山老林,就請留這小廟給他容身,他再不敢亂來了。」

加上同行眾人也勸,老頭才放過了這座神像。

人愛鬼神怕,蘇家七老頭這輩子就沒白活!

扯遠了,土地廟地勢逼促,有十來個光著身子的小孩子在裡邊胡鬧。

七兒看了一眼,說道:「大哥還沒回來。」

蘇油皺著眉頭:「他們怎麼沒衣服?」

七兒說道:「除了女孩子,還有每天出門的,剩下的男孩都沒衣服。」

蘇油這才反應過來,又忘記大宋服裝的價錢了。

成衣鋪子一套衣服要三四百文,就算小孩的減半,那也要一兩百文,五十個孩子要這麼干,自己剛到手的十貫錢就沒了。

不能如此。

想了想,將滷味丟給七兒,讓他們招呼孩子們過來吃東西。

自己則從身上翻出小刀,剖竹子,用竹青皮削成些薄薄的細片,兩頭削尖,刮光滑,並在一起,然後又用厚竹片削了個卡子,將樹脂化開填進卡子里,將細竹片居中卡了進去。

再壓上一片竹皮,從書包帶子上抽了一根線兩頭綁上,這就成了一個篦子。

一連做了好幾個,蘇油才收手。

眉山河邊很多細竹林,都是無主之物,蘇油待孩子們吃過,便分成兩撥,男孩子跟他去砍竹子,女孩子去收集草料。

孩子們對這個乾乾淨淨新來的很喜歡,因為他有種大人氣質,還給自己帶來了平時吃不到的好東西。

折刀很小,只能削細竹枝,不過這樣已經夠了,蘇油只管削,削下來的每堆成一捆,便讓一個孩子抱出去。

等到感覺差不多了,蘇油讓幾個孩子折了幾根樹棍,回到土地廟前。

接著用小刀剖出篾條,將細竹枝削整齊,把女孩子招呼過來,跟他一起學習扎掃帚。

紮好掃帚頭,取過一根木棍削尖懟進去,釘入兩根木釘做銷釘,就得到了一條長柄掃帚。

將另外幾根木棍削尖,囑咐女孩子們照此辦理,蘇油又去看男孩子們幹活。

男孩子早被打發去將廟裡的泥像搬出來,找來卵石砸碎,用已經被孩子們當盆子用的瓦香爐打來水,和泥。

神像用的泥本來就摶制過,現在被男孩子們用濕泥圍了個圈子,中間倒入土粉,然後打水,踩泥,當做遊戲玩了個不亦樂乎。

蘇油讓他們將土地廟裡的香案抬出來,將上邊的破篾席擦乾淨,打發女孩子們拿著掃帚去打掃土地廟,自己在香案上做泥片,然後用一根藤系著兩根竹釘畫圓,切掉多餘部分,變成了三個盆底。

一邊讓孩子們掏了個地龍,就是在坡地上掏出一個簡易火道,火道上面找平,尾部用石頭和泥做出一個煙囪,然後點起火來。

將用作盆底的三個泥餅,連破席子一起鋪在火道上方的平面上,一邊烤泥餅,一邊讓孩子們搓泥條,自己則將泥條一圈一圈盤在圓餅之上,邊盤邊用竹片刮壓,漸漸成為一個盆子的形狀。

男孩子們對蘇油的戲法嘆為觀止,都過來幫忙搓泥條,反而弄得蘇油有些忙不過來了。

留一個孩子燒火,兩個孩子搓泥條,其餘的打發去幫女孩子打掃衛生。

很快,三個泥盆做好了,並且被烤得乾燥。

蘇油對三個孩子說道:「都看會了吧?」

三個男孩連連點頭,蘇油笑道:「那你們就照著做,看看誰做得更好看。」

自己則將泥盆搬到土地廟前,堆上柴草,燒起了一把大火。

男孩子們都被大火吸引了過來,圍著興奮地觀看,平日里大哥是不准他們碰火的。

見孩子們看得高興,蘇油便叫幾個大些的看顧著孩子們,順便添柴,自己又掉頭回去做陶器。

很快,陶瓶,陶碗,都在蘇油手底變了出來。

拍了拍手,蘇油哈哈大笑:「鄉下手藝,當真沒白學!」

讓陶器繼續在火道上烘著,蘇油調出了一些稀泥漿,讓做泥條的倆孩子見到有縫隙就用稀泥漿修補,自己去檢查燒了半個多時辰的三個泥盆。

撤去火,用木棍將三個燒紅的陶器從火堆里推出來,蘇油知道已經成了。

打發孩子們去取剛剛做的那些泥器過來,東西多了堆放就得有講究了,得留足過火的空間。

泥器擺放好,用木柴在泥器中間搭出引火道,堆上柴草,又是一把大火。

之後蘇油便坐下來開始剖竹絲,編簸籮。

蘇油這幾趟戲法一過,便已經成了孩子們心目中的偶像。

土地廟已經打掃乾淨,碎泥破幔已經被扯了出來,幾個女孩子乖巧,見蘇油小小年紀忙個不停,便過來說道:「弟弟你教我們編竹子好不好?」

蘇油笑道:「好啊,編這個其實很簡單的。」

光編的確簡單,難處在收口,不過收口的工作蘇油可以自己來。

這時陶盆已經冷卻下來了,一個男孩子試著拿手摸了摸,發現已經不燙手了,接著伸手彈了一下,發出「當」的一聲。

所有孩子都歡呼跳躍了起來,他們都出了力氣,現在自然要為自己的成功開心。

蘇油也很開心,可龍里老伯爺的眼皮子底下,怎麼可能有他這樣玩的機會!

編了十個竹底,蘇油將孩子們叫過來一些,一人一個開始繞竹絲,留一個大的專門負責剖篾條的工作。

自己則去檢查土地廟裡邊的情形。

女孩子心細,已經將地方打掃乾淨,還拿破幔擦拭了窗戶,平日里孩子們的小零碎破瓦罐之類的東西也被收到了一起。

轉了一圈出來,蘇油又去玻璃江邊查看沙子。

來到一處垮塌的沙岸處,蘇油將竹片插入沙子中撥開一層:「果如所料。」

沙子分了層,一層細泥,一層沙,沙上泥下,有一層黑色的物質。

鐵沙層,含錳極高,可以熔煉雲鋼的鐵沙層!

孩子們的生計,算是找到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