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蘇廚下載
  3. 蘇廚
  4. 第四十二章 八菜一湯

第四十二章 八菜一湯

作者: |返回:蘇廚TXT下載,蘇廚epub下載

第四十二章八菜一湯

蘇油笑著對掌柜回道:「去吧,這菜適合老人孩子,那就家家都吃得著,一日多入百文,真不是什麼難事兒!」

蘇油目送肉鋪掌柜離開,一轉身,就見到廚子老周滿臉怨念。

蘇油訝異道:「怎麼了?」

老周很替蘇油不值:「小少爺你就是不拿自己手藝當錢!你想那肉鋪掌柜,從今天起一日多入百文,一月就是三貫!一年就是小四十貫!輕飄飄一句謝,當什麼事體?」

蘇油聽了這話翹了翹嘴,搖搖小手:「不至於計較,人家賺的也是辛苦錢,我想著反正殺生也殺了,能將食材盡量多地利用起來,不造成浪費,也算功德不是?」

老周氣鼓鼓道:「小少爺就是宅心仁厚。」

蘇油不以為然:「扯遠了,我們熬油開鍋!」

肉鋪掌柜的活挺細,豬油條子切得又細又均勻。

將鍋里摻上一些水,讓廚子將豬油條子放進去熬制起來。

蘇油聞著油香,那手指點著下巴,考慮著油渣怎麼處理。

油渣不能與水多的菜品一起做,不然油渣焦脆的口感就沒了。

最好的做法,就是和芽菜一起炒成哨子,包包子,包豬兒粑,或者下哨子面,都是極好的。

不過芽菜這玩意兒……得年末才能做,然後,還得等上一年……

再其次,炒腌大頭菜顆粒和青椒末,作為粥邊小菜,夾饅頭,那也是極好的。

問題是……芥菜頭還在土裡,得等到秋末才能收穫,青椒,更是想多了……

不由得搖起頭來:「汴京可能稍微好點,現在的西南,還真是美食的荒漠啊……」

收拾心情,讓廚子清洗乾淨兩個罈子,擦乾,丟了一把豆子一把花椒進去,等豬油熬好,油渣撈出來放到一邊,油都盛入罈子中。

想了想,叫廚子焙了些花椒顆粒碾成粉末,和鹽粉一起拌了一份油渣:「嘗嘗,你覺得如何?」

廚子一嘗頓時眉開眼笑:「謝小少爺,這就又會了一道大菜!」

蘇油一腦門子黑線,這算什麼大菜!

廚子振振有詞:「只要油多的,就是大菜!」

好吧你是廚子你說什麼都有理!蘇油又問道:「家裡有沒有糖霜?就是那種非常細小的,白色的,純甜味的顆粒……」

「糖霜,冰糖,都有的!」

廚子這番快速的回答把蘇油嚇了一跳,自己琢磨了許久的掙錢大計,原來都已經普及了?

廚子看著有點發愣的蘇油,就解釋道:「這東西是我四川遂寧的特產啊!甘蔗做的,小少爺你竟然不知道?」

我怎麼不知道?我太知道了,我只是不知道大宋現在的製糖業都如此發達了而已!

然後就聽廚子得意洋洋地說道:「不過也不是家家戶戶都吃得上,這不蘇二老爺在那邊做官嗎,每年會託人帶回來,程夫人會孝敬太老爺一些,所以糖霜,冰糖兩家都有的。」

蘇油聽了此話便道:「那行,那就去把糖霜找出來,將這油渣也拌上一份。」

這時就見伺月探進頭來:「小少爺叫人好找!怎麼又進了廚房?!太老爺和史老爺回來了,叫你前堂說話。」

蘇油趕緊隨伺月出來來到前堂:「見過姻伯,見過世伯。」

程文應看到蘇油,嘆了口氣道:「聽聞你今日和城中乞兒混到一起去了?宅心仁厚是好事,但是給點錢財就是了,你這樣子可有失斯文。」

蘇油躬身道:「姻伯教訓得是,我是聽其中一個叫七兒的言道,棄兒有五十來人,但是義棚開啟后,他們大哥只許他們一日來七八人,幫忙洗菜洗碗,混一頓飯食。」

「說是一來人多了惹厭,二來養成口欲之後,再難適應從前。一朝斷絕,或者便要淪為偷盜。如此人物,我真想見上一見。」

史洞修就對程文應拱手:「程公,我眉山棄兒尚且如此知理守分,這就是程公印刷文字,啟迪教化之功啊。」

程文應擺著手道:「休往我臉上貼金,倉廩實而知禮節,文字教化,也到不了棄兒身上去。」

史洞修又對蘇油說道:「賢侄,你要是有心行善,便讓他們每日里去義棚領一碗糙飯,一碗牛雜湯便是,沒必要和他們混到一起,那幫孩子野,衝撞了你就不好了。」

蘇油笑道:「世伯,這其實也算是眉山城一道隱患。五十多人,只靠慈濟,周養不過來的。」

史洞修還要說話,程文應舉手制止:「賢侄,說說你的想法。」

蘇油躬身道:「世伯,姻伯,我們先說這事情為什麼得管。」

「他們現在在眉山求活,我大宋管禁不嚴,一年之後,便可自動獲得眉山戶籍。」

「棄兒們男女混雜,現在還好,等到他們日漸長大,這男女之防上要是鬧出點什麼事情來,那會大傷我眉山風化。」

「再其次,如果我們不管,等再過幾年,那些小女孩長成,落入人販娼寮眼裡,只怕慘不堪言。」

「萬一真發生此等事情,傳揚出去,州縣怕是都會被朝廷申飭,落到士紳身上,也會大掃顏面,傷我眉山文教之鄉的名聲。」

頓了頓,瞧見史程二人暗自點頭,蘇油繼續道:「怎麼解決呢?首先最好能讓他們自食其力,不成為眉山縣的負擔。」

「其次最好有人將他們管理起來,引導他們揚善抑惡,自立向上。」

「如何自食其力呢?侄兒在可龍里,曾經發現一樣東西,玻璃江的沙層當中,含有一種鐵礦,煉出的鋼鐵,性能不錯。」

「不過這活計非常細碎,沙里淘鐵,產出也註定不多,因而不適合大規模開採,不值得耗費專門的勞力來做。」

「但是只需要有簡單的工具,將這活計交給孩子們,每日里讓他們一人能掏得三五兩鐵沙,售給史家鐵鋪,這幫孩子的生計便解決了。」

「至於女生,便讓她們在義棚刷碗摘菜,也算是學習廚藝,待人接物。今後即便是做丫鬟使女,或者長成嫁人,總可以有持家之術。」

「這些孩子遭父母捐棄,心傷難免。蘇油自幼孤苦,不能不物傷其類,也能了解他們所思所想。而他們於我,亦不排斥。」

「因此我或者可以成為他們和眉山百姓官府之間一個溝通的紐帶,潤滑的調劑,避免猜忌提防,以厚養民風。」

「蘇油不求眉山父老相助,只需縣裡官長應允不收孩童的鐵沙為官有,許他們自售,作為養生錢即可。」

程文應聽到此處,一拍椅子扶手:「思慮周詳,鞭辟入裡,奇哉此志!壯哉此言!」

史洞修哈哈大笑:「不意眉山有此賢才,老夫對自家雖然節省,但定當助賢侄玉成其事。縣令那裡,自有我們去申說。」

程文應點頭表示贊同:「此事當真不難,如果縣裡連孤兒們河裡淘這點鐵沙都敢搶,那主政之人,就休想在士林立足了。不過賢侄,玻璃河裡當真有鐵沙?」

蘇油從懷裡取出一張契約:「真有,我和石老頭驗證過此事,也因此剛從石通那裡,得到十貫供奉錢。」

程文應撫著鬍鬚:「那賢侄在這眉山城內,大可以橫著走了。自打你來了眉山城,我江卿四姓的關係,明顯也密切起來,蘇家不論,其餘三家都得了你的好處。看來你這油字沒白叫,到哪裡都是……你那詞兒叫什麼來著?潤滑劑!」

蘇油笑著躬身道:「侄兒惶恐,其實我沒做什麼,也是八娘和二十七娘,還有姻伯和世伯的信任。今日正好幫廚房治了新行頭,要不我便弄幾道小菜,請姻伯和世伯品評一二?」

史洞修說道:「賢侄,君子遠……」

話沒說完便被程文應拉住,對蘇油擺手道:「趕緊去,老史我跟你說,賢侄料理的美味,那是真錯過不得。」

調味料不齊全,最能打動人的,大概就是糖醋味了。

回到廚房,讓廚子動手,蘇油指揮,取了一條鯉魚,改花刀,碼味,裹麵粉,淋油定型,然後調糖醋汁,爆蔥姜,先搞出了道糖醋脆皮魚。

然後就是一溜爆炒,滑溜香菇肉片,玉蘭肉片,仔姜雞雜,白油絲瓜,蒜嗆空心菜,最後來了個冬瓜丸子湯。

加上兩道豬油渣,滿滿當當擺了一大桌。

程文應和史洞修看得目瞪口呆,史洞修說道:「程公,現如今請州府大人吃飯都只需三道菜,賢侄這是……一,二,三……足足八菜一湯!破費,太破費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