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蘇廚下載
  3. 蘇廚
  4. 第五章 血旺

第五章 血旺

作者: |返回:蘇廚TXT下載,蘇廚epub下載

第五章血旺

「當年蘇家祖上端正道人,樂善好施,有異人頻受施捨,無以為報,便對端正公說道:『吾有二穴,一富一貴,惟君所擇。』端正公說:『吾欲子孫讀書,不願富。』」

「於是異人指示其處,取燈燃之於地,有風不滅,那就是我蘇家可龍里祖塋所在。」

「去年子瞻在棲雲寺石崖上作『連鰲山』三字,大如屋宇,雄勁飛動,端非凡品。頭角已露,飛騰可望。」

「嘉州太守雷簡夫雷太簡公,遷九江前曾向朝廷舉薦你父弟三人。他們三位都是大才,轉眼便會聲震西南,這個無需多慮。」

八娘訝然道:「你小小年紀,知道得還挺多。」

蘇油挺挺胸道:「我年紀雖小,耳朵卻靈,加上老伯爺愛念叨,早都聽出繭子來了。」

八娘又笑了:「八娘失禮了,老伯公身子還好?」

蘇油說道:「康健著呢,攆得我滿山跑,黃荊棍兒都換了好幾根了。」

八娘笑道:「可見小幺叔也是個搗蛋鬼。」

蘇油一本正經說道:「知我者謂我心憂,算了不提了。」

說完又撿鄉里的趣事和八娘說了說。

八娘被蘇油逗得笑顏頻開,說道:「聽小幺叔說說這些,八娘心情好多了。」

蘇油這才得機會問道:「八娘可是哪裡不舒服?」

八娘又皺眉道:「之前是傷風,拖延日久,心情鬱悶,食少厭葯。」

蘇油想了想道:「大病初癒,飲食調理還是要的,要不我給八娘治幾道鄉間風味,或許八娘就食慾大振。再發發汗,或者便大好了。」

八娘有些驚訝,擺手連聲說道:「不行不行,君子遠庖廚,怎還好勞動小幺叔。」

蘇油眨眨眼,倒是很大方的回道:「君子遠庖廚,那是藏拙,我可沒有這問題。蘇油打生下來就是孤兒,知道孤兒的苦楚,八娘,就算為了孩子,也要勉力加餐啊。」

八娘肅然起敬:「小幺叔教訓得對,八娘領教了。」

蘇油說道:「沒事,這個真不是我瞎攬活,總會讓你大吃一驚。」

……

讓伺月帶自己進入后廚,可是走了老遠的道。

想想也是,書局最怕的就是火災,程家書局的廚房,離剛剛那院子可是有段距離,中間還用一條便道隔離了開來。

進入廚房,蘇油檢視了一番,看了看鹽罐,喃喃道:「果不其然。」

伺月對這蘇家小孩越發充滿了好奇,這小孩和一般熊孩子完全不一樣,對太老爺都能侃侃而談,還能把小娘子逗笑,勸她進食,在伺月心裡,這就非常了不起了。

見蘇油對著鹽罐搖頭,不由得問道:「小公子,可是哪裡不對么?」

蘇油從懷裡摸出來一個小竹筒,取過一個碗來,輕輕抖出一些白色的晶體:「我嘴刁,吃不慣那種鹽,幸好自己帶了些平時吃的來。」

伺月不識貨,一邊廚子悄悄看去,卻大驚失色:「小公子,這……這是鹽?」

蘇油找了一個碟子,又抖了一些出來,抓著廚子的手指在碟子里抹了一下,說道:「自己嘗。」

廚子將手指放進嘴裡,片刻滿臉驚喜的看著蘇油:「一點雜味沒有!了不得啊!這……這比老爺送來的寧夏青鹽還要純凈!這鹽是何方道地?」

蘇油調了小碗鹽水,笑道:「這個簡單,就是從灰鹽里提出來的,有個工藝叫提純。不過這個過後再說,現在你先找只雞來殺了,將雞血滴進這個碗里。」

廚子早對這位小公子刮目相看,只吃如此精鹽的孩子,那必須非富即貴啊,哎哎連聲地去了。

蘇油還在後邊喊道:「雞血入碗,要攪拌一下,勻凈后靜置起來,不準用手!用小勺!」

說完翻撿了一下廚房,對伺月招了招手:「隨我去外廂書房。」

伺月滿臉崇拜:「小公子你還會寫字!」

蘇油一臉黑線:「堂堂蘇子瞻的小幺叔,不會寫字,那不是笑話了!」

伺月帶著蘇油來到外廂,一位夫子正在忙裡偷閒地抄書,見兩人過來,趕緊起身:「伺月姑娘,可是長公有甚交代?」

伺月說道:「不是,是小公子有吩咐。」

蘇油笑道:「夫子無需客氣,您繼續看書,我就是借筆墨寫個方子而已。」

夫子也吃了一驚:「小公子你年歲不高,都會寫字了?」

蘇油倒是挺謙虛:「年紀小,筆力不到,狼毫方才堪用。羊毫雖然表現好,但是我這年紀寫的還不能看。」

夫子點點頭說道:「小公子過謙了,能說出這番道理來,可見就是行家。不過狼毫筆貴,老爺才用得上,兼毫可以不?」

蘇油說道:「就寫個方子,能認出來就行,不用太講究。」

硯台粗糙,墨也一般,不過筆還過得去,紙也是雅州上品。

想想也是,書局嘛,紙怎麼也不會太差。

蘇油也是穿越過來第一回捉筆,先抽出一張箋子來試寫了幾個字,等感覺回來了,這才重新抽出一張紙來,寫道:「八角,一兩七錢;丁香,三錢;花椒,一兩七錢;砂仁,三錢;小茴香,一兩五錢……」

夫子看來是個書痴,一邊搖頭晃腦地看蘇油寫字,一邊喃喃地說道:「可惜,可惜……」

伺月有些納悶,問道:「怎麼可惜?」

夫子說道:「小公子這手字,雖然力道尚有些欠缺,不過文秀雋逸,已經自成一體,最難得這份清雅貴氣。應該拿去試應制策才是,現在用來開方子,實在是可惜了哇……」

伺月抿嘴笑道:「小公子才五歲,要去金殿見官家,還早著呢。」

蘇油的字是上一世帶來的,扶貧工作晚上枯燥,蘇油便想著靠寫字打發時間。

本來便會幾筆小楷,後來又和幾位非遺傳承人學會了傳統筆法,苦於無聊便從電腦上選了一款書法字體,將《千字文》列印出來,每天照著練。

他選擇的便是著名的啟功體,平正秀媚,雍容華貴,趣味雅潔,充滿了貴族氣和書卷氣。

其書法觀念,深受趙、董書風的影響,用筆乾淨,但不尚變化。

當然這有好也有壞,不喜者認為甜俗、少骨、單調。

但是好處就是這路字體用於館閣,那就能滿足最挑剔的判卷者的口味。

關鍵這是宋代,文恬武嬉,最服這一口。而且這字出現在趙,董之前,甚至在成熟的瘦金體之前,這份貴氣就可以說相當罕見了,不由得讓人眼前一亮。

這夫子明顯也深受感染,這才反應過來,捋著鬍子笑道:「孟浪了,不知小公子是哪家高門子弟?」

伺月驕傲地說道:「這是八娘的小幺叔,可龍里蘇家老宅過來的。」

說得就跟蘇油是她什麼人一樣。

說話間蘇油已經將方子寫完,拿起來用嘴吹乾,伸紙一彈:「千金不易十三香,伺月,方子拿去,記得藥鋪掌柜問起,通通不應,照方子抓藥便是,完事後還要將方子要回來。」

伺月雙手接過方子,輕輕揣好了:「沒那麼麻煩,程家就有藥鋪,我去抓藥,掌柜不會多問的。」

蘇油取了一張桑皮紙,聞言便接著道:「那就更好了,順便將葯磨成粉吧。我接著去內廚忙活去了。」

夫子畢恭畢敬地將蘇油送到內宅門口,程家又多了一個不將他看作小孩的人。

回到內院后廚,雞已經殺好了,廚子見到蘇油過來,趕緊上前緊張地說道:「小郎,雞血,那雞血……」

蘇油笑道:「雞血變成了雞血羹是吧?這東西有個彩頭,叫血旺,或者旺子。」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