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蘇廚下載
  3. 蘇廚
  4. 第九十八章 千分尺

第九十八章 千分尺

作者: |返回:蘇廚TXT下載,蘇廚epub下載

第九十八章千分尺

蘇油說道:「現在我們得到了三個點,小圓與橫軸左側相交點為甲點,與橫軸右側相交點為乙點,大圓與數軸下方相交點為丙點。「

「現在我們從甲點引出一條射線,從甲點開始,用圓規在這條線上取出相等的五段,得到丁點。」

「連接乙點和丁點,得到一條線段,然後在每個刻度點上作該線段的平行線,便將橫軸上小圓直徑進行了五等分,這是我們已經學習過的任意直線等分的方法。」

「接下來是關鍵,只要我們做丙點和甲乙點之間刻度的連線,並將之延長到與小圓相交,同樣可以得到一二三四四個點。」

」我們只需要在作出與這四個點相對應的小圓另一半上對稱的四個點,加上甲乙,一共是十個點,這十個點,正好將小圓等分成十份。」

「每隔一個點連線,便得到了一個正五邊形,說明這五個點,正好將小圓進行了五等分。「

說完將線段連接起來,果然,圓裡邊出現了一個正五邊形。

下邊所有人都驚嘆起來,這法子實在巧妙,娃子們便從各自書包里拿出尺規,在本子上照做起來。

等所有人都做過一遍,蘇油又讓他們將一個圓七等分,十三等分,確定都會了,這才說道:「你們跟我學習了這麼久,因此對你們的要求,不能和石大叔和石爺爺一樣。」

「你們不能光知道方法,你們還得去證明,為什麼如此做法可以等分圓。」

「你們回去,將這方法教會別人,然後一起討論如何證明這道題吧。小提示,可以從三等分開始,然後從角度考慮,應該得到最簡便的證明方法。」

一堂課把石通聽得似懂非懂,石富就更是兩眼一抹黑。

看著一群興奮莫名的娃子,石富喃喃道:「他們這就都懂了?合著就我一個人不明白?」

石通在一邊拍馬屁:「其實我也沒有太明白……」

然後被石富一巴掌狠狠拍到腦門上:「一群娃子都比不過你還好意思說嘴?!搞不明白今晚你就不準吃飯!」

石通:「……」

拍完石通,石富施施然地調試他帶來的彈簧鍛床去了。

彈簧鋼板和後世汽車用的懸挂裝置彈簧鋼板幾乎一樣,不過反了過來,中心通過連桿掛在水車的離合從動輪上,兩頭掛著另外兩根連桿,下邊掛著鍛錘兩頭。

鍛錘像一個實心的博士帽,鐵板四周還車了四個圓孔,穿在四根鋼柱上。

鋼柱則固定在鍛床基座四周。

機械一轉動起來,鍛錘便可以沿著鋼柱上下運動,而且受彈簧的影響,還在運動過程中不住的上下跳動。

調整好底座高度,石富對蘇油喊道:「油娃開機,我們試試效果!」

蘇油那邊早就燒起了煉爐,裡邊丟了幾根鐵條。

很快鐵條燒得通紅,石富拿鐵鉗夾著鐵條放到鍛床座子上。

蘇油將離合拉下,鎖死,機械開始運動起來。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石富將鐵棍在鍛床上前伸後退,轉眼便將鐵棍錘扁成鐵板。

鍛錘升起,石富將錘扁的鐵板放入火中重新燒上,又抽出一根鐵棍來放上去,嘴巴都笑歪了:「好使!太好使了!」

蘇油也開心:「那就正好了,給我多打幾套刀子,家裡人多,一把刀不夠用。」

石富白了他一眼:「好鋼不是這麼糟踐的!今天教你一招,看好了!」

石通將自己帶來的幾根鐵條也放入火中:「師父,好鋼要用到刀刃上,今天就看我和爹給你展示一下。」

重新調整底座高度,石富將燒紅的鋼片放到座子上,石通則取來一把長柄小平口斧頭一樣的鏨子,噹噹當一陣之後,鋼片被切割成食指寬的細條。

接著石富開始鍛造帶來的幾根粗鐵條子,鍛成片狀之後,用鏨子在一側切出很多口子來。

這時候就能看出工匠的價值了,每個口子距離幾乎完全一致,沒有隱浸多年的練習,不可能做到這步。

將還紅著的鐵片夾上台鉗,用小鉗子將開出的鐵齒交錯向兩個方向掰開,將最初切割的細鋼片卡入其中。

接著入爐燒紅,取出繼續鍛造,鋼和鐵很快被鍛為一體。

到這一步蘇油明白了:「妙,妙極!真是偷工減料的絕佳辦法!」

石富翻著白眼:「減料沒錯,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偷工了?!」

石通在一邊咕噥:「有了鍛床,的確是省了好多工,師父說的好像也沒錯……」

不管怎麼說,很快幾塊嵌鋼的鐵片便打造完成,石富真是節省材料到了極致,將鐵片切割成刀具所需大小后,還單獨用粗鐵和鐵片一起打造出插柄的那部分——寧願多費很多人工,絕不浪費一星好鋼。

接下來的工作就是微調,這個只能手工來進行。

很快刀型打出,刀刃打薄,用砂輪磨製出來。

砂輪現在製作起來極為方便,因為有了水玻璃,用石英粉或者剛玉粉,也就是琢玉沙,加一定潤滑劑比如石墨,銅粉,用水玻璃調和起來,經過壓制焙燒,可以製得想要的任意形狀的砂輪。

焙燒的主要目的是讓水玻璃和二氧化碳起反應,同時產生部分瓷化。

除了砂輪,還可以以金屬片為基質,通過噴槍噴塗,得到金屬和石材的切割片。

水玻璃反應製品能耐酸耐高溫,打磨切割產生的溫度不會導致融化脫砂,這法子直到後世都還在使用。

砂輪機上掛著一把大壺,大壺出口上套著一個三層絲綢的套子,套子一半垂著,可以通過套子繞在壺嘴上的圈數控制出水量。

精度更高的車床,石家父子倆還在改造,黃銅球閥沒有出來之前,只能用這法子湊合。

石家父子開始磨刀,娃子們則去幫忙造木頭刀柄和刀匣去了。

到了傍晚,幾套刀具打造了出來。

按照蘇油的要求,一套刀具,包括了斬骨刀,剔刀,魚刀,切片刀,瓜果刀五把。

每套刀具,都有一副木盒盛放,跟後世廚房套裝差不多。

蘇油抽出切片刀來觀瞧,只見刀刃部位鋼和鐵的分界處,形成了一道規整的波浪分割線,不由得嘖嘖連聲:「跟燒刃線完全不一樣,這嵌鋼的手藝真是太絕了!簡直可以用精美來形容!」

石富笑得不行:「還真當你什麼都懂,原來竟然不知道這個?」

石通笑著解釋:「師父這是文人轉行做鐵匠,不懂傳統的手藝也不稀奇。師父,這叫馬齒嵌,大宋稍微有點門道的鐵匠都會這個,畢竟鋼還是比較精貴的,一般鐵坊都會省著用。」

石父這時候才想到另一個問題:「油娃啊,你做一頓飯竟然要用到五把刀?怕是宮裡的廚子都沒你這麼多講究,你這才是滿大宋獨一份吧?」

蘇油舞著大片刀:「今晚就讓你們品嘗正宗蘇氏回鍋肉的厲害!」

所謂的蘇氏回鍋肉,是蘇油瞎取的名字,其實就是後世的連山回鍋肉。

做法和普通回鍋肉其實是一樣的,區別只在刀法,普通回鍋肉是切出來的,連山回鍋肉,是大片刀片出來的。

肉還是石通從城裡帶來的,知道師父喜歡在嘴上抓撓,別的都好說,鮮肉每次來肯定是要帶上好幾斤。

說是孝敬,其實他一個人吃得比兩個蘇油都多。

臀肉煮到剛熟,晾涼,側擺,兩邊修平,然後用大片刀從上邊開始片。

片出的肉片子又薄又大,差不多和成人的手掌大小相當。

然後將這肉片子下油鍋爆卷,泌去多餘的肥油,下豆瓣醬,豆豉,泡姜炒香,再烹入一些醬油,辣米油,下青蒜苗翻炒,加鹽便可以出鍋了。

今天有客人,除了小組烹制的普通菜式,蘇油便加了這個作為款待。

八公回來陪客,一見這盤迴鍋肉:「這肉片子也實在夠大的,不整瓶好酒,都對不起這道菜。亨之,我們是喝柑橘酒還是喝桂花酒?」

石富開心的見眉不見眼:「八公你家的酒都這麼多說道了?」

八公正打開柜子選酒,裡邊十幾個各色瓷壇,聞言轉頭對著蘇油一指:「問他!這日子過得……折福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