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不想逆天啊下載
  3. 我不想逆天啊
  4. 第0294章 真是會幻想

第0294章 真是會幻想

作者: |返回:我不想逆天啊TXT下載,我不想逆天啊epub下載

呼!

一口濁氣吐出。

老爹珍藏的確很霸道,體內五臟六腑恢復的七七八八,偶有瑕疵,屬於正常情況。

不用太在意。

就是《御蟲術》的後遺症有點霸道,他總感覺這或許不是後遺症,而是在成為蟲體的時候,被對方以絕對恐怖的力量貫穿身體。

導致蟲體沒有收回就直接瓦解,運轉不順,遺留了禍害。

稍微分析一波,絕對就是這樣,不會有第二種可能性。

如果真有,那肯定是錯誤的。

萬象門?

包容萬象嘛,不知這門派是不是頂尖門派,看門派的大小,好像真的很不錯,但那些被他一雙神眼開過光的赤身女子,修為不怎麼樣。

稍微有點弱。

開著小輔助的他,修為提升的太快,眼光也就變高了,那些同齡人實在是弱的可以。

如今。

人家讓他不要離開,那就不離開,在沒有弄清楚這宗門的情況前,他自然不會大意。

反正暫時無事。

好好將傷勢養好,找個機會繼續提升修為,回到邊防繼續跟聯盟者干,不將他們趕回去誓不罷休,要是實力允許,他真的很想平推過去。

夜晚。

咚咚!

敲門聲傳來。

林凡睜開眼,下床,打開門,外面空無一人,剛準備關門時,發現地面擺放著菜盤,二菜一湯,一碗白米飯。

「呵呵。」林凡笑著,朝著周圍看著,發現不遠處的牆角,有一雙眼睛鬼鬼祟祟的看著。

「喂!」

他出聲叫喊,卻驚的那雙眼睛的主人魂飛魄散,灰溜溜的跑了,逃的無影無蹤。

「真膽小,我還能將你怎麼樣不成。雖說看來這些人還算不錯,但不能大意,危機永遠都在。」林凡端著菜盤,關門,回到屋內,隨便吃點,晚上吃太多,對胃不好。

菜碗乾淨,湯汁見底,舌頭一舔,乾乾淨淨。

味道真不錯。

小師妹袁久久躲在另一處,拍著胸脯,又是長吁一口氣,好危險,竟然被發現,如果被對方拉到屋裡,真的不敢想象。

閉上眼睛。

腦海里發生的一幕幕驚的她猛的睜開眼睛,潔白的額頭都有汗水滴落。

在幻想中,她被扒掉衣服,扔到床上,對方拿起亂七八糟的東西塞到嘴裡。

扛起她不堪一折的細腿……

袁久久臉色略白,哇的一聲哭跑,真的太可怕了。

如果林凡知道對方的幻想,絕對會左勾拳,右勾拳,一套組合降龍做夢拳,打的對方屁滾尿流。

我借宿在此,你們卻想勾引我,有王法,有天理嗎?

距離埋骨城八千里一處陰暗的洞穴中。

皇妖肥碩的身體佔據洞穴一小半的空間,身上咕嚕嚕流著鮮血,身上有許多破碎的血肉,甚至可以用馬蜂窩來形容。

原本,這種傷勢對皇妖來說,並算不上什麼。

可是在他的血肉上,好像有某種奇怪的力量糾纏在上面。

每當血肉挪動,修補身體時,就會被這股力量給破壞。

血液不止的流著。

「聯盟九星元帥血毒,真是讓人憤怒的傢伙。」

皇妖身上的肥肉靠著洞壁,呼吸變的很沉重。

血毒元帥出現,兩名元帥聯手,與那些八星大將的聯合,讓皇妖感受到極大的壓力,能逃走是必然的事情,只是代價有點大。

後悔嗎?

不!

他皇妖的心裡只有兩種選擇,想做與不想做,沒有所謂的後悔與不後悔。

「哈哈哈哈。」皇妖笑著,傷勢明明很重,可就是突然莫名其妙的笑起來,就算有人現在問他理由,他怕是也回答不了,也許是抓著身上的肥肉,隨後鬆開手,任由鮮血四溢,他只想聽聽那令他心神愉快的聲音吧。

颯颯!

外面有動靜,緊接著則是許多蟲子扛著一隻又一隻野畜回來。

皇妖抓起那些野畜往嘴裡送,撕咬著,血淋淋,那一雙眼神變的猙獰可怕,野畜的身體太大,四肢觸碰到肥肉,發出海浪的聲音。

頓時皇妖眯著眼,臉上浮現對別人來說,依舊很恐怖,但對他來說卻是愉悅的笑容。

他現在需要吞食大量血肉。

「何方孽畜躲藏在這裡。」

突然,外面傳來一道怒喝聲。

一名和尚手持降魔杵,周圍圍聚著不少城內高手。

皇妖搬運血食,動作很大,沒有任何避嫌,自然引起別人的注意,對於一些人來說,除魔衛道的時候到了。

或許還能有所收穫。

轟隆!

山洞晃動,一股恐怖的氣息碾壓出來。

「額!」

手持降魔杵的和尚愣神,他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撲面而來,預感極其的不妙。

「這是什麼怪物。」

所有人都抬頭看著皇妖,早已經傻眼,雙腳打顫,甚至連逃跑的勇氣好像都沒了。

「急需的血食來了。」皇妖振奮,頓時無數觸手襲來,將所有人籠罩著。

啊!

慘叫聲爆發。

這片區域的慘叫聲傳遞很遠,驚鳥飛出樹林,沉悶的聲音擴散著,隨後漸漸的消失。

數日後。

林凡睜開眼,恢復的差不多,基本沒任何問題,御蟲術的後遺症已經消除,那是融在血液與細胞中的危害,如果不弄出來,對將來沒好處。

「該走了。」

此地就是一個過客而已,他不會跟什麼萬象門發生任何交集,因為又不熟悉,相互之間能有什麼交集的。

屋內桌面上,擺放著不少菜盤。

每天除了早飯沒有,中午與晚上都會準時送來,而每次尋找時,都能在牆壁後面,看到那鬼鬼祟祟的眼神。

隨後被他發現時,那眼神又消失了。

灰溜溜的跑了。

推門出去。

林凡看著周圍的環境,萬象門暫時記在心裡,等以後有機會再來拜謝。

就是可惜了。

沒有問出位置在哪。

但這些都無所謂,離開這裡,找到一座城池,自然就能問出一些事情。

在這之前,跟人家說一聲,打個招呼,就此離開,也算是了卻後續,如果有緣相見,再好好的聊一聊。

離開院落,朝著遠方走去,落霞峰有點不一樣,女弟子很多,看不到任何一名男性弟子,除了他之外,還真沒看到一人。

周圍那些女弟子路過的時候,都會驚訝的看著林凡,彷彿是不敢置信似的。

「這都是什麼眼神,莫非是我太帥了不成?」林凡琢磨著,很有可能,畢竟帥氣的人到哪都是如此的吸引眼球。

但他希望對方不是因為被自己的容貌吸引,而是被他的內在與實力。

畢竟容貌太過於膚淺。

此時。

「我不是讓你別出來的嗎?」寧曦皺眉問道,對方大搖大擺的走在落霞峰,讓她很苦惱,雖然落霞峰沒什麼禁忌,但你也沒必要從我屋內出來,如此大搖大擺的,是想告訴所有人,你是從我屋內出來的不成。

林凡笑道:「寧姑娘,這幾日多有打擾,我特意來告辭。」

現在這說話都是一本正經的,真是太不習慣,但沒辦法,跟人家又不是很熟,而且又沒想碾壓人家,說的太隨意,反而讓人家感覺你在輕薄,弄出矛盾可就不好了。

所以,傷勢差不多,也就該撤退了。

至於看到或者沒看到身體,那都不是重要的事情,甚至他都害怕待久了,人家越想越不對勁,為了自證清白要死要活的,那該多不好。

雖然可能性很小。

但還是趕緊溜吧。

寧曦看著眼前這隻知道名字,不知來歷的男子,點著頭:「好,跟我來吧,我送你下山,記住,不管遇到誰,都不準亂說,更不準說你是怎麼來的。」

林凡笑著,默默點頭。

這話說的,就好像我會賴上你似的,我林凡像是那種人嗎?

「放心,絕對不會亂說,況且也沒發生什麼事情。」林凡說道。

有的時候,越是解釋越是讓人無奈。

這話說的本來沒一點問題,可是在人家聽來,那就容易產生誤會了。

寧曦深吸一口氣,告誡自己,對方不是故意的,忍住,必須忍住。

「走吧。」

寧曦轉身在前面帶路,路過的一些女弟子都恭敬的問候著,同時也很好奇的看著大師姐身後的男子。

心裡都很好奇。

這名男子是誰?

怎麼會在落霞峰,大師姐跟小哥哥又是什麼關係,為何看起來關係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很快。

到了落霞峰山腳,繼續前行,還沒有到山門口。

寧曦感覺將對方送走也好,省的造成不必要的誤會,對方也算是聽話,真的待在屋內數天沒有出來,倒是讓她鬆口氣。

如果對方隨意出來閑逛,造成誤會,那就真的不好說了。

……

「寧曦師妹。」

就在此時,有聲音從遠方傳來,一名男子帶著幾名弟子朝著寧曦走來。

林凡看去,走來的男子玉樹臨風,給人一種意氣風發的感覺,好像是有什麼大喜的事情,內心難以隱藏,很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似的。

呂賓看到寧曦時,眼裡就在發光,雖然兩人不是一座山峰,但他入門比寧曦要早很多年,因此以師兄自稱,沒有任何問題。

「呂師兄。」寧曦彷彿不太想對方說話,同時皺眉,怎麼會在這時,遇到對方。

倒是有些麻煩。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