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最後一個殭屍下載
  3. 最後一個殭屍
  4. 第171章 穹頂之下

第171章 穹頂之下

作者: |返回:最後一個殭屍TXT下載,最後一個殭屍epub下載

陳北玄的聲音繼續飄進來。「這裡,將是你的墳墓,我用了十年,把這裡布置成一個大陣,『囚天陣』已經啟動,你們就在裡面等死吧。」

「不好,快走!」

羅博抱著凈瓶就往外跑,也不管凈瓶多抵觸自己身上的蟲子。

門外的世界沒有任何變化。

羅博懷疑陳北玄是不是故意嚇他,他放慢速度,抖落身上的蟲子,看著飛去的陳北玄。

「別怕,那老道看見我就害怕.....「

他話音未落,「嘭「的一下好像撞在一個物體上.

但他前面沒有任何異樣,近處的燈光,遠方的小路,還有牆壁上的藤蔓,都昭示著根本沒有改變.

他放下凈瓶,又向前走去.

又被隔擋著,然後繞個小彎,再走,又被阻擾.

他伸出手,摸到一個光滑又看不見的物體,像玻璃一樣光滑.

羅博使出全力,一拳擊去,他焦糊的皮膚被震動的像老去的樹葉,片片落下.

好像沒有破裂,前方還是通透無比.

但是他依然出不去.

「完了,他用個罩罩把我們困在裡面了.「

看到凈瓶臉色不對,

「他用個法陣把我們困在裡面了.「

羅博用手撫摸著這個透明的物體,走出一個圓形的方位,「是個圓穹.「

凈瓶坐在地上,看著天邊的魚肚白,「就像美劇的'穹頂之下'真好玩.「

「...什麼穹頂之下?」

「就是一個透明罩子把整個小鎮罩住了,最後用核彈都沒炸開。」

羅博索性也坐在地上,「那後來怎麼樣了?」

「其實就是外星人的惡作劇,後來小鎮上的人求天上的外星人撤了圓穹,才重獲自由。」

羅博驚喜道,「你父親不就是天上的人嘛,你肯定能聯繫上他。」

這時候地窖的濃煙已經冒了上來,紅色的火星不時地從地窖鑽出來。

「你快點聯繫,等下大火了,這裡面空氣燒完了,你就死了。」

凈瓶不情願的從懷中掏出一個手機,「有風呢,就證明空氣流通。」

但她還是撥了一個號碼。

「我去。。。神仙也用手機?不是靠意念之類的嗎?」

凈瓶把電話給他看,「沒信號,打不出去。」

羅博頓時萎靡下去。

「完了,真的要被困死在這啦。」

「先滅火吧!」

兩人打開消防栓,折騰半天終於把大火滅了。

「做點吃的把。」

「你好像一點都不擔心?」

「有什麼好擔心的,這裡有吃的有喝的。」

羅博無語,這裡吃的很多,凈瓶用明亮的盤子裝滿事物,都放在門口,看著天上的太陽,好像想起什麼,又進去拿出幾瓶啤酒。

「來來來,坐下,陪我吃個愉快的早餐。」

羅博哪有心思遲早餐,但是也是毫無辦法,只有盤膝坐下,撬開一瓶酒,猛地灌下幾口。

「草鬼婆借用陳北玄的地方來養小鬼,這是我們開始不知道的,以為這是草鬼婆的地盤,所以現在才這麼被動,那麼這麼說的話,他兩早就狼狽為奸了,陳北玄對付我,目的就是想要草鬼婆的妖面蜘蛛,等草鬼婆回來,她會把自己的本命蠱給陳北玄嘛?要麼就是陳北玄有對等的東西去交換。」

凈瓶喝酒比羅博還快,一瓶已經見底,她打了個飽嗝,拚命往嘴裡塞東西,就像羅博要搶她吃的一樣。

「你就不能慢點,哪有點小家碧玉的樣子。」

凈瓶把自己噎的雙眼泛白,羅博趕緊去拍她的後背。

「你的仇人怎麼會去和她交換,他說不定就是等她回來殺了他,奪了她的本命蠱,上個酒店的老闆已經死了,你覺得和陳北玄沒有關係嘛、」

「那草鬼婆何必回來。」

「陳北玄等著嬰屍死了才過來,哪有那麼湊巧,他就是不想用自己的力量救別人,更可況是嬰屍這種只認主人的活蠱,他更不會出手相助,所以他只會巧取豪奪,不可能以物置物,草鬼婆機緣巧會得到妖面蜘蛛,就是怕別人殺人越貨,才躲在牢房裡,陳北玄用了這麼多年和她打好關係,就是要她放鬆警惕,一舉奪寶。」

「那他何必這麼麻煩,直接去殺了她不就好了。」

凈瓶又打開一瓶酒,「我媽說你聰明,我怎麼沒看出來。」

羅博尷尬的笑笑,凈瓶先喝了一口酒,閉著眼睛好像回味無窮,「那些活蠱都認主了,草鬼婆剛接觸陳北玄的時候一定時時刻刻戒備著,若陳北玄失手,草鬼婆就是憑著最後一口氣,也會讓妖面蜘蛛自爆而亡,對陳北玄來說得不償失,所以他一直在等待,他準備用那幾個東西來對付你,但是更重要的是他想藉助那些天靈寶物來提升自己的境界。」

「你怎麼知道蕭韶,草鬼婆他們的事。」

凈瓶先是長長的嘆息一聲,「他這酒莊裡面不斷又女孩死去,我不知道,但是我媽媽知道啊,一看就知道是養小鬼的蠱師乾的,這不就帶你來查嘛。「

「你說三大毒物,還有一個在哪?帶我去查。」

「你出的去嘛?」

羅博曬著太陽,和凈瓶平躺在草地上,那些蟲蠱居然也消失了,難道它們也怕這個陣法?

「你父親要是知道我們死了,會不會替我們報仇。」

「只會替我報仇,你不算數。說不定還會拿你的屍體泄憤」

羅博怏怏的說道,「沒事,只要幫忙報仇了就行。」

「你的那個仇人如果道教十通了,可真是馳騁天地間了。」

兩人就像坐在牢房裡,寸步難行。

羅博不死心,又到處轉了轉,「你說那些蟲子怎麼都能出去?」

「他們能鑽出去,你能鑽出去?」

羅博也覺得這個不現實,難道真的困死在這裡?

「放心,來的時候,我給你朋友發了個定位,我們就在這等他過來救我們。」

羅博臉色剛一喜,又黯淡下去,「他也不知道怎麼破解。」

「你真笨,法陣四周肯定有令旗之類的,仔細找找就好了,陳北玄怎麼也想不到你的朋友會過來。」

羅博這才開心起來。

兩人喝著酒,吃著肉,這時,不知從哪裡跑來一條野狗。

在圓穹外面聳動這鼻子,估計是被骨頭吸引過來的。

羅博看看它,它看看羅博。

羅博一直盯著它,它也盯著羅博。

凈瓶起身看看他兩。

「怎麼?你們是老相識?」

.。m.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