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失憶密探下載
  3. 失憶密探
  4. 第85章 不誠實的證人

第85章 不誠實的證人

作者: |返回:失憶密探TXT下載,失憶密探epub下載

鳳哥兒猶如王八吃秤砣,鐵了心要將子書陌拉下水,對於子書陌提出的那些問題,鳳哥兒給出了一個驚人的答案:

「對,你並沒有親自動手,你只是將毒藥給了我,讓我毒死仁哥。」

如果一個人要用自己的命來指證別人,那人通常還真是沒啥招數可使,就如現在啞巴吃黃連的子書陌。他怔了好半天,眼珠子都轉幹了,鬧不明白自己是哪裡得罪了鳳哥兒,讓她這般想要陷害自己,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

「你還有什麼話說?」芸姐冷冷地盯著子書陌,抿緊的嘴角流露出滿滿的恨意。

子書陌摸著脖頸,一臉苦笑:「如此說來,我似乎真沒有什麼話好說,但是我的確沒有這麼做。我也不知道鳳哥兒為何要這般害我,若是你們非要將這個罪名安排在我頭上,我也無話可說。只是,芸姐,我瞧著你也是個明事理的人,既然你都說了不希望仁哥死的不明不白,那何不給我幾天時間,讓我查個清楚呢?」

「幾天時間?你小子想得美!?」

「就是!殺了他!殺了他!」

眾人又是一陣哄鬧,芸姐再次拍桌子示意眾人安靜,跟著看向長鬍子的笑面虎焦叔:「焦叔,您德高望重,您說說看,要不要給他這幾天時間?」

焦叔眼珠子一轉,目光閃了幾閃,瞬息間揣摩了一番利弊后,似笑非笑地說道:「嘿嘿,你是阿仁的媳婦兒,暫代著極樂會的當家,咱們極樂會的人一向團結,一向以當家的馬首是瞻。我們這些老輩子說是長老,能看顧這點兒看顧一下,可這極樂會到底還是你們的,我們的意見么,沒那麼重要。」

這番話看似尊重芸姐,可是明白人一聽就知道,這位是在不滿剛才芸姐拿身份壓他們的事兒,現在芸姐想要示好,人家不接招。

但是這芸姐也不是省油燈,來了招就坡下驢,你說聽我的,那我就拿主意了,反正面兒我給了,你不要就不關我的事兒了。

「多謝焦叔,既然您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做主了。」芸姐說完看向子書陌說道:「行,我給你七天的時間,七天內,你若能有真憑實據,查准了是誰害死良仁,讓對方心甘情願地伏法認罪,你就是我們極樂會的好兄弟。若是七日後你給不出一個合理的答案,那你就洗乾淨脖子等著陪葬吧!」

眾人都默不作聲,有人覺得這中間有貓膩,有人覺得芸姐的做法欠果斷,也有人覺得芸姐這是在給自己立威,未必就真的認為這個臭小子不是兇手。總之,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桿秤,可誰也不會在這個場面說出自己的心裡話。

七天的時間並不多,但是總算有點轉圜的餘地,沒說給他三天已經是夠仁義了。子書陌乾咳了一聲說道:「多謝芸姐的信任,不過,我還有個不情之請。」

「臭小子,你別耍花樣啊!」吳老四一聽這傢伙還不知足,拍著桌子就要跳起來,笑面虎焦叔伸手摁住了他的肩頭。

子書陌沖吳老四微微頷首,說道:「我不是要耍花樣,只是我想要調查的話,少不得可能會要請教諸位一些問題,不知道能不能給我的調查行個方便?」

芸姐立刻會意,點頭說道:「行,這七天里,我極樂會的人任你差遣。」說著,芸姐又沖一旁喊道:「小飛!二虎!」

兩名同樣留著圓寸的男子應聲從一旁走了出來,恭敬地站到芸姐附近。

「你們兩個這七天就跟著子書先生,協助他調查。不論他去哪兒都跟著,保證他在七天之內不離開你們的視線!」芸姐吩咐道。

小飛和二虎整齊地應了一聲,立刻走到了子書陌身旁,一左一右如兩尊門神似的站定。

瞧這架勢,芸姐是怕子子書陌跑了,子書陌卻是不在意,有人跟著幫忙當然再好不過,但是他此刻需要跟鳳哥兒好好談談。

芸姐答應了子書陌的要求,但同時表示在這七天之內,鳳哥兒必須關在極樂會的房子里,不得離開半步。

這個要求並不算過分,子書陌也不能再開口要求更多,在徵得了芸姐的同意后,由小飛和二虎領著,由人押著鳳哥兒來到了後院的一處磚混房。

與之前所待的正堂比起來,這裡可算是陰冷潮濕,空氣中還飄蕩著些許的霉味兒。

屋子中央用磚頭圍成一個篝火堆,一旁堆著木炭和柴火,噼里啪啦的聲響和熏人的煙氣一時讓人有些受不了。

室內燈光昏暗,子書陌坐在了篝火邊,鳳哥兒被摁在了他的對面。

「鳳哥兒,你肩膀上的傷好些了嗎?」子書陌似乎並不急著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反而關心地詢問起了她的傷勢。

鳳哥兒心頭一緊,明明是自己對不住他,他卻還這般關心自己,心苦口苦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只能咬緊牙關默默地搖了搖頭。

「沒事就好。至於今天這件事情,你能夠如此一口咬定是我指使你殺害仁哥,我現在就算再多問你什麼,你也不會對我說。也許你是在袒護什麼人,也許你是被別人指使,這些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只想要知道真相,而我不會為難你,你只管好好養傷就是了。」子書陌說完,抬頭看向站在他身旁的小飛和二虎,說道:

「二位大哥,鳳哥兒不管怎麼說也是極樂會的人,你們也算得上是兄弟。這幾天還請你們多照顧著點兒,只要沒有確認誰是兇手,那她也就只是有嫌疑而已。」

小飛和二虎彼此瞧了一眼對方,沖押著鳳哥兒的人努了努嘴,二虎說道:「你們都聽見了?芸姐發了話,這七天的時間裡我們都聽他差遣,他怎麼說咱們就怎麼做。」

幾個人面面相覷,猶豫片刻,稍微放鬆了鳳哥兒。

子書陌沖眾人點點頭,又叮囑了鳳哥兒幾句,起身離開了房間。

兩尊門神按照芸姐的吩咐一直寸步不離,子書陌也是無可奈何。三人來到溢香園的門口,此時仍不斷有人前來弔唁,各種法事的聲音不絕於耳,光怪陸離。

在取回自己的物品時,子書陌忽然又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氣,那個香氣他聞到過好幾次,從翠竹鎮返回重裝市的火車包廂內第一次聞到就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慌忙回頭張望,然而燈光下蔓延開去的全是黑色的人影,他並沒能從人群中看到那個他記憶中的身影。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