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撿個王爺去種田下載
  3. 撿個王爺去種田
  4. 第三十五章 再被算計

第三十五章 再被算計

作者: |返回:撿個王爺去種田TXT下載,撿個王爺去種田epub下載

「過冬的衣裳倒是不缺了,可咱們家過冬的糧食還沒買,眼下新糧就快下來了,陳糧也會便宜一些,到時候多買點,新糧也得存點,至少要夠吃到秋天的。爹編完草帘子,就挖個地窖吧,秋菜和糧食得有個地方放不是?還有柴火,也得備到明年開春的才行。」白靈說起這些,不免有點腦仁疼。

家裡人只顧著賺錢,似乎忘記這些農家最基本的事了。

這段時間老宅一直鬧騰,讓白靈也深思了許多,空間里的糧食可以用來應急,卻不能隨意的拿出來,要不然以後就會成為她最致命的威脅。

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銀子,自然是要過明路更穩妥。

且三房被拿捏慣了,也該讓他們一點點意識到,分家后就要學著當家作主,要不然三房就只能指望著挖藥材賺點銀子,沒有更好的發展。

果然,白三樹和白柳氏都有點不好意思了,竟然讓閨女操心這麼多,哪裡有不應的道理?

「再有,咱們家雖然有點銀子,可想要蓋房子就要緊巴了。我的意思是,先把房子修補一下,再存些銀子,直接蓋個敞亮點的院子,將來小山長大娶媳婦,也省的再折騰了。不過咱家住在山腳下,這邊本來就沒什麼人家,這院子得修整一下,至少在外面挖個土壕,弄個陷阱啥的,省的冬天有野獸過來。」

白靈的話,自是又得到家人的認可。

白靈又繼續道:「不管是買地還是開荒,都得漚肥不是?等開春了,咱家也抓兩頭豬,再買點雞仔啥的,也是個進項。到時候娘就在家裡伺候下菜園子,做針線活,家裡頭總得有個人守著才安全。」

知道家裡人都是勤快人,白靈也不想他們有了點錢就失了本性,便儘可能考慮到家裡人的身體狀況,安排明年的進程。

「二姐,我能打豬草,也能餵雞。」白杏眼睛直放光,立即舉手道。

「我跟著四姐。」白小山也湊熱鬧。

「那我呢?」白薇出聲,覺著這些事有她沒她都一樣。

「你急啥,要是找不到適合咱們倆做的,那就繼續挖草藥唄,這個進項可不少,說不準咱倆明年就能攢夠蓋一溜青磚大瓦房的銀子呢。」白靈挺直了身板,打趣道。

其實白靈賣幾幅圖紙,就夠家裡蓋房子的,可這話說出來,怕讓家裡人覺得不舒坦。

再者,養成了一家人做寄生蟲的性子,可不是白靈所願意見到的。

而白薇是個大姑娘了,白靈又沒發現白薇對什麼感興趣,也只能暫時先觀察著。

白薇尋思了一下,便點點頭,也覺得賣草藥來錢挺快的。

一家人做好了計劃,才想起來飯還沒吃完呢,白靈趕緊的去廚房熱了一下。

因著說話的時間長,吃完晚飯後,大家洗漱一番便都休息了,白柳氏也沒做針線活。

第二日一大早,一家人便一起出動,去摘忍冬花了。

白日里,白三樹去砍一會柴,剩下的時間便在家裡挖地窖。

白柳氏則是和白三樹交叉著,白三樹進山,她就在家裡做針線,也能讓兩個小的歇會,一切都按照計劃來。

白靈依舊是隔幾日賣完魚之後,就去給銀樓送一張圖紙,這是家裡目前為止最大的收益,確切的說是白靈攢私房錢的收益之一,她暫時還捨不得放棄。

再說鴻泰銀樓的東家讓簽了兩年的合約,白靈至少還得與銀樓合作兩年。

「白姑娘,這兩封點心是縣城的,你拿回去給弟弟妹妹嘗嘗鮮。」沈掌柜走到櫃檯,把點心遞給了白靈。

「多謝沈掌柜了,縣城的點心,我們家還真沒吃過。」白靈笑著接納,領了沈掌柜的情,便笑道:「那我回家了,沈掌柜快去忙吧。」

沈掌柜笑著說了句道別的話,便回了後堂。

而在角落裡,一對正在挑首飾的母女,卻一直留意著白靈這邊的情況,待人走了之後,立即詢問道:「小哥,剛才那丫頭……我看著怎麼那麼像是我家相公的侄女呢?」

母女倆經常來買首飾,夥計也不覺得有什麼好隱瞞的,便笑道:「夫人說的是那位白姑娘吧?那可是了不得的,畫的首飾圖得了我們東家的眼,你們剛才看的新款就是她畫的,聽說一幅圖就賣好幾十兩銀子呢,就是不曉得為啥還穿的這麼破舊。」

母女倆對視一眼,皆在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之色。

不知是為白靈有本事而震驚,還是因為白靈能賺那麼多銀子。

「娘,那個……」白雪掩飾不住的嫉妒和貪婪,張口就要罵人。

「你堂妹有本事可是好事,咱們回家和你爹說一聲,你爹保准也高興。」白元氏捏了捏白雪的手,示意她不要亂說話。

白雪收到母親的眼神警告,只得不情願的閉嘴。

有了這麼重大的發現,白元氏母女自是無心再挑選首飾,也打著讓白靈白送給她們的心思,立即回了家。

可白靈的人並不知道,此刻老宅那邊,卻打起了他們三房的主意。

白大樹回鎮上沒幾日的功夫,便雇了馬車回到老宅。

以往白大樹隔一陣子回來,都會帶上要交給白老太太的銀子,也會買一些東西,但這次卻只拎了一條肥肉,臉色也凝重的很。

老宅這邊除了白老太太之外,還有白二樹一家人,只是白二樹大多數時候都住在地主家裡,很少回來。

「老二家的,把肉拿廚房去,用白菜炒了,再燙一壺酒,你大哥就好這口。」白老太太指使道。

三房分出去之前,家裡所有活計都是三房包了的,這段時間二房接手了三房的活,一個個苦不堪言。

可比起大房來,二房賺的銀子是少了些,他們也只能認了,只盼著分家的時候能多得一些。

「娘,我這就去,你和大哥進屋先聊著,飯好了再叫你們。」白齊氏擠出笑容道。

就一條肥肉,緊著白老太太和家裡的男丁吃,白齊氏和女兒就只能分到一兩片,根本不解饞。

叫了癟著嘴的小女兒一聲,母女倆一起進了廚房。

見白老太太墊著小腳跟在白大樹身後去了堂屋,白齊氏一把把肉摔到盆子里,嘟囔道:「這老大越來越摳門了,就拿這麼一條肉回來,還不夠塞牙縫的呢。」

「堂姐去鎮上了,大伯連點心也不買一點回來。」白梅摸著辮子,失望的道:「堂姐可是答應我了,要送我一朵珠花的,看樣子是騙我的。」

回到頂部